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社会热点 > 不要慌

不要慌

2018年07月30日 06:44 转载自: 秦朔朋友圈   阅读:175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7月中下旬,先去莫斯科看球,后到硅谷学习,所到之处都是好天气。而朋友圈里则阴云密布,从贸易战、P2P爆雷、各种违约到人神共愤的疫苗案,再转向此起彼伏的性侵控诉。

“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讥讽又不过是喜剧的变简的一支流。”无论是鲁迅在《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中所说的哪一种,都让人意识到,那种“巧语花言地再来补足了十景”的“成就感”,“不过是无聊的自欺”。但同时,“有破坏却未必即有新建设”,所以真正所需的,既要直面真实,还要“内心有理想的光”,努力去做真的革新。

革故鼎新需要担当意识,而周围,责任不知道去哪儿和推诿是常态。不久前两个重要财经部门爆出一场互怼,透过表面看本质,就是成绩是自己的,问题是别人的;形势好的时候无论看到什么问题都不说,自己的问题不说,别人的问题明明知道也不说;形势不好的时候自己的问题更不说,当自己要背责不得不说,就找人一起背锅,最好找的还是埋单者。不自省,不自立,不担当,不坦荡,中国经济的老问题就会永远在那里,并越滚越大。如果说这场互怼有什么积极意义,那就是把桌子下面的窃窃私语搬到了台面上,言胜于默,不再掩饰和回避。

说到疫苗案,则让我回想起2009年《第一财经日报》曾接到食药监部门某官员的爆料,内容是大连金港安迪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在人用狂犬病疫苗中违法添加核酸物质。他之所以爆料,是想把相关责任推到上司那里。居心不良,事情则是真的,就是在疫苗供不应求时往里面加东西提高产量,等于是“注水”。这是无法保证产品应有效果的,潜伏期很长,不知道将来哪天会出问题。当时新华社通过相关渠道向上面反映了问题,也说要严查,现在看,问题并没有根除。

关于中国经济最近我写过多篇文章,倡言在这个关键时刻,理性、自立、反思,致善由你。这篇文章就从最近在俄罗斯和美国的一些新的感受谈起。

1、俄罗斯:“从废墟中飞起的不死鸟”

我没有去过俄罗斯,直到上个月在欧洲旅行,邮轮停靠在圣彼得堡,下来参观了两天。世界杯去莫斯科,又走马观花了三天。以前俄罗斯在我心目中是个暮气沉沉、内忧外患不断、到处都有黑帮和腐败的警察、“不好的市场经济”肆意生长的地方,这次印象有了一定的改变。

一是感受到俄罗斯雄浑刚健的历史气质。无论在圣彼得堡的冬宫、夏宫还是在“军迷圣地”莫斯科中央武装力量博物馆,都令人顿生博大强悍之感。“日耳曼战车”德国队小组赛出局,斯大林那句“德国从未在苏联的土地上得到收获,也不能成功地做到他们想做的事”在网上流行。如果参观过武装力量博物馆,看过苏德战争中三大保卫战和苏联红军攻克柏林的那些历史照片和文物,就能更深地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尽管苏联已经解体,但历史赋予他们的那种骄傲感还是根深蒂固。

二是感受到俄罗斯人在困难面前从容的一面。过去20多年,俄罗斯爆发过多次经济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是1998、2008和2014年这三次。如果说中国过去20年是战略机遇期,俄罗斯则是挑战不断,多次卷入地缘政治和军事冲突,经济对原油出口高度依赖、深受油价波动影响,而且一直被西方制裁。我们的导游叫杨健,在莫斯科大学读博士,她2012年从中国来的时候100美元兑2800卢布,2014年底眼睁睁看着卢布跌到最低点,100美元能兑8800卢布。她的一个俄罗斯同学拿到哈佛大学研究生的offer,但由于卢布贬值,不可能换到足够的美元,只好放弃。

