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财富故事 > 从阶下女囚到商界传奇:笑对厄运的人,终将被历史铭记!

从阶下女囚到商界传奇:笑对厄运的人,终将被历史铭记!

2018年11月15日 08:29 转载自:正和岛   阅读:41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岛 君 说 :“我从不因被曲解而改变初衷,不因被冷落而怀疑信念,亦不因年迈而放慢脚步。”

从黄包车夫的女儿到被迫沦为青楼卖唱女;从结识革命党人跳出火坑到当上都督夫人;从不堪夫权统治而走上独立之路;从创业失败到成为锦江饭店女老板;从座上宾到被陷害成阶下囚。董竹君跌宕起伏的一生堪称一部活生生的历史画卷,而成就这一切的,是她坚定的信念和与命运的抗争。

1、1900年2月,董竹君出生在上海的一个贫民窟里,父亲是个黄包车夫,母亲是个保姆。

因为穷,董竹君的妹妹因营养不良、无钱治病而夭折了;她4个月大的弟弟,又因奶水不足,不幸饿死。

为了供董竹君念书,双亲拼命劳作且省吃俭用,不料其父亲突然患有严重的伤寒病,董竹君的母亲只好常年在家照看他,一家老少靠借高利贷度日。

两年后,高利贷越滚越多,走投无路之下,董竹君的父母只好狠心将她以300大洋的价格抵押到一家青楼卖唱3年。

天生丽质的董竹君,13岁便登台清唱京剧,并且小有名气。在卖唱中,她结识了辛亥革命后一度担任蜀军政府副都督的夏之时,两人很快便谈恋爱了。

可就在此时,因为反对袁世凯,作为革命党人的夏之时正被通缉,只能藏身于日本租界的旅馆,董竹君冒着生命危险前去看他。

在朝不保夕的时刻,夏之时提出要为董竹君赎身并娶她。而董竹君却坦言:我不要这样,我又不是一件东西,以后做夫妻哪天你一不高兴就说,你是我花钱买的,我可受不了。赎我,你一个铜板都不必花,要是花钱买我就不跟你结婚。如果你答应我几件事,我会自己想办法跳出火坑。

董竹君提出的三个条件是:不做小老婆;到了日本,送我去求学;将来从日本读书回来,组建一个好家庭,你管国家大事,我管家务,当你的内助。

夏之时都答应了,董竹君的深谋远虑令夏之时对她不由刮目相看。那时刚巧夏之时收到家中电报:太太因患肺病过世了。他心中最大的一个顾虑顿时烟消云散。为了接应董竹君,夏之时冒险留在上海。一天夜里,董竹君先是佯装生病然后趁看管她的人不备,伺机逃走,金银首饰全留了下来。

由于董竹君出身青楼,他们在一起遭到了许多革命党人的反对,但夏之时态度坚决,两周后在松田洋行里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当天,董竹君身着一件缝补过的连衣裙和一双旧皮鞋匆忙结束了婚礼。那一年,夏之时27岁,董竹君只有15岁。

婚后几天,董竹君随新婚丈夫去了日本,女儿出生后她一边学习一边带孩子。三年多的时间里,董竹君读完了东京女子高等师范学院的所有课程。

1915年,夏之时回国参加革命运动,留下董竹君一人在日本读书。两人虽深爱,但夏之时生性多疑,给董竹君留了一把枪,也告诉她如果对他不忠,便自杀。这或许成了他们悲剧的起点。

2、1917年,夏之时被革命党任命为四川靖国招讨军总司令。随后他打来电报,叫董竹君立刻回国。于是董竹君携女相随,在成都安了家。正当夏之时飞黄腾达时,他滥设关卡,强征捐税,中饱私囊,民怨沸腾。出身贫苦的董竹君,深恶痛绝丈夫恶行,多次规劝,却不是遭白眼,便是被训斥。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年后,夏之时被川军总司令熊克武解除军职,结束了人生最辉煌的一页。

在成都将军街定居的日子,夏之时整日赌博吸毒,脾气越来越大,动辄拿妻女出气,经常对她们打骂虐待。

董竹君父母来到成都后,夏之时把他们当佣人使唤,还肆意侮辱。一次当着客人的面,大骂岳父是贼,偷了他的鸦片。老丈人老泪纵横,又气又冤。董竹君的母亲不慎丢了首饰,急得哭起来,夏之时厉声呵斥:又没死人,哭什么?来人,把她绑起来!

