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社会热点 > 基层社会建设的关键:公平对待每个普通人

基层社会建设的关键:公平对待每个普通人

2019年06月25日 07:27 转载自:秦朔朋友圈   阅读:64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1、如果没有这场最严的“扫黑除恶”行动,湖南新晃一中的“操场埋尸案”不会重见天日。邓世平,这位尽职尽责监督工程质量的老师,只因举报操场工程偷工减料,就被工程承包方、时任校长的外甥杀害埋尸,真相一漏就是16年。

邓世平案震惊世人,但并非孤案。媒体最近翻出了李尚平案,也是湖南的教师,因为几百名老师工资被克扣,申诉无门,他在网上发帖并诉诸媒体,其结果是,2002年4月26日,他的尸体被发现丢在离家300米的公路边,浑身是血,后脑有个漏斗那么大的洞。有关方面认定为交通事故,在其家人朋友抗议下,法医重新鉴定,确认为枪杀,是对着嘴巴开枪的。李尚平案至今没有找到真凶,已经17年。

财新网最近报道的《谁的污点:少女被强奸立案七年无果 嫌疑人退伍任司法所长》一案,也发生在湖南。受害人是一个马上要读初中的女孩子,2012年8月25日傍晚在邵东县城的明月宾馆被施暴者强奸,8月27日邵东县红土岭中心派出所刑警队刑事立案,但一晃7年,施暴者仍逍遥法外。

财新网的报道出来后,邵东县相关部门回应说:涉案嫌疑人已被停止工作,接受调查。官方通报称,“经查涉案嫌疑人彭某超,1988年生,2012年12月从部队退伍,2015年通过湖南省公务员考试,现为邵东县火厂坪镇司法所工作人员,负责司法所工作。”一个强奸案的嫌疑犯,已经刑事立案了,也没有撤案,现在却在负责司法工作,这种天方夜谭就发生在我们身边。

上述案例说明,在某些地方,以特权为中心的人际网络以及附着其上的利益格局,如铁桶一般禁锢,而普通百姓想过个太平日子所仰仗的法治有时却会失灵,公平正义的价值在现实中敌不过掩埋真相的操场。

2、这些案子之所以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不仅是它们关系到“基础不牢,地动山摇”的基层治理问题,也和现代社会的最基本价值相关,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或者说,每个人都应该得到公正对待。

反映性侵主题的韩国电影《熔炉》有一句宣传语,“我们的苦难无人知晓,只望获得一丝正义”。当这一丝正义也被剥夺,维持社会运转的最基本信任、信心就形同虚设。

在关于《熔炉》的评论中,有论者提出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有的人更平等”的观点。如果是普通人,比如聋哑学校的看门人,性侵了学生,可能早就牢底坐穿了。但校长家族有的是资源,一招不行,还有一招,随便哪一招得手,就能逃脱法律惩罚。美术老师和孩子们,什么资源也没有,只能指望公派的检察官,而检察官在关键时刻也被校长家族用资源拿下。最终,是双方能调动的社会资源总量决定谁在案件判决中占上风,所谓“平等”只在社会资源相近的人之间才会发生。一旦冲突发生在社会资源不同的人之间,法律立即暴露了其阶级属性。

可是,对于在社会资源方面处在弱势的一方来说,不依靠法律,又能怎么办呢?“扫黑除恶”的意义和迫切性就在于此。正如中纪委十九届二次全会提出的,“把惩治基层腐败同扫黑除恶结合起来,坚决查处涉黑‘保护伞’”,只有剥离掉黑恶势力上的特殊资源,真正回归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公平正义才能降临到每个普通人身上。

3、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包括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个部分,缺一不可。公平正义作为一种核心价值观,一种重要的社会资本,既需要在政治建设中,确保公权力恪守法律,切实依法办事,也需要在社会建设中,确保基层社会力量得到健康的建构与成长。前者是制度性的、结构性的,后者是文化性的、认知性的。

