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美丽生活 > 人生终点都是死亡,劝你还是慢一点

人生终点都是死亡,劝你还是慢一点

2019年05月17日 07:25 转载自: 良大师   阅读:28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良叔叮叮:在电影《功夫》中,有这么一句话:“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在时代发展高速路上,太多人期待着能一夜暴富,明天就能成功。

但不知如此会有怎么样的后果?

今天推荐的这篇文章中,讲述了几个小故事。

看完后,不知你有何想法?

欢迎文末留言,或者添加良叔微信:liangshushiwo。

1、中国的导演里,以长情著称的侯孝贤,在电影《最好的时光里》讲述:

所有被辜负的时光都会成为最好的时光。

这段话让我感触很深。到了这个年纪,也慢慢懂得,人活一世,终究没有一个人不辜负别人,也没有一个人不被他人辜负。

辜负和情深,那都是一生过去了的。

侯孝贤从1981年开始拍电影,1989拍出了获得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的《悲情城市》。

编剧是朱天文、美术指导是黄文英、摄影是李屏宾,剪辑是廖庆松。当时他们30岁出头。到2015年,侯孝贤拍《刺客聂隐娘》,身边站着的还是他们。

只是,当年30岁出头的人,转眼都过了60,侯孝贤用了他们30年。

面对时间,让人感慨:

是侯孝贤先生,把他们用老了。

在时间里,他们互相成全了人生,成全了电影,同样也成全了时间。这些最有才华的人,30年来,拍了《恋恋红尘》、《戏梦人生》、《再见,南国》、《风柜来的人》。

最终每一部电影,都获得了时间的奖赏,他们一起拿下了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拿下了珞珈电影节终身成就奖。

他们的人生,其实就是一部时间的艺术片。

▲侯孝贤

2、作家麦家喜欢讲述自己的两个儿子。

第一个儿子,在8岁那年,跟麦家说想学骑自行车。麦家没同意,但儿子偷偷学会了。

他第一次看到儿子骑车,觉得特别快,差不多时速10公里,麦家非常担心,在后面边追边喊:

骑慢一点!

但当儿子真慢下来,就摔倒了,每次都是这样。麦家忽然理解了:

很多事情,就像骑自行一样,慢比快更需要技术,更需要花功夫,更考验一个人整体能力。

第二个“儿子”,是麦家的比喻,他把小说《解密》比喻成自己的儿子。这部小说成书时,是20万字。但前后却整整用了11年,被杂志社退稿17次。

每退一稿,麦家就修改一次,前后删除将近一百万字。11年的时间里,麦家无数次,写到崩溃。等到《解密》完成,麦家抱着手稿就哭了。

▲麦家

后来麦家成名,得了矛盾文学奖,小说《解密》入选了企鹅经典,小说《暗算》也拍成了电视剧,小说也改成了电影《风声》、《听风者》,获得了市场认可。

他有一段时间却迷失了,为了丰厚的稿费,丢失了“慢”的耐心,他花三个月时间,写完长篇小说《刀尖》。但反响平平,成了他内心深处伤疤。

从此,他彻底明白:

