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每日财经 > 美国媒体匿名刊文炮轰特朗普的原文是什么?(中英原稿)

美国媒体匿名刊文炮轰特朗普的原文是什么?(中英原稿)

2018年09月11日 06:51 转载自:经济学家圈   阅读:64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匿名文章标题:我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一名抵抗者

本文作者为特朗普政府一名高级官员。

时报今天采取了一个罕见的做法,刊登了一篇匿名观点文章。我们这样做是应作者——一名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的要求,我们知道这位人士的身份,一旦被曝光,将会危及他/她的工作。我们认为,匿名刊登这篇文章是能向读者传达重要观点的唯一方式。我们也邀请你在这里提出关于这篇文章,或是对于我们审核过程的疑问。

特朗普政府面临着对其总统任期的考验,而这与现代美国领导人面临过的都不同。

不仅是特别检察官的问题很突出。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国家由于特朗普的领导而陷入痛苦分裂。甚至也不是他的党派可能会在众议院输给执意让他下台的反对党。

他的政府中许多高级官员都从内部不懈努力,以挫败他的部分议程和最糟糕的倾向,而他还没有完全理解自己所处的这个困境。

我非常清楚这一点。因为我就是其中的一位。

明确地说,我们的抵抗并非那种盛行的来自左派的“抵抗”。我们希望这届政府能够成功,并且认为它的许多政策已经让美国变得更加安全、更加繁荣。

但我们认为,我们的第一责任是对这个国家负责,而总统却持续以一种危及合众国健康的方式行事。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特朗普任命的人士都誓言要竭尽所能,在阻止他受到更多误导冲动的同时,维护我们的民主体制,直至特朗普下台。

问题的根源在于总统没有道德观念。任何与他共事的人都知道,他不会被指导他决策的清晰可辨的基本原则所束缚。

尽管他是作为共和党人当选的,但这位总统并没有表现出多少对保守派长期奉行的理念的认同:自由思想、自由市场和自由人民。最好的情况是,他在按照脚本规划好的环境里提到了这些理念。最糟糕的情况是,他直接攻击这些理念。

除了大肆宣传媒体是“人民的敌人”这个概念外,特朗普总统的冲动基本上都是关于反贸易和反民主的。

不要误会我。有些亮点,是媒体对这个政府几近无穷无尽的负面报道所没能捕捉到的:切实有效的放宽监管;历史性的税改;一个更加强大的军队等等。

尽管总统的领导风格是冲动鲁莽、对抗、小气和低效的,但政府还是取得了上述成功,虽然它们并非因为特朗普的领导风格而得来的。

从白宫到各个行政部门、机构,高级官员都会私下承认他们日常对这位统帅言论和行为的质疑。许多人都在努力将自己的行动和总统的心血来潮隔离开来。

与他的碰面常常会离题偏轨,他会不断咆哮,他的冲动往往会导致考虑不周、信息不全,有时还颇为鲁莽的决定,而这些决定必须被撤回。

“很难说他是否会在下一分钟改变主意,”一名高级官员最近向我抱怨,总统在椭圆形办公室的一次会议上,对一周前作出的重大政策决定改变了态度,这令他火冒三丈。

如果不是白宫内外的无名英雄,那么这种不稳定的行为会更令人担忧。他的一些助手被媒体描绘成恶棍。但在私下里,他们已经竭尽全力,让错误的决策不传出白宫西翼(美国总统的日常办公地点——编注),尽管他们显然并不总是能成功做到。

在这个混乱的时代,这可能只是冷冰冰的安慰,但美国人应该知道,房间里还是有成年人的。我们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有清醒的认识。我们在努力做正确的事,即使唐纳德·特朗普不会这样做。

其结果是总统的统治在双轨上运行。

以外交政策为例:无论是在公开场合还是私下,特朗普总统都表现出对专断者和独裁者的偏爱,比如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并且对于那些将我们与志同道合的盟国联系起来的纽带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真正的欣赏。

然而,敏锐的观察家们已经注意到,政府的其他部门正在另一条轨道上运作,在这条轨道上,他们呼吁对俄罗斯这样的国家予以干涉和相应的惩罚,并将世界各地的盟友视为同伴,而不是视为竞争对手加以嘲笑。

例如,在俄罗斯一事上,总统不愿意驱逐普京的众多间谍,作为一名前俄罗斯间谍在英国遭到毒杀的惩罚。几个星期以来,他一直抱怨高级幕僚让他陷入与俄罗斯的进一步对抗,他对美国继续因俄罗斯的恶行采取制裁表示沮丧。但他的国家安全团队更了解情况——必须采取这样的行动,使莫斯科承担责任。

