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每日财经 > 如松:向高房价食利阶层开刀!

如松:向高房价食利阶层开刀!

2019年05月23日 07:05 转载自: 功夫财经   阅读:58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给如松老师打 call

人口老龄化加重之后,社会活力不足,经济就会持续低迷,丧失就业能力,继续推动年轻人不断迁出。

当生育欲望淡薄之后,老龄化就会加速,这就是京津沪今天表现出来的现象。

只有敢于向高房价、高地价上的食利阶层开刀的城市,才有能力创造新的就业机会,经济才会有前途。

从功夫财经的一篇文章上看到一张很有意思的图,反映的是2018年27个省市的出生人口数和出生率。

从出生率来看,辽宁毫无疑义地垫底,仅仅为6.67‰。虽然黑龙江和吉林未有数据,但估计也不会差太多,源于三省的环境基本一致。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辽宁之外,排名靠后的分别是天津、上海、北京三大城市,出生率分别是6.67‰、7.2‰、8.24‰。不仅远远低于维持人口稳定的正常出生率2.1%,还远低于全国平均人口出生率10.94‰。

在人口出生率的问题上,为何京津沪紧跟东北?

主要原因在于,随着近年来城镇化的不断深入,很多人的养老观念和习惯发生了巨大变化,从传统的子女养老模式逐渐转为社会养老为主、子女养老为辅的模式。加之,养育子女的成本快速上升,人们自然越来越倾向于减少生育,这是一种必然。

无论人们在主观上是否愿意承认,事实都是如此。东北是中国城镇化最高的地区、也是社会养老普及率最高的地区,现在的生育率最低,老龄化最严重,也在佐证这一点。

当人口老龄化加重之后,社会活力不足,经济就会持续低迷,丧失就业能力,继而推动年轻人不断迁出,这又直接导致企业出走,就业机会更为匮乏,从而导致恶性循环。

京津沪是时候改变自己了

其实大家忽视了,东北之外,京津沪一样是城镇化率最高的地区,这意味着这种恶性循环会很有可能会传染至这些地区。

京津沪的城镇居民,还有一个比东北更特殊的“优势”推动生育率下降,那就是生活在这些地方的不少人,会认为自己有多套投资房(包括那些拆迁户),既能出租也能出售,均可以获得不菲的收益。

即便没有投资房的,自住房也价值千万或数百万,即使将来政府不能养老,自己的财产也可以养老,也就更不愿意生育。

当生育欲望淡薄之后,老龄化就会加速,这就是京津沪今天表现出来的现象。

人口老龄化之后,经济自然丧失活力。去年,中国以往经济最繁华城市上海的经济增速只有6.6%,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中国教育、医疗、行政等资源最佳城市北京的经济增长也只有6.6%,仅与全国持平,天津更是只有3.6%,远远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

三大城市的经济增长表现不佳,远低于深圳(7.6%)、广州(6.2%)和杭州(6.7%),这与京津沪所占有的行政、教育、医疗等资源完全不匹配。

过去这些年,从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的排序也可以看出,“广深”一直都是给“北上”跟班,但如果按照现在的经济趋势继续发展下去,京津沪和广深杭之间,谁给谁跟班是很不确定的事情。

京津沪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了!

说到这里,京津沪的朋友必然会说,只要放开户口,京津沪不愁外来人口补充。有了流入的人口,城市经济就会好转,老龄化就会得到缓解。但在我看来,这可能有些一厢情愿了。

因为,京津沪作为全国房价最高的地区,很多人(当然也有外地人)手持多套投资房,在等待实现高租金、高房价的收益。一旦企业入驻,高昂的土地价格就会先让企业脱层皮,然后企业还要长期支付高工资(以覆盖房租),否则就不足以吸引员工。

这就让土地拥有者和房屋持有者长期食利企业,甚至把企业的盈利空间食利一空,我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这样“聪明”的企业家。当就业机会越来越少的时候,你又凭什么吸引年轻人流入呢?

当然,京津沪放开入户,凭借优良的教育、卫生资源,可以吸引一些学生家长进驻,目的是为了高考和上大学。这些地区的教育资源也确实要更丰富,大学的入学门槛也相对较低。

但本地逐渐丧失就业机会之后,学生毕业一样面临不好就业的问题,或许到最后还是不得不远走他乡,从而留下更多已经变老的学生家长——让城市更老!对城市发展来说得不偿失。

深圳已经领先了两大步

中国也有“聪明”型城市,最典型的是深圳等地。2008年次贷危机中,全国经济都受到了冲击,深圳这样的出口型城市受到的冲击更严重。

此后,在多数城市借四万亿的“东风”,炒房炒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深圳却走上了完全不同的另一条路——率先推动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型,到现在已经显示出明显效果。

也就是说,就在大多数城市还在为未来的经济发展方向而迷茫、只能继续依赖房地产的时候,深圳等地已经接近转型为科技驱动型城市,极大地提升了自己的产业发展水平,在全国经济版图甚至在世界上重塑了自己的竞争力,已经领先了一大步。

现在,很多城市都在使用户口吸引“人才”以实现高土地收益,同时也在炒走企业和就业机会,可深圳的做法却不同。

深圳也有很多坐拥多套投资房的食利者,但深圳市政府推出半价房,提供给新入驻的大学生,对于在深圳工作了十年以上的劳动者(在深圳缴纳了十年社保)提供优惠折价房,这实际是在打击在高房价上等待食利他人、食利企业的人群。

当政府努力控制企业的用工成本之后,才会有更多的年轻大学生进入,企业才谈得上生存与发展,才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城市就可以进一步发展。

未来,只有敢于向高房价、高地价上的食利阶层开刀的城市,才有能力创造新的就业机会,经济才会有前途;就是不知道,那些高房价和高地价的受益者们,能不能有这样的勇气和胆量?

年轻的城市才有活力,年老的城市会暮气沉沉。如果一个城市用高地价形成的高房价(京沪的房价收入比已经高于40倍,超过世界第一的香港一倍)持续食利企业,只能让自己的城市加速变老,赶年轻人去他乡。

如此,未来深圳等地就不是领先一步,而是两步。当被人领先两步的时候,试问你又靠什么才能追得上?

很多人说,哪里有年轻人,哪里就有未来。

关于人口变化如何影响城市发展,

如松老师已在门派给出答案。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