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理财论坛 > 5.5亿元投资大户踩雷,从中能够汲取什么教训?

5.5亿元投资大户踩雷,从中能够汲取什么教训?

2019年06月04日 07:05 转载自:秦朔朋友圈   阅读:50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1、5月28日,一名来自宁波的投资大户在网上广发名为“中泰证券诱导销售导致债券违约5.5亿媒体会邀请函”的H5链接,邀请财经媒体参加其将于6月5日在北京举办的媒体发布会。邀请函一经发出,成功引起了围观。

31日晚间,中泰证券在官网上就上述事件进行了公开回应,核心要点如下:

  • 出问题的3只私募基金为定制产品,由宁波投资人朱某某一人出资5.5亿元购买;

  • 2017年6月7日,三只产品陆续成立后,由深圳冠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负责投资管理,主要投向交易所债券,存续期五年;

  • 受经济形势和市场环境影响,所持部分债券出现了评级下调、违约等情况,流动性受限。管理人只能部分满足投资人在开放日的赎回申请,共兑付金额2亿多元,剩余份额暂时未予兑付,其中涉险的债券余额为1亿元左右;

  • 中泰证券只是代销、托管机构,不存在违规保本保息问题,未向任何人出具过差额补足协议或类似文件。

作为吃瓜群众,笔者看到这个瓜的第一反应是他为什么要把这么多钱放在一个篮子里,买一线城市的房子不是更好吗?朋友说,手里有5.5亿现金的人,根本不缺房子,甚至还在为房子太多、收租麻烦而烦恼。可见贫穷限制了我对土豪投资理财的想象力。

当然,也有朋友说,一线城市的房子不是有限购吗?另一个朋友解答了:土豪是不会被限购的,他们可以通过入股房地产开发公司、自持一部分房产的方式来投资地产。

总之,条条框框的规矩往往是约束中产和穷人的。

打住,把思绪收回来,把话题转回到今天的主题——债券违约上来。

2、我国债券市场是有分水岭的。2014年前投资债券的话,闭着眼随便选,同样的久期,挑利率高的就行,到期百分百兑付,但2014年之后再投资债券就需要擦亮双眼了。

2014年3月5日,“11超日债”未能按期兑付当期利息,是中国公募债券市场的首单实质性违约,中国债券零违约自此成为历史。

从那时算起,如今我国债券市场距离首单违约已走过5年多时间,首次违约主体突破100家,涉及违约债券超过400只,违约债券余额超过2000亿元。债券违约逐渐呈现常态化的特征。

2014年只有超日债1只债券违约,而在2018年有125只债券违约,总金额1209.61亿元,已经远超2015至2017年违约债券规模的总和,2018年成了历年来违约最为高发的一年。

今年以来,债券违约之势有增无减。Wind数据显示,截至5月31日,已有65只信用债出现违约,金额达到446亿元。有中信国安、康得新、河南众品等21家公司出现了首次违约。

旧债违约增多,新债发行势必困难。年内已有236只债券推迟发行或发行失败,涉及199个主体,涉及资金1843.41亿。

比如,5月上旬合力泰表示,鉴于近期市场波动较大,经与投资者协商一致,决定取消本期超短期融资券的发行。取消债券原本的募资资金为2亿,用于偿还下属子公司江西合力泰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比亚迪电子部品件有限公司和深圳业际光电有限公司银行借款。

其实市面上还有很多“看上去发行成功了”的债券,以笔者了解到的某新晋AA评级的地方政府平台公司为例,他们是在去年6月份拿到了发改委的企业债批文,但一直找不到资方,直到最近才募到了资金,细问之后才知道,6.6亿的信用债额度是以结构化融资的方式消化掉的,简单来说,就是资方购买1亿元债券的话,他们需要出资8000万元作为劣后方。这样,看上去他们债券发行成功,实则大幅降低了融资金额,提高了融资成本。

这样的案例有多少,难以统计,但这肯定不是孤例。

3、就像硬币有正反面那样,债券违约常态化、趋势化的反面是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从2013年以来一直在攀升。

2012年末,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4929亿元,不良贷款率0.95%;2013年末,不良贷款余额5921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0%;2014年末,不良贷款余额8426亿元,不良贷款率1.25%;2015年末,不良贷款余额12744亿元,不良贷款率1.67%;2016年末,不良贷款余额15123亿元,不良贷款率1.74%;2017年末,不良贷款余额1.71万亿元,不良贷款率1.74%;2018年末,不良贷款余额2万亿元,不良贷款率1.89%。

6年时间,不良贷款余额增长了4倍,不良贷款率翻了一倍。

在不良贷款率攀升的大背景下,甚至还有个别商业银行出现了导致央行出面接管的极端风险。

5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公告称,鉴于包商银行出现严重信用风险,决定自2019年5月24日起对包商银行实施接管,接管期限一年。

包商银行全称为包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为包头市商业银行,2007年改名为包商银行。

虽然知名度不高,但它实际上并不是那种不起眼的小银行,根据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2018年中国银行业100强榜单”,包商银行位列第37位。

