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美丽生活 > 花总:牛逼的人很早就开始牛逼了

花总:牛逼的人很早就开始牛逼了

2019年01月04日 07:37 转载自:拾遗   阅读:45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拾遗物语:你以为花总只知道五星级酒店“杯子的秘密”吗?不,他比你想象的牛逼多了。


先从20年前的一个故事讲起吧:

1998年2月6日,福建师范大学。

学生何婷芳上课途中突然瘫倒,

送去医院一检查,

医生确诊——胸椎脊髓内胶质瘤。

要想活命,必须做大手术,

但手术及治疗费用非常昂贵。

对于家住农村又很贫穷的何婷芳来说,

只有一个选择——等死。

这件事情很快就在学校传开,

传到了历史系大二学生H耳中。

H决定干一件事:发起网络募捐。

但同学和老师都断定:“这办法行不通。”

为什么呢?

因为当时的网络太不发达了。

那时互联网才刚刚在中国起步,

连新浪都还没有诞生,

马云也还在做“黄页”,

全国网民加起来不到100万,

有电脑的家庭更是少之又少。

“连上网都是非常稀罕的事情,更不要说发动网络募捐了。”

但H偏偏不信邪。

他找到全校最知名的中文老师孙教授,

发动他写了一封救助信。

那一天是1998年3月20日,

当时福州正下着大雨,

H拿着这封信就冲进了雨中,

浑身湿淋淋地跑到福建电信局。

中国第一代网民老榕回忆说:

“福建电信当时有个BBS,

发帖的人并不多,

一天能有10个帖子就算很热闹了。

…………

福建电信的员工,

看到孙教授的求助信和湿淋淋的H,

非常感动,就把求助信发上了网络。”

于是,一个叫《SOS——一个生命垂危者的呼救》的贴子,就这样飞向茫茫网际。

没想到奇迹竟然发生了。

你转、我转,你传、我传,

这封信很快传遍各大中文论坛。

5元,10元,100元,200元……

汇款单从世界各地雪片般飞来,

募捐小组最后竟然筹到了30万人民币。

何婷芳就这样得救了,

于是有了“中国第一例网络募捐救助成功案例”。

而剧中关键人物H,就是“花总”。


花总的真名,叫吴东。

吴东小时候,

其父乃当时全国优秀文化馆负责人,

近水楼台先得月,

所以在那个没有网络的时代,

吴东看了很多很多书。

初中毕业之前,他的读书量已超万本。

上了大学后,时间充裕,

吴东读书的量和质又上了几个台阶。

“别人看时尚杂志的时候,我已经在看老外写的国际评论了。”

这样大数量、高层次的阅读,

让吴东拥有了开阔的眼界和一流的品位。

大学毕业后,吴东去了上海,

只用了短短三年时间,

他就一跃成为上海滩最好的公关策划,

成了各大公关公司争抢的香饽饽。

吴东跳了几次槽,

薪水也一年比一年高。

但是年年上涨的工资,

并没有让吴东感到快乐,

“天天揣摩客户心理,

天天琢磨人情世故,

我变成了上学时最讨厌的那种人。

这样的工作让我感到疲倦,

我越来越觉得没有意义,

于是产生了歇一歇的念头。”

2006年底,吴东辞职了。


2007初,吴东去了四川南部的一个小山村。

这里有600多个孩子正等着他。

“我联系了川南的一所学校,

决定去那儿支教一段时间。

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孤岛上,

我想到别人的岛上去,

看看别人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这里很偏僻很落后,

没有电脑、没有宽带,

没有卖场、没有西餐,

只有清风和明月,

只有孩子们纯真的笑脸。

“我在这里教历史和政治,

偶尔也客串地理和英语,

闲了还给孩子们讲讲诗歌。”

工资很少,几可忽略不计,

但吴东却觉得异常充实,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贫瘠的时期,

但也是有生以来最开心的时光。”

在支教的这段时间里,

吴东常常给孩子描绘外面的世界,

并鼓动和引诱孩子们:

“外面的世界很美好很精彩,

你们一定要走出大山去看看。”

为了帮助孩子们走出大山,

吴东开通了一个支教博客,

开始撰写他的支教见闻,

同时开始募捐各种善款。

400元,600元,1000元……

在他的努力下,学校硬件设施有了很大改善。

很快,一年支教时间就满了。

吴东离开学校的那天晚上,

不管老师们怎么劝说,

孩子们就是不肯回家,

他们偷偷结伴下了山,

在吴东必经的桥头,

用旧课本燃起一堆篝火,

然后站在篝火旁不停挥手。

吴东坐在车上,热泪盈眶,

哽咽着对校长说:“不要停车,不要停车。”


2008年5月,

吴东回到上海,重操旧业,

到某上市公司做了公关总监。

不久,就发生了一件大事。

知名博客人卢松松讲过这个故事:

该公司的老板最喜欢视察民情。

在一次微服私访中,

他得到信息:“某高管贪了你的钱。”

老板一下就郁闷了:

“我对高层这么好,没想到还有人黑我的钱?”

