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美丽生活 > 陈春花:生命是一条自我觉知之路

陈春花:生命是一条自我觉知之路

2019年05月30日 08:02 转载自: 春暖花开   阅读:28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导读:生命有起点,也有终点,在起点和终点之间就是一条自我觉知之路,在这条路上我们需要真正理解人生的价值是什么?怎样才可以创造人生的价值?5月24日,陈春花老师与齐聚朗润园的戈友们一起感悟「西行·东归·这条路」如何帮助我们安好生命的起点,安好生命的永续。

每次跟戈壁相关的活动都会让我比较激动,因为我不是一个特别能做长距离或者激烈运动的人,但是走了戈壁之后,开始发现自己还是能够有所改变的,所以我就特别感恩戈壁。

因此从戈十开始我就特别关注戈壁,很高兴就走到了戈十四。我想在戈壁话题当中,每个人的感受一定是很独特的,我也为此演讲过很多次,也写过一些文章,但是当我这一次被国发院的团队邀请,特别是各个高校的戈友齐聚在朗润园的时候,我就跟自己说,可能我还是要继续讲我对走这条路的想法。

1、玄奘最深的意味,是西行,更是东归

我们走入戈壁的时候,是不是真的了解玄奘?我自己本人真的是走进戈壁之后认识玄奘的。在那之前,《西游记》里边我最喜欢的是孙悟空。后来再大一些的时候,我发现其实比较好的是猪八戒,人很快乐,也很幸福,还蛮有福气的。可是我其实一直没有跟玄奘,也就是唐僧这个角色有过很深的交集。当我真的走进戈壁,在阿育王寺之前,我才开始理解玄奘意味着什么。

有很多数字去表达玄奘,人们也有很多对他的感悟。玄奘的西行是从瓜州开始,当他开启这段路的时候,他是很纯净,很明确的。所以想到戈壁,想到玄奘,我们会想到一步一慈悲,想到安静和纯净,一个人的力量。

但是当我们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他的东归,不仅仅是他的西行。因为在他东归的时候,他已经被人誉为先知,哪怕他的一双草鞋,都要被无数的信徒亲吻、供奉,他已经成为影响世界、名誉天下的一个人。但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告诉自己,我得回到初心,所以他毅然决然放弃这一切,开始东归。

玄奘西行时是偷偷走的,可以说是以躲避、逃难的形式出走的;可是等他回来的时候,是长安水扫大道隆重迎归的。在以这样身份回来的时候,他也没有为之所动,依旧是认认真真地去做他最初要做的事情,把经取回来,让经普惠于大众。

他所翻译、著述和解释的经卷的数量,是我们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浩大,而且他还倾听皇帝的要求,又写了一本整个的西行记录。当他安然离去的时候,他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完成了。

这就是玄奘。我想这就是我们走进玄奘,走进戈壁,你应该理解他的地方。

而我自己在经过四届的戈壁挑战赛中,认知上一步一步地贴近他,当你不断地去靠近的时候,你才可以知道,你真的理解他的到底是什么。所以,我们今天能够齐聚在这里,有这么多的戈友,这么多的商学院,这么多的企业管理者、企业家,或者创业者,我们走到这条赛道上,我们去理解他,应该是一个西行,更重要的其实是一个东归。

我们应该问自己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向西行,为什么出发?第二个问题是,东归的时候,以什么而归?

国发院戈14的主题是「一切出发,我们都是为了回家」,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主题,那我们回家之后,我们收获的是什么?我们用什么而归?我们除了脚趾盖掉,除了带着伤痕,除了拥有戈友的情谊,我们在认知与理解的层面上,到底得到什么?我们用什么去把戈壁挑战赛所得到的一切融入到未来的创造和价值当中?也许这是我们更应该追问的。

2、西行:起点给生命一个自我支撑点

从西行的角度来讲,它就是个起点。我觉得人生需要一个起点,起点的意义就是你要给自己一个支撑点。

我们非常感恩于我们这个时代,因为这个时代给了我们这个起点;我们非常感恩于我们能够运用知识,因为知识给了我们一个起点;我们非常感恩于我们自己的团队,因为团队给了我们一个起点;我们也非常感恩于我们的家人和朋友,因为他们给了我们生命的起点。

但是这些所有的感恩,汇集到你自己身上的时候,你一定要有一个更重要的东西,就是你自我的起点到底是什么?如果你的起点不能建筑于你自己的身上,你不能找到一个属于你自己的支撑的起点,那说明你的生命实际上一直是没有起点的。