追赶速度,反而会与目标南辕北辙。很多美好的品质,在追赶速度的过程中丢失了。

于是,麦家回归内心,坐下来每天写3000字,改成500字,用了八年时间,写出了一部长篇小说《人生海海》。

小说尚未出版,我就收到麦家先生家人寄来的打印版,看完之后,内心像被什么堵住了,需要很久才能恢复自如呼吸。诚实地说,我被这部小说震撼到了。

做学问这件事,就得慢下来,没办法快,快了就会被速度所伤害。

曹雪芹写《红楼梦》用了10年,司马迁写《史记》用了13年,李时珍写《本草纲目》用了30年,到徐霞客,一本游记写了34年。

做学问就是熬药,煨汤,谈恋爱,没有什么速战速决,一旦快起来,滋味全无了。

社会也这样,发展越快,越没意思,中国的许多城市,五年规划、十年规划,结果修出来的城市,还是乏味极了,没有灵魂。

▲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

3、有一段时间,我睡不着觉,夜里总会想起范小勤。

2016年,8岁的江西贫困儿童范小勤,因为拥有一张酷似马云的脸,引起马云同脸相怜,马老师承诺负责他直到大学的学费。

最后马云没来,仁慈的经纪公司却来了,他们穿越千山万水,以走破了五双鞋,骑坏了两头驴的代价,将“小马云”签约为艺人,冲州过府、走穴串场。

两年时间,“小马云”到达顶配人生,保镖,豪车、美女助理。

18年,马云退休,“小马云”就歇菜了,人气就像京东的股票,跌、跌、跌、跌、跌,经纪公司说“滚吧”,将小马云又送回了农村。

只用两年,小马云演绎了抛物线的全部过程。升腾和降落,都像迪拜哈利法塔的电梯,眼睛一睁一闭,就到一楼了哈。

也许这个长相酷似马云的男人,正经历着刘姓企业家一样的焦虑,我很担心他。

▲范小勤

4、过去十年时间里,让我最惊叹的还是中国互联网速度。手机里一个APP唤醒另一个APP,别说我的眼睛跟不上这种速度,再说心脏也受不了。

但社会主流的价值观,就是让你接受这种消费主义时代的东西,一个人最后连爱惜身体,都变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2016年,华为高管李玉琢因为身体及家庭原因,三次提出辞职。

11月3日,他写了三封辞职书:我身体有病,家在北京,需要有人照顾。我老了,不愿拖累公司。

第二天,任正非花了半个小时挽留他,李玉琢解释:我爱人又不在身边,我已经七年都是一个人在深圳了。

任正非说:那你可以叫你爱人来深圳工作嘛!

李玉琢很无奈:她来过深圳,呆过几个月,不习惯,又回北京了。

对员工体贴有加的任正非脱口而出:那这样的老婆,你要她干什么?

哦,中国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企业家眼里,家人确实不重要。只要看看华为是如何对待孟女士的,就会发现许多企业家对待员工的态度十分欺骗人。

5、2004年,火云邪神一把抓住一颗子弹,然后他笑着对观众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句话被互联网公司听进去了。

17年10月30日,小米上线了小米枪战,也就是现在的吃鸡游戏,随后的一周内,网易、腾讯、英雄互娱也宣布了上线该游戏。

一个领域从悄无声息到连天炮响,从头到尾,只用了一个星期。为了抢这速度,程序员的工作节奏是996,早9点、晚9点,一周上6天班。

而追求更快速度的腾讯吃鸡团队,开启暴走模式247,一天上24小时,一周上7天班。

我小时候看元史,很佩服成吉思汗打仗速度,不埋锅、不造饭,日夜行军,一个人骑两匹马,累了就换另一匹,饿了就在马上吃干马肉,渴了就喝皮囊里的奶茶。

最后出现敌人面前,像天降奇兵。

现在,我再也不佩服这种速度了。

互联网公司创始人都是“成吉思汗”,只是这些靠“快”打天下的公司,并没有让我感到励志,反倒让我脊骨发凉。

在社会的另一个切面,程序员猝死的新闻,一眨眼的功夫,网页上就会闪出一条,我常为身边程序员朋友捏一把汗。

而叛逆者约翰·列侬却说:当我们正在为生活疲于奔命的时候,生活已经离我们而去。

打下半个欧洲的成吉思汗,骑马路过甘肃天水时,志得意满,“要让青草覆盖的地方,都成为我的牧马之地。”

