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每日财经 > 吴晓波:我们正面临着近40年来极深刻的挑战

吴晓波:我们正面临着近40年来极深刻的挑战

2018年08月07日 06:50 转载自:正和岛   阅读:214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岛 君 说:8月4日,在上海举办的企投会《2018下半程:风往哪里吹》论坛中, 企投会理事长、财经作家吴晓波发表了主题演讲。吴晓波认为,当前中国经济正面临着一些经济问题,同时2018年也将是中国经济倒逼式改革的重要时刻。

吴老师为什么要说2018年是中国经济进行倒逼式改革的重要时刻?面对风云未定的下半年,我们应该如何把握机遇、规避风险,掌握投资方向?

以下是吴晓波演讲精编(文尾有大福利,猛戳):

欢迎大家参加企投会年中论坛,2018下半程:风往哪儿吹,谢谢大家!

这个世界上,有一些职业很奇怪,越是兵荒马乱他越值钱,比如说军事家,天下大乱的时候,别人都名不聊生,天下大乱的时候大家都要请他。

还有一个是小说家、诗人,他在一个太平盛世创造了一个伟大的文学作品,往往是天下不幸诗家幸,越是兵荒马乱的时候,伟大的文学作品诞生了。

还有就是经济学家,凯恩斯说,经济学家他们是什么人呢?他们是我们村口的猫头鹰,我们每天都在自己的村里忙忙碌碌从事自己的生活,村口树上有一只猫头鹰,他天天替我们看日升月落,如果这个村子很太平的时候,我们不会看猫头鹰,因为跟我们生活工作没有关系。

只有天变的时候,或者远处有一个风暴来的时候,有路人来的时候,我们就要问猫头鹰,到底太阳有没有升起,月亮有没有下去,远方的道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想到了猫头鹰。

1、1978:被逼出来的改革

经济分三类,一类是微观经济,是搞管理研究的,叫管理学家;第二个是中观经济,就是搞企业研究、搞战略研究的;还有一类是宏观经济,是讲国家宏观政策、世界贸易、世界货币怎么样。

如果从企业视角来研究的话,我最近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特点,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的改革,从1978年到今年,一直被一个叫做“逢8魔咒”的名词伴随着,就是说每到8那一年的日子就不好过,虽然我们买什么都喜欢8,却忘了中国有一个词叫七上八下。

但往往是不好的年份反而会推动这个国家的政策改革和制度变革,中国改革40年,一言以蔽之,就5个字——倒逼式的改革。

没有一场改革是在风和日丽的时候进行的,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再到老百姓,说我们大家喝喝酒一起聊聊改革吧,是没有过这种情况的,都是到很困难的时候,才搞改革。

1978年搞了改革,为什么?1978年8月份的时候,当时邓小平把主管中国经济的副总理谷牧叫到办公室,说从今以后不能再搞阶级斗争了,民不聊生,压力很大,再搞下去就爆炸了。

邓小平说道“我们要对内改革,对外开放,我们要胆子大一点,步子快一点,我年纪大了,不能跑得更远,你替我一趟欧洲和美国,告诉他们中国要改革了,我年纪大了,就跑中国近一点的地方。”

所以1978年建国以后中国领导人第一次访日,然后飞机直接飞到新加坡,去了日本和新加坡,谷牧去了欧洲和美国。

大家记得十一届三中全会说我们搞改革开放,改革开放的主战场是农村,农村改革的主要办法是联产承包责任制,那联产承包责任制在中国的哪个地方第一次出现呢?就是在安徽和四川,因为当时这两个农业大省出现了50年来极为严重的旱灾。

1978年以后,人民公社模式走到了尽头,大家都还记得小岗村的故事,一天晚上,十几个农民挤到一个破屋子里按手印并商量好“明天我们把村里的田分了,这个分田是要杀头的,如果谁脑袋掉了,我们其他的人要把他们家的孩子养起来。”

所以改革开放不是某些人坐在那儿想出来的,是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被逼出来的。中国的国运,如果有运气的话,也正是从1978年开始的。

