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社会热点 > 任正非接受美国CNBC采访:特朗普把华为捧高了,我们不值得

任正非接受美国CNBC采访:特朗普把华为捧高了,我们不值得

2019年06月27日 07:25 转载自: 正和岛   阅读:37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6月10日,特朗普总统在接受CNBC(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记者连线采访时称,他的确“把华为看做是一个威胁”,但是他又声称,将美国政府对华为做的事,作为与中国贸易谈判的一部分,“可能会很好”。

CNBC评论说,白宫需要立即澄清其对华为的立场,特别是美国针对该公司的行动,到底是出于“经济”考虑,还是“国家安全”考虑?

6月19日,华为创始人、CEO任正非接受了CNBC的采访,记者问:特朗普总统和其他官员花了很多时间大谈特谈华为,您怎么看?任正非答:因为他们身体好,精力太旺盛了。他们应该有很多可操心的事情,他们来替我们操心,不辞辛苦,这一点我还是很感激的。他们把我们捧高了,我们没有这么高的地位。

以下是华为官方提供的任正非接受美国CNBC采访的纪要。

1、问:昨天特朗普总统发推特说,他跟中国主席习近平先生有一个对话,现在美国把华为放在中美贸易的核心位置,您怎么看?

2、问:华为可能在美国并没有多少生意,如您所说,华为并不想被搅在贸易战中间。但是您之前确实也说了,华为是被夹在中间了。那您有没有抱有一种期望,就是在G20峰会的时候,在习近平主席可能与特朗普总统的会面中,华为成为一个谈判的话题?您有这样的期望吗?

问:但是现在我们看实际情况,似乎并非如此。特朗普总统花了很多时间大谈特谈华为,美国还有很多其他的官员也花很多时间在谈华为。

问:您提到华为可能并不值得大家有这么多的关注,但是看一看美国的很多政治人物,包括特朗普总统在内,他们确实是花了很多时间来谈论华为。

我们和美国政府的沟通,各个管道都在进行。因为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我们在法庭里沟通,就是在和美国政府沟通。

美国政府出具证据给法庭,我们也出具证据给法庭,让法庭来判断我们是有错,还是没错,还是错多少,做出裁决,这才是最主要的问题。

作为一个谈判筹码,我觉得我们不值得,我们也不愿意。

3、问:尽管华为不愿意成为一个谈判的筹码,但是也没法改变这个事实,因为特朗普说要在中美谈判中把华为作为一个话题,而且目前的现状已经影响到了华为的生意,您之前在采访中说过,由于美国现在针对华为的情况,华为的收入会减少300亿美元。

问:但是我认为很多人会说300亿美元应该影响还是挺大的,毕竟占到了华为去年收入的1/3左右,而且对华为的员工、股东应该也有影响,难道不是这样吗?

目前我们的销售收入还是增长的,到5月底增长了20%多。我们预测未来是可能会下降的,但是现在还没有出现下降的势头,直到昨天的报表,还没有下降,还在上升。因此,到底年底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我们还不好肯定。

但是,我认为300亿美元的下降,对我们来说是很小的一件事情,我们能承受,因为我们不是上市公司,我们不太重视这个问题。我们重视经营的真实质量。

4、问:您刚才既然谈到了业务增长的质量,我们就来问一问。我们也看到了,在华为整个业务中,消费者业务的智能手机是增长最快的;您之前的采访也提到了,现在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已经下滑了40%,如果由于中美关系对华为最快的增长业务有所打击的话,那么华为整个大的生意如何持续保持增长?

整个公司的业务,可能从原计划2019年收入规模的1350亿美元下滑到1000亿美元左右,与2018年持平。但是反过来,利润还上升了,公司现在的利润增长速度比我们想象的快,我认为利润上升太快说明应该加大对战略的投入。

5、问:您也提到利润并不是最为重要的,但是我们知道很多华为的员工也是华为的股东,他们应该享受华为的分红,这个分红是来自于华为的盈利,您觉得华为的员工现在的想法是怎样的?您有跟他们沟通过吗?