于是决定查个水落石出。

可找谁去查呢?

老板立马想到了吴东。

“吴东聪明、机智、专业。”

过了没多久,吴东就将厚厚一叠资料放到老板桌子上。

老板一翻,心都凉了,

大部分中高层赫然在列。

“全都开了,公司就没法运转了。”

老板纠结了一晚上后,

第二天逐个约见了名单上的人,

“你们做的事我都知道了,

只要以后好好工作,

以前的事情就既往不咎了。”

这件事情虽然就这样解决了,

但是通过这次谈话,

大家都知道了告密者是吴东。

所以从此以后,大家看吴东的眼神就不一样了,很多事情上也开始排挤吴东。

吴东很知趣,很快办了辞职,

然后开始寻找新的工作。

他每次找新工作的时候,

面试复试都很顺利,

可每次临到入职的时候,

突然就被新东家PASS掉了。

如此三四次后,吴东就明白了——老东家的高管们在悄悄黑他。

他一甩手,我干脆不找工作了。

▲ 花总拍摄的背篓工人


吴东索性自己创了业,

成立了一家软件公司,

开发APP手机应用软件,

生意也还将将就就。

2009年的一天,

吴东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吴老师,你说外面的世界很美好,我们出来之后,发现并不是这样。”

吴东支教时教过的一些学生,

初中毕业后奔赴沿海打工,

“原来你是骗人的。”

听着这话,吴东心里不是滋味,

他随即下了一个决定:

“我要亲自去体验一下农民工,

看看离开学校后,

这些学生到底是怎么生活的。”

吴东摘掉眼镜、换上农民装,

来到东莞劳工聚集区长安镇,

做起了印刷厂的搬运工,

做起了清洗大楼的蜘蛛人,

做起了建筑工地的打杂工,

…………

在这样的亲身体验中,

吴东突然明白了很多以前不明白的东西,

比如农民工为何喜欢在公共场合大声放音乐?

“因为他们上班时,

手机都被收起来,

整天都没有娱乐,

所以手机一拿到手里,

他们就想尽情地享受。”

因为懂得与理解,吴东变得越来越慈悲,

“我不再那么自以为是和妄自尊大。”

仅仅只做了一个月农民工,

吴东身上已是伤痕遍布,

整个上身都开始脱皮,

小白脸也变成了包黑子,

头发凌乱、胡子拉碴,

看起来仿佛老了十岁。

当他结束体验、回到广州,

想去一家快餐店购买食物时,

站在门口,他却迟疑了,

“自惭形秽,不敢进去。”

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了学生的那句话:

“吴老师,你说外面的世界很美好,我们出来之后,才发现并不是这样。”

吴东心里有些愧疚。

“当我告诉他们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时,

却没有告诉他们城市的精彩并非属于每一个人。”

吴东觉得应该做点什么,

于是就找了一帮朋友,

设计了一些自助互助的辅导课程,

来帮助这些孩子们适应打工生活。

“我能帮的,也只能是这些了。”

支教经历和这次潜伏体验,

对吴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他突然想起了孙悟空。

读大学时,吴东最喜欢的一本书,

就是今何在的《悟空传》。

吴东至今还记得书中那句豪气干云的话: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

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

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

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2010年,微博已开始流行,

吴东就注册了一个微博号,

并取名为“花果山X书记”,

这也是“花总”名字的由来。

吴东希望自己能像孙悟空那样,

不时出来“搞搞怪”,

担一担应尽的社会责任,

“我不是要做公知,

也不是要做斗士,

我只想做一名有担承的互联网公民。

这个公民有底线讲良知,

不造谣不传谣,

偶尔辟谣帮助他人,

观察社会、发表见解、参与公关话题,

希望可以推动那么一点点社会的进步。”

▲ “表叔”杨达才


2011年7月23日,

温州发生重大动车事故。

花总在浏览新闻照片时,

突然有一个意外发现:

“某领导戴的手表,

疑似劳力士恒动系列,

这块表售价应该为六七万元。”

这个发现,让花总萌生了一个想法:

“看看官员们都戴的什么表,

想通过鉴表,推动财产公示。”

于是花总就开始了全网大搜索,

然后在微博上贴出了几十位官员佩戴“疑似名表”的照片,

并一一指出这疑似哪款名表。

花总还在微博上指导大家如何鉴表:

“表带连接的地方叫表耳,

用来上弦的地方叫表冠,

还可以看表盘上刻度的分布,

有没有小表盘,

表面是什么颜色,

表带是什么材质……”

