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每日财经 > 达沃斯,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名利场?

达沃斯,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名利场?

2019年01月18日 08:00 转载自:秦朔朋友圈   阅读:61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每年一月下旬,全球各界的顶级人士、决策者们都在蠢蠢欲动,他们收拾行李,几乎在同一时间奔赴同一个地方——白雪皑皑的瑞士,参加一年一度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论坛每年都在瑞士达沃斯(Davos)举行,所以大家习惯称它为达沃斯论坛。

听听一个初来乍到的亿万富翁是怎么抱怨他那间价格堪比五星级酒店套房的达沃斯酒店房间的:“又破又小,就跟口棺材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顶上多了一个灯泡。”

如果想住得舒服一些,可以预定瑞士特色的小木屋,但价格不菲。据说,达沃斯会议周的定价高达14万美元,而且还不一定能订到。为了能有一个稳定的居所,比尔·盖茨一口气支付了10年的租金。

精明的瑞士人当然看到了达沃斯期间巨大的商机,很多人都把自己在这里的房子出租给来开会的各路土豪,然后躺着收钱。

一个瑞士投资人这么多年只把自己在达沃斯的滑雪小屋租给俄罗斯政府代表团,是因为“随便开多少钱,俄罗斯人都照单全收”。

青年旅社也坐地涨价,一个床铺的价格都赶上五星级酒店的房间价格。看来,真是哪里的雪乡都“宰客”。当然,在达沃斯这个六线城市,也不是没有奢华的酒店,但这些仅仅预留给各个国家的元首及家属都不够用,其他人就别想了。要知道,能够住在达沃斯镇上已经是相当幸运,更多的人只能住到临近的村子,他们得耗费大量时间在往返路途上。

这些只是达沃斯这个全球顶级名利场的开胃小菜,接下来才是正式的环节。

1、世界经济论坛的会场周围,竖起了高高的护网,墙头随处可见荷枪实弹的狙击手,超过5000人的精锐部队奉命确保会场安全。要知道,每年参加达沃斯论坛的2500位成员,几乎囊括了全球最重要经济体的元首、政府要员,各大央行行长,跨国公司500强CEO,富可敌国的亿万富翁们,这些人足够对全球经济、金融、政治产生决定性影响。

重兵把守的会场区域,没有达沃斯官方的胸牌是根本进不去的。当然,上哪儿去找官方胸牌呢?花多少钱才能买到开会资格呢?可以点击阅读我此前写的这篇《花多少钱,才能去达沃斯开一次会?》,有详细解答。

因为达沃斯会场容量有限,所以除了国家元首能够带少量的保镖随行、能够开车进会场之外,其他任何人一律没有特权,不能带保镖、随行人员(除非花费几万美元给他们买一张门票),还得乖乖在会场外排队。即便是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享受各种优待的特权阶层,也不例外。

所以在排队的时候,你可能会发现比尔·盖茨就在你的前面等待安检;IMF优雅的法国女总裁拉加德则排在你后面;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和诺奖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正在队伍里抱怨着达沃斯让人痛不欲生的天气......

进入会场,你的眼睛就更看不过来了,满眼都是你平时生活中难得一见的大佬。即便是来过很多次的人,都会忍不住感叹:从我身边走过的每一个人都是大佬啊!

那么这时候你该干什么?

傻傻站在那里?还是默默从大佬身边走过去呢?

当然是冲上去搭讪,要联系方式呀!如有可能,想办法多聊一下,以便加深印象,甚至可以达成更进一步的合作!简而言之,以最快的速度、最高的效率,尽可能地广泛社交,多刷存在感。

虽然达沃斯的官方口号是,来到这里要讨论“那些影响全球的重大问题,为世界寻找更好的发展”,但是你花了这么多钱、耗费时间,真是打算来这里认认真真听大佬们发言吗?如果是这样,你直接在家看视频直播就好了,省钱又不费力。

而且你认为这么多大佬忍受这么多不便、花这么多钱、吃这么多苦就是为了来讨论、并解决人类重大问题的吗?那就是真傻真天真了。

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1971年在达沃斯创办欧洲管理论坛(世界经济论坛前身)。他最初的目的是希望探讨欧洲企业存在的管理问题。但是在举办论坛的过程中,正好赶上了全球化的大时代。在这个过程中,国家的影响力在不断下降,而跨国企业、全球性金融机构的力量则得到了大大地提升,由此越来越多的商业领袖、金融家们在国际事务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他们在某种程度上话语权和影响力甚至不亚于一个国家的元首。