这不是所谓的深层政府在工作。这是稳定政府在工作。

鉴于许多人目睹了这样的不稳定状态,内阁中早有人悄悄谈起援引第25条修正案,这将启动一个罢免总统的复杂程序。但没有人想要引发一场宪法危机。因此,我们将尽我们所能,让政府走在正确的方向上,直到——不管以哪种方式——一切结束。

更让人担心的不是特朗普在总统任期内所做的事,而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允许他对我们所做的事。我们与他一起沦丧,让我们的话语被剥去文明的外衣。

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在他的告别信中说得最好。所有美国人都应该听听他的话,摆脱部族主义陷阱,以我们共同的价值观和对这个伟大国家的热爱,实现团结的崇高目标。

我们失去了麦凯恩参议员。但他的榜样永存——他是恢复公共生活尊严和国家对话的代名词。特朗普先生可能会害怕这样可敬的人,但我们应该尊敬他们。

在政府中那些选择将国家放在首位的人们身上存在着一种安静的抵抗。但真正的影响是超越政治、超越党派分歧的普通公民做出的,他们决心抛弃所有标签,只留下唯一的一个:美国人。

英文原文

I Am Part of the Resistance Inside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I work for the president but like-minded colleagues and I have vowed to thwart parts of his agenda and his worst inclinations.

President Trump is facing a test to his presidency unlike any faced by a modern American leader.

It’s not just that the special counsel looms large. Or that the country is bitterly divided over Mr. Trump’s leadership. Or even that his party might well lose the House to an opposition hellbent on his downfall.

The dilemma — which he does not fully grasp — is that many of the senior officials in his own administration are working diligently from within to frustrate parts of his agenda and his worst inclinations.

I would know. I am one of them.

To be clear, ours is not the popular “resistance” of the left. We want the administration to succeed and think that many of its policies have already made America safer and more prosperous.

But we believe our first duty is to this country, and the president continues to act in a manner that is detrimental to the health of our republic.

That is why many Trump appointees have vowed to do what we can to preserve our democratic institutions while thwarting Mr. Trump’s more misguided impulses until he is out of office.

The root of the problem is the president’s amorality. Anyone who works with him knows he is not moored to any discernible first principles that guide his decision making.

Although he was elected as a Republican, the president shows little affinity for ideals long espoused by conservatives: free minds, free markets and free people. At best, he has invoked these ideals in scripted settings. At worst, he has attacked them outright.

In addition to his mass-marketing of the notion that the press is the “enemy of the people,” President Trump’s impulses are generally anti-trade and anti-democratic.

Don’t get me wrong. There are bright spots that the near-ceaseless negative coverage of the administration fails to capture: effective deregulation, historic tax reform, a more robust military and more.

But these successes have come despite — not because of — the president’s leadership style, which is impetuous, adversarial, petty and ineffective.

From the White House to executive branch departments and agencies, senior officials will privately admit their daily disbelief at the commander in chief’s comments and actions. Most are working to insulate their operations from his whims.

Meetings with him veer off topic and off the rails, he engages in repetitive rants, and his impulsiveness results in half-baked, ill-informed and occasionally reckless decisions that have to be walked back.

“There is literally no telling whether he might change his mind from one minute to the next,” a top official complained to me recently, exasperated by an Oval Office meeting at which the president flip-flopped on a major policy decision he’d made only a week earlier.

The erratic behavior would be more concerning if it weren’t for unsung heroes in and around the White House. Some of his aides have been cast as villains by the media. But in private, they have gone to great lengths to keep bad decisions contained to the West Wing, though they are clearly not always successful.

It may be cold comfort in this chaotic era, but Americans should know that there are adults in the room. We fully recognize what is happening. And we are trying to do what’s right even when Donald Trump won’t.

The result is a two-track presidency.

Take foreign policy: In public and in private, President Trump shows a preference for autocrats and dictators, such as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of Russia and North Korea’s leader, Kim Jong-un, and displays little genuine appreciation for the ties that bind us to allied, like-minded nations.

Astute observers have noted, though, that the rest of the administration is operating on another track, one where countries like Russia are called out for meddling and punished accordingly, and where allies around the world are engaged as peers rather than ridiculed as rivals.

On Russia, for instance, the president was reluctant to expel so many of Mr. Putin’s spies as punishment for the poisoning of a former Russian spy in Britain. He complained for weeks about senior staff members letting him get boxed into further confrontation with Russia, and he expressed frustration that the United States continued to impose sanctions on the country for its malign behavior. But his national security team knew better — such actions had to be taken, to hold Moscow accountable.