至于2019年,大家预期不良贷款率还是会继续上升。

前几天跟某银行旗下金融租赁公司的朋友交流业务,聊起他们公司的不良情况,朋友说他们把2018年的不良率适当进行了提高,一些不需要进关注名单的也让他们算作了不良,这样2019年有新暴露的风险时有缓冲空间,可以完成总行给他们的考核指标。

上市公司虚增利润,金融机构虚增不良,潮水不彻底退去,我们就难看到真相。

债券违约潮涌现,贷款不良率新高,原因有多种。

宏观层面上有国家去杠杆、监管越来越严厉、经济转型期阵痛的原因。

4、笔者在企业里负责对外融资,跟银行打交道较多,可以从基层业务的角度感受政策的收紧。一方面,今年有多家银行上调贷款利率,去年贷款基准上浮30%,今年要上浮50%,或以其他方式变相提高利率;另一方面,有多家银行表示今年有压缩存量信贷规模、降低大户贷款占比和绝对值的考核指标。

给我们授信最多的当地城商行抱怨说,以前监管机构在我们面前是乙方,一年一次走走过场,去年以来,监管机构来支行检查的频率越来越高,而且直接真金白银罚到业务经办人和相关责任领导,合规性要求越来越严,以前手续不全的项目都做了,现在肯定是不行了。所以现在又出现了“资产荒”的苗头。

微观层面的原因无外乎两个,一个在银行,一个在企业。

银行将表外业务并入表内,带来信贷生态环境的改变。大型国有企业过去可以在银行轻易借到资金,现在也可以。民营企业、部分地方融资平台过去在银行难借到钱,需依靠理财产品、资管计划取得资金,但表外融资受限后,他们在银行的表内贷款上仍然难以借到资金。换言之,由于银行表内贷款与表外业务的风险容忍度大不一样,表外业务回归银行资产负债表内,意味着相当一部分企业的融资渠道被堵死了。

企业方面的原因有两项:

1、其一是企业投资回报率的下行。衡量企业的投资回报率,最重要的指标就是净资产收益率ROE。有机构整理过近些年我国上市公司的ROE数据,发现:2001年加入WTO之后,A股整体ROE逐年走高,投资回报越来越好,在2007年达到最高水平,随后遭遇次贷危机,在2008年“4万亿”的拉动下,A股ROE在2010年形成“双顶”格局之后一路走低。直到2016年“供给侧改革”之后,ROE触底反弹,但主因是化工、钢铁、有色金属、建筑材料和房地产等过剩产能行业的ROE自2016年去产能之后开始持续三年的反弹。

用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的话说,中国经济的症结不是速度而是投资回报率下降。

有回报才会去投资,有超额回报,才会去举债投资,但在回报率逐渐下行的趋势下,社融还在大幅增加,只能说明很多企业已经陷进了“借新才能还旧”的陷阱里。

2、其二是“短贷长投”模式的巨大不确定性。

很多企业习惯于用短期融资去解决长期投资的资金需求,一旦无法借新还旧,资金链便面临断裂的窘境。

南京区域零售龙头,总资产过千亿,控股宏图高科(600122.SH)和南京新百(600682.SH)两家主板上市公司,连续14年入围“中国企业500强”的江苏明星企业三胞集团就因“短贷长投”深陷困境。

从2018年年中以来,三胞集团先是债券大跌后停牌,然后被曝出融资资管计划公开违约、被法院列入执行人名单,信用等级下调,至今仍陷流动性危机。

而在2016年时,三胞集团还如日中天,四处收购,多元布局。当时融资环境较好,三胞集团开始在海内外加速各个产业的资本运作,除了零售,将英国高端百货连锁HOF收入囊中,还涉及医疗和金融等。比如在2016年,完成了对以色列专业的家政护理公司A.S. Nursing Company的收购。在生物医疗领域,旗下南京新百收购了东南亚最大的脐带血和脐带膜储存服务商康盛人生20%的股权,并合资设立医疗健康投资基金,收购中国脐带血库(CO集团)。2016年,三胞集团成立天下金服控股有限公司,以现有金融业务平台为基础,通过申办、并购等方式,开拓各类金融业态。同样在2016年,三胞集团还战略投资王府井。

然而世事如同“双刃剑”,涉足零售、地产、金融、大健康等产业的背后,是不小的贷款压力。

长期贷款难拿,因此三胞集团的不少贷款都是一年期的短期贷款,但其投资的产业比如零售、大健康等都是需要长期经营才能回本的,因此造成短贷长投,项目还没有回本,不少贷款却到期要还了。本来按照惯例可以借新还旧的,但在去杠杆作用之下,贷款规模收缩而还款加速,这让三胞集团一下子陷入资金困境。不得已,只能低价出售之前高价并购的一些资产来断臂求生。

由于工作关系,笔者接触过韩国现代汽车集团的财务人员,交流起他们严苛的财务、融资方面的规章制度和预警系统,可以看出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时韩国企业的破产倒闭潮对他们的影响和改变。

所以说,债券违约潮涌现,短期来看是坏事,破坏了信用市场环境,造成了投资者的损失,提高了好企业的融资成本,但长期来看,市场出清之后,如果投资者和企业能记住盲目投资、不当融资的深刻教训,反而有利于进化出一个健康的企业群体和融资市场。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