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社会热点 > 真实的中国人收入差距!消费降级和升级同时存在着!

真实的中国人收入差距!消费降级和升级同时存在着!

2018年07月31日 06:34 转载自:Alpha   阅读:175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编者按:两篇文章从数据详细了解中国的贫富差距。一面是高铁爆满、五星级酒店客房入住率上升、境外人均购物消费额领先全球的消费升级;另一面是能在家做饭绝不去下馆子、能骑自行车尽量不打车的消费降级。

当前,中国居民消费正呈现出一种“分级”态势:

  • 一面是高铁爆满、五星级酒店客房入住率上升、境外人均购物消费额领先全球的消费升级;


  • 另一面是能在家做饭绝不去下馆子、能骑自行车尽量不打车的消费降级。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升降并存的现象,根源在于居民之间存在着较大的收入差距,进而造成了不同收入群体边际消费倾向的迥异。

那么,国人的收入差距到底有多大呢?读完此文,你会有一个相对直观的认识。

居民收入基尼系数已超警戒线

在衡量居民收入差距时,有一个国际通用的指标是基尼系数。

具体来说,基尼系数的数值介于0~1之间,如果基尼系数为0,说明居民之间的收入分配为绝对平均,即人与人之间收入完全平等;如果基尼系数为1,则说明居民之间的收入分配为绝对不公平,100%的收入被一个单位的人完全占有了。换言之,基尼系数越小,表示收入分配越平均,而基尼系数越大,收入分配越不平均。国际上通常把0.4作为贫富差距的警戒线,倘若基尼系数大于这一数值,便有出现社会问题的潜在风险。

Wind数据显示,我国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自2000年首次超过警戒线0.4以来,总体呈现出先攀升后稳定的态势。但值得注意的是,2003年至今,基尼系数从未低于0.46,而最近三年,更是逐年增大,由2015年的0.462升至2017年的0.467(参见图1)。

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按照《中国统计年鉴》的统计口径,依据收入水平的不同,将全国居民人数进行五等份分组来进一步加以考察。从下图2可以清晰地看到,我国收入水平最高的前20%数量的居民,2016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9259.5元,遥遥领先其他80%的人群;即便是位于第二梯队的中等偏上收入群体,2016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只有31990.4元,刚刚超过高收入群体的一半;而收入最低的20%人群,2016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仅为5528.7元,不到高收入人群的1/10。

不同行业的工资收入差距较大

从国人工作所属行业来看,不同行业人群的收入差距较为悬殊。

鉴于工资是绝大多数人的主要收入来源,我们可以从各行业平均工资水平的变化情况来加以考察。按照《中国统计年鉴》中对行业的划分标准,可以清晰地看到,自改革开放以来,人均工资最高的行业包括电力煤气、采掘、金融与信息计算机软件业,而近些年又以金融业以及信息计算机软件业为主(参见表1)。这些行业大体呈现出两个特征:一是属于知识与资本密集领域,二是带有垄断性和资源性。相比之下,农林牧渔业的平均工资几乎始终为所有行业中的最低,这可能与农产品的低附加值与劳动密集型特点有关。

从工资差距看,1978年人均工资最高的电力煤气业与人均工资最低的社会服务业的工资差距仅为458元。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均工资水平最高与最低行业的差距越拉越大。到了2017年,人均工资水平最高的信息计算机软件业,比人均工资水平最低的农林牧渔业多出96646元,这意味着一个拿着平均薪资的金融从业者,一年可以比一个农民多赚近10万元,而且这种差距还有继续加大的趋势。

不过从比值来看,自2005年开始,我国平均工资水平最高行业与最低行业的相对差距有逐渐缩小的趋势,2017年为3.65,不过这一数值仍比2000年以前高出不少,反映出我国行业间的工资收入水平总体上仍在拉大。

城乡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渐增

国人的收入差距,还体现在城乡居民之间。

改革开放至今,我国无论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收入水平都有了较大幅度的提高,然而不容忽视的一点是,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正在与日俱增。

从上图3可以看到,1978年,我国城乡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343.4元和133.6元;到了2017年,城乡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各自上涨至36396元和13432元,分别是1978年的106倍和100.5倍。从城乡居民历年可支配收入的差距来看,1978年为209.8元,到2017年已经攀升至22964元。

不过,从城乡居民收入比来看,在经历了长期的攀升后,近些年开始有下降的趋势,2017年为2.71,这比2010年的3.23低了不少。这说明城乡居民收入的绝对差值虽然在增大,但相对差值却有所缓和。

