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每日财经 > Facebook发币,“战争”开始了

Facebook发币,“战争”开始了

2019年07月05日 07:42 转载自: 南风窗   阅读:62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未来,我们希望为个人用户和企业提供更多的服务。”

6月18日下午,Facebook数字货币项目Libra(天秤座)正式发布白皮书,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在其Facebook主页上如是说。

一石激起千层浪。

美国时间7月2日下午,美国众议院财政服务委员会突然向包括扎克伯格在内的Facebook高管致函,要求其立即停止数字货币项目。同时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也将主持听证会,以确定Libra如何运作,实施哪些措施来保护用户隐私。

据悉,Libra基于区块链创建,将于2020年第一季度正式发行。这一数字货币计划将建立由100个合作联盟节点构成的数字经济体。目前,Visa、Mastercard、Uber、Paypal等公司已经签约确认成为创始节点。其服务范围,可能会将Facebook以及 WhatsApp共计27亿的全球用户囊括其中。

Libra锚定的是多国法币组成的一篮子货币,那么,携27亿用户的互联网巨头的目标,到底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R),还是一个超级数字经济帝国?Libra对国家的监管和治理,又提出了哪些要求?Libra是不是真的给了世界一个重新看待货币、数字货币的契机?

01、扎克伯格想干什么?

2018 年,Facebook的净利润高达250亿美元,用户数量超过26亿,市值超过5000亿美元。如果单看营收一项,Facebook似乎没有“转型”的必要。

不过,2018年3月曝光的丑闻,突显出了Facebook转型的必然。当时美国媒体揭发,Facebook违背用户协议,将超过五千万用户的隐私数据提供给一家大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并可能最终影响了政治投票,将支付50亿美元的罚款。扎克伯格先后在美国国会、欧洲议会的听证会上出席,接受质询。

这些令扎克伯格颜面扫地的质询,加上2018年5月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法案》即 GDPR 正式生效,都令扎克伯格察觉,Facebook的商业模式,已经危机四伏。

Facebook的商业模式,主要是通过低成本、零成本占有用户的数据,通过大数据分析准确刻画用户特征和偏好,精准推送广告,赚取广告费。这种商业模式极度依赖数据分析和计算等人工智能技术,吸引了绝大部分互联网公司模仿。

这一模式在GDPR生效的背景下,出现了一个致命问题:不能再低成本、零成本地占有用户的数据。如果要经过用户明确授权,Facebook支付对价,再进行数据分析,这就意味着成本和风险均大幅度升高,利润将持续降低。

据悉,最晚不迟于2018年6月,扎克伯格就大致确定以加密数字货币作为新的战略方向。

02、Libra怎么挣钱?

短期来看,Libra作为数字货币进行数字支付,有着丰厚的利润。

中国的互联网第三方支付就是个例子:用户数量不到6亿,2018年有28万亿美元的交易量。如果Facebook的用户有效向Libra转化,那么一年拥有80万亿美元上下的交易量,轻而易举。

而且,如果按千分之二的比例收取手续费的话,Libra的手续费收入也远远高出了当下的全部营收。关键是,这种模式根本不需要挖空心思分析用户数据,端到端加密就能完成——就是从一个用户端发送,到另一个用户端接收,整个过程全部都是加密的,不存在明文传输的环节。

跨境支付也有利可图。目前,全球跨境支付业务的总规模是125万亿美元,中国的BATJ也在频频抢占海外支付市场。

换汇的手续费高昂,买入和卖出价格相差巨大。而数字货币的特点是,没有汇率问题,没有换汇额度问题,可以在全世界自由交易。如果Libra通过自身的系统,统一降低换汇的交易费用,利润同样不可小觑。

Facebook也没有忘记利用Libra提升自身的广告业务。比如,可以基于Libra构建一个通证激励系统,在不必了解用户数据的情况下,鼓励用户点击广告,用户获取优惠卡券,可以通过二级市场来转赠和销售,获取相应激励。这种做法完全依靠市场机制,而不是侵犯用户隐私来暗中行事。

除此之外,跟银行、基金、证券公司、交易所、保险公司等传统金融机构合作也大有可为。利用Libra创建各种金融产品,Facebook将变成全球最大的金融中介,赚取不菲的中介费用。

03、野心

长期来看,Libra的作用,要取决于它是安心做第三方支付,还是要做真正的货币。

第三方支付背后都有锚定的法币,像中国的微信、支付宝,背后是人民币,消费者“扫一扫”付款,意味着真实世界里,自己银行账户上的货币的减少。说白了,第三方支付不过是以终端形式销售的货币市场基金,货币市场依然是央行的,托管方、发行方都是银行。

同理,Libra本可以很方便地绑定美元,专吃美元第三方支付的蛋糕。

不过,Libra没这么做。它锚定的是一篮子货币。这意味着,扎克伯格的野心不止于第三方支付。

它按货币篮子确定的比例储备一定量的现金,作为抵押发行数字货币,这是目前来看最谨慎、也最能被接受的方式。

Libra非常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DR)。

特别提款权,也称“纸黄金”(Paper Gold),最早发行于1969年,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根据会员国认缴的份额分配的,可用于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债务、弥补会员国政府之间国际收支逆差的一种账面资产。其价值目前由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和英镑组成的一篮子储备货币决定。

Libra不锚定美元,也正是因为风险太大。以Facebook的用户体量,Libra一旦通过长期系统内的自由流通,不需要任何国家政府批准,靠强大的信用背书,自己就可以掌握铸币权,很可能做成美联储之外的美元央行,给美国的国家监管带来巨大的冲击和风险。

Libra可能会像特别提款权的构想一样,向多种法币兑现。这是一种步步为营的策略:先做特别提款权,安全,风险小;最终白手起家,自创货币,建立一个数字经济帝国,绕过现有货币及随之而来的国家监管。

04、世界货币?