问:您的意思是说华为的员工并不在乎华为的利润下滑而由此导致他们的工资收入下滑吗?

长期收益要看年底的报表,可能比年初的规划要低一点。但是看见比我心理预期高多了,利润情况仍然很好的,我的心是踏实的。我就不让财务向我汇报工作了,我去关心一些技术方面的发展。

6、问:您如何形容华为和Google的关系?如果华为没法获得Google的操作系统,如何继续推进自己的业务?

我们在短期内销售收入也会有一定的下降,我们也要承担损失。所以说,这是共同的利益问题,我们不会随意的替换Google的系统。但是如果说真的走到这一步,我们也有自己的系统可以替代,会恢复增长的。

问:华为的客户接受吗?我们看到在菲律宾,华为就已经表态,说如果以后华为的手机用不了Google,用不了Facebook,他们的应用可以全额退款,但是如果有更多的市场出现菲律宾这样的情况呢?

问:我们现在已经看到,在市场上已经有客户明确表示,如果华为的手机用不了安卓操作系统,他们就不想用华为的产品了。

问:您说现在的情况对华为的影响不会进一步的恶化,您的信心来自哪里?

问:您如何能够确保消费者会想用华为自己推出的操作系统,而不是Google的安卓操作系统?Google一旦8月份停止把自己的操作系统给华为手机用,会发生什么?

7、问:现在看起来华为在美国的策略之一,就是利用自己的专利能力。但是我们也看到美国参议员马可.卢比奥想通过立法的手段来阻止这个策略的实施,您觉得未来华为利用专利的能力会不会由此受到影响?

8、记者:我们知道您个人对于美国有非常多的敬仰之情,您过去也多次谈到,您也是一个历史的学生。那么您对美国这么多的信任,从何而来?是什么让您这么坚信美国会公平、公正的处理现在的事情?

是基于它的开放性,全世界的优秀人才愿意到美国去,美国的法制体系、创新机制、财产保护体系都很完善,造就了美国的崛起。所以,我们要向美国学习,才能使我们自己也能崛起。

美国的历史长河是非常长的,现在发生的一些事情只是短短的一个小插曲,不代表美国的整个历史,所以我们对美国的尊敬不会改变,不会因为我们受了一个挫折就改变。

就像我们小时候,爸爸妈妈也打过我们的屁股,但是我们不会恨爸爸妈妈的,为什么?我们和爸爸妈妈几十年相处,他打我们屁股的时候就十几秒钟,不能因为十几秒钟就和家庭关系产生断裂。所以,美国现政府打击我们一下,下一届的总统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

9、问:您之前也说过,做到第一之后有可能产生骄傲自满的情绪。美国现在是世界第一大国,您觉得美国会产生这种骄傲自满吗?

10、问:您刚才用了一个比喻,把华为和美国现在出现的情况比作父母对孩子“打屁股”,您有没有这样的担心,孩子被打得太狠了,您会不会担心华为的生存问题?

11、问:您之前也说过,美国这个事情给华为造成的痛苦会在2021年结束,华为到2021年会重新焕发新生。那是您对于美国针对华为的制裁时间点的判断吗?您觉得那个时候制裁会停止吗?

不是美国取消对我们的制裁,而是我们自己把飞机修好了,所以我们的飞机可以继续飞。

问:华为怎么做?我知道华为在开发自己的芯片,最终达到不依赖美国供应商的目的。华为是准备怎样修补这架破飞机的?

12、问:两年之后,华为还会像今天一样,从美国的供应商那里买同样多数量的部件吗?

我们希望继续能买他们的东西,我们现在还是给他们下订单的,只是他们要到华盛顿去获得批准,他们如果能被批准卖给我们,我们还是买他的,如果华盛顿不批准,我们就要想一些办法。

问:华为能够找到其他的办法吗?针对这些领域在做准备吗?具体是什么准备?

