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每日财经 > 佛山经验:国家只有把权力下沉到最基层,中小微企业才有活路

佛山经验:国家只有把权力下沉到最基层,中小微企业才有活路

2018年08月27日 07:13 转载自:正和岛   阅读:89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岛 君 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8年夏季高峰会”于8月24日至26日在南昌举办,主题为“中国经济:初心与再出发”。

在25日下午【解码“佛山样本”——透视全球制造业新格局】的制造业分论坛中,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远大集团董事长兼CEO张跃、中国自动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宣瑞国、上海红星美凯龙企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车建新等人分别就未来制造业的新路径、创新及核心技术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以下为演讲精编,文章未经本人审阅。

1、张燕生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

中国制造业30年是代工贴牌

没核心技术能理解

我在对佛山的调查和研究中发现,佛山就是讲政府、市场,社会没有大和小,没有强和弱,没有多和少,佛山讲政府和市场就是一个镜子的两面。

我认为,佛山的草根能够生存和发展,很大程度上就是政府的作用、市场的作用、社会的作用,它形成了一个合力,来推动佛山过去的发展。

下一步,佛山草根应该要发展现代化、高质量、全球化。但是目前草根缺技术、缺人才、缺资金、缺渠道、缺品牌、缺先进生产力。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双引擎、两个发动机”。

一个发动机叫双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还有一个发动机叫“双公”,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而且我认为其实双公比双创更重要。

比如企业转型,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如何能够培养合格的高素质的员工,这这就需要发展多层次的职业教育。国家喊的口号是对标欧洲,学习德国和欧洲,这些国家是如何构建双元的教育体系?一半的孩子学习知识,一半的孩子学习技能。这种事情光是企业是做不到的,它需要全社会共同来做。

还有一个是缺技术,比如德国有一个机构,有22个研发工程师,它在7大领域帮助企业,缺关键的零部件怎么办,缺工艺怎么办,因此你可以看到它在共性技术和公共技术的服务,实际上对草根的发展至关重要。

德国为草根服务的共性技术和公共技术的服务机构有四个。钱是哪儿来的呢?1/3是财政给的,只要能帮企业解决问题,这个钱你就花。1/3是公共经费有偿服务。

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看到,营商环境、投资环境、市场环境、创新环境和政策环境,我们需要有一个好的政府,尤其是在转型时期,它是至关重要的。

透视全球制造业的新格局,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

第一,从制造业的角度来看2017年是全球制造业企稳向好的一年,2016年全球的制造业的增速是2.1%。2017年全球制造业的增速是3.2%。

第二,2017年全球制造业企稳向好,哪些部分表现更好呢?可以看到发达国家的制造业的增长曲线、斜率要更陡峭。过去十年,发达国家的制造结构调整目前来看,应该讲开始见效。

第三,在制造业当中表现最好的制造业是哪一个部分?高技术制造业的增长率是5.3%,显著高于中等技术2%和低技术的3%。

总的来说,从全球制造业的形势看,高技术制造业的增长态势是比较好的,因此对中国的制造企业来讲,怎么能够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进入到中高端,这个对我们来讲是进入到增长的快车道的一个贡献。

现在美国挑起了贸易战,它最担心的是什么?最担心的是中国制造2025。我们希望通过中国制造2025,实现从过去40年我们的制造业有一个主要的部分,我们叫“代工”、“贴牌”,能够转向自主,能够把我们制造业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能够进入到中高端。

过去的40年,我们相当一部分制造业是简单模仿,能够走向科技创新。现在让美国以及很多国家担心,说中国制造业在2025、2035、2050,如果中国的制造业做强、做优、做大,我们怎么办?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贸易战一个方面对我们是不利的因素。但另外一个方面,它可能确实给我们带来了思考,就是未来的制造业我们应该是什么样发展的新路径。

在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佛山故事的特点是什么?

过去东亚模式实际上是有两组模式,一组模式是日本和韩国的模式,这种模式的知识产权是自己的,品牌是自己的,营销渠道是自己的。还有一种模式是台港澳企业的模式,这种模式主要就是代工、贴牌,嵌入到国际工序分工,是这么一种模式。

从中国过去的40年用广东为例,广东有两种生产模式,一种是佛山的模式,发展内生的市场经济的中小或民营企业的模式,从制造业的最低端一点一点地往上走。还有一种模式就是代工贴牌的模式,传统的模式是东莞。

这两种模式完全不一样。东莞的模式是招商引资的模式,招商引资发展的模式就是营造一个好的投资环境,有一个好的服务型政府,有一套好的优惠政策,然后把境外的企业或者是外地的企业引到这个地方来,这是一种模式。往往这种模式大部分都是代工,大部分都是外资,大部分都是低端。

而佛山的模式,是政府把它的权力从佛山的市下放到佛山的区,从佛山的区下放到佛山的镇,这也正是我认为的,只有把权力下沉到最基层,才能够形成民营企业草根经济中小企业发展的土壤和环境。

这两种模式在过去的40年,它的发展的路径是什么呢?

首先看代工的出口、贴牌的出口,我们叫加工贸易和一般贸易的比重。在1993年邓小平南巡时,加工贸易出口和一般贸易出口的比重超过100%,也就是说半壁江山是代工,是贴牌,是外资为主,是工序分工为主,是低端为主。从1993年以后,这种代工的模式持续增长,一直到2008年,代工才开始下降。

有的时候我也会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改革开放40年,有30年半壁江山是代工?过去40年为了发展市场经济,我们用小经济体的模式代工来发展我们的市场,来发展我们的民营,来发展我们的制造业。

从这个角度,当我们说中兴通讯没有关键核心技术的时候,代工贴牌怎么可能有核心技术?企业怎么可能科技创新呢?