This isn’t the work of the so-called deep state. It’s the work of the steady state.

Given the instability many witnessed, there were early whispers within the cabinet of invoking the 25th Amendment, which would start a complex process for removing the president. But no one wanted to precipitate a constitutional crisis. So we will do what we can to steer the administration in the right direction until — one way or another — it’s over.

The bigger concern is not what Mr. Trump has done to the presidency but rather what we as a nation have allowed him to do to us. We have sunk low with him and allowed our discourse to be stripped of civility.

Senator John McCain put it best in his farewell letter. All Americans should heed his words and break free of the tribalism trap, with the high aim of uniting through our shared values and love of this great nation.

We may no longer have Senator McCain. But we will always have his example — a lodestar for restoring honor to public life and our national dialogue. Mr. Trump may fear such honorable men, but we should revere them.

There is a quiet resistance within the administration of people choosing to put country first. But the real difference will be made by everyday citizens rising above politics, reaching across the aisle and resolving to shed the labels in favor of a single one: Americans.

The writer is a senior official in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相关报道进展:

美副总统彭斯:我愿接受测谎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查希]美国副总统彭斯表示,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纽约时报》上撰文批特朗普的人,愿意接受测谎。

据美国《赫芬顿邮报》9月9日报道,彭斯在“福克斯周日新闻”上露面时,曾呼吁特朗普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辞职。他表示,并不知道作者的身份,但很愿意接受关于《纽约时报》专栏文章事件的测谎,并将接受政府的任何审查。

彭斯表示:“任何政府的所有高级官员都要对美国宪法宣誓,美国总统所有的行政权力都由美国宪法赋予。”

他补充道:“这种人还宣誓过,这一点也不民主,从字面上解释的话,这些人每天的工作就是阻挠总统完成自己的计划,而总统选出来就是要完成计划的。这是一种欺骗,也是对我们民主的亵渎。那个(写匿名文章的)人应该做一件光荣的事情,站出来,辞职。”

当地时间9月5日,《纽约时报》罕见刊发一篇匿名高级官员评论文章,题为《我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一名抵抗者》,文章痛斥特朗普的“不道德行为”和鲁莽决策。此文一出,像一颗“震撼弹”一样,随即在美国媒体和政坛引发一场轩然大波。

副总统彭斯?美国社交媒体上关于他的猜测铺天盖地。因为在匿名评论文章中出现了“lodestar”这个词,而他曾在多次演讲中也使用过这个古老的词汇。对此,副总统彭斯的发言人周四强烈否认他是该文的匿名作者。 《华盛顿邮报》6日报道称,彭斯的发言人雅罗德•阿根在推特上写道:“副总统只把自己的名字印在自己的专栏上。《纽约时报》应该感到羞愧,写这种虚假的、不合逻辑的、没有勇气的专栏文章的人也该感到羞耻。我们办公室远比这种业余行为高明的多。”

白宫抓内鬼范围越来越小,美媒:“重点嫌疑”人只有四五个了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范开庆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任重]近日,美国一名政府高官向《纽约时报》匿名投稿,狠批总统特朗普。一时间,人们开始热议这名“深喉”的真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8日引述白宫消息人士的话称,白宫捉“内鬼”范围缩小,目标人物只锁定数人——特朗普称,他能想到的有四五个。美国媒体纷纷给出了自己认为最具嫌疑的名单,但这四五人究竟是谁,还没有人能给出最终的结论。而被猜测的这些人也纷纷站出来撇清关系。

美国《名利场》杂志8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已经查到了匿名作者的真实身份。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认为,白宫幕僚长凯利可能就是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的匿名作者。消息人士称,无意间听到伊万卡对特朗普称,“凯利正在破坏您的总统任期”。特朗普的女婿兼顾问库什纳也同意伊万卡的说法。他们夫妻俩都认为,在白宫里只有凯利才有这么大的胆子,认为可以从特朗普手中拯救国家。凯利很可能指使副幕僚长富恩特斯在《纽约时报》上撰文。事实上,伊万卡夫妇与凯利在很多问题上不和。CNN称,如果此事真是凯利所为,那他在白宫的日子已进入倒计时。但白宫方面目前已否认了富恩特斯是文章作者。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9日报道称,伊万卡夫妇才是最有可能的“内鬼”。在特朗普政府中,能遏制住总统狂妄且不切实际的幻想的重要人物便是库什纳和伊万卡。不过,就算是库什纳和伊万卡写了那篇文章,白宫内也没人敢责备他们。还有分析猜测,库什纳是想通过“泄密”的方法,让白宫内部混乱,迫使特朗普答应他此前提出的“白宫大换血”建议。

