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社会热点 > 《西虹市首富》:首富家的余粮

《西虹市首富》:首富家的余粮

2018年08月03日 07:33 转载自: 秦朔朋友圈   阅读:307
作者: 曹斌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661


由“开心麻花”首席谐星沈腾领衔主演的《西虹市首富》是继《动物世界》后近期又一考验人性的国产电影,且讨论的重点还放在绝大多数人都关心的金钱上。这部接地气接到地下的喜剧片,若是依着国内观众的审美偏好,其票房即便逾越不了《我不是药神》,也断然不在《邪不压正》或者《狄仁杰之四大天王》这类影坛老炮的新作之下。

然而,票房从来不是我衡量一部电影的标准,如果说《西虹市首富》里有哪个点是让我觉得“可以一看”的,即它至少是对“酷”的概念有所敬意。前段时间看了李海鹏那篇“你不可能损失掉你配不上的事物”的长微博,回忆的是中国调查记者的鼎盛群像与衰落之道,文中提到支撑调查记者的不是钱,而是荣誉感、信仰以及一种“可以感觉自己很酷”的念头。

在这个碎片淹没阅读、共鸣淹没获知、情绪淹没理性、轻浮淹没耐心的时代,人们忙着关心商人们的口袋里揣着多少钱,忙着把土豪请上讲台,忙着对知识分子的名讳进行嘲弄,忙着在各个领域用正确迁就错误,上述情形委实离“酷”太远。反倒是《西虹市首富》大摇大摆地拿钱开涮的做派,“酷”出了一种政治正确。

1、爆米花的瑕疵

《西虹市首富》的故事灵感来源于美国作家乔治·巴尔·麦卡奇翁的代表作《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这本描述穷光蛋因继承遗产而意外暴富的小说,自1902年出版之后已经在美国、英国、印度和南美被12度搬上银幕,如今这部中国版的《西虹市首富》,可视为这个黄金题材全球范围内的第13次改编。

对于一个可供挖掘的题材来说,“新瓶装旧酒”从来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怎么装才能装出新意。客观来看,《西虹市首富》装出了新意,但却装得并不漂亮。这个“不漂亮”,说到底是技术的事儿,很多人说技术不重要,但正是技术决定着KTV剪辑片与电影的区别,更决定着电影作品与优秀电影的区别。

犹记得姜文导演在不久前落幕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总结“改革开放40年中国电影有何变化”时所言之语:“起码现在(中国)电影拍得,你让人乍一看还都像电影,就那样儿都没错。这其实挺大一进步,以前连样儿都不是……就是很多电影的手段没有充分利用上。”

姜文的意思是,技术这东西是能做好的,它是艺术的基础。可惜的是,《西虹市首富》的技术又倒退回了“以前连样儿都不是”的阶段,它结构松散、叙事突兀、煽情刻意、指涉生硬,在国产喜剧中难算上乘之作。如电影主线的“散金”叙事与支线的“足球”叙事的结合与比重问题,本应处理得更不成问题一点,实际情况则有些零乱、尴尬。在我看来,“模样标致”的《妖猫传》与《邪不压正》屡受质疑的结果之一,便是鼓励“做工粗糙”者愈生愈多。

2、花钱特烦恼

当然,批评归批评,《西虹市首富》还是有不少可取之处。在那些环环相扣的脑洞后面,仍蕴含着创作者贴合时代的调侃笔墨。

沈腾饰演的王多鱼是西虹市的一名丙级联赛(业余联赛)的守门员,常年混迹社会底层,唯一的愿望就是被有钱老板签下。电影一开始,王多鱼因“假球事件”遭球队开除,生活触到谷底。在他万念俱灰之际,神秘的台湾财团不期而至,管家金先生告诉王多鱼,他的二爷是个亿万富翁,且膝下无子女,如果他能通过二爷生前布置的挑战,便可继承巨额遗产。

挑战项目的内容是“一个月之内在西虹市花掉十亿”,如果王多鱼不敢挑战,可以拿一千万走人;如果挑战过关,他会收获三百亿遗产。当然了,“花钱”是有条件的:不得违法、不得送人、不得做慈善、不得搞破坏、不得购买成资产、不得雇佣超过200人的员工、雇员薪酬不得超过市场最高价……十亿必须一分不剩地花在王多鱼自己身上,且他必须为此保密,不得招揽旁人帮他“败家”。

