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财富故事 > 6亿资金被冻,公司濒临倒闭:我没被钱逼疯,却被自己人整死

6亿资金被冻,公司濒临倒闭:我没被钱逼疯,却被自己人整死

2019年04月03日 07:26 转载自:正和岛   阅读:120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在资本寒冬里,我们不是死于缺钱,而是内部斗争。”

杨晨是Roadstar.ai(下文简称“Roadstar”)一名接近创始团队的员工,近日向钛媒体透露,Roadstar在经历一系列管理层动荡之后,已经让投资人失去信心,上一轮投资方集体要求撤资,公司账户中近6亿元资金被冻结。

原Roadstar CEO佟显乔也向钛媒体证实,确已收到仲裁通知,正聘请律师积极应对。

Roadstar是一家自动驾驶明星公司,曾创下行业A轮融资额之最,也是本领域最被投资人看好的公司之一;如今却濒临倒闭,正在资本市场寻求低价出售。

一位曾有意收购Roadstar的知情人士向钛媒体证实,如今这家公司“正四处寻找收购方”,除了车企,Roadstar还在接触香港资本机构,“作价数千万美元,还不到之前(估值)的十分之一”。

“因资金被冻结,公司拖欠大量员工工资,所以公司现在一边面临投资人的撤资仲裁,一边是劳动仲裁。”杨晨说,“如果有人愿意低价接盘,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Roadstar.ai是深圳一家自动驾驶明星创业项目,与谷歌旗下的Waymo一样,定位于研发 L4 级别自动驾驶技术,公司三名创始人分别是CEO佟显乔、CTO衡量和首席科学家周光,三人曾是百度北美研发中心的同事。

2018年5月,Roadstar获得1.28 亿美元A 轮融资,由深创投和双湖资本领投,估值达到4亿美元,在当时创下自动驾驶行业同一轮次最高融资额。

在去年11月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该公司也成为大会首次合作的初创无人车公司,在官方媒体下榻的酒店投放多辆自动驾驶车,提供接驳服务。

但就在公司处于上升期时,一则罢免联合创始人的公告,暴露了Roadstar创始团队的内部纷争,也让这家明星项目骤然停摆。

1月21日,Roadstar.ai发布公告,列举其联合创始人兼CTO周光私藏代码、数据造假、收受回扣等违纪行为,并宣布罢免联合创始人兼CTO周光在公司的一切职务,终止所有劳动合同。

据钛媒体了解,本公告由Roadstar现任CEO衡量、原CEO佟显乔等管理层开会决议后发出,而戏剧化的是,在CTO周光被“罢免”之前,CEO佟显乔和首席战略官那小川已经被董事会免职。

公司创始团队的动荡不断,让投资人失去信心。今年1月底,A轮投资人以“违反相关投资协议”为由,向Roadstar创始成员提起仲裁,要求撤回投资款。

“现在公司人都走了,只有创始人在和A轮投资人打官司。”一名Roadstar的技术员工向钛媒体表示,初步的情况是,CTO周光被“罢免”后带领一批技术人员成立了新公司,还有一批人被分流进另一些同城自动驾驶项目。

Roadstar一位希望匿名的天使投资人向钛媒体确认了上述事实。

“如果不是创始人斗争,公司新一轮融资还是比较狠的。”杨晨苦笑了一下说,“此前几个大型机构和一家全球头部车企都曾经给出过TS,投前估值达到8亿美元。”

1、内斗“罗生门”

Roadstar创始团队不和的消息早已通过不同版本在业内流传,而将矛盾公开化的则是一则官方公告。

1月21日,Roadstar.ai官方公众号发出《深圳星行科技有限公司关于处理周光违纪行为的公告》,罢免联合创始人兼CTO周光在公司的一切职务,终止所有劳动合同。这则公告列举了当事人周光私藏代码、数据造假、收受回扣3大违纪行为。

公告发布当日下午,公司现任CEO衡量和原CEO佟显乔接受了钛媒体电话采访。衡量表示,“公告中所列举的周光的三大违纪行为都有相应证据,会在合适的时机公布。”

