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财富故事 > 2016年,他是山东首富,身家190亿,刚刚,他的公司申请破产

2016年,他是山东首富,身家190亿,刚刚,他的公司申请破产

2018年08月01日 07:38 转载自:格上财富   阅读:250
作者: 韩薇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50


邵仲毅也曾意气风发,但两年后,他的企业破产,山东首富的称号不再属于他。

近日,一份山东莒县法院发布的裁定书引发外界关注。

7月16日,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以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该法院申请破产重整。法院查明: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12月1日,现已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

近日,法院裁定,对申请人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予以受理。

山东晨曦集团曾是山东省重点工业企业,曾连续7年入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其董事长邵仲毅曾登上《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当年以190亿元的财富位列山东首富,此前他还炮轰过银行只顾赚钱,从实体经济抽血。

邵仲毅也曾意气风发,但两年后,他的企业破产,山东首富的称号也不再属于他。

从临时工到山东首富

邵仲毅的商界之路颇具传奇色彩。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1992年,24岁的邵仲毅还是莒县外贸公司的临时工。两年后,自言不甘寂寞的他接手了一家只有十几人的乡镇小企业,开始艰难创业。富有商业头脑的邵仲毅用六年时间,把一家作坊式的吹塑企业,办成了一家生产5大系列、60余个品种的大型塑料加工厂,并被农业部等国家五部委确认为农膜定点加工企业,取得了自营进出口权。

2003年,莒县国有企业改革,邵仲毅完成创业生涯中的第一次兼并——将即将倒闭的莒县化肥厂重组。之后他陆续兼并5家地方国有企业,并由此组建了山东省晨曦集团有限公司,开启了多元化之路。2003年,晨曦集团营收3亿元,10年后达到了762亿元。

在市场经营中,常年与塑料原料打交道的邵仲毅意外发现聚丙烯中蕴藏着惊人的利润,他接收化肥厂,从而实现由塑料制品转型石化领域。2005年8月晨曦集团与华联国际投资公司(香港)签约合资成立晨华石化有限公司,此举打响了晨曦做大石化产业的又一次攻坚战。沿着聚丙烯这条航线,晨曦在石化领域逐渐崭露头脚,成为鲁东南最大的石化生产基地。

随后,邵仲毅又相继投资5000多万元对化肥厂进行较大规模的设备、技术改造,一举改变了化肥厂设备陈旧、技术落后、产品单一的经营模式。2006年10月,邵仲毅重组了濒临破产的莒县植物油厂。

之后的4年时间里,他把麾下的晨曦集团打造成为我国最大的大豆进口民营企业之一,数据显示,晨曦集团2012年共进口大豆551万吨,约占全国当年进口总量的9.44%;2016年,晨曦集团实现销售收入432亿元,其中超过六成来自于贸易业务,大豆贸易贡献了主要部分。邵仲毅成了名副其实的“大豆王”。《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邵仲毅当年以190亿元的财富位列山东首富。

曾炮轰银行从实体经济抽血

山东晨曦集团是山东省重点工业企业,曾连续7年入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但即使有如此亮眼的成绩,邵仲毅依然遭遇过银行的冷眼相待。

2015年在全国两会期间,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晨曦集团董事长邵仲毅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的采访时表示,“睡不着觉,真的睡不着”。

睡不着的原因是,从2014年开始,企业资金不足。邵仲毅说,从2014年年中开始,银行陆续通过让其提前还款、贷款到期后减少放贷额度等方式,逐步减少了晨曦集团的贷款,与上一年度相比企业总贷款数量减少了1/3左右,银行高速“抽血”。

四个月左右的时间,邵仲毅参加了大大小小十几次由政府牵头,地方民营企业和银行等单位参加的协调会议,有省里的会,市里的会,也有县里的会。民营企业家主要反映的问题就是自己企业的贷款额度在短时间内被压缩,企业面临资金紧张等问题,“银行有时会答应考虑给企业增加贷款的的事情,但往往得不到落实”。得不到落实的原因,邵仲毅认为,主要是银行对高利润的追逐。

根据邵仲毅给《中国经济周刊》提供的来自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发布的《2008至2014中国制造业500强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企业500强中有260家制造业企业,营业收入合计23万亿元,净利润合计为4623亿元;有17家银行,营业收入合计为5.52万亿元,净利润合计为1.23万亿元;17家银行净利润是260家制造企业的两倍多。“银行不能只顾赚钱,要站在整个国家经济的角度通盘考虑,如果再从实体经济抽血,会产生一系列问题。尤其是民营实体经济,我们在银行面前没有太多话语权。”邵仲毅对《中国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邵仲毅认为,实体经济长期以来因资金紧张而备受困扰,这与我国金融服务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方式密切相关。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偏低,市场资金流向实体部门的动力不足。

晨曦集团官网上,一篇发布于2017年3月的文章显示,邵仲毅曾在接受中国网采访时颇为无奈地表示:“2013年,银行突然抽走了晨曦集团19亿元流动资金,使得企业一度面临非常艰难的境地,当时还是山东省省长、现在的银监会主席郭树清亲自出面多方协调,才为我们争取到一线生机。”

“我相信郭树清主席深知目前中国实体经济企业所面临的困难,也希望他能在银行业做出更多改革,使得银行业真正回归到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上来。”邵仲毅说。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邵仲毅也曾大声呼吁金融支持实体经济。

2017年全国两会上,邵仲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尽管中央政府反复强调要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但2016年实体经济,仍经历了最困难的时期;如果支持实体经济的相关政策和改革真正落实到位,未来还是充满希望的。”

重点企业申请破产

山东晨曦集团曾是山东省重点工业企业,已形成石油化工、粮油加工、国际贸易、文化旅游四大主营业务,员工6000余人。 集团曾连续7年入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2015年公布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26位,外贸民企500强第3位,山东民企百强第2位,中国化工企业百强第20位。2016年整个集团实现销售收入432亿元,其中石化企业总产值168.5亿元,粮油加工企业总产值15.9亿元。2016年公布的全国企业500强第289位,山东省企业百强28位。

但这家风光无限的重点企业却多次陷入资金困局。2014年,晨曦集团就曾因为企业资金不足而缩减业务量。之后,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交银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农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等采取诉讼等形式向晨曦集团追讨相关债务。

除此之外,地炼大面积亏损,或许成为压垮晨曦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路透社6月下旬报道称,已有近40%的中国民营炼厂处于亏损,市场占有率节节败退。按照一种统计口径,6月地方炼厂处理每吨原油平均亏损约300元人民币。而在2016年初时,每吨原油的加工利润尚有900元人民币。

山东是地炼大省。2017年底,中国炼化产业产能超过8亿吨,其中地方炼油产能占比接近30%,山东炼化产能占地方炼油产能的比例超过80%,即山东在1.92亿吨左右。根据“叶檀财经”援引资深业内人士消息,目前经营状况不错的企业中不包括晨曦集团。晨曦在地炼行业的重要性已经下降。

根据《民事裁定书(2018)鲁1122破申2号》,莒县人民法院认为,“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已具备《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二条规定的关于重整的法定条件,即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依照本法规定清理债务。企业法人有前款规定情形,或者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可能的,可以依照本法规定进行重整。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二条、第七条第一款、第七十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对申请人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予以受理。”

与此同时,当地法院还对晨曦集团子公司、申请人山东海右石化集团有限公司、山东弘聚新能源有限公司的合并破产重整申请予以受理。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