尽管董竹君满腹委屈,泪水涟涟,夏之时却不以为然,依然如故:晚上要董竹君等他打麻将归来,白天起床晚些,又冷言冷语甚至恶骂:人到哪里去了,死光了吗?董竹君就这样成了官场失意的夏之时的出气筒。

夏之时重男轻女,反对4个女儿读书,夫妻经常为孩子读书的事争吵不休。大女儿的钢琴教师来信向董竹君告别,被夏之时偷看了,猜疑妻子不忠,大发雷霆,一脚把她踢倒,又拿起菜刀,吓得董竹君逃出家门,跳上电车躲到亲戚处。

多年积压的满腹怨愤让董竹君不堪夫权虐待,1929年,她和夏之时分居,毅然放弃了荣华富贵,带着四个女儿来到上海,唯一的儿子则由夏之时做主,后过继给了他三叔。这个离家出走的壮举轰动了成都,成为当时各家报纸纷纷大炒的热门新闻,甚至有媒体登出了“夏之时家中难都督,将军街走出女娜拉”的报道。

大为怒火的夏之时为此追到上海,甚至放出狠话:你要跟我夏之时离婚,你将来如果不带孩子跳黄浦江,我在手板心煎鱼给你吃。

“我不回去,我不会回去的!回去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侮辱、殴打,你还当我是你的爱人吗?我们还是离婚吧!”彼时,董竹君已经铁定了心要离开,无论夏之时写信劝说还是想出一些荒唐的谋害计划,她都不会回去。

然而,董竹君离开夏之时后,生活十分拮据,她带着四个女儿和父母住进了卖报纸的二叔家里。

随后,董竹君变卖手饰和皮衣作为本钱,在闸北与人合股办起群益纱管厂。为了谋生,董竹君亲自去推销业务,在旧上海,地推是下三流的行当,但她面不改色。

所幸的是,厂子越来越红火,善良的董竹君开始以盈余资助进步活动。但不幸的是,1932年“一·二八”淞沪战争爆发,工厂全部被日寇炸成废墟。祸不单行的是,董竹君又因结交了不少共产党,被巡捕房以政治嫌疑犯的罪名关押了4个多月。

彼时,董竹君家中四个女儿和父母,靠16岁的大女儿教钢琴度日。年迈的双亲不久死于忧惧之中,母亲死前想吃香瓜都没钱买,父亲死后无钱下葬,灵柩寄放在苏州会馆。

现实生活和处境如同一把尖刀、一条皮鞭,整天整夜、每时每刻,都向她的心肺、皮肉、神经钻刻着、抽打着,重重的生活压力使董竹君喘不过气来。

3、1934年,董竹君与夏之时正式离婚。此时,负责为军阀刘存厚采购军火的李篙高,在上海听说了董竹君的遭遇,便借给了她2000大洋。董竹君见其确是出于侠义心肠,便收下这笔钱。她想了几天,最后决定,在上海开办四川菜馆,以家庭形式化,命名锦江小餐,于1935年3月15日正式开业。

“我办饭店不只是为了赚钱,而是想把它当成文化副业来经营。”董竹君的这种经营思想,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不得不说是颇有远见。

她改进川菜的色香味和改善餐馆的装饰,使之格调高雅富有文化,再加上引进西方经营管理理念,从而一炮而红。

光顾“锦江”的,有许多名流,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固然捷足先登。值得一提的是杜月笙还因一次就餐排队时间过长,于是帮助董竹君扩张店面,租成了几幢房屋,改名“锦江川菜馆”。

虽然扩张迅猛,但顾客依然旺盛拥挤,至少三天前须订座。它的当家名菜如香酥鸭、香酥鸡、干烧冬笋等特别受到中外顾客的青睐。

30年代,艺术大师卓别林访沪时,曾慕名到“锦江”品尝香酥鸭,使他赞不绝口。50年代日内瓦会议期间,我国代表团又以香酥鸭款待定居瑞士的卓别林,使他重温了美好的记忆。