总体上看,我国城乡发展仍旧不平衡,二元经济结构问题依然严峻,农村生产力水平长期低于城镇,且户籍制度对农村人口向城镇流动造成了制约;同时,受限于农业本身的特点,农产品附加值要低于工业与服务业产品,致使农民增收相对缓慢。

不同地区的居民收入差距明显

从空间维度考虑,不同省市自治区由于经济发展状况存在差异,居民收入也不尽相同。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各地区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的前5个省市分别为上海、北京、浙江、天津和江苏,而最低的5个省市分别为西藏、甘肃、贵州、云南和青海。其中,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的上海为58987.96元,最低的西藏仅为15457.9元,仅比上海的四分之一略高,收入差距可见一斑(参见图4)。

从东、中、西部及东北地区的城乡居民收入水平比较来看,东部地区的居民收入水平大幅度高于中西部和东北地区。2016年的数据显示,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层面看,东部地区是西部地区的1.39倍;从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层面看,东部地区是西部地区的1.56倍。倘若对比东部城镇居民与西部农村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那么差距无疑是更大的,前者是后者的将近4倍(参见表2)。

是时候强化 “民本”思维了

至此,通过以上几个维度的考察,相信你对国人的收入状况已经有了一个整体的把握。而无论从哪个方面分析,居民收入差距过大对国民经济的长期发展都是不利的,它不仅会造成内需不足,还可能影响经济结构的进一步优化。因此,我国有必要在调节国民收入分配方面再多下点功夫,比如优化再分配环节、合理运用财税工具、加快城镇化步伐、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等等。

另外,在国家物质财富日渐积累的今天,可以适当转变思路,将发展主题转向人民群众生活水平与质量的全面提升,即强化“民本”思维。这一点,不妨借鉴一下日本1960年推行并于十年后收获显著成效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其精髓在于用国民收入的增长来带动经济总量的增长,而不是用经济总量的增长来带动国民收入的增长。

对于我们自身来说,在正视居民收入差距的同时,还应通过合理配置自身资产、不断提升自身知识储备、业务水平与各方面能力等途径来实现自己与财富的增值,从而确保未来能够获得更多的收入报酬。


清华教授李强:贫富差距的真相

关于财富分布,改革开放以前连一包花生米都通过行政副食本进行了分配,可以说是分配得够均等的。那时候虽然有等级工资制,但是相差不是特别远。干部当时分成三十级,有一点差异性,但是差异不太多。

但是,改革开放以后差异比较大。我先介绍一下改革开放以前是什么情况,1979年世界银行报告显示,中国城市家庭人均收入基尼系数0.16,在全世界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数据,没有一个民族能把财富配置成这样。

注:基尼系数(GiniCoefficient)是意大利经济学家基尼提出的反映一个国家贫富差距状况的数据。基尼系数若低于0.2表示收入绝对平均;0.2-0.3表示比较平均;0.3-0.4表示相对合理;0.4-0.5表示收入差距较大;0.6以上表示收入差距悬殊。国际上通常把0.4作为收入分配差距的“警戒线”,认为超过这条警戒线,就容易产生社会动荡。

当时创造了一系列分配体制,有粮票、布票、副食本等等,最后让每一个人得到的东西差不多,房屋也是有分配的,没有房地产的市场,也产生不了差异,土地也停止买卖。

全国城乡人均收入的基尼系数低于0.3。基尼系数是测量贫富差距的通用指标,1表示差异度最大不可能再大了,0表示绝对均等。迄今全世界只有在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见过0.16的基尼系数,在北欧都没有见过这种数据。只要有市场竞争就会有差异性,怎么会出现几乎均等的情况。所以这是很特殊的。

改革开放以后,1988年基尼系数是0.382,1994年是0.434,1997年是0.4577, 到了新世纪,多数研究型的数据都证明:基尼系数不低于0.5。北师大李实教授的数据,是0.5到0.55之间,这个数据非常高了,大家知道超过0.5的话是一个非常大的差异度了。

1、基尼系数

前两年,西南财大甘犁教授课题组,调查城乡家庭人均收入基尼系数0.61,这是很高的贫富差距了。该课题组解释,原因是他有办法调查了高收入户,我们一般很难调查出高收入户的真实情况。

根据经验,一般调查中低收入户所给的信息大体准确,调查员入户后,根据住房等情况大体可以判断家庭的经济情况。而高收入户的情况复杂,很多调查不出来。学者王小鲁研究报告认为,高收入层隐性收入很高。