也许今天在座的戈友们可能是20岁、30岁、40岁、50岁、60岁,也许我们已经有了非常多丰富的经验、非常多的成就。可是,你回问你生命起点的时候,能不能找到它?我想玄奘在他长达17年的努力当中,一直能够回到他最终的这个点上,就是因为他生命中有一个很清楚的起点。而这个起点能支撑他就这样去走,这样去回,这样地贡献他的价值。

人生其实是一个向往。就像我们非常多人会向往来到朗润园,向往来到未名湖畔,向往来到梦想中的一所大学、一所商学院,和每一个著名的老师相遇,和每一个可爱的同学相遇,这是一个向往。当你有这个向往的时候,你就会开始去找你自我的支撑点。

所以我常常跟同学说,你要有对未来的想象和追求,你要有对美好的渴望和追求,你也要有对爱的渴望和追求,当你有这个想象的时候,你才可以去立足你的生命的支撑点。

我们在人生的支撑点上,在生命支撑点上,可以内求,也可以外求。我们从内求的角度来讲,它希望你安好你自己的内心,这是从佛教的角度去看;但是我们也有更积极的、入世的态度,从儒学或者从更多科学的角度来讲,你也可以从外求,因为你的人生可以通过不断地奋斗去获取你的支撑点。

无论你是外求还是内求,你一定要有一个生命的支撑点。玄奘是内外求兼容,他既有对于目标高远的渴望——他要为人类去取一部智慧之经,他也有安于当下的一步一慈悲的能力。当他内外的生命支撑点兼容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的力量以及智慧和知识所带来的力量。

你的生命支撑点到底是在哪里呢?你是内求得到,还是外求得到?

我们在戈壁挑战赛当中,大部分人其实是通过外求把这四天走下来的,我就是其中一个。从我内在的力量当中,我一定是走不完这四天的,可是当你在四天当中看到团队,看到教练,看到你的队医,看到你的学校的大旗,看到大帐,看到周围所有对你的鼓励和鼓掌的声音的时候,你就能够一步一步把它走完,这是外求给你的力量。所以当你外求能够安于接受这样一个目标和接受这个帮助的时候,生命的支撑点是够的。

但是如果你有能力,在你内在的力量里边再放一个力量,那我相信你会更好。所以我们在整个走戈壁当中,最后发现,每个人都可以走完,只要你相信你能走完,这时候就是你转向内求。

所以我几乎到任何一个学校都是鼓励大家去走戈壁的,我鼓励大家并不是说这是一个竞赛,我鼓励大家是因为这个极限环境下你既可以理解外求,也可以理解内求。你会发现单纯就好。

那么我们西行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一切赋予意义的设定一个起点。

比如卢梭,他构建社会契约论逻辑的起点,他认为社会有三个最重要的起点,自然状态、自然权力观以及人性论基础。

德鲁克,在管理学当中,他被称为大师中的大师,管理之所以成为科学,他是最重要的贡献人。那么这个人之所以能够做出巨大的贡献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他对于管理学有一个清晰的起点,这个起点就是,管理本质首先而且必须是在于行,而不是在于知。

当他把这个起点确定下来的时候,他诞生出来的一系列的理论,以及最终支撑我们看到的管理作为一个科学体系被构建下来,就是因为他对于实践作为管理学研究的起点是很明确的,所以他没有受任何的干扰。我们今天所学的管理理论体系当中重要的一些基础概念,其实是由德鲁克贡献的,包括我们今天谈知识员工,也是因为他看到实践中知识员工对管理绩效的推进所带来的结果。

乔布斯,我们都很喜欢他的产品,我们也知道,苹果手机出现之后的一系列的改变,这个改变不仅仅是简单的一个技术,不仅仅是简单的一个设计,原因就在于,乔布斯自己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起点,这个起点就是他认为,你如果认为你的工作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工作,你才能怡然自得。

而这个伟大来源于什么?来源于他认为,人类的创意来源于对于人类缺陷的弥补。如果你能够去弥补人类的缺陷,你的工作一定是非常伟大的。这是我们看到苹果在它自己不断的发展过程当中,它的起点是什么。