我不可能系统地讲清楚我们怎么修补。但是如果你感兴趣,你可以去跟我们的基层员工访谈,花多一点时间,他们就会告诉你是怎么修的。因为我不是“修理工”。我欢迎你两年之后再来采访我们,看我们是不是活得比今天更好。

问:我也期待到时候再来看一看,但是我还没有获得我刚才想要的答案,就是华为针对目前情况的战略性的计划或者是想法。比如说美国供应商不供应了,华为转向其他非美国的供应商,或者说华为进一步加大自研、自有组件的比例?

13、问:您现在寄希望于中国和美国的贸易对话能够解决吗?

问:您跟特朗普总统或者是任何一位美国的官员沟通过吗?

问:我们就想象一下,如果特朗普总统本人跟您打了电话,您会愿意接这个电话吗?

因为信息社会非常大,我们共同来建设信息社会,大家各出各的力。华为只是在一个窄窄的面上做出了一点成绩;在其余很宽广的面上,还是美国的力量最大。所以大家合作起来建设信息社会,这就是我想表达的意见。

问:针对华为的国家安全的担忧,您会告诉特朗普总统哪些信息?

14、问:您跟中国的主席或其他高级别政府官员有过沟通吗?关于华为在贸易谈判中的角色,以及华为的生意遭受的各种打击。

华为的问题摆在中国的桌面上,只是一个很小的问题;摆在美国的桌面上还不够芝麻大,所以不值得拿到桌面上来讨论。我们自己有能力解决,我们还是相信美国的法律,通过法律来解决华为和美国的关系问题。

问:华为现在是一家18万员工的公司,是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公司之一。为什么您会说跟中国政府官员沟通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因为毕竟华为不仅对于中国,对于全世界都是一家重要的公司。

美国的制裁清单已经出来一段时间了,但公司没有什么变化,如果你能参观一下公司,就可以看到员工的情绪没受影响,还在正常工作、生产,特别要看一下我们的生产线,生产线上的流水还在哗哗的流。所以,我们不需要求助别人。

问:我并不是说您去向中国政府求助,而是说跟中国政府的官员进行沟通。因为华为的问题也会影响到中国经济的发展,可能现在没有影响,但是如果华为的业务持续萎缩的话就会有影响了,毕竟华为的体量已经超过了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总和。

中国有两句话,“浴火重生,凤凰涅槃”,“烧不死的鸟就是凤凰”。大火烧我们,我们自己想办法克服,那我们就强大了。而且我们也知道哪个员工是最优秀的,他应该快一点晋升;哪些员工是落后的,他们可以离开。这样我们的队伍在三、五年后就会更强大、更整齐了,那时候我们可能摆脱了困境,就有大踏步发展的基础。

问:您刚才是说华为不想就华为的情况与中国政府进行沟通,对吗?

我们公司三十年来就是靠自己走过来的,因此我们都是钢筋铁骨,压也压不垮,打也打不倒。

我们现在还要靠自己的力量从地上爬起来再前进,相信我们能活过来。所以,我们用一架“烂飞机”来做比喻,我们现在已经被打成千疮百孔了,弟兄们,你们赶快来补洞啊。到底谁能补哪个洞?我并不知道,因为18万人都在补洞。

问:如果华为是这个孩子,那中国政府就是父母了,所以我很难理解,这个孩子不会跟父母进行沟通。因为美国的公司是会定期与立法机构进行沟通的。

15、问:现在针对华为的出口禁令,已经对与华为合作的美国公司生意造成了影响。我们看到影响已经体现在这些公司对于未来一年的收入和利润的预期上。这些与华为合作的美国公司,他们有没有代表华为去跟美国的政府官员沟通?他们有没有试图推动解除针对华为的出口禁令或者试图获得豁免?

所以说,打击我们,双方都是痛苦的。我们的销售收入会下降,他们的销售收入也会下降。他们是上市公司,影响大一点;我们没有上市,不需要承担股价下降的责任,这就是我们不上市的好处。

问:您或者华为其他高管有没有和华为美国供应商的高层进行沟通呢?

