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社会热点 > 一个苏南老板的绝望:从“富甲一方”,到连1000块都拿不出

一个苏南老板的绝望:从“富甲一方”,到连1000块都拿不出

2018年09月12日 06:55 转载自: 正和岛   阅读:185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岛 君 说:前几日,“税务局出手了!江苏常州一企业被追征十年的社保!”这一消息在网络疯传。

这家被追征十年社保的常州企业虽算不上是在社保新政推进中的反面典型,却更多暴露出民营企业在发展中的历史遗留问题,如企业经营不善可持续发展能力弱,此前社保缴纳方式不合理,环保督查压力大等等。让人不得不思考,从“富甲一方”到“穷到吃泡面”,谁之过?

常州市裕华玻璃有限公司(下称“裕华玻璃”)的老板李良大无论如何没想到,自己竟然以没缴社保出名。

8月23日,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发布行政裁定书显示,常州市裕华玻璃有限公司2007年12月至2017年11月期间欠缴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工伤保险费、失业保险费、生育保险费合计2011134.15元。

江苏省常州地方税务局第五税务分局作出社会保险费征收决定,对裕华玻璃公司征收社会保险费。在征收决定生效后,因该公司未全部履行缴纳义务,税务机关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而在2018 年7 月20 日, 中办、国办印发了《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

《方案》规定,从2019 年1 月1 日起,各项社保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而在此前,税务部门征收个税,人社部门征收社保费,为企业给职工少缴工资留下“操作空间”。 据国泰君安估算,社保改由税务局征收后,企业与个人将补缴共计近2万亿元。

常州法院判决书一出,即引发巨大反响。许多声音认为,常州地税局追缴具有标志性意义,意味着各地税务局将向企业追缴社保,在小微企业生存难的今天,可能引发小微企业规模死亡。

9月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同时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以激发市场活力,引导社会预期向好。这让很多企业打消了疑虑。

对于自己引发的影响,李良大并不特别在意,他更关心自己工厂的前途。自6月底工厂关停后,裕华玻璃100余工人已离厂另谋出路,目前几乎只剩下李良大一人,食堂厨师也不再来上班。李良大购买了几箱方便面作为充饥之物。

对于裕华玻璃,李良大说,自己有很深的感情,自1975年创建时就已经在这个厂上班,至今已40多年。

对于未来,李良大称,如果政府能够接管裕华玻璃,自己就洗手退休,但还是希望裕华玻璃能够重新开业,将欠下的工人社保交上。

1、自称是“春江镇”最早缴纳社保企业

裕华玻璃曾经是常州市唯一的玻璃瓶厂,最早建立于1975年,并在1976年投入生产。

当时,裕华玻璃建厂时,李良大是当地运输站拉板车的苦力,非常希望能够到新建的玻璃厂上班。

裕华玻璃瓶厂是圩塘镇(后更名为“春江镇”)镇办企业,要想进入厂里工作,还需要有点门路。为了进玻璃厂,李良大还找运输站开了封介绍信,最终如愿进厂当工人。

进入裕华玻璃工作,让年轻时的李良大非常高兴,他在工厂兢兢业业,踏踏实实做好手上的工作。他的表现,也获得了许多人的认可,陆续担任班长、主任、科长等职务。

裕华玻璃老办公楼

李良大表示,当时工厂效率并不高,镇里安排了不少退休的大队书记、村主任等在工厂担任中层管理,又不懂企业经营。1987年玻璃厂已经资不抵债,镇里又安排了圩塘镇工业公司的负责人来担任代厂长,可以从财政拨钱,企业避免了倒闭命运。

1989年,按照圩塘镇要求,李良大接手厂长一职,此时公司账面上负债已达800多万元,还有饭店、烟酒等负债未计算在账目内,合计达1000多万元,远超公司资产。

“当时工厂共有职工两三百人,加上此前已经离职的工人,共欠了2000多人的工资。“李良大回忆。

接手工厂后,李良大在公司大门口的两块黑板上写下工人名字和对应欠款,让每一个人都来核对,筹集到资金后全面发放到位。“黑板都出了好几期。”李良大称。

厂门口的黑板,80年代2000名工人曾在此查看欠薪名单

李良大接手后,公司经营开始逐年转好,1992年时年净利润即达500万元。

李良大的爱人原籍上海,在她的帮助下,公司承接了上海药厂、化学品厂的玻璃瓶订单,这也是玻璃瓶厂最辉煌的时候。李良大每个月25号、28号会前往上海开会,分别从上海的西药部门、中药部门获取订单,然后赶回常州组织生产。