就在衡量和佟显乔接受媒体采访时,在日本东京出差的周光得知被“罢免”的消息,随即向媒体发出回应:之前的消息为颠倒是非,董事会和我完全不知情,明天我、投资人、股东,所有技术TL会接受采访。

但是第二天,周光助理发了一则采访取消的通知后,随即解散了媒体群。而对上述“罢免公告”作出公开回应的,是Roadstar天使轮和A轮投资方云启资本。云启资本向媒体发布了一则署名为“星行科技全体投资人”的声明。

声明表示,解除周光职务的决定有损公司和股东的核心利益,并且程序上也违反了与投资人的相关协议,并不生效,建议团队成员充分沟通,消除分歧。

据钛媒体了解,云启资本是Roadstar的天使轮和A轮投资方,持股17%,是公司最大机构股东,也和深创投、双湖资本一道是Roadstar的三位机构董事会成员。

“在公司内部矛盾的处理上,实际上大部分都是深创投、云启和双湖在参与,三家机构的行动也比较一致。”杨晨向钛媒体表示。

但为什么投资人声明是站在周光的立场上?一位Roadstar早期投资人告诉钛媒体,“首先是因为周光在团队的技术贡献最大,之前他是首席科学家,现在是CTO,而且更重要的是,原来的CEO佟显乔和首席战略官那小川已经因为不少出格行为被fire,投资人没法再支持他们。”

公开信息显示,Roadstar公司成立之初,三位创始人的职位划分是:佟显乔担任创始人兼CEO、衡量担任联合创始人兼CTO,而周光是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曾在华兴资本从事创投服务的那小川因有融资贡献加入Roadstar,担任首席战略官,有少量股份,但不在联合创始人之列。

Roadstar.ai 即“深圳星行科技”股东持股图(来源:启信宝)

钛媒体从多个信源处获悉,佟显乔和那小川是哈工大同学,2018年8月,投资人指责那小川在引进融资时隐瞒创始人内部矛盾,同时怀疑那小川未经董事会同意动用融资款项买入P2P理财产品,危及资产安全,因此要求那小川离开公司,遭到佟显乔反对。

佟显乔和投资人之间产生矛盾,被要求一同出局。而投资人为防止资产流失,要求掌控公司公章和网银U盾,因此,佟显乔阵营与站在投资人阵营的周光之间发生了争夺公章事件。

不过,亲历过该事件的Roadstar财务员工韦青不愿意称此为“争夺公章”。“先是周光去抢的,佟显乔当时就是公司法人,他保管公章和使用公章,不是他的权利吗?”韦青向钛媒体表示。

另据媒体报道,双方曾发生肢体冲突,报警之后才得以平息。而据杨晨回忆,这次事件确实让各方的矛盾都被激化,“矛盾激烈的时候,投资人去公司要求佟显乔交权,被保安拦在门外。”

9月份,Roadstar召开董事会,佟显乔和那小川因票数不敌,被解除职位,原公司CTO衡量接任CEO,而首席科学家周光则接替衡量成为CTO。

CEO和首席战略官被免职,Roadstar似乎可以驶入正常轨道,但未想到,现任CEO衡量和CTO周光的矛盾又趋于白热化。

“虽然投资人推举衡量担任CEO,但只让他负责市场工作,公司的日常运营由天使轮投资方贵邦资本派来的一名投资人负责。”杨晨透露。

一位Roadstar早期投资人也向钛媒体表示,“安排衡量担任CEO,本来就是过渡性的,他CTO没当好,临时CEO也当的不好”。

据钛媒体从多个信源处获悉,Roadstar公司约60名员工,有40多名技术员工,此前有10多名技术员工向衡量汇报,近30名员工向周光汇报,而衡量担任CEO之后,技术员工全部向周光汇报。

原CEO佟显乔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周光曾令其下属给投资人写信,推荐其当CEO。多重威胁,让衡量无疑感到佟显乔的覆辙将在自己身上重蹈。

2018年12月中旬,衡量将在美国度假的佟显乔召回,Roadstar的两任CEO在公司内部被称作“复仇者联盟”,联手发出了1月21日那则“罢免”周光职位的公告。

而从多家媒体的报道来看,衡量和周光的矛盾在公司成立不久就已经出现,比佟显乔和周光的矛盾还要早。

2、仓促创业,互信缺失

2016年3月,自动驾驶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被通用汽车集团斥资10亿美元收购,掀起国内自动驾驶创业大潮。

