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理财保险 > 如果有一天,我们老无所依

如果有一天,我们老无所依

2019年04月26日 08:58 转载自: 正和岛   阅读:124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上周六晚上和一位许久不见的朋友聊天,才知道上个月他家里老人生病,整个家庭被生活狠狠折腾了一番。我们一起吐槽了许多事,最后他说:“等我老了,只要能不成为孩子的负担,我就觉得自己挺成功了。”

唉,人到中年不如狗!

时间不一定会造就伟人,但一定会造就老人。即使一生都能一帆风顺平平安安,衰老也是我们每个人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

老有所依是我们的社会理想,但是,如果有一天,我们老无所依呢?

1、养老金将于2035年耗尽

老无所依,这并不是一个杞人忧天的伪命题。

4月10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该报告称,在企业缴费率为16%的情况下,根据制度内参保人数、缴费人数和离退休人数可以得到两个概念下的制度赡养率,即规定制度内离退休人数与参保人数的比率为“参保赡养率”,制度内离退休人数与缴费人数的比率为“缴费赡养率”。

预测显示,2019年“参保赡养率”和“缴费赡养率”分别为37.7%和47.0%,从2023年后便开始一路平稳上升,到2043年后有加速迹象,到2050年分别达到81.8%和96.3%。

简单地说,2019年由接近2个缴费者来赡养1个离退休者,而到了2050年则几乎1个缴费者需要赡养1个离退休者。

另一方面,当期结余正面临着断崖式跳水的危险境地。

该报告测算,2019年当期结余总额为1062.9亿元,接下来几年还会继续增长,但从2023年就会开始下降,到2028年当期结余首次出现负数-1181.3亿元,最终到2050年当期结余坠落到-11.28万亿元。

需要补充说明的一点是,其实上述的当期结余是在“大口径”(包括财政补助)情况下测算得到的。如果不考虑财政补助,即在“小口径”情况下统计,那么当期结余在2019年就已经是负值,而且下降的更快,到2050年为-16.73万亿元。

由此可见,虽然财政补助为缩小当期收入缺口贡献巨大(2050年贡献了32.6%),但仍不足以扭转当期结余的趋势性变化。

该报告还预测,在“大口径”(包括财政补助)下,2019年全国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为4.26万亿元,此后持续增长,到2027年达到峰值6.99万亿元,然后开始下降,到2035年耗尽累计结余。

简而言之,如果现行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不做调整的话,那么80后一代人是没有退休金可拿的。

2、中国的老龄化问题究竟有多严重?

养老金问题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的老龄化问题越来越严重,那么,中国的老龄化问题究竟有多严重?

据联合国测算,1990-2020年世界老龄人口平均年增速度为2.5%,同期中国老龄人口的递增速度为3.3%;世界老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将从1995年的6.6%上升至2020年9.3%,而同期中国的数据将由6.1%上升至11.5%。无论从增速看,还是从比重看,中国都超过了世界老龄化的速度和比重。

根据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发布的《中国老龄产业发展报告(2014)》预测,到2025年和2034年,中国老龄人口将分别突破3亿和4亿。

从发达国家老龄化的进程看,法国用了115年,瑞士用了85年,英国用了80年,美国用了60年,而中国现在其实已经是老龄化社会了,即便从1978年改革开放来满打满算,也不过40年的时间。至于经济方面,中国还远未成为世界发达国家。

未富先老,这就是当今中国社会的真实状况!

未富先老带来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比如,一对夫妇同时赡养4个老人和1个孩子的家庭成为普遍现象。这种锥形结构的中国家庭抗风险能力极差,无论是哪一个人出现问题,都会导致家庭危机,甚至会瞬间摧毁一个家庭。

目前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已达71.4岁,80岁以上高龄老人高达152万,高龄老人是老年人口中增长最快的群体。本世纪前半叶,我国高龄老年人平均增长率超过4%,是老年人口平均增长率的1.7倍。

从世界发达国家的情况看,城市人口老龄化水平一般要高于农村,但中国的情况则相反。2000年中国农村老龄化水平为1.9%,比城镇高1.24个百分点,而到了2006年,中国农村老年人口就达到了8557万人,占全国老年人口总数的65.82%。

有人认为,养老金涨幅过快是养老金即将耗尽的重要原因,但是这个认知没有看到问题的本质。

自2005年我国提高退休人员养老金以来,养老金已经实现15连涨,从2019年1月1日起,还会以平均5%的比例上调。养老金的上调当然会使社会基金支出增速加快,但是养老金上调比例也仅仅是勉强追平通胀。如果养老金额度不上涨,则这个养老保障体系早已名存实亡,即便养老金整体有所结余,那也是毫无意义的。