“不平等问题,就是民众最关心的问题。”——谢宇

这是北京大学谢宇教授等人做的报告,在此之前还没有任何一个报告专门分析“家庭财产”。我们之前都是研究收入,收入还比较好算,财产这件事情太复杂了,你有辆车多少年买的,你自己都不一定说得出它值多少钱,因为得有折旧。

这个报告测算出来的财产的基尼系数很高,发现中国人的财产主要是房产,中国城镇居民的财产构成中,近80%是的房产。实际上这个比例也符合实情,因为目前的房地产价格炒得那么高,在深圳只要你有一套房,这基本上就是你的财产总数了,其他的财产都没有那么大。当然,房产好调查,其它财产不好调查。北大数据证明城镇居民金融资产占大约10%。

北大提出的问题比较尖锐,认为中国城乡居民财产的基尼系数0.73。当然,财产的基尼系数从来比收入的基尼系数要高,因为财产是收入积蓄的累加值,所以差距会大一点。

总之,北大做出的这个数据让大家比较吃惊,也公开发表了。我认为只要是严肃的学者,实事求是,把抽样方案做认真,把数据做认真, 别编造数据,做出的数据本身也不会有人批判,除非人家挑数据调查的毛病。只要是认认真真做出来的数据,我们都应该尊重人家的劳动成果。

2、拉美陷阱

下面是世界上基尼系数最高的10个国家的数据:

这是世界银行的数据,是测量收入的基尼系数,前10位的这些国家,大多集中在南美、非洲这些地方。就是我们前面说过的,既不均等又不公正的现象,过去也有说法叫“拉丁美洲陷阱”,中国的发展要避免“拉美陷阱”。

拉美的特点是资源特别丰富,人口又不多,那么好的条件早就应该发展起来了。怎么发展不起来呢?它制度有问题, 体制有问题。

拉美贫富差距非常大,而且政治不稳定,政权更替、贫富差距、社会动乱、社会矛盾很深,一些非洲国家也有这些问题。中华民族有五千年文明,有长期文明积累,我们永远不可能进入这些国家的行列。老祖宗给我们创了五千年的文明,我们应发挥传统文明的优势。

我做社会学,有时候思考一个问题,中华文明的长期积累,到底给我们留下了一些什么样的财富?我们有无数的历史故事需要梳理,有时候重温一个历史故事就能够让我们政策纠偏,就能够发生重大影响。

总之,上述贫富差距很大的国家对我们是个提醒,这样的贫富差距造成社会发展没有动力,贫富集团之间矛盾很深,市场交换难以进行,巨大的底层集团没有购买能力,造成经济停滞。人们也称之为“中等收入陷阱”现象。

3、理念和制度

下面这些国家是基尼系数最低的国家: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这些国家的贫富差距为什么非常小呢?它们的基本特点叫做高税收、高福利。这些国家均等化的高福利覆盖,福利保障水平很高,即使没有工作也能得到很好的福利。

我曾经在芬兰做过调研,有一次我询问一个医疗官员,让她说明医疗保障的情况。她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因为他们住的地方离城里很远,那个地方只有两户人家,结果有一个邻居自己锯树时把自己的血管打断了。这很可怕,因为那个地方就住两家人,马上打电话,医院派直升机来接救助。


我问她这种意外发生的事情怎么解决?自己掏多少?国家掏多少?她说因为是紧急救助、这种意外事情自己一分钱不用掏。

我想,如果中国有那样的一种福利保障的话,就不会出现说街上老太太倒地没有人敢扶的情况,所有意外的都是国家包的。当然,这在我们中国太难了,芬兰人口300多万,而我们大陆13.7亿人,跟他们没有办法比。这些国家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水平也非常高,大多在5万美元以上,所以,也确实没有可比性。

(数据来源:OECD Statistics)

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而且,北欧的高福利效果不错,但是,南欧的高福利带来巨大的债务危机,所以,体制都脱离不开具体的国情,我不主张抽象地炒作某种体制,差异性确实太大。

当然,我一直有个疑问,在这种均等化体制下,有本事的人最不高兴,没本事的人最高兴,因为你再有本事高收入,税收也都征走了,个人所得税率高的时候达到84%,高收入者每挣100块钱84块钱缴税,那么,经济活动的积极性是否受影响呢?

