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每日财经 > 4天前南中国的一次高规格会议,隐藏着中国突破重围的玄机

4天前南中国的一次高规格会议,隐藏着中国突破重围的玄机

2018年09月10日 08:45 转载自:正和岛   阅读:126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岛 君 说: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发生了很多事,有三大悬念早早抛出但始终没有解开。

一个是中美贸易战何时结束;一个是社保税最后将如何落地;一个是吹风很久的粤港澳大湾区何时掀开盖头。

这三只靴子都关系着未来三五年、甚至更长时间内中国的国运。它们看似彼此不相关,但背后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第十二届泛珠三角区域合作与发展论坛,这是一个很高规格的会议,泛珠三角9+2的行政长官基本都来了,相关部委的领导也在。不过开幕式上的讨论并没有涵盖整个泛珠三角,而是全部聚焦在了大湾区身上。通过这种近距离的观察,我们读到了许多异乎寻常的信号。

相信我,这与中国下一步的走向息息相关。

1、迟到的最大可能性

粤港澳大湾区是顶层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国家战略,是中国的“千年大计”,战略地位非同寻常。

自年初以来,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就一直在吹风,但始终犹抱琵琶半遮面:

3月,广东省省长马兴瑞在两会上表示,按照政府工作报告的部署,预计很快要出台关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规划方案;

4月,全国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主任朱小丹称,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将出台,国务院在作最后修改,预计5月上旬正式公布;

5月,全国政协常委、粤港澳大湾区企业家联盟主席、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蔡冠深说:大湾区规划细则将于5月底出台,并暂定于6月11日举办宣讲会。

从5月到6月,7月,8月……民众的心一直在悬着,期待着。奇怪的是,大湾区规划的庐山真面目始终没有现身。

上边那几位大佬,可是最接近核心决策圈的人。他们敢对外透露,肯定原本就是有时间表的。

规划之所以一拖再拖还未出台,唯一的解释就是事情发生了意料之外的变化,而且还是属于不可抗力的因素——

最近半年来,中国最大的意外是什么?相信大家都知道,是中美贸易战。

3月份中美贸易擦枪走火,随后谈判一波三折,这对国内经济产生了比较大的挑战。

为了对冲下行压力,不排除高层想谋划力度更大、层级更高的规划版本,赋予粤港澳大湾区更大的潜能。

而粤港澳大湾区的一体化,又涉及到两种制度、三种关税区、三种货币区,如何在相互开放、融合的过程中,寻找最大公约数,减少对香港澳门的冲击,需要一种非常巧妙的平衡度,因此来回讨论、征求意见必不可少。

这也是大湾区规划迟到的最大可能。

2、比海南更惊喜的大红包

大湾区规划升级,可以从侧面得到印证。

我们知道,粤港澳大湾区是珠三角9个内地城市加两个特别行政区。

不过5日的“泛珠三角”论坛,开着开着就变成了“大湾区”论坛,泛珠三角的各个省份对于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特别急迫。

我不断从各地行政长官口中听到,他们迫切希望借力粤港澳大湾区,接受粤港澳大湾区的辐射——

江西省长:未来江西将与粤港澳大湾区在产业对接、协同发展上下力气。

四川省长:积极地参加、参与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这是推动四川发展的重大之选,也是重要的方式。

贵州省长:下一步贵州……要抢抓国家实施粤港澳大湾区的战略机遇,不断地提升贵州大数据产业发展的水平。

云南省长:云南一定要融入大湾区的建设。

湖南副省长:湖南要充分地融入大湾区,主要是在科技创新、服务贸易、产业发展方面更好地对接,同时也要更好地服务大湾区。

……

可见孕育中的粤港澳湾区前景之大,超乎想象。今天建设大湾区之于全国的意义,或不亚于当年开放深圳、开放广东给计划经济带来的冲击效应。

所以我们相信,比起原先的版本,回头落地的规划一定会有更多的惊喜。

想一想海南经济特区三十周年收到的大礼包:国内第一个自贸港获批地,自贸区、自贸港双重牌。

海南的基础如此薄弱,尚且能够得到中央的厚爱,何况是中国唯一一个能与世界顶尖城市群竞争、引领全国改革风气之先的大湾区。

中央对大湾区的愿景和期待,肯定要比海南自贸港更高。而与之匹配的,莫过于更大力度的顶层设计。

在目前这种国内外局势下,中国能够对冲下行的传统招数受限,放水的边际效用太弱,大基建又容易造成高债务,房地产被摁死,至少短期内不能再启动。

最有效的方式,其实是激活市场活力,降低市场准入门槛,有形之手少摆一些,无形之手多来一些。这些,都需要一个平台来承载。而最好的试验田,就是粤港澳大湾区。

香港是世界第三的国际金融中心,深圳是国家科创中心,广州是国家商贸中心,澳门在冲刺国际旅游休闲地,加上佛山、东莞等全球制造工厂,这一片区放全国来看,是互补性最强的城市群,是最能迸发协同效应的地带。

所以如果粤港澳大湾区收到的红包比海南更大,一点也不奇怪——

广东自贸区的开放政策范围扩大,不局限于南沙、前海、横琴三地,珠三角内地9个城市都有份;

