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财富故事 > 瑞·达利欧最新演讲:有40%的美国人,一旦出了急事拿不出400美元(全文)

瑞·达利欧最新演讲:有40%的美国人,一旦出了急事拿不出400美元(全文)

2019年03月26日 09:06 转载自:互联网思想   阅读:31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桥水投资公司创始人、主席瑞·达利欧

财经网讯 3月23日,桥水投资公司创始人、主席瑞·达利欧在以“坚持扩大开放 促进合作共赢”为主题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发表演讲。

瑞·达利欧表示,全球化扩大了国家内部的贫富差距,但是缩小了国家之间贫富的差距。对中国未来的福祉来说,如果存在着比较严重的贫富差距,如果富人只关心自己的话,那么整个体制就会受到影响。我们需要有一种循环,而慈善将会在其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他同时指出,如果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话,就会出现民粹主义的问题,给社会带来很多风险。

此外,教育是每个人能找到最好的投资。瑞·达利欧认为,投资教育,能够使得更多的人参与到经济活动中,他们能够改善生活、能够减少相应的社会成本。瑞·达利欧表示,教育是一个国家的事务,同时,它也受到当地税收情况的影响。如果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和足够的资源支持,教育行业才能取得发展。

以下为发言实录

瑞·达利欧:谢谢!

我想问大家的一个问题是:经济的目的是什么?资本主义的目的是什么?或任何一个经济它存在的目的是什么?首先给大家讲一下这个问题,然后看我们是不是达到自己所设定的目标。我想,经济的目的就是为了改善大多数人的福祉。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有没有实现这个目标呢?实际上我们并没有实现这个目标,从总体上来说是这样的。为什么这么说呢?比方说,我做过一个研究,美国40%较富的人群和60%较贫穷的人群进行过严重,发现他们之间差距非常大,有时看平均数是看不出来的。因为10%美国最富的人群,他的收入相当于美国剩下90%人群收入的总和,所以他们的差距是非常大的。

根据美联储最近的研究,有40%的美国人,一旦出了急事拿不出400美元。而美国有60%的人群,他们其实从80年代开始,并没有实际收入的增长。所以有很多的研究和数据都可以说明这一点。他们在机会上的差距也是很大的。比方说40%最富的人群中,他们对于孩子的支出,每个孩子的支出,相当于底下60%人群对孩子支出的5倍。所以没有所谓的平等机会可言。

“平等机会”这个概念,意味着一些自然的、基本的机会。现在,我们可能连基本的机会都不谈了。如果大家看一些图表就更能看出这一点。所以现在的问题,它不仅仅是公平、不公平的问题,它也不仅仅是经济的问题,它已经影响到我们整个体制继续发展的问题。它不仅仅是经济问题,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不能够实现分配的这种平等,不能够给所有人带来机会的话,那么我们就会拖延经济增长的发展。

比方拿教育来讲,教育是不是一个好的投资呢?教育可以说是您能找到最好的投资。因为投资教育,能够使得更多的人参与到经济活动中,他们能够改善生活、能够减少相应的社会成本。比方说,有没有读过高中,会产生上百万美元的收入的差距,这个差距是非常大的。而且美国现在辍学率在世界上也是比较高的。

同时对购买力也会有影响,现在美国的经济,经济顶层和它循环的速度和底部的经济底层的人士差别是很大的。现在很多的技术,它存在的目的是为了让公司节省成本的。他们提高了效率,但是减少了就业。所以你看利润率的话,你会发现,这个利润率从收入的70%现在降到了50%,所以利润率总的来说是增长的。如果你看货币政策的话,货币政策导致金融资产的收购,以及那些受益人,对于那些有金融资产的人就占据优势,那些没有金融资产的人就无法获得这个收益。如果你有钱,你就可以获得更多的钱,大家都愿意把钱借给你。这样的话就无法鼓励支出。因为大家看到,有钱人获得的钱越多,他就更加愿意支出,但那些更低层的人士,他们无法获得资金,无法进行他们想要的支出,这样他们就无法获得更多发展的机会。

所以,这就是一个威胁,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个威胁。虽然你只关注于自己,比方说自己想成为一个富裕的资本主义者,但你必须要注意到这个威胁。我们在历史上看到的就是,如果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话,就会出现民粹主义这样的问题,这样就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的风险。现在我们就遇到这样的问题,在今后的几年中,一些国家都要进行选举,在欧洲、在美国都有重要的选举。我想,他们在选举中,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机会和收入上的差距。所以这是一个非常紧迫的问题。如果我们在个人层面上,不思考这个问题,不了解不公平对我们的影响的话,那么我们就会遇到这种威胁。我们就会看到,目前的体制可能会受到挑战,因为它没有实现它的目标。

1984年我第一次到中国访问,我亲眼目睹了中国发展的变化。当时中国没有慈善,甚至慈善在当时是非法的。我儿子11岁的时候开始学中文,到16岁的时候,中国可以被外国人收养的儿童,往往是有些需求的孩子,身体上有些问题的孩子。我的儿子做这方面工作,做了12年。