2、1988:物价闯关的失败

到了1988年,中国已经改革开放10年了,那一年邓小平接见了南斯拉夫代表团,小平对一些欧洲人说,中国改革开放10年,让中央意外的就是乡镇企业的异军突起,乡镇企业也就是我们今天所称的民营企业,

1988年中国产业经济也出现了一件事情,那一年民营企业的用工人数历史上第一次超过了国有企业,所以那一年叫做半壁江山,邓小平也很自豪。

但1988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次物价暴涨的一年,那一年全国的物价水平涨了20%以上,全中国所有商场里的商品全部被抢光。

比如说1988年,如果你想在上海买一只当年称得上是奢侈品的双喜牌压力锅,你需要到街道里开你的结婚证明,你拿了结婚证明,拿了结婚证才能到商场里买压力锅,否则你不结婚干嘛买压力锅,不是给国家添堵嘛。

那一年的经济疯长,我们的经济学家们给中央提出了一个建议叫改革货币、放开物价。结果证明了猫头鹰这次出的主意是一个馊主意,我们叫做物价闯关运动,结果闯关永久失败。

1988年我们是在非常落寞的环境下度过的,直接导致了1989年的社会大动荡。中国经济崩溃论第一次提出来就是在1988年,就是由于那一次物价闯关的失败,导致了计划经济体系下的物价体制被彻底的瓦解掉了,所以进入90年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讨论过物价改革了。

然后是1992年小平南巡讲话,提出了社会主义体制,所以说中国相当于有一个囊肿,我们给它吃药,但吃什么都没用,直到最后拿把刀把它捅破,脓流出来了也就好了。

3、1998:危机与转机并存

1998年中国企业史上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名词,叫做产能过剩。要知道1978年中国还是短缺经济、票据经济的年代,我们花20年的时间,通过进口替代的方式,完成了中国轻工业,包括服装行业、饮料行业、家电行业的全面国产化。

但是1998年中国经济也面临非常困难的情况,那就是东亚经济危机的爆发。那一年也是中国民营企业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倒闭的一个时期,我写一过本书叫《大败局》,2000年出版的,其中写到的10家企业有8家都是死在98年了。

也是那一年年初,朱镕基正式当选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提出要抬着棺材搞改革,他说即使前面是万丈深渊,也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所以98年中国经济是非常危险的一年,那一年又出现了中国经济崩溃论。

也正是在这个非常危险的时候中国进行了非常重大的改革,第一件事是中央政府做的,朱镕基政府提出来的。当时社会中存在这样一个疑问,就是当我们的产业经济,包括吃的、穿的、用的以及轻工业都完成了,出现了产能过剩的情况后,中国经济新的增长力在什么地方?

朱镕基总理提出来说,一个叫做消费、一个叫做出口、一个叫做投资。

1.消费,消费就是以老百姓的商品消费为主。

2.出口,出口就是我们要把国内过剩的产能经济向全世界国际化,所以出现了中国制造。朱镕基政府开放了中国外贸的进出口自主权。

3.投资,中央政府举债6000亿,在东南沿海修高速公路,从上海往北修,修到南京、青岛、济南、北京、沈阳,往南修,杭州、宁波、厦门、广州。

所以我们今天讲三驾马车,消费、出口、投资,是在1998年开始建立的,从那时起中国经济开始告别了轻型化道路,走向了重工业化的道路。

第二件事情是1998年中国正式进入了互联网商业时期,中国第一家门户网站就是新浪。中国今天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是腾讯,是在1998年创办的,上海也有两家非常著名的互联网公司,盛大和携程,也是1998年创办的。

可以说1998年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商业应用的元年,在过去20年里面,中国产业经济那些赚到钱的朋友们主要靠什么赚钱?就是靠互联网+三驾马车,所以1998年开始我们面临着重大的危机,同时也出现了重大的转机。

4、2008:扑朔迷离的一年

到了2008年的时候我出版了一本书叫《激荡三十年》,因为08年要在我们国家举办奥运会,所以年初的时候大家都特别高兴,结果一季度南方大雪灾,二季度汶川地震,三季度份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四季度三聚氰氨。

2008年中国经济也是非常扑朔迷离的一年,然后中央政府出了4万亿。到了2010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刚刚超过日本,2017年,中国的经济总量是日本的三倍。