然后这个地球上最骄傲的男人,就从马上摔死了。

而元朝,这个以快著称的朝代,距离百年老朝最终只差3年。

虽说世界是你的,也是我的。但归根结底,世界还是属于活着的人,好吧。

▲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

6、这两年,投资圈有一句名言:“币圈一天,互联网十年”。

在强泡沫的ICO的时代,各种空气币诞生、比特币疯涨,一些人一天挣的钱,赶得上别人在互联网十年挣的钱。这些个旧牛逼,劝你吹吹也就算了。

据我所知,北京有一家私募,员工上百,把客户骗进来,签无风险理财协议,亏损30%停止交易。

等拿到客户的资金账户,一半做空,一半做多,保持任何时刻有一半账户盈利,盈利的一半就分成,亏损的那一半就清理出局。后来爆了,头目卷钱跑了。

今年三月,千亿级P2P团贷网爆雷,不少普通家庭跟着埋单。去年团贷网找过我做广告,我是愣没接,不知道隔壁那几家接的,现在脸色会不会像杨子荣。

脸怎么红了,精神焕发 ,脸怎么又黄了,防风涂的蜡。

风是挺大的哈,大风越狠,有些人心越荡。要我说,大家都太着急了,看谁都是韭菜,恨不得把韭菜往死里割。

于是大家睁大了眼,看ofo共享单车,在短短两年时间,从资本争抢,到无人问津,最终玩家们消失于寒冬。

还有电影圈,哎,都不想提。去年,耗费7.5亿成本的电影《阿修罗》,豆瓣评分高达3.1,上映三天就撤档了,因为实在是太烂,还是梁家辉、刘嘉玲出演的。

挺一枝独秀的,这么烂的片,怎么有这么多投资。

我问身边做导演的朋友,他说,不知道,反正是制片人找来的。问制片人朋友,回答不知道,反正是投资人找来的。

投资人回答最简洁,电影好不好不重要,反正都是韭菜们的钱。

就算票房亏了,反正导演、制片人、投资方都赚了,一万棵韭菜在滴血。

7、君子交恶,不出恶声。我这人性情温和、不爱骂人,需要骂人的时候,小明都会代劳。

“xx, xxxxxxxxxxxxxxxxxxxxx”!

每年为中国票房贡献高达300元的小明同学,要么不开口,要么开口骂三天。

中国这些电影投资人,怎么就不能学学北野武。北野武和贾樟柯合作了20多年。

贾樟柯说:

北野武不是最有财力的老板,但最理解创作。他不寻求短期回报,每次投资都是悲观的,抱着和导演一起度过难关的心态合作。

这样愿意和创作者共同成长的投资人,国内好像真挺少见的。

2000年,30岁的贾樟柯不无得意,他认为电影《站台》去三大电影节肯定要拿大奖,结果什么也没有,但北野武却跟他说:

你慢慢等吧。

投资人比他还淡然,因为投资人认为这盘棋是漂亮的,只不过在这个点上输了罢了,不必太计较。

结果大家就等来了2006年的《三峡好人》,拿了威尼斯金狮奖。

我以前看书不明白日本人为什么那么崇拜吴清源的棋风,后来慢慢明白了,吴清源的棋风真的很美。

任何投资也好、创作也好,都需要时间带给人信心。就好像棋圣吴清源的下棋之道,这盘棋可以某一点下输,但是过程一定要漂亮。

只要慢下来了,投入了情感,过程自然就漂亮了,只是不知道中国的一些投资人,这个道理懂不懂。

▲北野武

8、三十四年前,深圳高160米的国贸大厦,仅用14个月竣工,创造了3天盖一层楼的“深圳速度”,吓坏了英国人,这也让中国引以自豪。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也迅速变成了一个时代追求。

那是1985年,改革开放的第7个年头,中国开始装入引擎,火箭般的速度迎来20年后的房产、投资、影视的非理性。

去年,我家楼下一家开了三十年的早餐店,有一阵子,特别爱聊融资,聊上市。

他说的我从来不信,就像我手里握住一块硬币,左右手来回倒5000万次,就是一个亿流水,他早餐店能上市,那我左手、右手也能上市两回了。

只是鉴于今年的经济,他开始闭口不谈了。

深圳国贸大厦建成的三十年后,湖南的“天空城市”项目,计划超越迪拜塔成为世界第一高楼。

建筑高838米,地上202层,地下6层,时间只要三个月,每天最少建造5层。

2014年,“天空城市”的奠基石倒在杂草中。从卫星图可以看到“天空城市”的地基,已经成为废弃的积水池。

▲卫星图中的“天空城市”

太追求快了,果然烂尾了。

我在各个城市都能看到把摩托车骑得像开飞机的人,也能看到把汽车开成火车的人。油门“轰”得一声,搞得像流浪星球一样。

很遗憾,地球没有流浪,他们的人生却流浪了,在死亡的必经之路,他们欢呼着按下了快进键。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