全球经济、金融、政治纷繁复杂,但最核心的逻辑是人!说到底是人在治理,尤其是那些手握权力的关键人物在引导方向和进程。这些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们虽然可以呼风唤雨,但是他们也是人,跟我们这些普通人一样,需要建立相互信任的小圈子,获取资源、交换资源,从而保持优势;同时,他们也有脆弱和感性的一面,渴望抱团、寻求强有力的支持,彼此达成共识。

世界经济论坛,恰恰给了这些上层人士一个绝佳的平台,来建立互相信任的私人关系,更高效地交换社会资源。

2、全球知名的金融家乔治·索罗斯大概是世界上最擅长建立私人关系、并由此获得巨大回报的人之一。

索罗斯是达沃斯的常客,过去20多年,他几乎从未缺席过。索罗斯在达沃斯期间的日程永远被塞得满满当当的,他要不停地跟全球的政府首脑、央行行长、亿万富翁进行私人会晤,不断地在全球构筑强大的人脉网络;同时他还要参加论坛重要环节的讨论、接受全球知名媒体的采访,把他的思想传递给全球数亿读者,以获取更大的影响力。

今年已经89岁的索罗斯到现在还这么拼命,是因为他深刻地明白一个道理:绝对不能仅仅当一个普通的亿万富翁。

每年公布的全球富豪榜上,有成百上千的CEO、创始人,能够上榜都是顶级再顶级的富豪。但是我们真正能记住的有几个呢?仅仅是一条华尔街上,有钱人都不计其数。如果你只是众多有钱人当中的一个,在上层社会根本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保持领先的办法,除了赚钱,还需要不断地进行社会资源交换,这样才能带来更多的财富和资源。

索罗斯很早就在金融市场崭露头角,成为一位非常卓越的投资人。但是在全球范围内,比他有钱的人数不胜数。因此,仅仅依靠在投资市场上的成功,完全不足以让自己脱颖而出;而且单纯靠金融投资,也赚不到大钱。

那么索罗斯怎么做呢?他认为,与其辛辛苦苦地预测市场,不如借助政治资源来影响和引导市场走势,还可以利用政治制造危机,然后火中取栗。

索罗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便想尽各种办法结交政治领袖,获取他们的信任、建立私人关系。包括撒切尔夫人、老布什总统、戈尔巴乔夫等等,索罗斯游走于东西方市场,处心积虑积累资源。正是他对欧洲各国高层的充分而深入的了解,才能够从德国央行行长接受媒体采访当中的一句话——“欧洲货币体系不稳定的问题只能通过部分国家货币的贬值来解决”,读出德国不会在英镑大幅贬值的时候出手相救的关键信息。

就在其他人还在犹豫这是否是德国人的烟雾弹,毕竟英镑一旦失守、德国马克也会受到冲击,唇亡齿寒的道理还是浅显易懂的。但是基于对欧洲各国政府高层的足够了解,索罗斯清楚地判断:这句暗示已经足够了,德国佬已经下定决心抛弃英国。于是,他才会胸有成竹地赌下100亿美元的资金,以一人之力跟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相抗衡。

此外,在做空英镑的同时,索罗斯还在东欧游荡。他打着推动“开放社会”的旗号,用他巨额的财富支持了许多欧洲国家的革命活动,包括捷克斯洛伐克、克罗地亚、南斯拉夫。索罗斯为这些国家的政治反对派提供了巨额资金,与这些领导人建立紧密的私人关系,在推动这些国家政权变化的过程中赚取了巨额财富。

索罗斯的过人之处还在于他把自己成功地塑造成了一个金融家和哲学家。达沃斯又恰恰非常欢迎这样的社交核心人物,两者的结合,为索罗斯打造了一个横跨全球的精英圈,并不断地潜移默化,影响和推动世界的政治和商业的变化,并由此为自己牟利。

可以说,索罗斯真是生动地演绎了达沃斯这个名利场的成功公式:

Money + Information + Social Capital = Infinite Opportunities

即:金钱+信息+社交资本=源源不断的成功机会

3、达沃斯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它的圈子文化。正是打造了只有全球最顶级人士才能进入的圈子,才使得达沃斯成为独一无二的平台。

在达沃斯,最高规格的圈子叫IGWEL,是世界经济领袖非正式会议(Informal Gathering of World Economic Leaders) 的英文缩写,参加者都是各国首脑、央行行长、部长这样的级别,所有环节都是闭门进行。在达沃斯这样的非官方、非正式场合见面,全球的领导者们能够更加容易地敞开心扉、增加了解,才能更好地在全球经济、金融等问题上建立信任、达成共识。

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你都很难找到一个像达沃斯这样的平台,能够汇聚如此之多的决策者和意见领袖们。当然,IGWEL这个圈子可不是人人都能去的,那么参加达沃斯的绝大部分人怎么办呢?他们也有各自的圈子。

