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社会热点 > 德云社演员众筹刷屏背后:破产的人性、隐形贫困、脆弱的家庭稳态

德云社演员众筹刷屏背后:破产的人性、隐形贫困、脆弱的家庭稳态

2019年05月07日 07:34 转载自:无趣的Dora   阅读:66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放了个小长假,瓜着实多。有人花钱给孩子买学上,有人众筹买命,都有点黑色幽默,特别是后面这个。

众筹又翻车了。

德云社的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他老婆发起了众筹,最高金额100万。

网友们纷纷转发、解囊相助,捐了14万左右突然发现:

吴家中有房有车,而且有两套房;

家中老人每个月退休金有一万多。

更可气的是,发布众筹显示手机是华为p30,吴鹤臣4月8号患病,11号华为新机上市,患病后你还有钱花几千块买新手机。

网友纷纷表示,你捐钱的你比你有钱,求对方脸皮厚度。

后来吴的家人又出来打补丁,各种解释。

总之吧,都有理由也有苦衷。本来也许是一场善举,搞得乌烟瘴气。

现在很多人在争论“够不够资格众筹”,唉,大家为什么总是讨论这种没有结果的问题。

有这时间,咱们来聊点跟自己更相关的问题。

在我看来,有3件事更重要,而且直接跟每个人相关。

1、不要轻易众筹

不得不说,现在众筹已经非常普及了。可是众筹本身并不简单,和法律、道德、公序良俗都有关系,但我想试着从个人经济角度聊两句。

什么是众筹?众筹是要钱,不是借钱。

有人说众筹就是网络乞讨。

这话有点刻薄,但是很清醒啊。众筹,你什么都没干,别人看着可怜就给你钱,不劳而获,可不就是乞讨么?

啥样的人会乞讨呢?

一种是假惨,一种是真惨。前者被发现了就是信用破产,后者可能会得到一次捐助。

信誉破产也好,获得捐助也好,都意味着:你不再对别人有贡献价值。

经济学家哈耶克说,人是生活在自我编织的经济社会意义网络上的动物。朋友也好、亲戚也好,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动物,我们生活在互利互惠的关系网中。

每个人都在社交圈展示自己的实力。当你不再对别人有贡献价值,虽然你还活着,但从经济社会意义来说你已经“死了”。

我们把逻辑推到极致,扪心自问,如果一个人如果连感冒发烧都要众筹,你以后还会跟这种人来往么?

老祖宗说救急不就穷,也是这个意思。

网上有人指责吴的家人:德云社这么多腕儿,你随便就能借到钱,为什么非得筹款呢?有人回答说:因为众筹的钱不用还啊。

哪里是不用还,而是你只能用剩下一辈子的社交关系来还。

所以不要轻易众筹,免费的永远是最贵的。生命中的每一样东西,都暗自标记了价格。

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我不会轻易众筹,不是我道德高,恰恰是因为我自私。

2、病的是一个人,影响的是一个家庭

吴的太太发起众筹,在预估费用中写道:

天坛医院附近整租两居室4500元~5000元/月,两年费用,大概12万左右;

护理人员5000~8000元/月,暂定半年四万。

很多人指责她贪婪,房租都要众筹,水电费你筹不筹?

但你反过来一想,她的说法是有道理的。

医院就近照顾效果确实更好,这笔钱要花。

有护工恢复更好,这笔钱也要花。

老人定时复查、住得远,有辆车确实方便,车真的不能卖。

如果俩人有孩子,我估计孩子的费用也会算进来。对她的家庭来说,这些都是必要开支。

如果不放在众筹的背景下,她的想法甚至会让你觉得全面而细致。

这也会是很多人突发疾病要面临的问题:

一个人生病,其他人还要不要生活?

一个人病了,家庭也病了?

成年人病不起,不只是说看病本身贵,更是说背后折损的家庭整体成本,大到难以承受。

3、隐形贫困人口

吴是德云社的演员,月薪6000,社保齐全。北京土著,家里两套房,老人的退休金加一起近万,小两口还没生孩子——

你身边如果有这样的朋友,你会羡慕他吗?

我会,而且是实名羡慕!

日子过得不要太逍遥哦。

可是这事儿爆出来你会发现,即便这样的家庭也不堪一击。

生活无法深究,深究下去都是一个一个窟窿。

吴生病之前,吴的媳妇还预定了两台华为p30,估计也是没存下什么钱。

两套房都是公有产权,不能交易。

老人身体不好,退休工资基本都送去了医院,小两口还得时时照顾着。

每一笔收入都有去处,生活也还过得去——只要别出大问题。

不只是大问题,小问题也会让一家人战战兢兢。

我的一个姐姐,怀二胎时妊娠反应很严重,怀孕20周左右全身浮肿,吐得不成样子。

可是就这样,她都不请假。请假了只能领基础工资,还不到工资全额的1/4。家里大宝上幼儿园、上课外班,都要钱,她舍不得请假。

脆弱的稳态,这就是很多家庭正在经历,而且也许会持续很久的脆弱的稳态。

这就是隐形贫困人口。病不起,辞不起,经不起风吹草动。

4、算账用对地方,比如买保险

信息公示的时候,很多人在网上骂吴的家人,护工和租房费你都要筹款,算盘打得忒响。

我也觉得这笔账算的太明白,而且算错了地方。

算这笔账最合适的时候,是买保险的时候;最安慰的时候,应该是保险公司理赔的时候。

简单分析一下。

健康保障是商业保险中,一个家庭的基础保障,几乎是必备的:

保障三角形最底层是健康保障

在这里,完整的健康保障建议同时购买医疗险和重疾险。

医疗险,特别是住院医疗险,报销治疗费、手术费、住院费,包括吴的太太列出来的护工的护理费,在合理范围内的都可以报销:

条款摘自“平安e生保”住院医疗保险

重疾险,针对条款约定的疾病赔保额,买多少就赔多少。

吴鹤臣的状况是脑出血。与脑出血相关的重疾定义是“脑中风后遗症”:

摘自《重疾险疾病定义规范》

满足理赔标准,将一次性赔付保额。

此外,“脑中风后遗症”对应的轻症是“轻度/中度脑中风”,定义稍显宽松:

摘自长生福重大疾病保险条款

理赔后,还能豁免后续保费;日后发生重疾,将会继续赔付。

吴的家人列出来的房租、生活费用等等,就可以用重疾来支付。因为重疾是赔一笔钱,这笔钱可以自由支配。

吴本身是相声演员,客观来说,脑出血可能会对职业生涯产生影响。本人和家庭以后都会有更多压力,这笔钱也可以作为过渡。

我们分析这么多,都只是在说如果。

“如果”有时候是一种诅咒,你觉不觉得?

5、照见自我,谨慎吃瓜

这次的事件对很多人都是一个教训。

德云社遭遇质问,遭到道德绑架,老郭或许可能会从中学到公司管理和危机公关。

吴和太太都很年轻,一家人承受病痛,也学到了免费的代价。

很多人说道德底线又被击穿了——也许吧。我看到的更多是,乍看有序实则无常的生活,是生活脆弱平衡的稳态,以及不经意间就容易被窥到的狼狈。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