被拆掉的炉子,曾包揽上海药厂、化学品厂的玻璃瓶供应

仅仅是为上海药厂服务,裕华玻璃瓶厂每年就能产生1500万销售额,按照当时的瓶子价格,每个月大约要生产1000万个玻璃瓶。

1994年,圩塘镇又要求裕华玻璃瓶厂投入高白料项目,主要是生产酒瓶,以争取达到年销售额5000万元的目标,但效果并不理想。

裕华玻璃目前是丹阳酒厂供应商,后者在当地小有名气。裕华玻璃关停后,李良大把玻璃瓶模具带到其他厂家,通过代工的方式继续为丹阳酒厂供货。

此后药厂、化学品厂也弃用玻璃瓶转而使用塑料瓶,公司经营开始出现困难,也出现了负债情况,裕华玻璃在艰难中发展。

在江苏省范围内,1998年7月1日起实施的《江苏省城镇企业职工养老保险规定》中,对江苏省范围内的企业职工养老保险问题进行了规定,要求企业为在职员工缴纳社会养老保险。在此之前,尚缺乏对企业员工必须交纳社会养老保险的明确统一的规定。

在该规定出来后,李良大开始筹划为员工缴纳社保。

“我是春江镇最早给员工缴纳社保的企业。”李良大说,早在十多年前就为员工缴纳社保,裕华玻璃采取的缴纳方式是等员工退休时一次性缴清。

2003年,李良大承包裕华玻璃瓶厂。李良大承包后,公司业绩曾一度好转,但此后再度掉头向下。

2007年,因为资金紧张,为裕华玻璃曾经向员工进行借款。

据公司员工杨春华介绍,2007年,裕华玻璃向其借款20000元,口头约定借款利息为20%,借款期限为一年,逾期按照年利息25%计算。

不过,自己多次向裕华玻璃索要,始终未果。为此,杨春华将裕华玻璃告上法庭。因杨春华拿不出约定利息证据,法庭判决裕华玻璃支付杨春华本金20000元,并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支付利息。

由于裕华玻璃经营不善,当地镇政府决定改制。2009年8月3日,李良大和李波一起和常州市春江镇人民政府签署企业产权转让协议,双方约定将常州市裕华玻璃玻璃厂、常州新区星亚玻璃厂、常州新区江鸿物资有限公司的产权转让给李良大和李波。

李良大和镇政府签订的转让协议

根据当时双方签订的转让协议书,这三家被转让企业净资产为-546.5万元。

根据转让协议,李良大二人在接受转让后,改制前原企业的全部债权债务由改制后的新公司承担;企业原有职工除本人要求调离、辞职的除外,均由改制重组后的企业负责接收安排,并严格执行国家有关劳动用工制度。

2009年9月7日,常州市新北区春江镇人民政府同意常州裕华玻璃厂、常州新区星亚玻璃厂、常州新区江鸿物质有限公司改制合并为“有限责任公司”。2010年常州市裕华玻璃厂名称变更为“常州市裕华玻璃有限公司”。

2、曾因社保问题被告上法庭

李良大受让裕华玻璃后,裕华玻璃艰难发展,多次进行民间借款,并被告上法庭。

2015年,裕华玻璃出现拖欠工资。

中国裁判文书网判决显示,裕华玻璃一位老员工王树仁因工资和社保问题,曾将裕华玻璃告上法庭。

王树仁诉称,其本人于1981年进入裕华玻璃工作。1998年裕华玻璃改制,其本人继续留在宜化玻璃工作。2015年2月,由于裕华玻璃长期拖欠工资,故申请离职。

王树仁称,在职期间,裕华玻璃未为其交纳养老保险,也未为其办理退休手续。

在职期间,王树仁周六、周日和节假日正常上班,裕华玻璃也未支付加班费。

企业改制时,乡镇财政所通过裕华玻璃向其发放补偿款,但裕华玻璃私自截留款项而未向其发放。2014年1月至2015年2月期间的工资21508元,裕华玻璃也未向其支付。

