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行业动态 > 王辉:2019的保险周期及其大类资产配置展望

王辉:2019的保险周期及其大类资产配置展望

2019年05月08日 07:48 转载自:当代金融家   阅读:58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导读|本文对2019年我国保险资金大类资产配置进行了分析。认为,2019年我国内外部环境仍复杂严峻,宏观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市场情绪边际回暖,风险资产估值有望修复;政策环境维稳托底,市场情绪边际改善;保险周期下行寻底,负债约束短期偏紧。

文/王辉单位为中国人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宏观与战略研究所来源/《当代金融家》杂志2019年第4期原题/《2019年保险周期与险资大类资产配置展望》

|正文|

预计2019年我国保险资金大类资产配置:受到负债端流动性压力,流动性资产配置将会边际提升;基于权益市场估值水平和市场风险偏好边际改善等因素影响,我国保险资金股票配置比例中枢将会边际提升,但仍需警惕经济下行压力快速释放,政策力度不及预期,以及“黑天鹅”“灰犀牛”等外部风险事件对权益市场的冲击;中长期来看,我国仍将处于利率下行周期,债券仍具有一定配置价值,但在具体操作层面需要更加注重把握配置节奏;此外,保险资金对优质另类资产仍具有较高配置需求,但由于有效供给的不足,整体收益率水平的下降,以及前期另类资产到期规模的增加,2019年我国保险资金另类资产配置规模增速可能出现小幅下降。

2019年我国保险周期阶段及对保险资金影响

保险周期的变化对保险行业的发展方向有着重要的影响,对保险资金规模、成本、流动性等因素具有重要影响,是我国保险资金大类资产配置的重要基础。根据经典保险周期理论,“保险周期”主要描述保费收入规模的变化,“承保周期”刻画保险业利润的变化。谱分析方法中的CF滤波法是较为合理的描述保险周期与承保周期的量化方法,不但可以过滤低频的长期趋势,还可以过滤高频的季节性波动,能够更加合理地刻画保险周期的实质特征。

总体来看,2019年我国保险周期仍处于下行寻底阶段,保费规模增速难以回到前期高位,压制我国保险资金的流动性和风险偏好。2019年我国保险承保周期(成本周期)上行动力边际减弱,其中财险综合成本率仍有上升压力,但边际影响减弱,人身险受益于利率下行环境,成本压力有望减轻。

保险周期下行寻底,保险资金运用面临现金流压力

一是我国财产险保险周期处于下行阶段,车险收入增速回落明显。

以我国2001〜2018年财产险行业保费收入为数据,以CF滤波法得到我国财产险保险周期变化如图1所示。我国财产险保费收入呈现出明显的周期特征,自2003年以来经历了四个完整的保险周期,分别为2003年2月至2005年12月、2005年12月至2009年1月、2009年1月至2012年8月、2012年8月至2016年8月,周期长度在3〜4年,目前自2016年8月以来的第五个保险周期正处于由谷峰到谷底的下行阶段。

总体来看,我国财产险保费收入中车险占比高达70%左右,决定了我国财产险周期与车险周期走势较为同步,尽管最近几年随着非车险占比的提升,相关性有所弱化,但仍然主要由车险保费增速决定。从2016年8月以来的新一轮周期看,周期复苏主要得益于与实体经济复苏相关的责任险、工程险、货运险和农业险等非车险种的高速增长,车险受商车费改等因素影响,处于下行通道中,车险保费收入的增速放缓与非车险保费收入加速上行,共同决定了我国本轮财产险周期的新特征。

二是我国人身险周期下行寻底,规模增速短期难以回到前期高位。

以CF滤波法对人身险保费收入数据进行处理,得到人身险周期的变化特征。由图2可以看出,自2000年以来,我国人身险行业共经历了两个完整的周期,分别为2000年11月至2006年12月、2006年12月至2012年2月,周期长度在6年左右;自2012年2月以来的第三个周期正在运行中,目前正处于由谷峰到谷底的下行周期。由于目前我国人身险市场中投资型产品占比相对较高,保费收入增速与保险资金投资收益和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水平相关性较高,投资收益的下行和投资型保险产品面临的持续严监管等因素决定了我国人身险保费规模增速将持续震荡寻底,难以回升至前期高位。