华为,今天,我们都会知道它作为一个企业所承受的压力,几乎是我们不可想象的。但是我们依然看到它的2019年第一季度的强劲增长,原因是什么?原因是华为永远的一个起点,就是它一直问自己,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这样一个以自我革命、自我危机意识来推动的企业,一个以只有成长没有成功为逻辑起点的企业,我们相信它是可以承受任何的未知和挑战的。

所以这就是请大家理解,当你给你生命自我支撑点的时候,无论在各个行业、各个领域从事各种工作,你会赋予一切意义,因为这个起点就会让你一切具有意义。

给生命自我一个支撑点,我想应该做三件事情。

第一,体认。走过戈壁的人,如果你走过两届,走过三届,走过四届,我相信你的体认是不一样的。因为每一届的天气不同,队友不同,你的心情不同,你的体能不同,你自我的认知不同。所以你一定要不断地去体认它,当你能够体认的时候,你才可以清晰自己生命的支撑点。

第二,融入。我想我们能够顺利走完戈壁的人,其中一个很大的共性就是你要和那个环境相处,你的脚趾盖没有了,你也得告诉自己还在,你得想象着它在;当你发现天气非常热的时候,你也得安然和这个天气相处;当你自己觉得心烦意燥的时候,你也要跟心烦意燥相处。那你这时候就会发现,你必须真正融入,才可以找到这个支撑点。

第三,单纯。因为你只有真正单纯的时候,才可以真正倾听到这样的生命的支撑,它来源于什么。

西行这条路可以是一条自我觉知之路。那么你能够自我去觉知的时候,其实你已经开始找到你生命最重要的那个支撑点。

我听过好几个学校的很多同学戈壁回来之后的分享,为此我们也分别出过两本书,几十位戈友参与了书的写作。我也在这次戈十四的每一天当中,在微信群里看国发院的同学不断分享他们的感悟、他们的收获,所以你就会发现,在这样的一条路上,你的生命是一个自我觉知的路,这样的一个自我觉知,就包括你体认、你融入,以及你能够真正的单纯。

爱默生说,「人的一生就是进行尝试,尝试得越多,生活就越美好。」

如果你愿意去融入它,你会发现,「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忧郁,也不要愤慨!不顺心的时候暂且容忍: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就会到来。」这是普希金说的。

如果你愿意真正地去单纯,正如拿破仑所说,「人生的光荣,不在永远不失败,而在于能够屡扑屡起。」

3、东归:终点给生命一个自我落脚点

我们了解了西行的意义,再来看看如何理解东归。我虽然一直强调对人生的理解要用更加开放的心态,但是我们假设,它还是有一个终点。这个终点的目的是什么?是给你生命自我一个落脚点,也就是最后你的生命落到哪里。所以我才问大家东归,你以什么而归?你应该为你的生命去不断地寻找落脚点。

我们看到玄奘,他落到了每一部佛经之中,他落到了每一个故事里边,他落到每一个人向善的力量里边,他落到了我们每一个人对自我觉醒的共鸣之中,他的生命就这样落下去。那我们如果愿意,我也希望我们在人生东归这条路上,给自己生命一个落脚点。你有这样一个落脚点的时候,你会觉得很安全,你也会得到真正的幸福和永续。

这样去理解人生的落脚点中,你会感受到的最大的是什么?大家记住不是终止,其实是永续,不是停止,其实是运行。那么你真正能理解这样的一个永续的时候,其实那就是你真正的终点。

所以当我们戈壁挑战赛回归日的时候,我认为是我们每一个人有一个更向善的力量,更能够理解团队的力量,更能够克服困难的力量,更加相信自己、相信梦想、相信超越的力量。如果你能够在你内心中升腾起来,而且能够在你日后的生活当中不断地被融入进去,我认为这个永续出现,我们今天回归日的这个价值就是对的。

我一直认为,人生没有目的,因为一个目的完成之后,另一个目的就会出现。虽然人生没有目的,但是人生有意义,而其意义就在于价值创造。所以,人生的终点,其本质是:人生是一种永续。

我特别喜欢冯友兰所讲的人生四个境界,他说任何的人生可以展示出四种境界: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和天地境界。

这就是我为什么特别鼓励大家去戈壁。其实你真的在戈壁当中,我们从正式比赛的那一天开始你就看不到那么多人,如果你的体力不是特别好的话,你还必须拉着一个人陪你。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天地之间是什么概念。天地最大的特征是什么?其实就是人很渺小,然后天地很大。那你看看这四重境界的起点和终点的逻辑,从自然境界最后又到天地,中间其实是我们人在里边。

如果是一个这样的选择,那么我们东归的目的是什么?让一切的意义都能够永续。最重要的是什么?你能不能理解你所从事的工作、你所做的东西?你怎样真正理解什么叫做琐碎的生活、繁琐的无聊?你怎样理解真正的幸福是什么?你能不能真的去理解我们人生的意义完全是由自己做出来的?更重要的是你是不是能够真的理解我们和别人之间的关系?

