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财富故事 > 餐饮首富躲债3年不敢回国!从4张桌子干到身家40亿,如今彻底出局

餐饮首富躲债3年不敢回国!从4张桌子干到身家40亿,如今彻底出局

2018年11月23日 08:44 转载自: 正和岛   阅读:206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岛 君 说 :有的时候,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输得一塌糊涂。

有的时候,好像做了很多,仍改不了最终的失败。

很多创造过历史的传统行业巨头,最后都因为这两句话而稀里糊涂地死掉了。

有一家餐厅,它是中国民营餐饮企业第一股,诞生过一位身价几十亿的餐饮首富,孟凯。最后连年巨亏,债务违约,创始人卖了商标还钱,躲到国外,公司都不是自己的了。

这家餐厅,叫做“湘鄂情”,当年鼎鼎大名,人均消费300元到500元间,一锅土鸡汤可以卖到200元,一斤普通海鲜也可以卖到300元。

但是,市场要抛弃你的时候,不会和你说一句再见。

1、从废品回收站开到银行、央企、机关门前

孟凯,1969年生人,湖北鄂州人,毕业于湖北电力技工学校,在武汉重型机床厂当过一年车间工人,之后又南下深圳打工。

创业前,自己做了些小买卖,也炒炒股票,但并没有折腾出什么名堂来。

直到后来,因为看到了蛇口区域来自湖南湖北的人对于家乡口味饮食的需求,开始了餐馆经营之路。

最开始,搞的是大排档,只有四张桌子。

靠着父亲资助的7万元,盘下了地理位置很好的一个废品回收站,200多平方米,改造成餐馆,这里就是湘鄂情的发源地。因为菜的口味也还过得去,孟凯本人又很爱交朋友,很快,他的店成了蛇口湖北人聚会的专用饭店。

1997年扩建之后正式命名为“湘鄂情”,第二年就开了家分店。

1999年,孟凯带了200万进北京打拼。定位中高端餐饮,主打湘鄂菜系和粤菜海鲜,湘鄂情的生意异常火爆,同时因为餐厅的包装高档,菜品价格也很高端,湘鄂情成为了公务宴请的首选地。

孟凯在选址上也充分瞄准了这一点。北京第一家店,开在海淀区定慧寺,那里是政府机关家属聚集区;西单店毗邻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民生银行;朝阳门店位于文化部、外交部、司法部、中粮集团、中国保利、中石化、中海油等国家机关和大型央企附近;国贸是高端商务聚集区;月坛店位于正对国家统计局,西边有国家发改委,东边是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工商总局,距离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只有5分钟车程……

为了把客人转化为长期客户,就在服务上下大功夫。

比如,给每个包厢指派2到3名服务员,有重要客人,餐厅营业团队还会选择适当时机到包厢里敬酒,唱歌助兴等,并尽可能取得客户联系方式,以便后续维护客户关系。

最牛的是,有一家湘鄂情分店搞了一个大杀手锏,有两个专供特定人群使用的电梯,可直达包房……所以,孟凯的资源,基本都来自于湘鄂情的客户。

最火的时候,湘鄂情最赚钱的北京西单店、月坛店和定慧寺店,单店年利润都可以达到2000万元以上。

2009年,湘鄂情登录A股,成为A股市场首家民营餐饮企业,上市当天市值超过53亿元,孟凯以39.37亿元身家成为当时的餐饮业首富。

全国门店数量开到了23家,其中14家直营,9家加盟。如此发展速度,堪称当年餐饮业内一个传奇。

2、巨额亏损、债务违约...

昔日首富丢了公司,国外“躲债”

2012年是湘鄂情的转折年。该年第四季度,湘鄂情亏损额180万元。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到2013年,湘鄂情全年营收8.02亿元,亏损5.64亿元,36家门店中有23家亏损,当年有8家全资控股门店停业。

2012年时,湘鄂情还公开发行过4.74亿元“湘鄂债”,期限为5年,结果在2014年10月已被债券评级机构降至负面展望,随后变成“ST湘鄂债”。

2014年底,孟凯作价2.3亿元转让了湘鄂情164项商标使用权,一年之内出售了10家子公司。

这一年,湘鄂情亏损6.84亿元。这一年,孟凯因涉嫌证券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此后,湘鄂情成了国内首个公司债本金违约的企业,创造了一个先河。

湘鄂情,从此与他再无关联。

其实,2014年年中,孟凯就已经去了澳大利亚。说是“躲债”也不为过,一直到2017年才回国。

尽管孟凯自己说是看重国内餐饮市场,但有人却指出,当初为了还债,他向证券公司质押了自己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但期限已到,他却没有能力回购,证券公司起诉了孟凯。

几番努力之下,孟凯并没有成功阻止股票的拍卖,他被彻底踢出了上市公司。2018年6月24日,孟凯所持有的上市公司22.7%的股票被成功拍卖,起拍价6.79亿元,成交价6.79亿元(其中还有8000万元是保证金)。

有人给孟凯算了一笔账,如果“2015年卖,可卖9元,2016年卖,可卖7元,2017年可卖5元……”,而最后的价格,是拍卖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3.3元。亏大了!