从保险产品自身收益率角度看,当年资本市场上行带动保险资金投资收益率上行,使次年保险产品相对银行理财产品竞争力提升,以此带动次年人身险周期的上行。从外部理财产品收益率角度看,当年外部理财产品收益率上行,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会降低保险产品相对竞争优势,导致当年保费收入增速下降,表现为当年保费收入增速与理财产品收益率负相关。理论上表现为人身险周期与前期保险资金投资收益率和当期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之差呈现高度正相关关系,前期保险资金投资收益率和当期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之差越大,保险产品吸引力越强,保费增速随之上升;反之亦然。

大型保险公司承保周期保持平稳,资金成本压力边际改善

承保周期反映保险资金的负债成本。从我国历史经验来看,近年我国大型保险公司承保周期趋于平稳,预计2019年资金成本压力将边际改善。以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和太保财险的综合成本率变量刻画我国大型保险企业的承保周期如图3所示,可以看出我国财产险承保结果在2014年以前呈现明显的周期性特征,自2002年以来共经历了三个完整的承保周期,分别为2002年6月至2007年6月、2007年6月至2012年6月、2012年6月至2015年6月,周期长度在3〜5年。自2015年以来,由于市场结构的稳定,我国大型财险公司的承保周期进一步趋于平稳。2019年,随着商车费改政策的深入推进,大型财险公司综合成本率有望进一步下降。

由于人身险成本具有刚性特征,承保周期特点并不显著。一方面由于人身险中的传统寿险产品在精算定价过程中会采用固定的定价利率,具有长期刚性成本的特性;另一方面分红险和万能险等投资型险种考虑市场要求,其实际结算利率也具有较强的刚性特征。这使人身险的承保周期更多是一种会计概念,难以真实衡量所有保险产品在整个存续周期内的承保状况。从万能险结算利率所反映的我国人身险承保周期来看,近年来其波动幅度较小。目前我国利率处于长期下行周期中,导致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整体下行,投资型人身险产品市场竞争压力减弱,也能够进一步降低我国人身险资金成本压力。另一方面,持续的保险监管政策也进一步推动我国人身险市场回归保障本源,投资型产品规模增速与成本压力进一步降低,有利于我国保险资金运用的长期健康发展。

2019年我国保险资金大类资产配置的变化与展望

根据所采用的“MMEL”研究框架,保险资金大类资产配置的影响因素可以基本归纳为宏观(macro economy)、市场(market)、环境(environment)、负债(liability)四个方面(见图3)。

内外部环境复杂严峻,我国宏观经济面临下行压力

宏观层面对保险资金大类资产配置的影响主要包括经济增长、价格变化、流动性环境等因素,决定了保险资金的整体风险偏好及对市场的中长期判断。展望2019年,世界经济整体增速下行,中美各领域冲突等外部因素可能将对我国经济继续形成挑战。国内方面,近年来我国经济结构持续优化,随着“旧经济”逐步出清和“新经济”规模不断扩大,经济运行表现出较强的韧性;同时我国政府不断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推出了一系列逆周期调节措施,这将对经济形成有力支撑,但在愈发复杂严峻的环境下, 经济仍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预计2019宏观经济仍将稳定运行,GDP增速或放缓至6.3%左右,通胀方面CPI增速中枢小幅上升, PPI增速继续回落。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M2和社融增速将企稳回升;财政政策更加积极,减税降费力度进一步加大。

尽管2019年我国经济将呈现稳中趋缓的特征,但在经济结构优化和稳增长政策效果相继显现的情况下,经济整体仍然有望保持中高速增长。一是我国宏观经济将维持稳中趋缓的总基调。我国工业用电量、铁路运货量、银行中长期贷款余额、城镇新增就业人数等基础经济指标延续2017年年中以后的缓慢回落态势,表明2019年我国经济仍面临一定下行压力。二是我国经济仍处于向下寻底的调整阶段。当前我国经济处于2006年至今的第4轮景气增长循环中,本轮周期的高点出现在2017年3月,2019年仍将处于向下寻底调整阶段。三是我国宏观经济回暖动力不断积累。我国M2增速、PMI、挖掘机销量等先行指标在2016年7月转为缓慢回落,近期有所企稳。按历史经济周期长度来看,预计我国经济先行指标可能已经达到或接近周期底部附近,这也意味着尽管明年我国宏观经济运行仍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但后期有可能企稳回升。