所以我每次在讨论人生的时候,我特别强调共生这个概念,原因是什么?我们在讨论人生意义的时候,会想到乐队其实是最佳的一个形态,你自己演奏做到最好,你就可以成为乐队的成员。但同时,你一定是跟别人更好合作的时候,你才可以让这个乐队变得最有意义。

乐队成员与乐队的关系就是人生的的一个特征,这个特征就是你做到最好,你可以非常自由,你帮助了别人做到最好,你可以得到更大的自由。其实这就是人生最重要的一个状态。

所以我们来看这条路的时候,东归是为你人生找一个落脚点,我认为你应该懂三件事情,第一个叫初心,第二个叫共生,第三个叫幸福。这三个东西就是我们生命自我觉知之路的另外一个部分。

4、这条路人生的价值是帮助了多少人成长

生命一定是有起点,一定是有终点的,我们的起点到终点之间就是一条自我觉知之路,这条自我觉知之路当你走到东归这一边的时候,那我们就希望你能够真的理解你的价值是什么。

如果你的生命一直跟时代的崇高责任联系在一起,这就是你的价值。我们一定不能够辜负时代给我们的使命,我们一定要很珍惜我们在这个时代当中能够创造的这个价值。

怎么能够真正创造这一点?我就需要你有一个共生的逻辑,你是不是真正可以把自己的生命寄托在他人的记忆当中?

我们在国发院的MBA项目里边有一个一对一的企业导师计划,我非常感激,我们现在已经有超过300名企业导师服务于300多位MBA同学。当我第一次启动导师计划有100位企业导师参与这个项目的时候,我跟他们做了一个我的感恩的表述,我说其实一个人的成功,不取决于你做了什么事情,也不取决于你自己取得多大的成就,而是取决于你可以帮助多少人,然后让多少人做了什么事情。当你在一对一的导师当中,你至少在帮助一个人成长的时候,其实你已经走在成功的路上。

所以这就是我们讲的共生的这个概念。当你拥有共生这个逻辑的时候,你一定会感受到幸福,因为幸福不是一个自我的概念,幸福其实是一个献身的概念,如果你真的懂爱,爱就一定是没有索取和要回报的。然后你就真的能感受什么叫做真正的爱,那个才是真正的幸福。

我们在讨论这条路的时候,我们其实就种了一棵树,当你把这棵树种下的时候,你其实就可以看到千百年后的结果,你已经可以憧憬到人类的幸福。

我想玄奘当年就是起步去种一棵树,一棵智慧之树,而我们也因此看到了千百年后我们所得到的智慧的加持。我想这也恰恰是我们在走玄奘这条路的时候,我们最能够感受的东西。

我在这个过程当中为戈壁写了好多歌,我也给国发院戈壁挑战赛的团队写了一首歌词,我也很荣幸跟金勇同学合作,他谱曲,我作词,歌的名字叫《这条路》。

我认识了一批人,他们也走在这条路上,用技术加持,让中国西部的偏远的同学能够享受到东部最好的大学资源,所以就有了中国东西部高校联盟与智慧树共同打造的「在线大学通识学分课程」,所有的学分课都是免费的,现在在线学习的学生累计接近5000万人。我认识他们之后我就坚持说,我也参加做一门课程。教育很重要的是要推动公平,这条路他们走了六年。

所以我想告诉各位,六年、五年、十七年,你愿意的话,有起点,有终点,这条路一定能帮助到非常多人,而最重要的是帮助你自己,安好自己的生命起点,安好生命的永续,这才是我们「西行·东归·这条路」的真正含义。

所以我想人生其实是一个很奇特的旅行,它的奇特在于它所有的未知,未知的路上,未知的外部世界,未知的你的内在力量,以及你因为发现未知带来的一切美好。这也恰恰是我们喜欢戈壁挑战赛的原因,喜欢各位戈友的原因。预祝大家一切美好。(本文完)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