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社会热点 > 关不羽:男渣女贱!吴秀波出轨事件的经济学分析

关不羽:男渣女贱!吴秀波出轨事件的经济学分析

2019年01月22日 08:48 转载自: 功夫财经   阅读:76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给关不羽打 call

经常有人拿“养小三”和古代的蓄妾制度相提并论,这是一个严重的认识误区,误导了大量投身“小三事业”的有志青年。

“小三上位”的故事在现实中的成功率很低。因为出轨方的成本极大,社会形象、财产、人际关系的损失是全方位的。

要找小三、做小三的都要准备付出沉重的代价,不要心存侥幸。

吴秀波和陈昱霖的事迹红遍网络,出轨、分手、勒索、设套,高潮一波胜过一波,比大部分国产电视剧的剧情还精彩。

王思聪、黄毅清、金星、六六相继登场,我个人认同作家六六女士的评论——渣男贱女,都不值得同情。

既然问题的焦点已经从感情转向经济利益,那么用经济学理论分析一下,是有助于我们提高“三观”的。

01角色身份

家庭是一个独立的经济单位,可以比作一家公司,夫妻之间是存在密切经济利益的伙伴关系,而且持股比例相同。

而小三是什么?充其量是出轨者个人的非典型雇佣员,连公司的雇员都谈不上。特别要强调这一点,是因为经常有人拿“养小三”和古代的蓄妾制度相提并论,这是一个严重的认识误区,误导了大量投身“小三事业”的有志青年。

古代的妾室有名有分,是家庭成员之一。虽然人格上和原配妻不平等,上升空间受限制——按照古代礼法,即便原配空位,妾也不能上位;但是,妾的权益是有保障的。以公司制度作比较的话,妾相当于权利受限的次要股东,权益的稳固性还在正式雇员之上。

而小三什么也不是,既不是股东,也不是雇员。勉勉强强算是出轨者个人的非典型雇员,权益的保障极为脆弱。

家庭和公司不同之处是,成员没有纯粹个人支配的薪资,其个人开支更类似于公司制度中的预备金,使用者有保证其正当使用的义务。

比如吴秀波为自己雇一个全职的健康顾问,这属于正当使用,所以可以签署正式合同。而陈昱霖提供的服务显然不是公司业务所需,吴也无法和她签署任何形式的合同,勉强算是个非典型雇员。双方关系经口头约定,不定期支付薪资,且随时解约。

更致命的是,由于吴的支付属于滥用“公司”预备金,陈的收益也属于灰色偏黑——金星女士快人快语,说“陪你睡了六七年,也该付钱给人家”,很解气。

但是较真地说,也并不成立。吴秀波的钱是属于他家“公司”的,没有何震亚的同意,这钱就不该给。由此可见,小三是个高风险行业,入行者一定要慎重考虑。

本剧中,事件的发展确实脱轨了,出现了罕见的小三入狱的情节,难度系数高到爆表,问题出在哪里呢?仔细观察剧情,这主要归因于陈昱霖糟糕的博弈技术。

02情节冲突

陈的要求无非是一个“黄金降落伞”,这本来也是可能达成的。但是,陈错误判断了形势。博弈的目的是为了收益最大化,前提条件是必须可行,也就是说对方要有能力去执行。不顾对方承受力的底线,提出过分的要求,博弈难以为继。

吴秀波虽然红了有些年,但是投资失败遭遇经济困境的处境早已暴露。这一点陈应该清楚。陈多次要钱,要价一次比一次高,吴手头的“预备金”肯定是不足以支付了,她应该是高估了吴的借贷信用。


▲吴秀波“出轨门”女主陈昱霖炫富被扒浑身大牌奢侈品

一个经济主体在自身经营状况出现问题后,会出现信用下滑、融资困难。通俗的讲,越穷越借不到钱。借都借不到了,报警也不算意外。

而她的另一个博弈技巧问题是,多次要钱的操作释放了错误的信息。博弈过程中确实要一定程度地隐藏己方的底线,但是也不能让对方失去预期的信心。

陈多次索要钱财,给了对方两个错误的预期:要么是贪得无厌,要么是另有所图。无论是哪一种,都令对方失去了在“付钱——保密”的博弈框架内解决问题的信心。

而最致命的一点是,陈不了解在和谁博弈。虽然都说是吴秀波给她“设套”,但是从吴的工作室发通告等一系列举措看,吴已经失去了对事态发展的主导权,其原配何女士已经接管了后续处理。

