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社会热点 > 你会拿出多少善意,去理解他们的突然崩溃

你会拿出多少善意,去理解他们的突然崩溃

2019年04月30日 08:34 转载自: 秦朔朋友圈   阅读:56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我想虽然现在是太空时代,人类早就可以坐太空船去月球,但永远无法探索别人的内心世界。”这是中国台湾电影《大佛普拉斯》的台词,也是近段时间不忍卒读的现实。

4月17日,上海卢浦大桥,一名17岁的男孩在与母亲争吵后,头也不回地跑下车跳桥身亡。监控视频完整地记录了这堪称“人间悲剧”的一幕,男孩的母亲从车里追出来,却未能拦住轻生者,继而追悔莫及,坐地哭嚎。

据悉,男孩是某职校二年级的在读生,因在校与同学发生矛盾而被“请家长”,在归家途中和母亲争执后跳桥,急救车到场时,男孩已无生命体征。

1、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不是男孩为什么会自杀,不是这位母亲的教育方式是否妥当,更不是那类“理中客”的媒体人所言的第三立场——谁蹭这个热点,谁就是蘸人血馒头,而是前段时间另一则看似与之无关的社会新闻。

电视节目《1818黄金眼》播出过这么一个视频,标题为《打完电话,他爆发了》。

杭州交警在路口执勤,拦下了一个逆行的年轻男子。他在被扣之后,立刻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像是在对电话另一边的人解释什么——“是这样的,我逆向骑车被抓了,现在走不了……”

协警在旁边说,只需要男子停留两三分钟,不会耽误很久。可出人意料的是,他挂完电话就把手机砸了,然后情绪开始爆发。

“我真的好冤啊,我第一次做这种事,就是这边一直在催着我快点走,我加班,我赶回去有事。求你们了,让我干嘛都可以,求求你们了,要罚款,我交钱,我认了,身份证也给你,可以吧,我求求你们让我走吧……”

男子又是哭喊,又是向交警下跪,最后歇斯底里地爬上了路边的桥。带队的傅警官为防止男子轻生,随后的过程中一直守在男子身旁,不断舒缓后者的情绪。傅警官判断,小伙子肯定不是因为他们整治车辆而突然失控的,一定是他的生活中发生了别的状况。

在警官的安慰下,年轻人说出了“我压力好大”背后的实情:

原来他每天都必须加班到11、12点,一边是女友今天没有带钥匙,催他赶紧回家送钥匙,另一边是公司在催他工作。这也就是说,就算他这会儿没被扣下来,他回家送完钥匙还得立刻再返回公司工作。由于送钥匙耽误了很长的时间,他那天再从公司出来,可能就不是11、12点了,可能就有资格见证“凌晨1、2点的杭州”是什么样子了。

视频的最后,交警告诉他,如果真的累了就请假休息一下,男子说,请不了假的。

2、如果我们没有被“谁在消费热点、谁在蘸人血馒头”这种思路冲昏头脑,我们就不难从毫无必要的网络争执中抽身,得出如下结论——这两件事情的主人公,他们都遭遇了情绪的突然崩溃。

唯一的区别,是上海的突发情况里,17岁的男孩没有遇到像杭州傅警官那样的富有同理心的陌生人。

从这个意义上看,“理中客”口径的文章,尽可以批判别人家的媒体在“事实不清”以及“事实未得到官方确认”之前,结结实实地蘸了人血馒头,蹭了这波热点。

与此同时,任何观众也都有资格去批判这类欲图后发先至的“理中客”们剑走偏锋的立场,并有理由认为他们以不蘸人血馒头的方式巧妙地蘸了人血馒头,也蹭了这波热点。

在大家都谈论A和B的时候,谁提出C,谁自然占据了更新锐的切入角度,自然更容易被认为是高屋建瓴,高瞻远瞩。但在我看来,那些引导大家反思家庭教育问题的观点没什么不妥。即便这件事与那位母亲对于男孩的批评无关,中国家长也尤为应当反思一下自己对于子女的教育,而不是像那些网络跟帖一样,在事发后口径一致、整齐划一地指责逝者死前都不考虑一下父母——“我不接受你选择死亡”。

3、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有一位报纸的总编辑留下了这样的评论文字,非常值得探讨:

“我想说,自杀者可怜,但在大多数情况下,给我的第一感受是他们怯懦,也极其不负责任。你走了,亲人们呢?这对他们是多大的打击,你们xxx想过吗?