Libra虽然应用了区块链技术,但并不是比特币,虽然它现在看起来和比特币很像。比特币不是货币,也没打算做货币,因为货币必须有法偿性。

一个人,手里有100元人民币,它的法律和社会含义是什么?是人民币的发行机构欠此人价值100人民币的东西。这就是货币的法偿性。

一个人手里有100个比特币,他能找比特币的发行机构兑“现”吗?比特币归根结底还是个商品。

Libra锚定一篮子货币,还做现金储备,背后是有法偿性特征的。只不过,这个“法偿性”还不是它自己提供的而已,而是一篮子货币背后的国家提供的。

互联网巨头牵头,100个金融合作伙伴支持,Libra有很大的机会做成“非国家化”货币,具备自己的“法偿性”。

“货币的非国家化”,哈耶克在上世纪70年代就提出了。

一直以来,货币的国家化和非国家化都存在着争议。像弗里德曼,认为货币必须由中央银行来掌管。一个强大的中央银行,可以严格控制货币数量,防止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

如果说弗里德曼是在“凯恩斯主义”下坚持了政府对经济手段的捍卫,那么哈耶克则是在弗里德曼的基础上将自由主义的精神发扬光大。

哈耶克的理由是,货币如此重要,为什么非要由政府来控制货币的发行?政府可以发行货币,私人同样也可以。应该允许一种自由的货币体系,让各种货币之间相互竞争,胜出者就可以充当人们相互承认的下了“锚”的货币,而不是天然接受政府控制、发行货币的权力。

随着全球化的推进,国际贸易规模迅速扩大。为了降低交易成本,人们确实需要统一的世界货币,但是,一般只有最强大国家的主权货币才能当国际贸易和储备货币,也就是世界货币。

雅典的银币、拜占庭的金币、佛罗伦萨的佛罗林、荷兰盾、西班牙比索、英镑、美元,都当过世界货币。

但是,五十年前,特别提款权的发行,就是因为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以一国货币为支柱的国际货币体系是不可能保持长期稳定的。

著名的“特里芬悖论”指出,由于各国都需要储备世界货币,该世界货币的发行国就有义务向别国提供额外的货币供给,这就会导致该国长期的贸易赤字,最终经济将被削弱,进而危及这一世界货币的地位。美国现在面临的情况即是如此。

可以说,Libra带来了新的货币思路。一个国家的法币做不了世界货币,那么跨国公司的“法币”也许可以。跨境的、超主权、联盟化的非国家化数字货币,与跨国公司的追求与利益点天然吻合。

今天有Facebook下手,明天说不定还有微软、谷歌、亚马逊、苹果“发币”。

05、对中国的挑战

各个国家都不会放弃主权货币体系。货币是扩大商品输出、夺取销售市场、进行国际交换、操纵外汇行市的重要工具。

所以,Libra当然“强敌环伺”。因此,它也不可能主动挑起事端,必须在现有的货币制度下立足扎根,比如,先跟美元结盟。

美元的优势地位体现在国际贸易、外汇储备等方面,但远不能在其他主权国家自由支付。Libra可以帮助美元做到这一点。Libra和美元合作,可以有效在全球的经济生活中体现美元的数字化程度,并和其他主权国家的货币友好共存。

对于中国来说,治理的挑战有三个方面。

一是,数字货币已经有了新的入局者,会对国际货币体系产生深远的影响。和比特币不同,Libra携数十亿用户有望打造跨境的数字经济帝国,而不仅仅是炒家的玩具。因此,中国的金融体系很容易受到动摇,甚至被攻破,过去的金融防火墙,可能失去了作用。

二是,Libra不等同于中国的第三方支付。前者是多中心化管理、利益均享、全球一体化的体系,后者是高度中心化、赢家通吃、一国之内的体系。而且,第三方支付不具有颠覆性,不过是移植到数字空间里的法币。从管理和应用的模式来看,后者很容易被前者颠覆和取代,毕竟Libra是数字空间的原生货币,无障碍流通是它的本性。

三是,“解放思想”。加密数字货币需要讨论和争鸣。比如公开讨论的关于密码朋克、加密技术、区块链、数字经济的知识,这些还远远不够。在数字时代里,没有知识,就没有平等。货币竞争、金融竞争必然走向数字化,光是否定、打压、无视,无助于事态的发展。

人们往往认为,是现实主义者改变了世界,但很多事情表明,理想主义者具有更大的革命性和颠覆性。从密码朋克的乌托邦思潮开始,数字货币就是一个充满了浪漫色彩的技术工具,但是,随着实践的投入,数字货币越来越显示出改变世界的能量。

这是一场提前预告的货币战争,不过这一次Facebook 挑战的对象,是全世界主权国家货币金融和储备体系。

Libra只是一个开始。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