除了特朗普的女儿和女婿以及白宫幕僚长凯利,CNN还列出了9大嫌疑人,包括副总统彭斯、国防部长马蒂斯、司法部长塞申斯、白宫法律顾问麦克加恩、国家情报总监科茨、联邦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白宫高级顾问康威、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主管希尔、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其中嫌疑最大的当数副总统彭斯。

彭斯是率先发声明否认自己是匿名作者的官员之一,称“不屑做这种业余的事情”。但CNN分析说,彭斯可能通过测谎,但这并不能证明他跟匿名作者没关联,或者没有为特朗普倒台做准备。《纽约时报》文章中出现了“lodestar”(北极星),这是彭斯在演讲和声明中的常用词,别人很少用。CNN认为,彭斯是个野心勃勃的人,说他不想当总统是不可能的。而且,匿名作者在文章中提及美国宪法第25条修正案,这意味着总统可能被罢免,副总统取而代之。此外,一本有关彭斯的传记标题就是《影子总统》。他在共和党以及现在的特朗普政府中影响力颇大,仅在内阁中,教育部长以及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都曾是他的手下。特朗普的选民阵营对彭斯也持支持态度,如果彭斯接任特朗普,不会出现大的反弹。可以说,特朗普当下陷入危机,彭斯就是那个“在黑暗中等待时机的人”。

不少美国媒体认为,科茨也可能是特朗普眼中的嫌疑人,因为他来自安全部门。美国《标准周刊》8日分析称,科茨是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是印第安纳州最年长的参议员之一,其政治生涯已接近尾声,即使他因写文章而失去工作,也没有太大的损失。科茨已经退出了为特朗普唱赞歌的行列。不仅如此,科茨还是一个敢于发声的人,特别是在特朗普炮轰情报界之后。但科茨已公开发表声明,对上述说法予以否认。

同样来自国家安全部门的防长马蒂斯也受到了怀疑,他也已出面否认,但美国媒体认为马蒂斯与特朗普貌合神离。他表面上虽然对特朗普言听计从,但实际上却并不执行总统的命令。《华盛顿邮报》记者伍德沃德的新书披露,马蒂斯讽刺特朗普的理解能力就像“五六年级的小学生”。马蒂斯还是凯利和前国务卿蒂勒森的盟友。去年,蒂勒森曾在五角大楼开会时骂特朗普是“白痴”。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也未能幸免。《标准周刊》8日报道称,曾在里根政府任职的库德洛,数十年来一直亲近保守派,他认为,里根时代的政治目标才是值得称颂的。《纽约时报》文章的语言与库德洛之前所写语言类似。其中,那篇文章中提到,“问题的根源在于总统的道德”。这很像库德洛1998年在自己专著中的语句。

还有一个嫌疑人不得不提,那就是前美国驻华大使、现任美国驻俄罗斯大使洪博培。美国“纪事”网络杂志8日称,除了《纽约时报》文章的文风以及所阐述的政策与洪博培相仿,他也有三个撰文的动机:他是特朗普的死敌麦凯恩的盟友;他是奥巴马政府的高官;他还是政治野心很大的人,据说有竞选总统的念头。

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特朗普正面临一场“政变”

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Steve Bannon)对路透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正面临一场“政变”,暗指纽约时报一篇详细描述特朗普政府内部抵制情绪的匿名专栏文章。

“那天你们(在文章中)看到的,实际情况就是那么严重。这是对体制的直接攻击,”班农在出访意大利期间表示。“这是一场政变,好吗。”

纽约时报称,那篇专栏于周三发布,作者是一位匿名高级政府官员。

这位作者猛烈抨击了特朗普的“不道德行为”,称:“他政府里的许多高级官员正在很努力地从内部挫败他的一些施政计划和最恶劣倾向。”

班农说,历史上最近一次美国总统遭人以这种方式挑战的案例,要追溯至美国内战时期乔治·B·麦克莱伦将军与林肯总统的冲突。

“这是一场危机。这个国家只有在1862年夏季发生过一次这样的危机,当时麦克莱伦将军、高级将领、以及联邦军中的所有民主党人认为,林肯不适合也无法胜任总指挥官,”班农说。