我们都要积极去与美国供应商沟通,要请求发货,要继续下订单。不能因为美国一制约,我们就不发订单给人家了,万一解除禁令,我们没订货,他们怎么发货呢?所以,我们发货的请求还是在的。至于不发货,是另外的问题,我们再想办法。

我们还是尊重美国公司,也心疼他们,他们曾经帮助我们,现在他们也在受磨难,因为跟我们在一起而受到磨难。但我有什么办法呢?这是美国总统要这么做的,我也没有能力改变这个局面。

问:这些美国公司有没有代表华为去推动解决这些事情?

16、问:您认为在贸易战中,是中国还是美国有可能会输得更多?

问:您是一个全球化公司的CEO,您的公司在全球都有业务,您不关注贸易战的结果吗?

17、问:您关注华为在美国做生意的能力吗?一方面美国的公司像Google、Facebook、Twitter在中国被禁了,另一方面华为是不是在积极寻求进入美国市场?

美国禁止我们进入美国市场和中国禁止别的公司,这是主权国家各自的行为,这跟华为没有什么关系。

问:华为没有积极推动,要去获取,至少是争取进入美国市场的权利吗?

问:您现在在这里跟我进行交流,而且华为也雇佣了很多说客。你们的高管也在定期与美国媒体沟通。这是为什么?如果华为本身就不想进入美国市场,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周折?

因为美国政府不仅仅是在美国境内,而是到全世界去游说,蓬佩奥一会儿飞到这里开会,一会儿飞到那里开会;特朗普去有些国家谈问题,三个题目中还有一个是华为。所以,我们在美国也要说一点话,产生一点影响。

18、问:您关注华为在其他市场的准入问题吗?比如说欧洲、澳大利亚,他们也正在考虑或者审视与华为的关系。

问:要保持这些市场的市场准入,对华为有多重要?多大程度上这些市场的持续准入,取决于美国针对这些国家的施压行为?

问:但华为也正在失去全世界的一些客户,比如澳大利亚就已经把华为的设备给禁了。

问:欧洲是华为的大市场,而且也是华为非常重要的一个基地,它们也正在考虑啊?

19、问:过去您很少出来与媒体交流的,但是过去六个月中,您与很多媒体在进行交流。如果说您不关心中国和美国的贸易战,您不关心华为有没有能力在美国做生意,您今天为什么要跟我坐在一起,跟一个来自于美国的媒体组织的记者坐在一起?

大家认为我以前不见媒体,媒体对我就有一点好奇。所以我就和大家见一见,多沟通以后,现在媒体正面声音已经到达27%了,慢慢地会到达30%,让世界人民对华为多了解一些。过去六个月我多说话,未来六个月可能我还会说得更多,希望能够让世界增加更多明白。

而且我今天特别喜欢你,因为你提的问题很尖锐,没有回避任何问题,我的回答也是很真诚的,我没有回避任何问题。

这样,我们给美国人民展现出来一个真正的华为,因为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很多美国人没有来过中国,他们可能看的还是我们一百多年前的电影,以为我们还留着一个大辫子、戴着一个瓜皮帽、拄着拐棍、拿着大烟袋……很保守的状况,他不知道中国的互联网时代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我出来多讲讲,能让大家更加了解真实的华为。

问:任先生,恕我直言,其实我问的有些问题,您没有正面回答。比如,华为采取了什么策略来应对美国的出口禁令?

问:还有一个问题,您刚才也没有正面回答。为什么您这么乐观,认为华为的全球客户会选择华为自己开发的操作系统?而不是继续使用安卓操作系统?

全世界很多国家在不断发布新闻说“我们的5G开通了”,很多用的是华为的设备。所以如果说对我们的影响,仅仅是对终端有一点点影响,但是终端在我们公司本身就是一个副业,不是主要业务。所以,影响一点有什么关系呢?

