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社会热点 > 青年经济学家批滴滴事件两大恶:程维柳青傲慢不作为、监管不放开导致没竞争!

青年经济学家批滴滴事件两大恶:程维柳青傲慢不作为、监管不放开导致没竞争!

2018年08月31日 07:02 转载自: 经济学家圈   阅读:180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滴滴顺风车女乘客被害事件引来了舆论的撕裂,在得知一条鲜活的生命在一再拖延中绝望逝去后,我有一种出离愤怒的感觉,于是在几个群里表达了对滴滴的不满。几位朋友很奇怪,为什么我这个一贯来支持平台、在各种场合呼吁包容平台,甚至被一些网友批“为平台洗地”的人,这次竟公然加入了声讨滴滴的行列。一位“市场派”的朋友则气愤地私信我:“怎么这次你也糊涂,走上了平台和市场的对立面?”

滴滴的不作为不能回避

反对指责滴滴的朋友有一个重要的理由,那就是这次事件只是个偶发事件,从整体上看网约车(包括顺风车)的安全性要远好于传统出租车,即使发生了凶案,网约车也可以比传统出租车更有效、更快速地帮助警方破案。对于这一点,我完全承认。事实上,在之前对郑州空姐事件的评论中,我也援引这个理由来作为应当对网约车进行包容的理由。

不过,包容绝不等于纵容。网约车作为一种类别的优越性,绝不能用来作为其质量停滞的理由,更不能用来给某个公司的不负责任当遮羞布。其中的道理,就好像当看到家里的小孩成绩停滞不前时,不应该以班上还有更差的学生来当做自我安慰的借口,而应该积极找出理由,帮助其进步。

事实上,我相信市场、相信平台,所以我这次才对滴滴的表现感到不满。顺风车,这个本来应该是最符合共享经济精神、最能够优化、提升社会效率的模式,竟然被搞成了猎艳游戏;电话客服这个本应为乘客及时提供援助的角色,却成了一路推诿、耽误援救和破案时间的角色;末了,在得知乘客遇害后,还试图谎称凶犯私自改造车牌,从而推卸自己的责任……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以相信市场、相信平台为名,对其姑息,那么最终毁掉的就是整个平台经济。

有位朋友私下和我讨论说:“其实这次也不能都怪滴滴,事实上它在上次空姐被害事件后,滴滴已经作了很多努力,有了很大改进,这次就是点儿背。现在社会上戾气太重,凶犯从小就是留守儿童,现在又因网贷背了一屁股债,所以最大的责任在社会。”对于这个观点,我想作两点回应。

第一,错了要受罚,和有没有过努力没有关系。学过信息经济学的朋友就会知道,当存在信息不对称时,一个最优的激励合约要求在坏结果出现时,对代理人进行惩罚。虽然在现实中,坏结果可能是由于意外导致的,但惩罚的存在就是让代理人尽可能把握住决定结果的确定性一面,从而尽可能减少坏结果出现的概率。

对于普通的消费者来说,滴滴到底下了多大决心、做了多大整改,我们很难得知,其中的信息不对称非常严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通过结果来评价其工作。所以哪怕滴滴真的已经做了很多努力,对其进行指责也不算冤。

另外,如果我们看一下滴滴所作的努力,就会发现这些只不过是一些形式上的改善,而非本质上的改进。对于真正可以确保安全的注意点,例如对报警的处理,滴滴做得差劲。因此,即使从行动的角度看,它们也应该被指责。

第二,将过错原因归结于社会,是十分廉价的诡辩。诚然,现在社会上的戾气很重,充其量只能算作是本次惨剧发生的背景,连间接原因都算不上。就事论事,在这个事件中,滴滴的拖延和不作为是不能回避的。

比监管更重要的是竞争

指责完滴滴,我们还面临着一个网约车市场应该向何处走的问题。对于此,我想说点一点,那就是:竞争要比监管有用。考察滴滴恶劣行为的根本,一家独大的地位是一个重要原因。如果市场上有充分的竞争,或者足够的潜在竞争压力,那么滴滴远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相对于监管,竞争者时时刻刻的惦记更能让滴滴真正感到恐惧。

从这个角度看,个人认为,对于网约车(包括顺风车),我们不应该因为这次事件而一举管死。相反,一个更有效的策略可能是鼓励美团、携程、高德这些竞争对手进来,和滴滴形成充分的竞争。事实上,由于现在滴滴的高利润有很大的吸引力,因此很多企业都有非常大的积极性愿意进入网约车市场,但它们很多时候都被挡在了过高的准入门槛之外。

如果监管部门不在轴距、车型等一些旁枝末节上面下太多的功夫,而应该将注意力多放在安全服务等关键问题上,一旦安全有保证,就准许准入,那么网约车市场很快就会形成充分竞争,滴滴也自然不会这么傲慢。如果像某些地方那样,冻结网约车数量,不允许新的竞争者进入,那在客观上就会助长垄断。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