以上还仅仅是城镇离退休人口的养老金,而由于农民收入增长缓慢,农村养老金的提升更加缓慢。在中国农村,老人本来主要靠家庭子女养老,但由于青壮年现在基本都进城务工,导致许多农村老人七八十岁还得在田间劳作。

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在于,中国城市的生活成本远高于农村,许多从农村走入城市的年轻人口根本无力让父辈一同进城居住。简单来说,光是房价问题,就足以让许多农村老人注定要在乡间孤独终老,更何况还有社保、医疗等一大堆现实困难。

大量的农村老人不是没有子女,只是无论他们的子女多么的纯孝,都很难在他们的晚年为他们在城市里找到立足之地。

导致养老金涨幅过快的根本原因是通胀,而究竟该如何才能控制通胀,这又是另外一个复杂的问题了。

3、鹤岗现象与养老金调剂制度

4月份还有一则新闻上了热搜,黑龙江鹤岗市的房价跌成“白菜价”但依然无人问津。

根据网络截图显示,黑龙江鹤岗市房价低至350元/平,一套46平方米的住房总价只需1.6万元,但即便如此,当地的房产依然卖不出去。

虽然实际价格没有网传的那么低,但据中国房地产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3月,在纳入统计的341个城市中,鹤岗以2177元/平的平均房价位列倒数第一位,而顺列第一位的北京平均房价为6.49万元,与鹤岗相差6万多元。

房价崩塌的背后,是鹤岗凋敝的人口和老龄化的现实。

鹤岗是一座资源型城市,早年以煤炭产业为主体,曾经人口过百万。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0年鹤岗人口为109.1万,但到了2017年,就只有100.95万人;就业人口的下降速度更快,2017年鹤岗仅有10.70万就业人口,而十年前这个数字是28.94万人。

根据2017年鹤岗市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17岁以下人口10.8万人,占比10.7%;18-34岁人口20.4万人,占比20.2%;35-59岁人口47.1万人,占比46.7%;60岁及以上人口22.6万人,占比22.4%。鹤岗老龄化现象显著,社保养老金赤字更是严重。

鹤岗只是黑龙江一个不起眼的城市,而整个黑龙江省的养老金数据状况一样是惨不忍睹。黑龙江2017年财政决算显示,不计财政补贴等收入,当年全省社会保险基金的保险费收入385.7亿元,而当年社会保险基金支出505.6亿元,缺口110.9亿元。而据财新CEIC数据,黑龙江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已于2016年出现赤字,2017年赤字近500亿元。

整个东北三省都是中国老龄化问题最严重的区域,面对持续走高的养老金赤字,东北自身毫无办法,只能依靠中央调剂。

去年7月1日,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正式建立。按照制度规定,全国各地都要按比例上缴资金形成中央调剂基金,但中央不会留存这笔基金,中央会按离退休人数全部向各地定额拨付。

这是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第一步,这一制度的初衷是要均衡地区间养老保险基金负担,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

财政部数据显示,2019年中央调剂基金预算规模4844.6亿元。4月里,财政部首次披露了中央调剂基金的收支情况,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些情况。

图表中可见,云南、贵州、西藏三地基本打平,辽宁、四川等22个地区(含兵团)都接受了中央的拨款。然而拨款不是天生掉下来的,而是广东、北京、浙江、江苏、上海、福建、山东等7大省市上缴上来的。

上缴得多,说明当地人口年轻化程度高;下拨得多,说明当地人口老龄化程度高。

那么这样一看,情况一目了然。广东、北京、浙江、江苏、上海、福建、山东等7大省市老龄化程度较低,但全国22个地区已经进入老龄化,甚至是严重老龄化。

去年人社部曾披露一组数据。2017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的参保人数3.53亿人,其中在职参保人数2.59亿人,领取待遇的退休人员9460万人,总抚养比是2.73:1,也就是2.73个在职人员抚养一个退休人员。但有的省份抚养比是4:1,最高的广东超过了8:1;有的省份抚养比不到2:1,最低的黑龙江不到1.3:1,这主要是由于各地区的人口结构、经济结构不同造成的。

2019年1月,人社部又披露数据称,2018年全国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近5万亿元,基金结余平均可以满足17个月的支付。但是,这只是平均值。

东部富裕大省可以支付40-50个月,广东省在2017年的结余就超过1000亿元,累计结存规模就达到7000多亿元,但辽宁、黑龙江等一些省份早已收不抵支。黑龙江省养老保险基金于2016年已经“穿底”,预计辽宁的累计结余会在未来一两年内“穿底。

对此,中国政府采取的对策是,尽快把全社会基本养老的统筹机制提升,把原来分散的至少好几十个蓄水池合到一起以后,这样南方多年的滚存结余就可以调到东北救燃眉之急,缴费率就有下调空间。

然而,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只能临时应急,它不能改变中国养老金总支出不断增加,总收入不断减少的大趋势。如果现行养老金制度没有根本性的变化,那么到了2035年,全国各地的养老金就全部穿底了。

4、如何拯救我们的养老金?