“早期的融资就是靠刷脸,我就说了下要做自动驾驶,团队和方向还没确定,就拿到了几百万美金融资。”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自动驾驶项目AutoX创始人肖健雄,曾向钛媒体回忆起早期的融资经历。

在百度北美研发中心供职的程序界大神楼天城和百度无人车首席架构师彭军,也于2016年中双双离职,同年年底成立Level 4自动驾驶项目Pony.ai(小马智行),在种子轮即引入红杉中国基金和IDG资本两大明星机构。

资本迅速涌入让同在百度北美研发中心工作的佟显乔、衡量和周光看到机会。衡量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坦言,“我们也是看到Pony(小马智行)创业之后,觉得这是个很大的机会,因此决定联合创业。”

虽然没有楼天城和彭军的名气响亮,但佟显乔、衡量和周光都已经拥有自动驾驶行业的光鲜履历。

Roadstar.ai三位创始人信息

公开资料显示,Roadstar公司CEO佟显乔是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无人车方向博士,曾就职于苹果特殊项目组、英伟达自动驾驶算法组,在百度硅谷团队负责无人车定位和地图,CTO衡量曾就职于特斯拉 Autopilot组、谷歌地图街景组,在百度担任自动驾驶项目组技术委员会核心委员。

相比于佟显乔和衡量,周光几乎没有其他工作经历,其从德州大学博士毕业后,即加入百度硅谷无人车团队,负责标定、感知等方面的工作,因此在公司中的职位稍弱,是首席科学家。

从领英等平台信息来看,Roadstar三位创始成员的共事时间并不长。衡量是2016年4月加入百度,而佟显乔和周光都是8月份加入,而同年12月底,三人决定联合创业。

不仅共事时间不长,三人在百度期间的职位相当,且都未担任过高级管理岗位。

“虽然划分了CEO、CTO和首席科学家,但三个人心里谁都不服谁,因为都是技术入股,谁也没出钱,所以在股权分配上很难让步。”张池是参与过Roadsta早期融资的员工,其向钛媒体透露,之所以推举佟显乔当CEO,是因为佟显乔表现得相对成熟,曾垫付了不少差旅费和注册公司费用。

张池对钛媒体讲述了该公司早期融资的一个插曲:三位创始人曾与顺为资本接触,希望获得雷军的投资。当时(创始团队)提出的股权分配是绝对平均(即三人按1:1:1分配),顺为方面认为“三人不成熟”,拒绝提供融资。

而为了推进融资,三人勉强通过了CEO佟显乔持有更多股份的方案,CTO衡量和首席科学家周光的股份则保持一致。

经过天使轮和A轮融资后,佟显乔持股16.8%,衡量和周光分别持股10.2%,差距并未拉开,也即,三个创始人没有一个拥有绝对控制性的股权份额。

“佟显乔多持有的那一部分股份其实是口头承诺代持期权池。”张池说。据张池的观察,三位创始人之间缺少足够的信任。

除了缺乏互信,三人的工作节奏也出现了龃龉。

一位离职员工向钛媒体轮廓化地描述了对三位创始人的印象,“佟显乔像个国企领导,2018年中以后就不太负责技术工作,衡量像个大学教授,说话慢条斯理,喜欢科普,而周光更像个大哥,能和下属打成一片,和大家讨论技术。”

多位Roadstar员工也向钛媒体表示,在工作当中,周光是最有创业节奏的一个,在Roadstar的技术贡献也很大。

Roadstar曾经与丰田合作过自动驾驶大巴的技术定制项目。一位参与过该项目的员工向钛媒体表示,“周光做事情非常快,一个星期就把项目做完了”。此外,跟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合作,也几乎是周光一个人指挥完成。

2017年底,Roadstar计划回国发展,那小川和佟显乔在深圳搭建总部,留在美国的衡量和周光则因工作节奏不同产生了矛盾。

周光指责衡量“总是把论文上的东西传达一下,自己不执行,也不抓进度” 。这位离职员工还告诉钛媒体,“一次投资人试乘出了问题,周光也将责任归在衡量负责的规划控制组。”