王树仁称,自己向裕华玻璃多次催要未果,故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裕华玻璃支付欠付工资21508元;判令裕华玻璃支付代付补偿款23010元;支付加班工资44319.9元;支付养老保险赔偿69705元;本案诉讼费用由裕华玻璃承担。

裕华公司辩称,公司对王树仁主张的欠付工资21508元无异议。王树仁已于1998年6月退休,后双方达成协议,采用返聘形式,发的工资都是退休工资+固定工资的形式。王树仁已领取退休工资,公司无需支付加班工资和养老保险赔偿款。

最终,法院判决裕华玻璃支付王树仁欠付劳务款21508元;退休工资23010元;驳回王树仁其他诉讼请求。

王树仁索要社保并非孤例,裕华玻璃一些在职员工也被拖欠社保。

根据公司年报,裕华玻璃2016年年报,公司共为385人缴纳社保。至2017年,只为308人缴纳社保。

公司拖欠社保也引发了监管部门的关注。李良大透露,2017年其曾与社保部门达成协议,公司共需要补缴员工社保201万元,每月缴款5万元,预计三四年缴清,直到今年6月,这个协议仍在正常履行。

公司去年引进的生产线

李良大称,自己并非不好好做企业,直到去年,公司还引进了一条生产线。

3、人留守工厂

转折点发生在今年6月24日。他告诉凤凰网财经,自6月24日中央环保督察组来此巡视后,裕华玻璃就再也没有恢复生产。

据李良大描述,当日上午不到10点,督察组的两名工作人员来到工厂,在厂区的锅炉等处拍照留证,并查看了公司的环保手续等文件。“他们态度很好,说我这44年的老厂很不容易,又说有些地方要整改一下,也没说要停工。”

两名工作人员在11点多驱车离开,车辆是南京牌照。

15分钟后,一辆常州牌照的车辆开到厂区,下来两位工作人员。“他们问我环保督察组在哪儿拍了照,我带他们去看。”李良大表示。

次日下午1点20分,又有不少车辆停在厂区门口,裕华玻璃迎来了公安、环保、安检、消防四部门的联合执法。

6月25日,常州市环保局开出的查封决定书显示,裕华玻璃厂熔化工段产生废气,未建设废气治理设备,违反了《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二十条,根据有关规定,决定从2018年6月25日起至2018年7月24日予以查封。

如果裕华玻璃阻碍执法、擅自损毁封条、变更查封状态或者隐藏、转移、变卖、启用已查封的场所、设施、设备等,环保局将依据法律法规提请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环保处罚决定书

环保督查被查封的设备

在裕华玻璃被封后,工厂现有的100余人陆续离开。

今年7月,裕华玻璃员工吴培才、王腊兴、潘志华等48人申请劳动仲裁,并向常州市新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被申请人常州市裕华玻璃有限公司银行帐户存款3398000元或者查封、扣押其他同等价值的财产。法院同意申请,并立即执行。

“目前公司经营困难,账上连1000块钱都拿不出来。”工厂关停后,李良大拒绝继续履行缴纳社保协议。

在无法继续履行义务后,社保部门在7月31日作出履行催告书,并在8月20日向新北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案书记员告诉凤凰网财经,本案是非诉审查,没有开庭审理,此前裕华玻璃也没有提出异议,法院审查社保部门提交的材料后,作出了强制执行的裁定。

公司待销售的产品

李良大一个人走在工厂

工人都走了后,现在工厂只剩下了李良大一个人。由于食堂师傅也走了,李良大只得买了几箱方便面充饥。

“这个工厂离不开人,虽然不生产了,存货仍需销售,一些账款也需要收回,我只能每天在这盯着。”在裕华玻璃工厂内,凤凰网财经记者见到了李良大,李良大得知记者也未吃饭,便邀请一起吃了泡面。

李良大称,目前裕华玻璃负债已达3000万,不过资产有3000-4000万元,资产尚可抵债。

对于未来,李良大颇为迷茫,期待能够通过整改恢复生产,从而摆脱困境。如果不能恢复生产,则希望当地政府能够接手,自己退休。

“我是这个厂的第六任厂长,谁能想到到了我手里竟是这样一个结局?”李良大喃喃道。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