“自杀的问题我没有研究过,只是记得年轻时看过报道,说一些欧洲国家的自杀现象很严重,当时不理解,觉得好好的日子,为什么要自杀?现在看来,物质生活好了,抑郁症的发生率反而上升了。

“社会应当加强对自杀现象的研究,尽最大努力防止自杀的发生。”

在总编这段极具典型性的意见里,我唯一同意的是最后一句,社会的确应该加强对自杀现象的研究,挽救那些本可不必逝去的生命。

但前面他对死亡、自杀与自杀者的理解,我认为对认识与解决问题无益。

首先,村上春树说过,“死亡不是生命的对立面,而是它的一部分”,这听上去很哲学、很文学,但其实倒也不难理解——历史上那些殉道的人,都是向死而生;而现实中的寻死者,一定是生前承担了比死亡更深重的痛苦;

其次,大家应该都看过迪士尼那部《寻梦环游记》,就像墨西哥人说的,死亡并非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这听上去很童话,很原生态,但大家不妨想一想——那类“想不开”的人,有多少活着的时候就被遗忘得一干二净?

再次,物质生活优越的国家存在自杀案例,但把“物质生活好”直接归因为“抑郁症病发”的始作俑者,这无疑是奇怪的逻辑。

物质的丰富与精神文明的贫瘠苍凉,本就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如果“人”的部分屡发悲剧,一定是因为“人”有问题没解决好,而不是因为“物质”问题被解决得太好。商业发达只能解决商业的问题,不能解决人们的心理问题,不能解决社会的文化问题,既不代表社会变得更文明,也不代表商业人士本身有多文明。

正确的逻辑或许是:正因有太多人觉得只要经济发展,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由此忽略了人文关怀与价值建设,才导致了种种不该发生的事情频繁发生。

4、依我的看法,把问题的重心牵扯到“自杀问题的研究上”,本身就是一种跑题。这类事的核心,应当是无人理解他人的内心所想与内心所困;是人们对身边的人、熟悉的人与陌生人的消极的不善良;是整个社会对于此类事件的疏于关注。

试问,如果男孩没有跳桥身亡,而是只像那位骑车小哥一样发泄一通,是不是他的困境就不值得关心了?

4月13日,大连的王女士因为向领导报告自己怀孕的情况,试用期临近结束的她遭遇公司辞退,她没有大闹也没有离去,可辞退她的人理解她了吗?

4月17日,宁波的外卖小哥因骑车撞到路人,遭索赔300元,当街失声痛哭,自言一天没吃饭才赚了30块,向他索赔的路人理解他了吗?

4月19日,深圳的外企员工李某在连续加班一个多月后自杀身亡,家属提供的3月考勤表显示,李某加班时长达到58小时,下班时间几乎都在晚上10点以后,非工作日的总工时也达到39小时,他那面对证据仍在狡辩的上司理解他了吗?

我想说的是,一个人与人之间缺乏理解、缺乏换位思考的社会,注定会让很多人感到冰冷、无情、残酷、复杂,大家好像都认识到了,却都自动接受了这一切,没人去反思自己的问题。

人与人之间缺乏理解,不是不能理解,而是“我”可以理解你,但“我”为什么要理解你?之所以“我”不理解你,是因为“我”理解你可能对“我”没有好处,甚至还有坏处。

找到病根了吗——社会过于功利。社会教育、学校教育、家庭教育难辞其咎。

关于理解,没什么比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曾面对贵族寄宿学校毕业生所作的那个名为《我不祝你们好运》的演讲阐述得更好:

在未来的很多年中,我希望你被不公正地对待过,唯有如此,你才会真正懂得公正的价值;

我希望你遭受背叛,唯有如此,你才能领悟忠诚之重要;

我会祝福你时常感到孤独,唯有如此,你才不会把良朋益友视为人生中的理所当然;

我祝福你人生旅途中时常运气不佳,唯有如此,你才能意识到概率和机遇在人生中扮演的角色,进而理解你的成功并不完全是命中注定,而别人的失败也不是天经地义;

当你失败的时候,时不时地,我希望你的对手会因为你的失败而幸灾乐祸,唯有如此,才能让你意识到有风度的竞争精神之重要;

我祝愿你会被忽视,唯有如此,你才会意识到倾听他人的重要性;

我祝福你遭受切肤之痛,唯有如此,才能让你感同身受,从而对别人有同情的理解。

反观我们的身边,媒体和教育,是否过于站在了“好运者”的立场上,去关注“成功者”的心路历程,去倾听“大人物”事后追加的杜撰?

而那些不幸者呢,要么是被成王败寇的身份锁死,要么是被懦弱无能的概念框定,经济的发展未能注意及扭转这个情况,反而在催化和加剧这个情况。这些人为什么不说话,不辩驳,因为他们想表达的时候并没有人愿意听,并没有更多人停下脚步,拿出善意,考虑他们的意见和困境,他们只能用彻底崩溃的方式,来换取社会的短暂关注。

我想,这不仅是他们的悲剧,家庭的悲剧,更是社会的悲剧,即便社会从来有无数“进步”与“可喜”所带来的掩盖这些悲剧的自信。

英剧《神秘博士》里有这么一段台词,可以作为本文的结尾,也可以作为我的态度:

“衡量人类进步的不是工业,而是如何看待生命,特别是看待那些不重要的、没有特权的生命,这才是定义一个时代与族群的关键。”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