因此,早在2018年3月,佟显乔和那小川就被周光说服,三人计划赶走衡量,理由正是衡量的“技术贡献不够、也不符合创业公司节奏”。

钛媒体从多个信源获悉,A轮融资的股权变更中,三人让衡量多签了一倍的签字页。

虽然这些签字页并未使用,但那小川在“赶走”衡量的计划中表现出的积极性,让周光不安。佟显乔和那小川是哈工大同学,两人加起来的股份远超过周光。

2018年6月,周光转与衡量结盟,将矛头首先对准了那小川。而那小川作为负责引进投资的首席战略官,除了在投资人处落下了隐瞒管理层矛盾的口实,也在融资款的管理上违背了投资人的意愿。

3、P2P理财之谜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5月,Roadstar宣布完成A轮1.28亿美元融资,双湖资本和深创投集团联合领投,老股东云启资本,以及招银国际、元璟资本跟投。

2017年5月,Roadstar.ai在创立之初已获得千万美元天使轮投资,投资方为云启资本、松禾远望资本、银泰资本、耀途资本、贵邦资本等机构。

据钛媒体获悉,两轮融资完成之后,Roadstar产生了七名董事会成员,即佟显乔、衡量、周光三名创始成员,首席战略官那小川,以及云启资本、双湖资本和深创投三名投资机构。

“虽然深创投在三个机构董事会成员中持股比例最少,但其态度最为强硬,罢免佟显乔和那小川、要求撤回投资款的诉求,都是深创投先主张的,其他股东大部分是跟随。”杨晨告诉钛媒体。

就上述评价,钛媒体向 Roadstar 其他相关投资人进行了求证,截止发稿均未获得回复。

公开信息显示,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深创投”)由深圳市政府1999年出资并引导社会资本出资设立。

钛媒体获悉的微信聊天截图显示,深创投的投资款到账之时,投资人向那小川推荐兴业银行作为打款银行,双方接洽之后,兴业银行方面建议Roadstar将这笔投资款以活期存款放在兴业银行,并为Roadstar申请了高出定期挂牌价的活期利率。

同时,为了“凑一个考核数”,兴业银行还希望Roadstar将其他银行的活期资金归拢到兴业银行。

钛媒体获得的一份财务审计文件显示,那小川不仅没有将其他银行的活期存款转入兴业银行,还将深创投的投资款从兴业银行取出,再加上公司的其他投资款,买入了年化利率5.8%的五矿信托产品和4%奇点金服等理财产品。

Roadstar财务人员韦青告诉钛媒体,“公司把钱从兴业银行转走,就是觉得收益太低,贵邦资本的投资人后来考虑到理财,也觉得这个利率有点低。”

虽然动机明了,但那小川在动用融资款的流程上犯了错,不仅未经过董事会同意,也未让周光和衡量两位联合创始人知悉。

在团队之间本就猜疑横生的氛围中,买入P2P理财造成巨额亏损、收受回扣等消息很快传进投资人耳朵。

“很多公司都在拿融资款做理财,天使轮我们就在做,投资人尽调都知道。而且公司的财务都是我管,周光和衡量负责技术,他们一般不过问。”那小川就此事向钛媒体回应。

不过,财务审计在9月份开始,而在此不到两周之前,那小川的一系列理财举措似乎已经触动投资人的风险红线。

8月下旬,投资方以隐瞒创始人矛盾和未经董事会同意购买高风险理财产品为由,要求那小川离开公司。同时,为避免后续的资产风险,投资人也要求掌管公司公章和网银U盾。

这也是佟显乔和周光之间发生争夺公章事件的起因。接近管理层的人士还透露,此后双方被双湖资本劝和,公司和资方共掌公章和U盾。

综合多家媒体报道来看,在2018年9月,Roadstar通过董事会对佟显乔和那小川进行停职,衡量接任CEO,财务权也移交给衡量,投资方对公司展开财务审计。

“调查的结果就是:我买的不是P2P,也没有造成资产损失。”那小川向钛媒体表示,“如果像媒体报道的,亏了几千万,我早就去坐牢了。”