从经历人生高光时刻,到断崖式惨败,仅仅几年时间而已。

3、“万能”跨界,湘鄂情转型至死!

在2014年,有记者问孟凯,作为餐饮老人,有何反思?

孟凯说:“我没有反思,一路走来湘鄂情的发展思路就是,市场有需求,公司做到极致,自然蓬勃发展。但现在政府控制消费了,我就急流勇退不干了。”

是的,做到极致,当年他开小饭馆的时候,尚且能够做到每天用电脑记录菜品销售情况,统计出每个月排名最末的5个菜品,然后换掉。

只是在逆境中,他失去了那种极致。

在整体餐饮行业不是很景气的2012年,孟凯开始转型大众餐饮,取消高价菜,搞社区食堂,收购公司做团餐和快餐,然而对于希望立刻见到收效的孟凯,一切都是徒劳,无法挽救湘鄂情的亏损命运,2013年成为其历史山亏损最为严重、经营最艰难的一年。

最后,在2014年6月8日,湘鄂情宣布将餐饮业务从上市公司体系剥离。

而关于转型,当年有人调侃湘鄂情为A股第一故事大王、转型“样本”,其实他更像“段子手”。

1、从油烟制造者变成环保“战士”

其实在2011年,孟凯尝试过多元化,他看到了地产投资的热潮,花了6000万元,却没拿到地,唯一一次地产投资以失败告终。

这次失败拉开了湘鄂情“转型到死”的序幕。

2013年7月,湘鄂情发布公告,宣告进入环保产业投资经营,要用2亿元收购江苏中昱环保科技有限公司51%股权,该公司业务涵盖废水、废气、固废等污染治理和资源化利用技术的开发应用等。

孟凯对此表示,目前雾霾等环境问题严重,引发政府部门的重视和关注,因此他认为具备投资前景。

然而中昱环保并不从事具体经营活动,最后以“存在较大的法律、财务和经营等风险”为由终止了收购。

只是,在收购中昱的消息刚刚放出时,湘鄂情的股价可是连续两日“一”字涨停。

无独有偶,湘鄂情还收购了合肥天焱生物质能科技有限公司,先后总计用4亿元实现了对该公司的全资控股。

但是,孟凯和湘鄂情的命运并没有因此而转好,债务违约把一切美好都毁掉了。

2、变成“科技巨头”,剑指小米、华数

2014年3月,湘鄂情以对赌协议的方式,收购中视精彩及笛女影视两家盈利情况并不太好的影视公司。他把这次的收购称为一种回归,因为他早年有投资过影视制作,赚了些钱。

转眼,在2014年5月,湘鄂情又与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签订《网络新媒体及大数据联合实验室的合作协议》,要搞“网络新媒体及大数据联合实验室”,债务都无法偿还的孟凯决定拟在3年内向该合作投入不低于1亿元资金。

中科院计算机信息研究所所长孙凝晖曾说,“开饭馆的做大数据?能行吗?我反正不知道……是湘鄂情扑上来找我们的……试试看吧。”

很快,湘鄂情正式宣布,更名为“中科云网”,并通过定增方式,募集了24.8亿元。

中科云网的目标很清晰,很宏大。

他要免费发放家庭智能有线电视云终端,替换合作方的机顶盒,计划覆盖超过500万台电视、超过2000多万部手机、超过500万台PC及Pad用户。业务具体为互联网流量分发(内置智能路由)、精准推送广告、网上购物招商、智能家居服务、互联网可视电话等。

孟凯相当自信,“小米、华数……都没法和我们比。”

舆论质疑孟凯,质疑湘鄂情的转型行为,也看不懂,市场也普遍认为,孟凯的转型就是不负责任的豪赌。

但孟凯却说:“任何一个最好的企业一定不是大家之前都看好的。我知道每一个成功者的背后曾经都不被认可,所以有舆论质疑也没有关系。”

最终的结果证明,这一切都只是孟凯一厢情愿的“憧憬”,最好的企业离他很远,成功者只是他过去的标签。

凡客创始人陈年曾在2015年初做了一次“自省”:“我不想再去凑热闹,我凑过,也见过很多凑热闹的公司,最后它们都烟消云散了。”

总结湘鄂情的转型,最大的特点就是紧跟热门产业。

但他并不具备从事某一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即便是其从事了十多年的餐饮行业,换个比较流行的词就是没有“护城河”。

北京烤鸭全聚德做了150多年鸭,经历各种挑战,至今依然活得很好;茅台依然卖那么贵,靠的也不是多元化。

产品稀缺性也好,不可替代性也好,历史底蕴也好,他们有一种相同的能力,就是核心竞争力,“偷不去、买不来、拆不开、带不走和流不掉”,苹果、海底捞也是如此。

“偷不去、买不来、拆不开、带不走和流不掉”,你的产品,你的公司,具备这种能力吗?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