佛山从2012年以后开始发生实质的变化,也就是这些草根经济开始要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然后从传统要转向现代化,而且从中国开始走向世界。

怎么解决佛山的草根问题,我认为,还是需要国家帮助它,像一些重大的科学装置,一些重大的高技术制造业的项目。佛山人喊的口号是草根转型,怎么转?对标德国,怎么对标德国?怎么能够把德国的工业服务引到佛山来?

佛山人怎么做的呢?把长春的一汽大众引进来,GDP算长春的,税收算长春的,然后这个企业落到这个地方,给草根一个榜样,说跨国公司是如何生产、如何研发、如何销售。我们中国从来都讲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可以看到,为什么我讲佛山很中国,市场能改变佛山的制造业,我相信市场也能改变我们中国。

2、张跃远大集团董事长兼CEO正和岛岛邻

不解决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就不要谈创新

谈到中国制造,我认为这其中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是怎么样保护创新,说一千道一万,政府给企业创新奖励,甚至有些地方直接说报一个专利奖多少钱,但不解决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创新是不会有的。

中国为什么没有创新?我认为要从文化的角度来追溯,中国有一句话,叫“读书人偷书不算偷”,这是从小经常听到这句话,这句话就不认为知识是有价的,这个传统非常根深蒂固。

在中国要想搞创新,首先要改变文化,但是如果说文化改变不了,意识改变不了,用强制的法律还是有可能的。

如果政府真的重视这件事,就要把知识产权的保护当作一件大事情,当作一件解决创新问题的重中之重,而且不需要花钱的事情,政府现在各种各样的所谓创新的奖励特别多,但是不花钱的事情现在做的不多。

要知道不保护知识产权,就没有人愿意花钱去搞研发,花了钱以后技术被剽窃走了还不说,别人不花一分钱,别人也没有机会成本的浪费,没有任何风险,没有任何代价,不光把你的技术拿走了,就连你的技术团队都拉走了。

甚至可以说30年以来,我每天面临的都是这个相同的问题,你的技术被别人轻易地拿走,而你花了钱、冒了险,还浪费了大量的机会成本,最后可能就是一场空。

包括我们所有的产品,在出来面世前后开始就有人剽窃,自始至终如此。所以,中国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不要谈创新。

3、宣瑞国中国自动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正和岛岛邻

核心技术被迫压在产业最底层

我先介绍一下自己从事的两个产业,一个是做高铁装备制造,一个是做自动化产业。

其中,自动化产业,一年在中国有14000亿左右的产值,其中76%是国外的6家大的自动化公司,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霍尼韦尔、沃尔森、ABD、西门子、奔驰,而中国企业占了非常小的份额。

另外一个,高铁装备制造业。中车一年大概有3000亿左右的营业额,占了全球70%的市场,尤其是南北车合并以后形成一个巨无霸,全球无人能企及。不管是美国的地铁还是东南亚的高铁、土耳其的高铁、拉丁美洲的地铁,只要是中车所到之处,全部拿下。

其实,中车的成功是典型的国家资本主义,如果你认为它是一个成功的典范,正好跟佛山模式恰恰倒过来。

相反,中国的自动化产业是完全草根创造的,从最开始仿造国外,德力西、正泰的低压电气开始,做西门子小的开关,到变压器等等低端产品,一直到现在的机器人、PLC等等。

但是几万家的中国企业,不管是在自动化也好,信息化也好,扮演着最重要关键角色的企业,现在是被压在了产业的最底层。所以,这个时候是不是需要政府来支持?

我这里有一家企业的案例,这家企业叫吴中仪表,1959年成立的一个国有企业,是一个三线企业,从一开始就接受党和政府的阳光哺育,几乎所有国家重点投资都跟它有关系。1998年在A股上市,当时是我们国内自动化仪表当中的阀门制造业当中的典范企业。

但上市五年以后,濒临破产,当时它是面临的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可是管理层干一行怨一行,失去了他自己的本事。2005年,基本上在破产边缘,被宁夏的一个当地的国有企业重组,它原来的自动化仪表的业务成为了一个丑小鸭。

我在2010年收购了这个企业,三年的时间营业额增长了5倍。发展处于满意的一个状态,这时政府来了,给我们企业搬迁投了4个亿,但是接下来问题来了,现在的市场,在自身本土市场遇到了巨大的障碍,因为我们没有像美国那样的保护,我们也没有像美国那样鼓励国货激励的政策。

在石油化工行业,我们的进口产品是提供了25%的数量,占了70%的营业额,而我们国内是70%的数量占了30%的营业额。石油化工、电力、核电相当大的企业,我们的制造水平已经达到了这个地步,但是我们仍然得不到使用。

4、车建新上海红星美凯龙企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互联网很伟大

但和人工智能比起来只是蚂蚁

我认为在未来的竞争中,人工智能在工业领域当中是非常重要的一步棋。互联网其实是很伟大的,但当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相比,互联网就是蚂蚁,人工智能就是大象。

我认为中国的工业企业要加强对人工智能的重视,不要认为我们现在活得很好,过了五年、十年可能连活路都没有了。人工智能不是煮青蛙的概念,而是今后连活路都没有。

煮青蛙是慢慢死去,但是人工智能这个时代,它让你立即死去,让你立即没有市场,立即没有生产能力。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