韦青也告诉钛媒体,“公司买的肯定不是P2P理财产品,买的是五矿信托和奇点金服的理财产品,年化5%左右,不算太高风险那种。”

最终在财务审计中发现的问题,主要是“公司某几项采购少了几张发票。”

但为时已晚。在这个过程中,这批海归创业精英选择以一种草莽方式来应对丧失股权的风险,已经与投资人结下矛盾。

钛媒体获悉,Roadstar的理财资金在9月下旬被要求强制赎回,佟显乔和那小川的离开也已成定局。

“后面几个月,就是投资人与佟显乔和我谈论股权处理,但一直都没有妥善方案。”那小川对钛媒体说。

直到今年1月份,衡量与佟显乔联手,计划利用创始人的投票权优势赶走周光,投资方对公司发展彻底放弃希望,决定通过仲裁,启动回购条款。

4、为了“尚未产生的利益”

“现在公司账上还有5.8亿元,都已经被冻结。”一位Roadstar的天使投资方告诉钛媒体,“这些钱还不够偿还A轮投资人,我们天使轮资人的钱就当打水漂了。”

上述投资人透露,Roadstar的天使轮投资人几乎都去转向支持周光的新公司,希望在周光的新项目中止损。

据公开信息,Roadstar在A轮融资1.2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8.6亿元。也就是说,如果投资人在仲裁中胜出,Roadstar除了要退还账户近6亿元资金,三位创始人还需要根据各自股权比例偿还剩余债务2.6亿元。

杨晨对钛媒体透露,除了创始人的债务,Roadstar的账户资金在1月底被冻结之后,也已造成拖欠20多名员工2月份的薪水,劳动仲裁通知书接连向Roadstar发出。

Roadstar收到的劳动仲裁通知书

此外,Roadstar在“罢免联合创始人”事件后,突然开始裁撤员工,而被辞退员工也让Roadstar背负了不少n+1的赔偿债务。钛媒体从Roadstar内部获得的一份律师函显示,辞退员工的举措被指来自周光。

钛媒体就此事向周光求证,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Roadstar发给周光的律师函

除了离职和被辞退的员工,一些技术员工要么被分流加入其他的自动驾驶团队,要么加入周光的新项目,据钛媒体了解,加入周光新公司的Roadstar员工有20多人。

疑似周光新公司的工商信息

据钛媒体独家获悉,周光新公司的名称为深圳元戎启行科技有限公司。这一消息得到Roadstar投资人的确认。

工商注册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今年2月18号,注册资本100万元,在3月25号做了名称变更,经营类目也由“计算机软硬件、信息系统软件的技术开发、销售等”变更为“自动驾驶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计算机系统开发,计算机应用软件开发等”。

贵邦资本出资人韩帅,也是Roadstar天使投资方

担任深圳元戎启行公司法人的正是韩帅。韩帅是Roadstar天使轮投资方贵邦资本的出资人。

随着员工离散、周光组建新的公司、投资人走向支持周光和发起仲裁两个阵营,其他几位创始成员和股东也开始筹划自己的下一步。

据钛媒体了解,那小川离职后,成立了一家个人FA公司,干起了在华兴的老本行;而衡量还留在国内应对投资人的仲裁。

而对于接下来的仲裁,一位公司早期成员向钛媒体分析,“创始人的赢面不是没有,但即便官司赢了,投资人为了止损,可能还会找其他事由继续仲裁,所以最好的情况是,有人能投一笔钱进来,加上公司现有的资金,买掉A轮投资人的股份,然后再投点钱带着公司向前走。这笔资金不需要很大,1-2亿人民币就够了。”

据透露,在这场仲裁上,投资人和创始团队都付出了不少代价,投资人已经花费了1200万元律师费,而创始团队的律师费用也已经支付600万元。

原Roadstar CEO佟显乔告诉钛媒体,他已经重新开始自己的事业,不便透露去向。

钛媒体问及对Roadstar的未来走向有什么预期,佟显乔说,“我不预期也不care任何结果,反正是可惜了。”

但佟显乔又忍不住对钛媒体总结道,“在我看来,rs(Roadstar)的核心问题是太多人在实际并没有利益的时候跳出来争利益,其实都是虚的。”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