如果没有养老金,那么我们这一代人几乎注定将老无所依,那么要如何改革,才能拯救我们的养老金呢?

首先,全社会应该正视这些问题,而不是装睡,装睡的人永远无法被叫醒。

养老金衰竭的根本原因是人口老龄化,人口老龄化的原因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计划生育制度,一个是经济结构改革问题。

计划生育是导致中国社会老龄化的主要原因。中国却于1982年9月将计划生育定为基本国策,并于同年12月写入宪法。从此之后,中国社会出现的一个古怪现象是,人们一边在各个领域竭力主张市场主导方向,一边又对计划生育这个基本国策束手无策。

今天,大多数中国人终于明白,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首先是基于当年庞大的人口红利,而当下人口红利正在迅速消失,这也是中国当下经济转型面临的最大难题。

当下彻底废除计划生育制度或许已经晚了,但是做总比不做强。

可惜的是,装睡的人依然有很多。比如前不久,中国人民大学翟振武教授接受广州日报专访时称:“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前的10年间,全国平均总和生育率应该在1.65左右。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后,总和生育率有所上升,超过1.7以上,并没有达到国际学术界认为的‘低生育率陷阱’临界值(1.5以下)。”

随后,携程创始人、人口学专家梁建章发文怒怼,称“翟振武通过严重高估生育率,来极力淡化中国未来低生育率的严重性,误导舆论以继续拖延人口政策的改革。从其一贯言论来看,翟振武不仅在人口形势判断上毫无学术信誉,在人口理念和政策建议方面,也违背基本的逻辑和常识。”

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就是中国的经济结构改革问题。

现在即便是全面废除计划生育政策,也无法挽救暴跌的出生率。这是因为过去几十年里,中国房改、教改、医改都出现了许多问题,导致现在的年轻人生活压力巨大,自己生存都很难,更遑论提高生育率了。经济结构调整当然是一个超大的难题,但是鼓励生育应该是一个大方向。

但是让人糟心的是,哪儿都不缺憋着坏的人,比如去年就有中国政法大学大学教授提议要收丁克税。这种特别擅长装睡的人,有时候确实让人感觉很无奈。

另外,还有一个建议是,应该让公务员体系中的养老金制度与体制外的企业养老金体系并轨。这样做当然会动很多人的奶酪,但是如果不实行并轨制,则社会公平又体现在哪里呢?

但是,从现在的实际动作上来看,中国采取的两大主要动作都未能触及到养老金问题的灵魂。

当下的实际调整方向是两个,一个是养老金全国统筹,一个是延迟退休,但这两条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比如养老金全国统筹,这种做法只能改变分配,并不能产生实际增量,但增量不足,存量耗尽的时候,所谓的全国统筹将无钱可统,到时候又将如何呢?更何况,这种所谓的全国统筹其实也是计划经济的思想体现。这种做法和《都挺好》里的故事没有本质区别,说到底无非是劫富济贫,搞平均主义,而作为文艺作品,《都挺好》确实可以硬塞一个大团圆的结局,但是我们要明白,在现实事务中,这种搞法最终都会导致一幕悲剧。

养老金全国统筹只能给中国改革养老金体制提供一些缓冲时间,而当缓冲时间耗尽之际,如果整个体制没有实质性变化,那么一切都来不及了。

至于延迟退休,它其实也是一个提供缓冲时间的权宜之计。即便所有人从现在开始延迟5年退休,最终也顶多是能保证70后一代人基本能拿到退休金。但是后面呢?80后、90后、00后怎么办?难道一定要留一个世纪难题给子孙后代背锅?

说到底,任何改革都需要巨大的勇气,要有真正的“功成不必在我”的决心!

5、结语

2019年4月份,社科院发布了《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财政部首次披露中央调剂基金收支情况;东北鹤岗房价跌成“白菜价”;两位中国人口专家隔空互怼了一轮。

这些新闻都上过热搜,但都很快归于沉寂,因为它们看来既枯燥,又乏味,远不及刘强东涉嫌强奸、许志安承认出轨之类的信息关注度高。

但是,它们才是真正关系着我们所有人现实生活的大事。

同样是这个4月,国家发改委在《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中提出了一个新概念,叫“收缩型城市”,即常住人口小于户籍人口,且人口持续净流出的城市。这样的城市在中国很多,而且还会越来越多,这说明老龄化问题会越来越严重,养老金问题会越来越严重。

如果有一天,我们老无所依……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