没想到这些帖子竟火得一塌糊涂,

并引起了全国性的鉴表热潮。

不久,就发生了著名的“表叔事件”。

陕西包茂高速公路发生翻车事故,

时任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

因为“面带笑容处理灾祸”而引起了网民公愤。

一位眼尖的网友发现:

“杨达才戴了一块疑似劳力士金表。”

然后,很多网友继续跟进,

“他戴过五种不同款式的名表。”

杨达才有点慌了,通过微博回应:“我只有这5块表。”

花总看到这个回应,

立马坐不住了,

发了一条附图的帖子:

“我帮局长回忆起另外7块。”

这一下,网民立马炸了锅,

纷纷斥责杨达才“不要脸”。

很快,杨达才就被免了职。

这就是当年著名的“表叔事件”。

从此之后,就很少见到官员们在公开场合戴名表了。

这期间也发生一个小插曲,

由于老是鉴表,

花总的微博账号被封停了。


短暂的沮丧之后,

花总又注册了一个新微博,

取名为“花总丢了金箍棒”,

并在简介里郑重声明:不鉴表。

很快,花总就有了另一个脑洞——写各行各业的《装逼指南》。

社会上装逼的人越来越多,

花总有那么一点看不惯,

于是就想写一系列《装逼指南》,

“教大家一眼识别谁在装逼。”

《装逼指南》系列就这样出笼了,

比如,《怎样在微博扮上流社会》:

加V是必要的,但必须表现得不情不愿。

必须八卦,但必须是外国或古代,至少是民国。

可以贴饭局,但别拍菜色,要低调地拍同桌名流,且构图要随意。

别谈钱,忍不住可以谈天使投资。

别炫耀金卡白金卡,满天飞那是管家,实在不小心可以露一下私人银行卡。

…………

比如,《眼镜装腔指南》:

你以为这样就逼王登基了?

错!咱们都知道凤凰主持人梁文道,

人长得敦厚,平时也朴素。

那副黑框眼镜看起来也一般是吧?

大错特错,自插双目去!

那可是名震江湖的“八郎谨制”,

日本鲭江手工世家山本泰八郎大师的作品。

真正的装逼犯和牛逼人,

都是用小日本的手工订制的赛璐珞镜架……

这一系列《装逼指南》,

言词风趣,极具品格,

所以迅速就火爆了网络。

作家王小山大赞:“乐翻了,忍不住再转一次。”

美食家陈晓卿大赞:“狂笑了半小时。”

导演贾樟柯大赞:“好玩。”

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

现在流行的“逼格”一词,

就是当时花总的发明。

《装逼指南》大火之后,

花总把它制作成了手机APP,

并取了一个优雅的名字——《装腔指南》,

用户安装量很快超过100万。

但就在这个时候,

花总突然停止了《装逼指南》的写作,

为什么呢?

因为他做梦都想不到,

这些旨在讽刺装逼、揭露装逼的文章,

没想到竟然起了反作用,

成了很多人的《装逼手册》。

这让花总有点哭笑不得,

“初衷是反装腔,没想到最后竟成了教程。”

于是花总果断停止了写作。

▲ 花总在法院门口遇袭


2012年五一节,

花总在家上网时,

无意中看到一条信息——世奢会发布全球Top100奢侈品牌榜单。

花总一看榜单,觉得不对劲,

“有些很大众的品牌都上榜了。”

于是花总开始扒“世奢会”。

这一扒,花总赫然发现:

“这个名为世界奢侈品协会的组织,

竟然是一个叫欧阳坤的中国人注册的。

这个世奢会自称是非营利组织,

但却经常借助各种手段牟利。”

花总将这一发现发到微博上,

提醒大家提防这个世奢会。

没想到一周后,

花总收到了一封恐吓信,

一个叫“东北追债兄弟连”的ID发来警告:

“不要断人财路,否则就给你一刀。”

“等我找到你,一句话都不会说,只有一刀!”

花总是刺猬型人格,

你越恐吓,我越死磕。

于是他开始全面揭露世奢会的骗钱手段。

这一下,把世奢会惹急了。

2012年6月,欧阳坤向上海警方报案,

声称有人发来匿名邮件,

索要30万元公关费以停止网络攻击,

并怀疑勒索敲诈者就是花总。

花总觉得甚是可笑:

“邮件地址和银行账户都不是我的。”

事情偏偏就凑了巧了,

不久欧阳坤又向警方报案,

声称再次被“索要30万元公关费”,

这次邮件里注明的打款账户,

就是花总的银行账户。

这样的伎俩不仅没有吓退花总,

反而激起了他更强大的斗志,

于是他写的揭露文章更狠了。

接下来,花总发现,

“有人假冒记者联系我,套问我的电话和住址。”