2008年中国在世界五百强的企业有33家,去年是115家。10年前,中国市值最高的三家企业都是中字头的——中国移动、中国工商银行、中国石油。

10年前中国没有微信,没有智能手机,没有滴滴打车,没有今日头条,没有快手,没有抖音,没有共享单车。今天呢,这些都一一出现了。

所以这10年里面,我们的国家和产业都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但是,今年我们也面临着特别大的困难。两年前特朗普当总统的时候,我们中国人挺高兴的,美国人是怎么回事,竟然会选这样一个人当美国总统,特别不靠谱的美国总统。

然而昨天就一个朋友跟我说,吴老师,有没有可能未来特朗普会成为美国一个特别伟大的总统,仅次于林肯。

我想现在看来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去年他在美国进行大规模的减税,今年对中国发动了史上前所未见的中美贸易战,对我们精准打击,而且今年上半年是美国经济40年来发展最好的时期,相对来说,我们中国经济就面临特别特别大的困难。

今天(8月4日),苹果的市值已经超过了1万亿美金,而腾讯公司从今年3月份到今天,市值跌掉了1万亿港币。美元兑人民币6.84,英镑是8.87,深沪两市创业板创下了三年以来新低。

5、去杠杆与调结构不可能同时完成

我们有两个词,一个叫做调结构,一个叫做去杠杆。什么叫调结构,就是中国企业发展到今天面临着结构调整。

大家都是做企业的,如果我作为一个企业家,什么时候调结构比较好呢?自然是我在经济发展比较顺利的时候,我处在一个成长期的时候,这个时候我哪怕内部进行组织结构调整,对外进行产业结构调整,都是我比较顺利的时候。

如果我今年上半年营业额下降60%,你叫我调结构,我一调就要出问题。而且如果我要调结构的话,我还需要有一个比较宽松的产业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环境,这样我才有能力来进行调结构。

再说说去杠杆,中国的经济总量只有美国的61%到62%,但是人民币发行总额却是美元+欧元总和,中国亟需解决的泡沫之一就是人民币,所以要去杠杆,中央政府的杠杆,国有企业的杠杆,银行的杠杆,全部都要降下来。

但是去杠杆的时候,我又该怎么进行调结构啊?所以各位要记住,去杠杆、调结构在我看来,是一个不可能同时完成的问题。

所以上半年进行大规模去杠杆的时候,我们这些正在调结构,正在转型升级的企业家朋友们就特别的困难,道理很简单,外贸不好,银行不贷给我钱,内需萎缩,劳工成本在上涨,调整起来很困难。

6、我们正面临着近40年来极深刻的挑战

“中国的改革到今天这样的环境下,我认为又到了78、88、98、08年的时刻,我们今天聚在这里的时候,中国经济正面临着近40年来极深刻的挑战。”

同时,如果中国改革经验还存在的话,那么今天也可能是进行倒逼式改革一个重要的时刻。

那么在这个周期中,中国经济突然间发生崩溃性事件的可能性有吗?我认为没有。中国经济有非常深的一个战略中生代,我们在中国还是看到了很多新的变化。

比如说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出现了一批新中产阶层,中国的创业者仍然非常的激进,中国今天每天有1万家企业创业。 当然,今天中国的80后、90后创业,他们没有梦想再成为马云、马化腾、刘强东这样的人了,因为没有机会了。

但他们有的机会是什么?他们有机会认真的去做一块巧克力,去做一块火腿,去做一包茶叶,去做一件衣服,做一件中式的家居,这个有机会,因为永远有人会买单。

这就是中国在今天面临的情况,我们在宏观经济层面上面临着前所未见的近40年来极深刻的挑战,但中国的产业内生机制仍然存在。

所以我们需要寻找一种新的匹配,需要看到一些新的政策性的变革,我们的税收政策有没有发生变革,我们货币政策的动向是什么。

刚刚开完的政治局会议强调我们要实施更加积极的货币政策,怎么积极呢?这些东西需要我们在接下来两天时间里听我们的这些猫头鹰朋友来告诉我们。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