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财富故事 > 昔日留守儿童,16岁辍学、摆地摊,12万青海浙商的舵主这样炼成……

昔日留守儿童,16岁辍学、摆地摊,12万青海浙商的舵主这样炼成……

2019年08月12日 07:22 转载自:正和岛   阅读:14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青海,位于世界屋脊,离天很近,辽远开阔。

这片西部土地正在崛起,日新月异,背后有一代代的浙商、鲁商、川商们。从东部、中部、西南部,他们奔赴万里千里的路,到达此地。

青海省总人口600余万,有约12万浙江商人活跃在各个角落,是当地最大的商帮。这片土地洒下了历代人艰辛的泪与汗,上演着一个个奋斗传奇,郑永建就是其中的一位。

作为弹棉人的后代,郑永建走出了不一样的商业轨迹。昔日留守儿童的他,追随父母,跨越千山万水,从东部的浙江省温州农村到了西部的青海省西宁农村;

16岁辍学,他千辛万苦地求生存,白手起家,摆地摊卖饰品,在商场柜台代销卖鞋,做商贸赚了第一桶金;

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一脚踩进房地产,半年没有卖出一平米楼盘,想尽千方百计,断臂求生,盘活资金,最终走出生死边缘。

企业急速扩张,管理跟不上,怎么破局?老一代浙商人面临企业发展新挑战,如何接招?西部企业(家)又该如何追赶东部?郑永建的答案是:学习。

再不好的环境也有好的企业,打铁还需自身硬,有为才能有位。作为浙商商会最年轻的会长之一,郑永建带领企业在青海,在这片雪域高原之地继续努力诠释着这句话。

1、10岁的留守儿童,从温州到青海,曾很自卑,我是弹棉人的后代。

我的祖籍温州永嘉,是弹棉花之乡。温州人多地少,这种环境把人逼出来了。我父亲最早在南方弹棉花,挑担走四方。那时人很容易被认定为投机倒把罪,要蹲监狱、还要被遣送回乡。

改革开放后,父亲特别激动,终于可以往远了走。1984年,父母到了人生地不熟的青海。当时我8岁,成了留守儿童,直到10岁跟着外公也到了青海。

弹棉花没有多少收入,我们租住在回族老乡最破旧的、最便宜的房子里,一住就是十几年。睡觉、做饭都在一块。房子连门窗都没有,到处都是灰。因为怕明火,冬天也不敢生炉子取暖。

晚上我父亲蹬着三轮车到菜市场,买最后的一堆菜,再用三轮车拉回家,拣出好的菜叶,就能吃一个礼拜或十几天。买水果也是这样,小时候我都没有吃过完整的水果。

我印象很深的还是父母的艰辛。

父母手上都是裂口,有时候弹的棉花上沾着血,用几分钱的棒棒油一抹、胶布一粘。冬天活特别多,他们常常干活到凌晨一两点,早晨五六点又得起来干活。

小时候内心很自卑。因为弹棉花,我身上都是棉花球。有件事我很少提,就是那时同学笑话我,给我起了一个外号叫“棉花蛋”。

像我们10岁左右,就被当作大人看待,生活自理,还要帮家里做事。哪怕走得再远、再辛苦都没关系,我最反感、最不愿意的是到学校附近,因为害怕同学看到我蹬着三轮车送网套,抬不起头,丢人。

后来懂事之后,我觉得自己不偷不抢,靠劳动赚钱生活很光荣,就慢慢克服了这种自卑,心态也逐渐变得强大。

虽然成长的过程很艰辛,但我也常常感受到温暖。邻居们觉得我们比较辛苦,所以弹棉花从来不会少我们一分钱,而且还送一些穿过的鞋、衣服,还有一些干苹果等食物。

2、16岁辍学,摆地摊、商场卖鞋,赚了第一桶金

小升初时,我离最好的初中录取线差了2分,只能去一个普通学校读书。当时非常迷茫,有种挫败感,就觉得没有希望了,干脆就不上(学)了;再说,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还不如自己闯闯,也能减轻家里的负担。

于是,有天我拿着书包回家,和父亲说“我自己想好(不读书)了”。就这样,我辍学了。那是1992年,我16岁。

辍学后,我就开始摆地摊,卖些女孩子用的饰品,常常在冬天零下十几度的街上冻得手脚发麻。

半年后,想着老家温州是有名的鞋都,我开始在商场搞代销卖鞋,门槛很低。经常起早贪黑,早晨五六点钟坐大巴去兰州进货。货少时,我就手拎着挤火车。有一次因为拎得多,走不动了,我没赶上公交车,也错过了火车。