问:消费者业务不是华为最重要的业务吗?我看了华为的财务报表,消费者业务现在在华为整个业务中占比很高,也是华为增长最快的业务。您本周早些时候也说过,上个月消费者业务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已经下滑了40%。

所以,最重要还是我们的联接设备在国际上所占有的地位。终端仅仅是海外业务受了点影响,国内业务反而增长了,综合起来,整体下降不会那么大,不算多大问题。

20、问:我知道对您来说,展现透明很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您今天跟我交流,包括之前跟其他媒体交流的原因。为什么华为一直坚持自己是一家民营企业,有没有考虑过成为一家上市公司?

我们是私有公司,下降几百亿美元对我们没有太大影响,我们的理想还是要实现的。所以,我们作为私有公司,远比作为上市公司要好。

上市公司主要注重短期利益,要看当期的财务报表,不敢长远投资,我们不同,我们可以对未来十年、二十年都投资。所以未来我们会越来越领先,而不仅仅是今天5G领先的这一点,这就是私有公司的好处。

问:有很多体量比华为还大的上市公司成功渡过了困难时期。华为现在在美国面临透明度问题,我其实并不是很理解您刚才说的不上市的原因。在研发投入方面,现在有很多比华为规模更大的上市公司,他们的研发投入并不比华为少。

问:再给您举个例子,现在Facebook在美国也是面临着很多的攻击,但是由于他们调整了业务,股价在不断上涨。我想问,为什么上市会给华为的生存带来挑战?

第二,在财务上,他们很有钱,我们是最穷的科技公司。但是我们在科研投资的力度上,已经排在全世界第五名了,以后还会加大投资。尽管我们今天会遇到一定的财务困难,会有稍微的收缩,但是我们不会因为在困难时期就削减科研经费,每年150-200亿美元的科研投资不会减少。

21、问:华为今天面临的很多问题,归根结底是信任问题、透明问题,以及有人对华为能否独立于中国政府自行运作的怀疑问题。华为有没有考虑在海外设立一个完全自治的、不受中国法律管辖的子公司?

问:如果不这样做,华为怎么改变有些人对华为的认知,认为华为是中国这个国家的延伸?

我们不需要为了人人认知,而采取一些另外的措施。他不理解就不理解,历史会证明我们是怎么样的公司,过去三十多年的历史已经证明了我们,如果未来三十年我们能活下来,更能证明。为什么一定要通过上市才能证明呢?

问:我刚才问的并不是华为上市的问题,而是说在海外设立一个完全自治的子公司。如果这样能够解决华为现在在全球面临的问题,使华为免受300亿美元规模的冲击,确保华为能够活下来,您会考虑吗?

问:无论如何您都不会考虑在中国以外设立一个完全自治的子公司,是这样吗?

22、问:您女儿现在被扣押在加拿大自己的家里,等待美国引渡的审判。这种处境当然不太好,但是她还是可以待在自己的家里,可以和自己的律师进行沟通。而那些在中国被捕的加拿大人并没有受到同等待遇,从加拿大的角度来看,这是不公的,您怎么看?

我女儿只是中间阶段在一个咖啡厅跟他们喝咖啡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就成为了我女儿的重大罪证。只要法庭把这些证据公开,美国纽约东区法院可以去提问检举人,我们的律师也可以去提问,证明这段历史,双方出具证据,我女儿的问题是可以澄清、解决的。

这个银行从头到尾是知晓情况的,我女儿只是喝咖啡的时候说了一句话,怎么就成了罪证?我们相信美国和加拿大的司法是公开透明的,我们相信这个问题是逐步能够解决的,所以我们耐心等待法律解决,我也没有感到委屈。

问:您刚才说,您是相信加拿大的司法体系是开放、透明的。我刚才的问题是,一方面您的女儿在加拿大待在自己的家里,访客、律师都可以跟她进行接触,但是在中国被扣留的加拿大人却没有同等的待遇,您觉得这合适吗?

23、问:任先生,非常感谢您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