“花光十亿”乍听不是难事,可若是时间、地点、人物、事件都如此受限,实施起来可就不是易事了。舍不得这十亿,就见不着那三百亿,王多鱼只得指挥众人使劲花钱,野路子即得即用,无所不用其极。他故意买进夕阳产业的垃圾股;为血亏无疑的“梦想”产品买单;让大傻子坐上投资管理层,以为这样就能加快清零的进程。令王多鱼大跌眼镜的是,垃圾股阴差阳错地赚了钱;“梦想”项目的脑残产品也得到市场欢迎;大傻子买下的烂尾楼摇身变为学区房。

这是《西虹市首富》最有意思的一则指涉:有钱人的钱越花越多,花十亿比赚十亿还难。阶级固化、贫富世袭、金钱至上的时代,资本抱团取暖、操持一切,刀俎永远是刀俎、鱼肉永远是鱼肉、韭菜永远是韭菜。穷者恒穷,生活成本大于富人而不自知;富人恒富,直至生出“何不食肉糜”的论调?且富人恒富的奥秘,并非皆因“优秀”或“努力”所致,而是生来注定!这种不劳而获继而自命不凡的荒诞,与片中主角遭遇“天上掉馅饼”的离奇并无本质区别。

即便是王多鱼借由“脂肪险”向大众甩钱之际,他的“首富”身份在大众那里仍具备一呼百应的作用力,他一个念头就使得全市人动员起来,场面甚为滑稽。电影无疑又在此节嘲讽了社会现实。王多鱼们哪里是商人?他们是庸众眼中的成功人士、是社会精英、是意见领袖、是专家公知,更是教父教主。喊“老师”都嫌不够,非得喊“爸爸”或“岳父”才过瘾。

3、拜金才是原罪

“金钱是冰冷的,爱人的手是温暖的”。

“如果一个人为了金钱而放弃了人性,他将一辈子活在愧疚之中”。

电影末段,“要三百亿还是要心上人”这道事关金钱与人性的选择题略显老生常谈,在王多鱼充满正能量的决定面前,它并非货真价实的拦路虎。与上述考验相比,《西虹市首富》别出心裁的地方是它试图将“理想主义、信仰至上、不忘初心”这类符号植入在对主人公人设的塑造中。张岱早就讲过“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情也”的道理,王多鱼的这个“癖”就是足球。

王多鱼穷死不踢假球、暴富后就心系球队、挥霍的同时不忘练习扑救动作、在同恒太队的友谊比赛中为自家弱队的尊严拼尽全力。抛开满屏对《少林足球》的致敬意味,为什么电影要花这么多篇幅去描述主人公对足球的坚持?或许因为足球是王多鱼惯常人生里为数不多的陪伴,为一支业余球队守好门是他这个无名小卒的本分。有钱了又如何,王多鱼会因虚荣心买来同顶级球队的比赛机会,却并不打算直接花钱买一场胜利,这是这个小人物最显得高大的地方,也是他最可爱的地方。这里的逻辑是——一个人如果连“球”都不会对不起,那就更不会对不起“人”。

《西虹市首富》真正的神来之笔出现在结尾和彩蛋中,当王多鱼夫妇做出将三百亿全部捐出的决定后,又临时在捐赠处算起自己进行正常生活必须要保留的资金,他们越算越多,账单越拉越长,一路拉到了孩子出世后。这是个无比悲哀的发现——首富家也无时不刻地需要余粮。

这一幕令我想起华尔街商战片《利益风暴》的那句台词——“难以置信,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需要钱”,此二者共同体现了电影创作者对于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的强烈的怀疑态度。是什么让一对普通夫妇维持正常生活就需要搭上全部的时间与精力,是什么让那些忙碌的劳动者终生无法实现财务自由,是什么阻碍一个被纳入社会的持有道德标准的自然人变得高尚?搞清楚这些,也就搞清楚了拜金社会的逻辑链条:不是人们爱钱,而是人们不得不爱钱;人们之所以不得不爱钱,是因为人们一直很缺钱;人们之所以一直很缺钱,是因为有人希望人们一直很缺钱。

我很认同作家梅雪风评析《华尔街之狼》时之于“金钱”的看法,此种看法也在《西虹市首富》里得到了印证——“它表面上看起来有一种铜臭的颐指气使的劲头儿,其实它骨子里是相当平民主义者的,它本质上是对贵族和精英主义的反动,它消解了‘龙生龙凤生凤’的出身论的鸿沟,也取消了所有价值上的悬殊,然后用一种绝对的平均代替了它。”然而,上述情形只是一种理想,在“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的历史长卷中,“金钱”却未有多少机遇实现它本质层面的平等主义气息。

所以说,金钱从来都不是原罪,同权力制度暗通款曲的拜金倾向才是。拜金主义之所以难以突破,或许因它并非“集体无意识”的产物,而是从属于一种制度性的安排。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