回到西宁时大概凌晨两三点,再一早起来整理货,蹬着三轮车送货。鞋帽部在三楼,就背着新买的皮鞋爬上去,也没觉得特别累,习惯了。

我一天天都想着怎么跟人打交道,没有经验,一张白纸,更没有家里人帮。只能凭自己瞎琢磨,一宿一宿地睡不着觉。

有次去鞋帽部经理的办公室,我满脸通红,吞吞吐吐就讲不出一句话。我中午常常盯着柜台,还要嘴甜些,给商场的销售员买零食吃,就是为了把鞋放在好位置。

现在回想这段经历,苦中带甜,对我是一个很好的历练。我的心态一直很积极、阳光,遇到困难和问题,唯一的路径就是解决。

我相信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穷只是一个阶段和过程。靠自己的双手创造生活,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就离梦想越来越近。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觉得商场没有多大的上升空间。1997年,我和朋友们一起合伙在西宁市中心的大十字天桥二楼开了一家100平米的小店,取名“天桥鞋城”,有十几个员工。

原天桥鞋城旧址(西宁大十字天桥)

我们相信“人诚品真,以信立业”,倡导诚信文化,在西宁第一个提出“假一赔十”,要求团队把好进货关;我自己亲自到厂家订货,引进了700多个品牌,售后服务还提出“终生免费维修”。

因为我们几个创始人都有在商场工作的经验,于是做了一些借鉴:穿工装;明码标价,不还价。这样给大家留下的印象是天桥鞋城很规范,来买东西的人很多,我们的商贸就越做越大。

1999年底,我和朋友分开,我又创建了天桥裤业和天桥化妆品城,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3、半年卖不出一平米楼盘,挣扎在生死存亡边缘

2002年,赶上西部大开发,初生牛犊不怕虎。我的想法非常简单:卖房子不就像卖菜一样吗?买来1块钱,我卖出去1块5,就能赚5毛钱。

于是我一头栽了进去。当时一个要封顶的楼总收购费用是1400多万,卖出去回流的钱再投600、700万绝对够。后来才发现,理论和实践相差甚远。

这是个4年的烂尾楼,大家都后怕,没人买;更要命的是拖欠工程款和民工工资。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若不结清就不给我弄(封顶),还要砍了我。

我记得很清楚,从7月8号开始销售,开盘到10月底一平米都没卖出去。而这个楼已经投了1700多万,如果再继续成为烂楼,就等于把我做商贸的血也全部抽干了。这将全军覆没,没有任何的退路。

我当时的压力非常大,就在生死存亡的边缘。

那段时间,我坐在家的沙发上,什么也不干,经常默默一呆就是三四个小时。也经常睡到两三点钟,突然自己坐起来想怎么办。

员工每天出去跑,却连一平米都卖不出去。早上开晨会,我在他们面前都要笑嘻嘻的,做好员工工作,说“牛奶会有的,面包会有的。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要迎难而上”。

最后因为资金困难,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就想,我们买来多少钱,就卖给别人多少钱。有一个广告公司,也是熟人,他说你别开价1900了,要不 1500卖给我。我感觉是落井下石,本来在喝茶,转身就走了。最后生意没做成,还气坏了。

负责这个项目的总经理觉得这么不顺,又看我压力这么大,还专门找人替我算命,问怎么做才行。

但我始终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哪怕乱成一团麻,一个一个地解开,总会解开的。

后来我们采用了多种措施,在售楼部的沙盘上插了一个个红旗,向外界暗示这个卖了,那个卖了,实际上都是假象。

到12月份,还是没卖不出一平米,外面的店面已经施工完,我们咬着牙决定先把自己的公司搬进去,给外界传递已经有企业进去办公的信号。

我们继续把精装的房子卖得很便宜,企业终于纷至沓来。到了第二年,我们也不用再做广告, 7000多平米的写字楼慢慢销售光了。

4、企业发展太顺不一定是好事

从2003年到2013年,天桥发展得都比较顺。但企业太顺了不一定是好事,会让人过于乐观。

2014年,项目各方面扩张得很快。为了多做几个项目,公司连开会的时间也没了。

有时候我就说,不是说德不配,而是能不配。当运营能力还没有达到一定的水平和境界,就像吃饭一样,若消化系统不行,吃进去就不消化,最后就容易被撑死。

直到有一天,卖出去的房子回款很困难。如果公司成为一潭死水就麻烦了,只要水能流起来,不管大小,它便能活。

我们决定“壮士断腕”,卖掉成都等地的项目,快速盘活(资金),还花重金聘请了一家咨询公司梳理业务。我们不断地加强团队(管理),加强运营。

处理问题还算比较及时,疙瘩慢慢地解开了。2017年,公司明显好转。

对我来说,这次经历是刻骨铭心的,是另一笔财富。

以前我压力大时,嘴上动不动就长个包,后来变皮实了。一个人经历得越多,抗压能力就越来越强,统筹思维也会越来越强。

实际上,企业出现的问题往往和管理有关。做企业,关键是要建立好团队,管理要跟得上。也是从这个时候起,我特别看重团队的建设和学习。

企业文化可以说是企业主的文化。企业主是什么样的思想文化,带领的团队就是什么样。我要求中高层每周六上午到公司集体学习,而我更要以身作则,平时出差也要带上纸质书,送给同事最多的也是书。