聪明的花总当然知道,

“有人想找上门来教训我。”

但越这样,花总越决定死磕:

“这越来越像一场一个人的战争,

就算明天不再有观众,

我也要尽最大的努力让骗子受到制裁。

胜了,我赢得了希望。

败了,我赢得了一场和自己的战争。”

花总的一系列揭露文章,

终于引起了《南方周末》和《新京报》的关注,

两家媒体都发表了深度报道,

揭露了世奢会“皮包公司”的面目。

欧阳坤勃然大怒,

将两家媒体和花总告上法庭:

“不实报道,诽谤中伤。”

2014年10月28日,

北京三中院开庭审理此案,

花总作为当事人出席了庭审。

庭审完毕,他刚走出法院门口,

就遭到了几个壮汉的袭击,

“走上一人拉住车门,

一手拽住我衣领,要拖我下车。

我顶住靠背正要回击,

迎面就挥来一拳……”

所幸司机起步得快,

花总只是挨了一拳,

只是被扯烂了衣服,

而没有被拽下车去,不然就惨了。

“法院门口都敢动手,胆子太大了。”

这次庭审后不久,

民政部对外公布:世奢会乃山寨社团。

花总虽然打赢了这场“战争”,

但是也赢得很惨。

因为这场官司之后,

不断有人前来寻找他的“下落”,

迫不得已,花总只好去了越南。

“我害怕,只有出去避避难。”


这场“大战”之后,

花总沉寂了好几年时间,

出于对自己对父母的负责,

他不想站出来管闲事了。

从越南归来后,因为害怕寻仇,

花总开始了“以酒店为家”的生活,

“我的生活就是从一个酒店到另外一个酒店,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

有一次他入住某五星酒店后,

“中午回房间时,

无意中撞见保洁大姐在做卫生,

结果正好看到她拿脏毛巾擦杯子。”

这让花总非常意外,

“我原本以为五星级酒店,

会做得比其他酒店要好,

但没想到让我大跌眼镜。”

花总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是不是所有五星酒店都这样?

于是他买来“闹钟式摄像头”,

开始了大范围的调查拍摄。

这一调查,花总非常失望,

“几乎所有五星酒店都是如此。”

花总一开始并不想向外发布视频,

觉得自己知道就行了。

但后来,他母亲生了一场大病,

照顾母亲的花总,

突然又找回了一点孙悟空的感觉,

“当你有一天,

突然发现他们已经变得那么老的时候,

有些事情你却一直都没有去做。

那时候就会觉得,

你还是要有一个不只是为自己的生活。”

花总心里的那只猴子又活了,

“我不是一个埋头在自己一亩三分地里、混吃等死的人。”

于是2018年11月14日,

花总在微博上发布了《杯子的秘密》,

用近12分钟偷拍画面,

揭露了十几家五星酒店的卫生乱象。

这个揭秘,瞬时引发网民热议,

并引发整个酒店行业的大地震。

“之所以公布这个视频,

是想促进酒店行业的发展。”

这本是花总的初衷。

但很快,接踵而来的两件事,

让他感到非常失望。

第一件事:身份泄密事件。

花总的个人护照等信息,

被酒店从业者发布于微信群中,

并称“花总入住时要相互通知”,

花总就这样成了酒店行业“不受欢迎的人”。

第二件事:遭遇人身威胁。

有人给花总发来私信:

“我会找到你并杀了你。”

这两件事,让花总非常伤心,

他在微博里写下了两句话:

“能不能想想怎么解决问题,而不是解决我。”

“把人生这场战打成现在的样子,也只好日常小心、不奢求善终。”

花总心里,该是何等悲凉。


花总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

说了一句很凄寒的话:

“我的勇气已经所剩无几,

经过这次折腾,

差不多也消磨完了。

我已年届40岁,

以后我应该不会再做类似事情,

感觉没有余力了。”

看到这句话,我心里一抽,

眼前浮现出一幕景象:

花总站在一个孤岛上,

被一望无际的海水包围,

已经驾不起七彩祥云。

不管怎么样,我无比敬佩花总,

这个世界上最缺的一种人,

或许就是花总这样的人,

做有益于社会却讨不到半点好处的人,

他们不在乎名权利,

而只是希望“暗夜里能多一点点光”。

看着站在孤岛上的花总,

我想起了一段话: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为大众谋福利者,不可使其孤军奋战。

为自由开路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这个社会需要花总这样的人,

需要我们珍惜他照顾他保护他,

而且,我们必须知道,

保护好花总,其实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而只有我们保护好他了,

那个驾着七彩祥云的孙悟空才会重新归来,

才会重新豪气干云地唱念着:

“我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