2014这一年,世界原油价格跌了一半以上,俄罗斯经济风雨飘摇,触发了金融危机。年初100美元兑3300卢布,10月可以兑3500-4000卢布。俄罗斯央行多次加息,抛售外汇储备平抑市场,但对卢布下跌无济于事。12月11日,俄央行将关键利率从9.5%加到10.5%,但100美元兑卢布反而涨到5500到6600卢布。12月16日,俄央行将利率大幅上调到17%,希望阻止卢布贬值,防止通胀大幅走高,但卢布一夜之间暴跌了13%。12月17日,白宫发言人表示,奥巴马总统将签署一项有关加大对俄罗斯制裁的最新法案,包括对俄罗斯武器公司和高科技石油项目的投资者实施新的制裁措施。诸多压力下,100美元兑卢布很快突破8000。

杨健在莫斯科生活了6年多,她说卢布这些年跌了一半多,但老百姓的心态还比较稳定,主要原因是普京采取措施限制生活必需品涨价。所以汇率下跌对日常生活的波及没有那么大。目前,100美元兑换6350卢布左右,卢布相比2014年底的低点涨了一些。原因是油价上涨,2017年经济复苏,增长1.8%左右,粮食产量是26年来的最高水平,失业率也从2016年的5.5%降到5.2%。俄罗斯长期受高通胀困扰,现在也降到了4%以内。GDP增长1.8%,CPI增长4%,这样的数字放在中国是巨大危机了,但对俄罗斯来说已是近年来最好的答卷。

俄罗斯的经济金融状况虽有改善,但也很难说就稳定下来了。今年4月9日,俄罗斯股票市场指数RTS暴跌超过10%,是该指数1995年9月1日设立后最大单日跌幅,当天卢布对美元也下跌2.69%,是2016年6月以来最大跌幅。股市汇市双杀,触发因素之一是美国财政部4月6日宣布,将对一批俄罗斯个人和实体实施制裁,包括17名俄罗斯高官、7名俄罗斯企业家和他们控制的12家企业。当时,俄驻美使馆指责美国制裁俄罗斯是“摧毁全球自由贸易和经济融合发展”。

美国的制裁是外因,俄罗斯经济结构的弊端是内因。去年普京签署了《2030年前经济安全战略》,认为俄罗斯经济存在的问题主要是:投资不足,原料依赖,中小企业GDP占比不足,地缘政治局势紧张,腐败和贫困。其实俄罗斯十多年前就提出要从“资源型”、“原材料化”的经济,向“发展型”转型,创造能够产生新知识的创新环境,大幅度提高非原材料产业的生产与出口,发展高技术新经济,发展中小企业,促进农业现代化,加快国防工业技术向民用工业转移,但成效并不显著。俄罗斯经济有不少“寡头”,但没有像中国这样普遍的企业家、创业者精神。1992-2001年俄罗斯科技人员流失了80万人,20万顶尖人才移民西方。创新之道,唯在得人,俄罗斯在支撑创新的人力资源方面远远落后于中国。

我对俄罗斯经济的前景不是很乐观,但俄罗斯人历经危机仍不失信心的从容却给我留下了很深印象。普京今年5月在总统就职演讲时说:“在过去1000多年历史中,俄罗斯一次次从苦难中走出,就像从废墟中飞起的不死鸟。”在我看来,过去20年,俄罗斯经济有过几次苦难,中国虽有过困难,甚至是较为严重的困难,但总体上谈不上苦难。可是,我们在困难面前的“苦难感”却很强,股市跌一阵,投的P2P黄了,好像天就要塌了,要崩盘了,移动互联网更加剧了这种传染性很强的“危机感”。中国经济有问题,问题还在于严肃透明地讨论问题并不容易,但作为这块土地上的劳作者,扪心自问,应该明白,如果我们自己不抛弃不放弃,天不会塌地不会陷,中国潜力没有终结,中国作为世界经济增长引擎的地位没有改变。人人都负起对自己的责任和对身边环境的责任,心态也会平和起来,怨天怨地怨他,自己也只能越来越难受。