何女士既没有“顾念旧情”的心理负担,也没有“维护形象”的重重顾虑。陈无论掌握什么筹码,都是针对吴秀波的,威胁不到何女士。吴秀波失去主导权后,博弈双方的形势实际上已经倾斜,陈还浑然不觉,最后被“套”也毫不奇怪。

纵观剧情发展,陈小姐的操作一片混乱,失败是必然的。如果六六等人透露的信息无误,那么吴秀波实际上已经支付了相当高昂的对价给陈,陈一面收钱一面爆料,做小三的“职业素养”实在太差了。

何女士的处置果断、有理有力,确实具备了职业经理人的素质。

03吴秀波的半场“好”戏

吴秀波在本剧中的本色出演,演“好”了上半场,演砸了下半场。

“公司”高管吃里扒外、假公济私这种事,风险点很多。吴秀波的上半场很小心地避免了几个雷区,段位确实比较高。

① 先对比一下马蓉。马蓉出轨的对象宋喆是其丈夫的经纪人,属于公司高级雇员,他们合谋图财虽然有很高的效率,但是风险也很大。只要事件曝光,宋的铁证实锤无悬念被抓,然后为了自救就是把责任推向层级更高的马蓉。

这是典型的公司窝案,后续发展毫无悬念。这已经不是风险大小的概率问题了,而是必然出事。马蓉付出的代价是彻底被黑,再无翻身可能。

② 接着看李小璐,出轨对象是原配的兄弟,份属“叔嫂”,轰动一时。比马蓉好一点的是,不牵涉到财务关系,分手了事。

③ 文章出轨姚笛,双方都是圈内名人,冲击叠加。但姚笛与文章家庭没有深厚关系,也没有经济纠葛,情况单纯,后续处理还算主动。

很明显,此类事件中人物关系越复杂越密切,后果就越不可控。

吴秀波的心机就深很多,六七年前和陈确立关系时,陈还少不更事,几近素人。加之一通金刚经之类的调教,风险确实控制到最低。


▲图片来源:陈昱霖ins

而且,吴秀波虽然让陈出镜了几次,但那只是为了满足对方的虚荣心。吴秀波的风险防控意识到位。数年间低风险、低成本、高收益,不愧是演过司马懿的老男人。

但是,归根结底,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出轨的不伦关系缺乏约束力,与夫妻共同经营家庭的稳定关系无法相提并论。这种关系维持的时间越是久,利益纠葛越是深,就越接近双方交易关系的本质——和所有的雇佣关系一样,没有单方面的付出,只有双方认可的交易。

在出轨的交易中可供选择的标的物非常有限。过了“情感保质期”(假如有的话),吴秀波能给陈昱霖的只有三种:抛弃原有家庭,组织新家庭;给予事业支持;给予金钱支持。

“小三上位”的故事时有耳闻,也是“小三行业”最期待的结局。可是,现实中的成功概率很低。因为出轨方的成本极大,社会形象、财产、人际关系的损失是全方位的。

给予事业支持需要看“小三”的个人资质配合,真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就算投入资源去填也成功不了。而演艺圈这样受到公众瞩目的圈子,这个选择的危险性更大,太容易转为负面,因此对出轨者而言成本风险也不低。

给“小三”金钱支持是最普遍的,也是短期内很有效的对价。可是,长此以往难以为继。一方面出轨方的经济能力会发生变化,另一方面“小三行业”不能作为终身职业,对自身未来的不安全感会越来越强烈,转化为金钱需求也就越高。

吴秀波选择了金钱支付,也就选择了最终结局。钱不够了,纸就包不住火了。既有他投资的影视业遭遇黑天鹅的偶然因素,也有事态发展必然规律的。

陈如果是那种精明到接受一笔“合理”分手费就安静离开的人,那多半不会被吴如此顺利地控制六七年。

所谓交易,必须双方合作完成,交易对手的愚蠢并不值得庆幸。

04结语:不要心存侥幸

家庭是社会的基本单位,是经济与情感的载体,千百年来道德和法律形成了一套有效的保护机制。要找小三、做小三的都要准备付出沉重的代价,不要心存侥幸。

对婚外情的浪漫想象,掩盖不了钱色交易的本质。既不美好,也不会通向幸福。既然是交易,双方也要好好算算是不是值得?你的青春你做主,可是他的钱包他未必能做主。吴秀波这样的心机男也躲不过清算,陈昱霖最后只落得人财两空。

机关算尽,却误了人生、毁了前途,这是绝大部分出轨事件的最后结局。

至于陈家父母,毕竟救女心切也是人之常情,舆论也不必过度讨伐,但是他们也该反省一下,花闺女的钱时为什么没想到会有今天?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