每年华尔街巨头JPMorgan都要在达沃斯豪掷千金,举办一场奢华的晚宴,来招待自己的那些参加达沃斯的客户,以及宴请社会各界名流,星光熠熠的程度足以让这场晚宴成为达沃斯最让人期待的环节。

在宴会厅的大门口,以JPMorgan CEO杰米·戴蒙为首的全球大老板们一水站齐,迎接各种来宾。据说杰米·戴蒙一晚上要握手数百次,期间还要见缝插针跟人合影打招呼,招待客人。作为JPMorgan的“掮客”,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在这里也是相当活跃。他收了JPMorgan的咨询费,其中一个工作就是帮助JPMorgan与全球政坛人士建立联系,所以布莱尔招揽来了不少他的政坛老相熟们,他也像半个主人一样热情招待。

进入宴会厅,人潮汹涌之中,你会发现很多电视报纸上的熟面孔,比如身边站着第一次参加达沃斯的以色列国防部长在这个场面还略显紧张,他跟卢森堡的首相交流达沃斯经验,而一旁的金融大鳄斯蒂芬·施瓦茨曼正在跟俄罗斯军火商觥筹交错。

当然,如果你足够细心,还可能在不被人注意的角落发现像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奥这样的大佬。虽然他有社交恐惧症,但是也没有办法阻挡加入圈子的决心和动力。

以上只是JPMorgan借助达沃斯打造的小圈子其中的一部分。很多人,甚至包括政要、亿万富翁、社会名流,都以收到JPMorgan的达沃斯晚宴邀请为荣。

不过,属于JPMorgan的风头已经被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盖过。近几年,马云在达沃斯举办的饭局真可谓是名流荟萃。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马云在全球政治和商业世界巨大的影响力和强大的人脉构筑能力。这既是实力的体现,也是个人魅力的表现。

4、看到这里,你可能会问,达沃斯这个高高在上的名利场,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除了看到一些名人八卦之外,还能有什么收获呢?

当然有!在《超级中心:金融精英及其人脉网络如何统治我们的世界》($UPERHUBS: How the Financial Elite and their Networks Rule Our World) 这本书里,作者Sandra Navidi讲述了全球精英的很多轶事。上面的不少内容,都源自于她的精彩描述。

更重要的是,Sandra Navidi提供了一个令人吃惊的全新视角,不仅让我们看到这些超级人脉资源打造者是如何建立起庞大而让人生畏的资源网络,以及通过这个网络潜移默化地影响和引导我们的生活。

最重要的是,她在书里为我们揭示了一个关键信息:人是社会发展的最底层、最核心的逻辑。不论我们是身处高位的全球精英,还是普通人,这些建立资源、打造人脉网络的理念都值得学习和借鉴。在社会的任何阶层,本质上都是人的交往。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从Sandra Navidi的这本书里,从索罗斯这样在全球构建人脉资源的高手身上,学到了几个很关键的东西:

1、Our Innermost Need is to Connect with Other People(我们最内在的需求,是与他人联系)

这就是为什么,在今天这样一个科技如此发达的时代,拥有先进的通讯技术、精准的大数据算法,但是全球大佬们仍然不远万里、耗费时间、精力和金钱,来达沃斯这个穷乡僻壤开几天会,见到很多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的深层次原因。

也就说,无论技术如何发展,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尤其是面对面的交流,是不会被替代的。社会阶层越高,就越依靠和信赖传统古老的交流方式。

如果你能成为一个社交场合当中积极主动的连接者,你就具备建立资源的主动权。

2、Friends with Benefits= Network Capitals(成为能够带来利益的朋友=人脉资本)

这就是说,只有资源能够互换、能够给其他人带来利益的人,才具有很高的人脉资源和社交价值。如何把自己变成一个可以给对方带来利益的朋友,这才是保持友谊和自身价值的好办法。

3、Superhubs Network = Net Worth(超级中心的资源网络= 资产净值)

光有钱或者有权、或者实力超强,在今天的社会并不能通吃一切。即便是像索罗斯这样的华尔街大鳄,也要不断地拓展自己的资源网络,不断把自己塑造成为哲学家、思想者,以此来交换更多的社会资源。所以,我们应该不要再固守金钱或权力这样单一的价值观,而是不断地在更多方面拓展自己。

这些资源、能力和网络,同样是我们非常重要的财富。

4、It’s Not Only the Elite that has Superhub(((不是只有上流社会才有超级中心)

在任何地方、任何阶层,都会有善于构筑人脉资源、将自己利益最大化的人,而这些人往往是资源最多、机会最多、成功概率也最大的人。希望你我都可以成为自己所在圈子里的人脉高手,能够获取到最好的资源,打造我们自己的“达沃斯”。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