在历史上,中国基层特别是乡村一级的社会治理,很依赖士绅阶层的作用。士绅是与地方政府共同管理当地事务的地方精英,大致分两类,一是官绅,如退休、现职(如丁忧在乡)和被罢黜的官员,二是学绅,即已经通过科举取得功名但尚未得到官职的人。但清末民初之后,大批士绅迁居城市,留下了一批代理人在乡村收租,他们往往只顾榨取,而不提供带有公共性质的社会治理服务,于是基层自治呈现出“劣绅化”的趋势。

改革开放后,城市化和工业化是大趋势,青壮劳动力大量流出,留守基层的治理者,在1990年代后期的主要工作是收取税费,对不愿意交的农民就借助村痞恶霸式的人物,甚至让他们当村干部,即所谓“恶人治村”;2006年农业税费改革后,收税费的工作没有了,同时国家还为“三农”发放各种补贴,不少基层干部又演变成以利益分配为纽带的权力网络。

不久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其中三次提到“黑恶”有关内容:

  • 一是坚决防止和查处以贿选等不正当手段影响、控制村“两委”换届选举的行为,严厉打击干扰破坏村“两委”换届选举的黑恶势力、宗族势力;

  • 二是坚决把受过刑事处罚、存在“村霸”和涉黑涉恶、涉邪教等问题的人清理出村干部队伍;

  • 三是深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健全防范打击长效机制。

这预示着,在基层治理中,对于“谁来治理”有了明文“禁令”,要真正践行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道路,彻底扭转个别地方基层治理的“黑化”和“劣质化”,重建基层的良性社会秩序。

4、要确保普通人获得公平正义,除了厉行法治和重建基层社会治理,在技术突飞猛进的今天,利用新技术也大有作为。

前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2013年就撰文指出,要充分借用科技的力量防范冤假错案。

“比如DNA鉴定,上世纪90年代初,200个人左右就有一个人的DNA可能吻合,而现在的吻合度已达到4万亿分之一,说明科技本身也是在不断发展进步的。在美国1989年‘中央公园慢跑者’案件中,一位女银行家在慢跑通过曼哈顿中央公园时被殴打和强奸,警方将嫌疑人锁定为5名14至16岁的少年,在漫长讯问后嫌疑人陆续认罪,经审判认定罪名成立,分别判处5至15年监禁,2002年案件真凶归案,新的DNA鉴定结论也表明当时的有罪认定是错误的。……为充分运用科技力量防范冤假错案,必须加快提高政法机关的技术装备水平,特别是要加大对老少边穷、技术装备落后地区基层公安司法机关的支持力度,全面提升基层科技运用能力。”

新技术可以防范冤假错案,也可以帮助打击各种嫌犯。近年来,以“数据+智能”为核心的人工智能正在优化公安机关的侦查办案格局,人脸识别、虹膜识别、步态识别等技术在公安机关抓捕犯罪嫌疑人时被广泛应用,效果越来越显著。

在美国,在打击性骚扰方面,2015年创立了一个用于校园性骚扰和性侵犯匿名报告的公益性APP,名叫Callisto,它将每个受害者连起来,在受到性骚扰或性侵害后,受害者可以在软件里报告该事件,受害者和施害人的信息都将被加密储存,直到施害者的下一次“出手”被报告。此时,Callisto会联系每一位受害者,为他们提供解决方案——提起诉讼,向人力资源报告,向警察或媒体报告,帮助受害者之间互相联系。今年1月,Callisto首次扩展其平台,用于报告大学校园之外的不受欢迎的性接触,主要是为科技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发起性骚扰追踪,因为她们会被知名投资人进行骚扰。

如果在十六七年前就有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也许邓世平和李尚平的冤屈当时就能得昭。当然也说不定,如同那个在邵东明月宾馆被施暴的女孩子,已经把受侵的证据交给了公安,也没有结果,只能出走外地打工。同时,如果一个社会为了保障每个普通人的公共安全,需要把所有地方都装上摄像头,也将是难以想象的治理成本。

无论如何,最近接连爆出的这几起案件,让我们看到了基层社会治理的挑战,更让我们深思:为了做到公平对待每个普通人,从政府到社会,应该如何亡羊补牢,让不受欺凌的安全与和谐成为人民最基本的生活方式?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