2、世界正从规则主义转向极其务实

俄罗斯今年4月9日股汇双杀的前一天,特朗普发推特,“叙利亚发生了疯狂的化学武器袭击”,普京对此负有责任。这是他首次在推特上点名指责普京。7月17日普京和特朗普在赫尔辛基会晤,相谈颇欢,特朗普不过瘾,还邀请普京秋天访美。双方都回应了美国特别检察官穆勒对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的问题。特朗普说“我没有看到任何俄罗斯会这么做的理由”,普京也再次否认,两人的合作让美国国内大哗。

特朗普今天一个样、明天又一个样的态度正在改写国际社会的游戏规则。他也许代表了这个世界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演化趋势,就是从规则主义和战略主义转向灵活和极其务实。旧规则还在,但摇摇欲坠,新规则的形成还飘摇无踪。有人认为欧美日正在形成趋向于零关税的自贸统一战线,但究竟能不能落实还需要很多具体谈判,一到具体利益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说是欧盟希望从美国进口更多液化天然气和大豆,马上就有质疑,船运天然气还是管道运输划算?欧盟说了不算,买什么东西是企业界做决定,要算账的。

在我看来,未来一段时间,美、中、欧、俄、日,等等,可能形成多种类型的双边关系,有合作有竞争有对抗,此一时僵化彼一时暖化,不固化,常变化。特朗普是最“内倾”的,他的核心思想就是少担外部责任,一切以“美国优先”为本,而且是美国的经贸利益优先,决不能再“吃亏”了。所以,美国的传统安全盟友德国和日本因为顺差多也被特朗普怼。特朗普对普世价值观的兴趣也不大,他更关注的是控制移民,因为移民会改变传统的文化。

这样一种看似世界“无锚”、无统一规则、淡化传统价值观、只算表面经贸账的国际局势,对中国未必是坏事,虽然目前我们很不适应。中国长期以开放促改革,习惯了用以WTO为代表的国际规则来驱动对传统体制的变革。现在的挑战是要和主要经济体以及区域经济体一个一个都去谈,不仅谈生意,还要谈“生意的生意”(做生意的规则),而各经济体的关系也在随时变化,冷热不定,所以一时间有些“失控感”。我们要学会适应这种失控,习惯就好了。特朗普想怎么说是人家的权利,我们的新闻发言人该怎么回应有人家的套路,不用那么紧张,要放松一点,要看到合作的世界正在变成争夺的世界,而且会常态化,但是争一段时间,各自都会算账,该合作还是会合作。外部的气候变化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当国际贸易增长的驱动力下降,当WTO的影响力下降,中国如何通过改革,更多地依赖内部的市场,激发新的成长力量。这是长治久安之本。

3、美国:经济发达靠的不是特朗普

接下来说说在硅谷的学习。我最大的体会是,美国的强大在于社会的强大,美国经济的发达和特朗普当总统关系不大。下面举三个例子。

奇点大学位于硅谷的核心区,和NASA研究基地在一片地方,是戴曼迪斯与库兹威尔共同创立的一个“用科技改变世界”的民间教育机构,无学位授予。戴曼迪斯是让霍金体验零重力飞行的人,库兹韦尔是《奇点临近》的作者,奇点就是人和机器智能之间的转折点,预计是在2045年。校舍很简单,每年培训4000人,学费很贵,录取率只有百分之几。这里目前有400个教师,基本是兼职,他们的鲜明特点是理论结合实践,很多人是大学教授,畅销书作者,同时有自己的公司或投资机构,也有的教师曾在著名的科技公司工作,后来从事风险投资和咨询服务。他们在课堂上讲了不用劳动力的绿色农业,24小时打印出来3D房子,植物蛋白合成的汉堡包,用基因编辑方式治愈的不治之症,用人工智能绘画作曲和自动驾驶。他们设想,就像人类今天养小猫小狗,当奇点来临,人类会不会变成被智能机器人驾驭的小猫小狗?我们这次课程的主题是指数型增长,其目的在于让人意识到,未来不是过去的线性延伸,而要点燃想象力,think big,impossible就是I’m possible,然后不断尝试,用科技解决人类的各种问题。在奇点大学,我感受到了充满创造力和创新思维、思考人类未来的极客文化,没有约束,自由放任,这种生生不息的力量才是引领世界的原创性的来源。