特朗普周五说,美国司法部应该找出是谁写了这篇文章,并称这是国家安全问题。

班农在2017年8月被特朗普开除前,极力想让共和党接受他的经济民族主义主张,因而与特朗普的主流顾问群闹翻。

班农称,他当时已辞职,并在那个时候告诉CBS,“共和党建制派”希望使2016年大选无效,并罢黜特朗普。

“共和党建制派中有一些大佬认为特朗普不适合当美国总统。这是一场危机,”班农在罗马说。

“我不是阴谋家...我说过没有什么暗势力,都是面对面的冲突。”

他还警告桑德斯(Bernie Sanders)等民主党内的自由进步派,不要对白宫动荡幸灾乐祸。

“不要认为你们掌权就会有另一番景象,”他说。(完)

相关背景知识

第25修正案:罢免总统是可能的,但也很艰难

《纽约时报》一篇观点文章的匿名作者于本周写道,在特朗普总统的顾问中间,“早有人悄悄谈起”援引宪法第25修正案的第四款,把特朗普赶下总统之位,该修正案提供了一种程序,可以宣布总统无法履行职务。

这样的举动将是史无前例的,文章的作者写道,讨论没有向前推进,因为“没有人想引发宪法危机”。

该修正案在51年前由各州通过,它为撤销现任总统提供了一个复杂而艰难的过程。以下是第25修正案的简要历史及其运作方式的解释。

什么是第25修正案?

宪法第25修正案主要是为了澄清总统的接替顺序。

修正案的第一款解释了如果总统去世、辞职或被免职将会发生什么:副总统即刻成为总统。

第二款明确指出,当“副总统职位出现空缺”时,总统应提名一名替代者,一旦他或她被国会两院的多数人确认,就可以上任。

第三款允许总统暂时将其职责委托给副总统,副总统随后担任代总统,直到总统通知国会领导人他能够恢复职责。

第四款为副总统和领导行政机构的大多数官员(通常被视为内阁)提供了一个有很多步骤的过程,可以宣布总统“无法履行其职务的权力和职责”。这一过程最终需要国会两院的三分之二投票通过。

第25修正案是如何产生的?

1963年,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遭到暗杀,在林登·B·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担任总统后,就如何选择新的副总统出现了一些混乱。有人担心,如果约翰逊在找到替代者之前生病或丧失工作能力,可能会发生问题。国会在1965年夏天正式提出了第25修正案,经38个州批准后,于1967年2月成为宪法的一部分。(另有9个州后来批准了它。乔治亚、北达科他和南卡罗来纳这三个州从未批准过。)

以前它曾被使用过吗?

自1967年通过以来,第25修正案的前三款已多次使用。

第一款和第二款于1974年使用,当时理查德·M·尼克松(Richard M.Nixon)辞去总统职务,由副总统杰拉尔德·福特(Gerald Ford)取代。福特随后提名纳尔逊·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担任副总统,洛克菲勒得到了众议院和参议院的确认。

第三款允许总统暂时将其权力和职责转移给副总统,罗纳德·里根于1985年因癌症接受了一次简短的手术,期间曾经援引过它。乔治·W·布什总统在2002年也援引了第25修正案,当时他接受了短暂的医疗程序,将自己的职责移交给副总统迪克·切尼(Dick Cheney)数小时。布什在2007年又做了同样的事情。

第25修正案的第四款——也就是时报文章的匿名作者所设想的那部分——从未被使用过。

如果现在援引它,它将如何发挥作用?

第一步将是由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和大多数内阁成员向参议院临时议长(现为犹他州参议员奥林·G·哈奇[Orrin G. Hatch])和众议院议长(目前为威斯康辛州众议员保罗·D·瑞安[Paul D. Ryan])提供书面声明,称特朗普“无法履行其职务的权力和职责”。这将即刻剥夺特朗普的权力,并使彭斯成为代总统。

但是,第25修正案还允许特朗普立即向哈奇和瑞安发出自己的书面声明,称他实际上能够履行其职责。这将即刻让他恢复职责,除非彭斯和内阁在四天内向国会领导人发出另一份声明,重申他们的担忧。届时彭斯将再次担任代总统。

该声明将要求国会在48小时内集会,并在21天内投票。如果众议院和参议院三分之二的议员同意特朗普无法继续担任总统,那么他将被永久剥夺这一职位,彭斯将成为总统。如果国会的投票没有通过,特朗普将恢复其职责。

这种事这会发生吗?

第25修正案的作者意图把它设计为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令这种事非常罕见。他们做到了。

在这个背景之下,根据第25修正案罢免总统比按弹劾程序罢免总统更加困难。只要有众议院的简单多数就可以弹劾总统,如果参议院以三分之二的票数通过,就可以将总统免职。根据第25修正案,罢免总统要求两院都以三分之二的票数通过。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