(依次为比利时、英国、芬兰、瑞典、阿鲁巴、奥地利、加拿大、卢森堡)

改革开放以前,我们国家也做过均等化实验,结果经济运营效率低下,经反思后,我们开始新的经济政策,放弃原来的那套均等化政策。

有一次,我在瑞典到乌普萨拉大学做调研,我就向该校一位教授提了这样的问题:我们的均等化实验失败了,所以才改革开放。你们的均等化体制看来运行得挺不错,为什么?这位教授的回答,有一句话使我的印象非常深刻,他说:“我们实行这个体制,是因为我们有长期宗教传统的影响。”

这位教授其实讲的是理念与制度的关系。一个国家能够奉行一个制度,需要全体国民具有与这套制度相吻合的理念,制度需要全体国民的理念来支撑。如果全体国民的理念与制度是背道而驰的,那么制度一定会被腐蚀掉。

对于福利保障制度来说,如果面对的都是骗保、套利的这套东西,那就非把这套制度摧毁不可,所以,必须有理念,没有理念支撑制度无法维持。

中国自古也不是一个宗教国家,但是多数人受影响比较大的是一套儒家理念,所以我们也必须思考国民的理念与国家制度之间的关系。

4、美国

对于财富收入差距的大小问题,无法脱离开具体的国情。刚才说北欧的贫富差距小,与之相比较,美国的贫富差距就比较高。下面我们看看,美国家庭人均收入的基尼系数。

从数据上看,八十年代以来,美国的基尼系数也是一路攀升的。美国的贫富差距近来也变得比较严峻,有一个叫托马斯·皮凯蒂的学者写了一本书《21世纪资本论》,他用数据证明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贫富差距持续上升。

(数据来源:《21世纪资本论》)

事实告诉我们,像美国这种数亿人口的大国,建立广覆盖的社会福利保障体制是比较难的。

而美国才3亿多人,中国大陆有13.7亿。所以我们必须考虑到,中国未来的覆盖全体国民的《21世纪资本论》难度非常大,千万不要想得太容易了。迄今为止,在建立福利保障体制方面,北欧做的最好,但是,相对来说,其人口规模也都比较小。

已经完成现代化转型的发达经济体,人口最多的也就是美国,但也不过3亿多人,贫富差距还比较大、福利保障制度比北欧也差很多。所以,我们必须对于在13.7亿人口的社会里,建立福利保障体制,解决贫富差距问题,困难想得多一些。

我国的特点是地区差异很大,所以,应该意识到,我们建设的保障体系,也还会有地区的差异。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其实,美国也知道自己的社会保障特别是医疗保障有缺陷,无论是克林顿还是奥巴马,都曾经想推动美国的医疗保障体制改革,但是都推不动,原因是美国是贫富差距比较大的社会,更多地关注了穷人的利益,社会的另一端就会反对。

但是,没有人能够否定美国也是科技创新能力最强的国家。美国社会强调竞争、强调效率,这样,在均等化方面,显然与北欧有很大差距。从公平与效率的关系看,两者确实有此消彼长的关系。

美国的例子也让我们再次反思中国的现实。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的贫富差距确实比以前扩大很多,但是,观察多数发达经济体所走过的道路,在经济扩张的一段时间里,贫富差距扩大也是一种普遍现象。

最近有一种呼声,以收入差距、贫富差距为借口,否定改革开放,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一个国家的政策必须有持续性,千万不要再翻饼了,一个国家受不了这么翻饼,只有政策具有持续性国家才能进步。一个国家的进步是在已经取得成果的基础上不断累积从而实现的。如果每一次都否定以前的成果,再翻过来重新走,就是前功尽弃。

我们的贫富差距比较大,确实是事实,但是也要看到,发达经济体在现代化发展过程中贫富差距的攀升也是普遍存在的现象。如果看中国最新的数据,从2013年到2016年,我国城乡居民家庭人均收入的基尼系数,表现出有微小下降的现象,至于这种趋势到底怎样发展,还有待观察。

(来源:中国经济网)

5、避免极端

总之,在贫富差距的问题上,我们要防止两种极端:

第一种极端是财富被少数人垄断,造成极大的社会不公。收入、财富分布的极大的不公会造成经济循环的断裂,造成恶性循环,这是引发社会动乱、造成中等收入陷阱的重要原因。这我们必须警惕的。

第二种极端是民粹主义盛行。这也是很可怕的,这种危险性在最近这段时间凸显了。尤其中国是一个长期有民粹主义传统的国家,很容易被煽动。

什么叫民粹主义呢?就是一种绝对平均主义的、极端平民主义的思潮。“文化大革命”就是最典型的表现。

这个值得思考,我看最近有领导人讲话也在提这个事情,整个意识形态被极端思潮撕裂,这肯定是害中国的,所以要阻止这个东西。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