5、12万浙商在青海,面临一些困惑

除了我,还约有12万浙商活跃在青海的各个地方和行业,而青海总人口是600万左右。

浙商在青海算是第一大商帮。青海浙江商会是当时的浙江省委书记、现在的国家领导人亲临揭牌成立,我目前担任会长。

在我看来,浙商有几大特质:

第一,敢闯敢拼。我们是很早就到西部的,甚至70年代末80年代初就来了。
第二,抱团发展。有一颗合作包容开放的心。
第三,义利并举。
第四,吃苦耐劳,勤俭节约。特别是老一辈,即使拥有很多财富,但还是非常节俭。

现在,一些老浙商面临着不少困惑。

我听一个教授讲,虽然温州做生意、做企业的有很多,但真正做大的并不算多,在全国脱颖而出的只是一小部分,这和地域有关。

我觉得还是知识的影响大。

早期的温州企业家能高中毕业就很了不起,更何况是大学毕业。就整个浙商群体而言,70后以传统行业为主,像我们刚起步创业时,没有太多竞争,只要脑子没问题,胆子大一点,勤快一点,自律一点,企业自然就发展得快。

如今,很多传统产业将被淘汰,奄奄一息;不少人接受新鲜事物比较慢,也没有系统性的思维,很难实现企业的突破;老一代浙商企业家还面临着接班问题。这也是目前整个社会层面的问题。

从长江商学院毕业后,前不久我又入学了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见了很多80后,他们有高学历、高智商、高能力(简称“三高”),很大程度上推动了新兴行业的发展。

优秀的富二代,并不是坏的代名词。从这些年轻人身上,我看到更好的未来和希望。不是我们去改变他们,而是他们在改变着我们,改变着时代。

有句话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是“三年河东,三年河西”。如今若想创业成功,即使智商很高,没有文化和知识,也是很难的;层级越高,机遇越多,层级越低,机遇越少。

迭代期也是镇痛期,我坚信学习是最佳的途径。企业家要随着变化更新自己的知识,顺应这个时代。

6、西部企业(家)差在什么地方?

我在青海起家,创业22年,我是见证者,又是亲历者。

不得不说,我们赶上了一个好的时代。特别是西部大开发以后,青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说实在的,人为什么要有感恩之心?特别是我们做企业的,要感恩这个时代。一个人、一个企业就像一颗种子,即便是一颗好种子,但如果没有好的土壤,又怎么能够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呢?

不是人有多牛,关键是牛在时代里;不是人成就了时代,而是时代造就了人。这是相互的,双向驱动的。

我们目前还在浙江开拓新业务,我经常去浙江和其他东部省份,确实看到东西部在地域、人才、文化等方面都存在差异。

西部还处在补(课)的阶段。目前,青海民营经济占比较低,约是34%,跟内地相反。去年青海的总GDP是2800多亿,相当于南方一个经济发展不错的县域水平。

浅水有小鱼,深水才有大鱼。说实话,目前的天桥集团纯粹是一个学生,一年几十个亿。像东部有很多几千亿的老板,眼界以及考虑的问题肯定都不一样。

在西部,最大的瓶颈是人力资源,人才非常匮乏。有句话说“孔雀东南飞”,现在是麻雀都东南飞了,而且是飞出去就不飞回来。西部有些产业受到很大的冲击,比如藏毯、乳制品行业的优势没有那么明显,甚至没落了。

我一直强调环境很重要,西部没有像东部那样竞争激烈,相对比较封闭,容易小富即安,叶繁枝大,有点成绩就沾沾自喜满足了。

在东部,朋友带朋友、亲戚带亲戚做企业很常见,大家懂得分享,开放包容,而这边(西部)缺乏这种精神。

我还有一个体会,在内地,大家普遍都保持着学习状态,企业加班也是家常便饭,而在西部这并不普遍。别人在进步,自己不学习,那肯定要落后,要被淘汰。

每个人、每个企业永远在路上,若企业家不能实现自我突破,招揽的人才、员工再有力量,再好的能力和点子也可能被扼杀。

7、房地产行业还是一个小阳春

今年是我做房地产的第17个年头。

目前,国家关于房地产的调控力度很大。有些人说房地产行业进入了寒冬,我不太认同这个提法,它还是一个小阳春。有些同行倒闭,这也是正常的市场优胜劣汰行为。

现在内忧外患,经济局面非常复杂。国家比较审慎地对待房地产过热的问题,几次重要的中央会议也都出来喊话,过热容易造成经济波动和金融风险。

房价整体还是一个上升趋势。好的三四线城市房价增长比较快,而一线城市因为限价等原因没有出现过度的增长。

未来,房地产不会成为长期的经济支柱产业,这也不太现实,但它还会是一个重要的产业。房地产延伸出来物业、服务以及产业整合等等,还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发展的空间还是有的。

再好的行业也有不好的企业,再不好的行业也有好的企业。

对于企业而言,打铁还需自身硬,要做深做透,稳中求进。如果企业是一艘航空母舰,再大的风浪也不能将它怎样;如果只是一叶小舟,小小的风浪就可能导致船毁人亡。

努力把企业做好,练好内功,这才是根本。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