权益资产估值有望修复,债券收益率仍存在下降空间

市场层面对保险资金大类资产配置的影响主要包括资产的基本面、估值、流动性、市场情绪等因素,决定了中短期保险资金对各大类资产的相对偏好及配置比例变化。预计2019年我国A股市场呈现盈利下行,风险偏好边际修复的总体趋势,整体估值处于历史低位。2019年我国广谱利率下行,风险溢价回落有利于权益资产估值修复,在整体经济稳中趋缓的背景下,2019年上市公司业绩增速边际放缓,总体来看分母端影响边际改善,分子端不利影响边际增加。各领域新推出的改革措施将提振市场情绪,预计2019年我国A股市场将处于大幅下跌后的震荡修复阶段,全年或将呈现前低后高的总体趋势,关键因素在于我国宏观经济长期增长动力的有效释放和改革举措的切实落地,推动企业盈利下行拐点尽早确认。其间可能仍会出现由于外部因素导致的市场阶段性下跌,但在当前估值水平下,市场情绪的逐步回暖有利于我国权益市场估值的修复。

债券市场方面,广义利率的持续下行叠加经济增速放缓的宏观环境,2019年我国债券收益率仍然存在下行空间。2019年,我国货币政策将继续保持边际宽松态势,但从“宽货币”到“宽信用”传导仍需时日,意味着本轮经济调整或需要相对更多时间,债券收益率下行仍有一定空间,10年期国债收益率全年中枢或在3.0%左右。但考虑在我国逆周期调节政策的作用下,经济增速虽然放缓但仍有较强韧性,企业投资仍有一定支撑,加之全球流动性边际收紧,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国内债券收益率的下行空间。综合上述判断,预计2019年债券市场仍具有一定配置价值,但具体操作层面需要更加注重把握节奏。

政策环境维稳托底,风险偏好边际改善

环境层面对保险资金大类资产配置的影响主要体现在监管政策方面,短期会改变保险资金大类资产配置的比例与选择。2018年受内外部诸多因素影响,我国经济整体下行压力加大,宏观经济政策总方向也由年初的去杠杆、调结构,逐步转为“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宏观政策托底经济意图显著。预计2019年我国宏观经济政策将更加注重逆周期调节与结构调整的节奏,有利于市场风险偏好提升和风险资产估值修复。

保险周期下行寻底,负债约束短期偏紧

负债特征对保险资金的影响主要包括保险资金的规模、增速、成本、久期等因素,决定了保险资金运用的长期特征与约束。2018年我国保险行业持续推进防风险、调结构、促改革的主基调,持续化解由于长期高度发展所积累的系统性风险隐患,为行业继续保持长期健康发展蓄积动能。但化解风险、调整结构也给行业短期增长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冲击,1〜10月,我国人身险原保费收入同比负增长0.81%,我国产险业务原保费收入8802.60亿元,同比增长10.57%。

根据我国保险周期的走势,2019年保险业仍将处于下行趋势中。其中,人身险市场周期继续下行筑底,行业景气度处于衰退区间,但经过2018年的深度调整,整体规模增速将在2019年边际改善,行业继续保持稳增长、调结构的发展主基调,预计行业保费收入增速难以迅速回升至前期高位,或将在谷底区域反复震荡筑底。随着广谱市场利率的趋势性下行,我国人身险负债成本得到一定程度下降,人身险负债主要压力将由成本转为流动性压力。同时,我国财产险保险周期也将继续处于下行阶段,行业保费收入增速或将持续放缓。财险负债成本受行业综合成本率上升的压力将进一步提升,不利于保险资金运用的灵活性。■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简介:行业的最新资讯,以及行业金字塔顶尖人物每日为各位推送最新行业动态,互联网金融不是互联网和金融业的简单结合,而是在实现安全、移动等网络技术水平上,被用户熟悉接受后(尤其是对电子商务的接受),自然而然为适应新的需求而产生的新模式及新业...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