在负面清单的制定中,粤港澳大湾区有更大自主权,其开放程度之高,超越上海、天津、福建等第一二批自贸区;

广东率先将港澳资本视为内资,取消或放宽对港澳投资者股比限制、经营范围限制,大湾区的资本实现真正的流通。

这些是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在论坛开幕式中,面向外界的公开提议,怎么听都有点像在吹风的感觉,至少代表了一部分人的意见。

这些举措,招招都有颠覆性作用。我不敢打包票这几点一定会写入粤港澳大湾区规划。但这些大招,肯定是中国前进的方向,而且是未来几年大湾区应该努力实现的目标。

因为从长远来看,中国早晚也是要走到那一步的。只有全局性的开放,而不是修修补补的开放,才能与围剿中国的TPP、TTIP、欧美自贸区这些全球最顶尖的自贸协议相抗衡。

晚实验不如早实验,被动开放不如主动开放。这样更具有扭转乾坤之功效。

最近我去过几个饭局,我发现那些来自不同领域、很有观察力的朋友,都有一个很类似的判断——

当下的形势很微妙啊。2018年,很可能会是40年来最大的一个不确定性拐点。迈得过,一流国家可期,迈不过,很可能是中等收入陷阱和日本的失去二十年。

中国迈过这道门槛的,粤港澳大湾区的助力至关重要。高层运筹帷幄,自然知道如何为、何时为。这也是我对大湾区的规划期待之高的原因。

我很希望,自己不会被打脸。

3、一个棘手的问题

说到底,在高层眼里,粤港澳大湾区的任务就是要在科技创新、服务贸易两大方面取得巨大突破。

服务贸易暂且不提,科技创新离开国际性人才的参与,肯定是行不通的。

人工智能、量子技术、机器人这些大湾区正在发力的领域,中国差美国好几个等级。与美国相比,中国在核心技术领域至少要落后20年。

追赶美国的科技实力,不是单靠国人卷起袖子、艰苦奋斗就行的,还需要借助外力,也就是全球性的人才。

这一点,我们看一下过往60年的历史就明白了,中国在两弹一星、生物科技等关键领域所取得的重大突破,完全依靠本土性人才的案例少之又少,基本上都有在海外任教的华人教授助力。

有多少海外的顶尖人才愿意来粤港澳大湾区,决定了大湾区所能抵达的最远边界。正如马化腾在论坛上说的,赛道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接棒的运动员了。

偏偏在这方面,粤港澳大湾区有一个相当棘手的痛点:生态环境。

有一次,公司组织大家去日本团建,我们在大阪往关西机场方向的路上,看到一片很大的工业园区,烟囱林立,但门前的河流就是蓝得透底,大家的感觉很舒服。

而我们这边,很多时候都是黑的反光。我住在珠江新城附近,走几分钟就能到珠江边上,每次黄昏出来散步的时候,总能闻到一股被午后阳光暴晒后的独特异味。我太太经常开玩笑说,走,到珠江边上感受一下祖国的大好江山。

粤港澳大湾区之所以有那么多黑臭水体,有个很大的原因是,这里是珠江的最下游,粗放式发展较少顾忌,污染直接出海,不用像云贵地区一样,还要考虑下游上亿民众的水源。

这个“地理优势”,历史上曾让大湾区实现了飞速发展,但放在今天来看,反而慢慢爆发出了很多矛盾。

对那些习惯了海外蓝天白云的高端人才来说,你让他们过来喝雾霾,闻臭水沟,有多少人心里会打鼓?中国人可能早已习惯,外国顶尖人才却很难“消费降级”。

记得04到07年之间,国内兴起了一股龙象之争,很多人觉得印度会赶超中国,因为印度有丰富的廉价劳动力,有英语等诸多优势。后来这个事情根本就没有实现,反而与中国越拉越大。

除了种姓制度、联邦制下的地方保护主义等原因,还有一个重要的阻力,就是印度的环境实在太差了。恒河的下游在洗浴,几百米外的上游在火化尸体,在排泄。公共卫生条件实在恶劣。

就是抵抗力全球数一数二的中国人,过去一趟都会胆战心惊,自来水不敢喝,东西不敢随便吃。只能喝瓶装水。就这种条件,怎么吸引全球性的高端人才过去乐业?

对中国来说,其他维度的文明变革,难度太大了,一时无法下手。唯有生态文明这一块,在决策者中最没有争议。

广东省长马兴瑞在论坛上也说了,与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和纽约湾区相比,粤港澳大湾区有两大差距,一是科技创新整体的实力和产业升级之间的差距,一个是生态文明建设的差距。

生态文明被提到与科创一样的地位,说明环境对于大湾区的重中之重。

这两年,珠三角大力整治跨界流域,实行最严环保责任。这是大家喜闻乐见的事情。环境变好,即便不是大湾区崛起的充分必要条件,也是必不可少的,必须同步进行。

到那个时候,就算粤港澳大湾区的GDP总量没有超越纽约、东京和旧金山三大湾区,也是一种巨大的成就。

这是比牺牲环境、资源,用低人权模式换取的经济发展,更具有长远的依托能力,更为强悍的软实力。

粤港澳大湾区托起中国之魂,值得期待。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