在慈善方面,在中国从无到有,不断发展起来,中国的慈善机构现在越来越多。我们也希望,不仅是资金的问题,而且要了解国际上的一些先进做法。同时在技术上也是如此,包括国际上技术上最佳的做法。我感到非常高兴的是,现在中国对慈善越来越关注、越来越感兴趣。对中国未来的福祉来说,如果存在着比较严重的贫富差距,如果富人只关心自己的话,那么整个体制就会受到影响。我们需要有一种循环,而慈善将会在其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瑞·达利欧:大多数技术是为了提高效率的,它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就业,使就业机会减少了。过去我们要靠力气干活,现在我们越来越多靠智力进行工作。因为有人工智能、有机器人等等。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技术可以被用来取代人的工作,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因素。

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但好处分享应该更加公平。我认为技术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力量,它能够教育人。如果用得好的话,那么技术带来的力量,也是我现在非常感兴趣的问题。就是把比较低廉的计算能力,使得第三世界的孩子也能获得和掌握,包括那些很穷国的孩子们。

我们现在面临关键的挑战是利润、利益如何分配的问题。它现在是技术发展的主要推动力。有时候一个人没有钱就无法购买这些技术,所以我们关注的就是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和社会结成伙伴关系。我现在做的一个事情就是加强公司合作伙伴关系,公共部门、私营部门合作伙伴关系。我和其他的慈善家来看一些项目,搞项目时希望提供配套的支持,比如美国一个州我做一些工作,我自己捐款搞一些项目,针对特定人群,应对他们的挑战,是一个针对高中生的项目。

我们是投一亿美元,那个州也会有一亿美元的配套资金。而且其他一些机构的慈善家,他们也提供了相应的支持。所以这是1:3的比例。

同时,我们还可以加强各个项目之间的联系和协调,这样不会浪费项目资源,这样能够提高项目的效率。技术是可以给我们带来好处的,但的确是我们时代最大的一个问题。不仅仅是我们经常讲的经济问题。

我认为各国家的领导人,必须要把这个作为国家紧急应对的任务和挑战。他要建立跨党派的合作,不管是社会主义者还是资本主义者,要进行跨阵营的合作,来应对这样技术的挑战。可能他们需要制定新的教育的标准,可能他们需要制定新的行业的标准,可能他们需要制定很多不同的计划。对我来说,我非常有信心,当他们能够合作的时候,他们就能够做出正确的和名智的投资。

我知道,比如我从教育的角度来说,从教育的角度来说预算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教育是一个国家的事务,同时,它也受到当地税收情况的影响。如果你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和足够的资源支持,这个行业才能发展的好。

要回答您的问题,就是技术可以被利用。但是必须要有相关激励措施,使得技术往非常正确的方向使用。我非常同意您说的话,公共部门、私营部门的合作是非常重要的,而教育是核心。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我们这个项目过去三年当中捐献2400万人民币给贫困地区儿童,惠及1万名贫困地区的儿童,您给我们这样的捐赠,我们非常感谢。我非常高兴能有这样的机会,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一种社会的行为,就是多少钱投在教育当中。现在中国是有这样的实力,往教育当中更多地投资。

瑞·达利欧:我的确关注这个问题,我也关注民粹主义和各国的关联。各个国家的情况就是,如果存在严重的贫富差距,如果在价值观上也存在鸿沟的话,如果出现经济下行,那么大家就会开始争论,如何使用预算,如何使用有限的资源,这样就会产生一些冲突。有些国家虽然穷,但是他们社会的差距并不是很大,他们这些国家问题其实并不是那么严重。还有一些国家虽然很富裕,贫富差距也不是那么大,比如瑞士也能很好地应对经济下行带来的风险。

我想这个问题是符合逻辑的,现在的挑战是全球化带来的挑战。因为全球化扩大了国家内部的贫富差距,但是缩小了国家之间贫富的差距。比方说中国有些人,他的收入水平已经达到了发达国家的收入水平。我们要确保,一个国家中,所有人都能从中受益。但是有些人,如果和其他国家进行比较的话,他们可能会明显地感到,自己是属于失败的一方,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

提问:我是来自德国的克瑞斯·范,我的问题就是,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刚才做了很好的介绍,刚才您讲到如何减少不平等的问题。我感到,慈善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刚才瑞·达利欧先生已经说到了。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社会保障体系的话,永远也无法真正缩小社会的平等。所以我同意两位的看法。因为我是从欧洲的视角来看这个问题的。

我的问题是,刚才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教授已经说到的,我想继续问的问题就是,社会不平等会不会导致政治上的要求?因为现在在德国的民粹主义,它不仅是关于社会不平等的,当然现在德国的情况还是不错的。比方说,失业率是非常低的,这是我们过去一百年中最低的失业率,而且大家的生活也是过得不错的,但是我们还是有民粹主义。同时,是不是还有民粹主义政治的方面?这不是非常容易解释的,如果只是从不平等或收入不平等的角度上是不太容易解释的。

所以我的问题是,这种不平等的政治层面的问题您是怎么看?如何进行政治参与?这样是不是能够更好地解决不平等的问题?

瑞·达利欧:谢谢!其中,收入是一个因素,机会是一个因素,价值观也是一个因素。比方是跟宗教有关的态度,价值观上是否匹配、是否一致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德国出现问题,可能在价值观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