当年,郭沫若困居上海期间,一直由董竹君照料伙食。因此,他特意写诗给董竹君以表谢忱:患难一饭值千金,而今四海正陆沉。今有英雄起巾帼,娜拉行踪素所钦。

谈及当年创业、守业的艰辛历程,董竹君感慨道:那真是几多风雨几多愁,有惊也有险啊!长年累月,无论寒暑,她总是清早到店,深夜回家,在店务上事必躬亲。店务之外,她还要照顾孩子,得了严重的胃溃疡。

就在锦江饭店如日中天的时候,卢沟桥事变爆发,战火很快烧到了上海。作为上海滩知名餐馆,日商仗势要与她“合作”经营,事关民族大义,董竹君坚决拒绝了。

1936年2月,董竹君在龙华路增设锦江茶室,为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开辟了一个联络、聚会的场所。此外,她还资助过革命文艺团体和进步报刊,营救过被捕人狱的革命者,并适应中共地下工作需要,出资创办印刷厂和进出口公司,协助创办文化公司等,为革命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

于是,日本人针对董竹君的暗杀和行刺开始了。最终,因发现及时,董竹君逃过一难。形势险恶之下,她决定去菲律宾避难。

董竹君到达菲律宾后,才发现战火也烧到了这儿。在菲期间,董竹君和女儿历经磨难,死里逃生,遭遇过差点被驱逐出境的经历。她们加入菲律宾逃难大军,躲藏在偏僻的竹林中。在菲四年,像是度过了一个漫长的世纪,董竹君望眼欲穿,渴望回到祖国。那里还有她的亲人,她的锦江,这一切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

董竹君离沪期间,由于代管者经营不善,“锦江”元气大伤而濒临倒闭。她回国后足足整顿了半年,才起死回生。上海临近解放时,经济陷于严重混乱,工商企业纷纷停歇,“锦江”又一次面临困境,董竹君再次以自己的才干度过了难关。

4、1950年,夏之时被以“组织策划土匪暴乱”的罪名被枪决于合江县城关镇,董竹君闻之百感交集。一年后,她在锦江川菜馆和锦江茶室的基础上组建锦江饭店。随后毅然将含辛茹苦经营了十六年的锦江饭店(折合当时黄金3000两)全部奉送给国家,另外还交出了自己的花园住宅,只保留郭沫若手书的一首《沁园春》词和一套文房四宝。

经历了半个世纪风雨的董竹君,依然保持着端庄优雅的风度,青楼出身没有成为她背负一生的“污点”:她用勤劳、善良、睿智练达了一颗赤子之心。

1961年,董竹君从上海迁居北京,正当她的“回忆录”写了三分之一的时候,“十年动荡”开始了,董竹君未能逃过此劫。她因“特务、汉奸、两面派、国际间谍”等罪名受到迫害,被关押6年,直到1979年3月29日,才被正式平反。

晚年的董竹君,一切都看得很淡,出狱后,她以80多岁的高龄,克服病痛的折磨,历经八年,终于完成回忆录《我的一个世纪》。在书的扉页上,董竹君写道,“我从不因被曲解而改变初衷,不因冷落而怀疑信念,亦不因年迈而放慢脚步。”

像是终于完成了某项使命一般,自传完成后不久,董竹君安然逝世。1997年12月6日,《人民日报》报道:政协第二至第七届委员会委员,著名民主爱国人士,我国早期女企业家董竹君因病在北京逝世,终年97岁。

在董竹君的追悼会上,遵照她的遗嘱,播放了《夏日里的最后一朵玫瑰》,这首见证她和夏之时曾经爱情的爱尔兰民歌,歌词写道:夏天最后一朵玫瑰还在孤独地开放,所有她可爱的伴侣都已凋谢死亡。再也没有鲜花陪伴在她的身边,映照她鲜红的脸庞和她一起叹息悲伤。

如今,锦江饭店依旧矗立在上海黄浦江边,接待了100多个国家的300多位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而曾经一手创办它的女主人董竹君,已逐渐被人们淡忘。在岁月的长河中,恰如那首当时主人取锦江之名饱含寓意的诗句:望江楼上望江流,人自望江江自流。人影不随江水去,江声不断古今愁。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