下面这两张图是我们在斯坦福大学慈善与公民社会中心(PACS)学习时看到的。一张反映的是美国社会的捐赠金额,2017年为4100亿美元,相当于当年美国GDP(19.39万亿美元)的2.1%。中国一年的慈善捐赠是1600亿元人民币,相当于GDP(82.71万亿元)的0.2%。尽管有一个不可比因素,即美国捐赠的第一大项为宗教,127.37亿美元,占31%,而中国人给寺庙的香火钱并没有统计在慈善捐助中,但剔除这个因素,美国社会的回馈水平仍远高于中国。另一张图反映的是捐款来源,个人/家庭捐赠占70%,基金会捐赠占16%,遗产捐赠占9%,公司捐赠占5%,可见个人回馈比例之高。这种普遍的回馈文化,源自美国“先有社会、后有政府”的历史和新英格兰的乡村自治传统,人们相信由自己去解决社会的问题,比政府效率更高。当然,政府也出台了税前抵扣的政策,大力支持社会捐助。像巴菲特、比尔·盖茨、扎克伯格、马斯克这样的富豪都签署了“捐助誓言”(Giving Pledge),承诺捐出大部分财富。扎克伯格和妻子2015年宣布将在有生之年捐出99%的Facebook股份,资助科学,投资社会创新企业,参与旨在推动“公平和机会”的社会活动。扎克伯格夫妇的慈善组织CZI(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刻意和Facebook保持距离,不希望失去独立性。

再下面这一组图是我在斯坦福大学医学院一条小路上拍摄的。路上刻着一系列重要的生物学、生理学和医学发现,以及时间、科学家的名字,比如:1858年达尔文和华莱士在林耐学会上发表了进化论的论文;1862-1870年,巴斯德和科赫发现了疾病的细菌学说理论;1895年伦琴创造出第一张X射线照片;1928-1945年,发明了盘尼西林;1944年,艾弗里等人证明DNA是遗传物质;1965年雅各布、莫诺、罗沃夫提出基因调控机制。在这里,你一下子就会领悟到,大学是用来做学问、做真正的学问、追求真理、造福人类的地方。大学应该推崇什么?我不禁回想起几年前去伯克利分校,朋友介绍说,校长院长都没有固定车位,但诺贝尔奖获得者有固定车位。官僚化和大学精神无缘。

为什么美国的创新能力那么强?这是有制度基础和文化基础的。《独立宣言》言明,政府是为了保障人民“不言而喻”的权利而建立的,“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美国宪法》第一条第八款就有“保障著作家和发明家对其著作和发明在限定期间内的专利权,以促进科学与实用技艺的发展”的规定,宪法第四修正案规定,“人民保护其人身、住房、文件和财物不受无理搜查扣押的权利不得侵犯”。政府并不凌驾于社会之上,也不能随便干预社会,这样,人们才会有长期打算、稳定预期,会做真正有价值的事,并得到好的激励。而当每个社会成员不受精神约束,致力于探索科学规律和真理的时候,创新自然会源源不断地产生。

美国经济2008年危机出清后就开始向上走,主要是自我调节机制的作用,如果说政府有作用,那么基础也是奥巴马时代奠定的,没有特朗普照样不错。当然,特朗普的减税政策进一步增强了投资预期。但特朗普是一个干预意识很强的人,他一会说美联储政策有问题(后来白宫又声明尊重联储的独立性),一会又要控制人才移民签证,所有这些,事实上是在干预社会的运行,从长远看,将给美国经济带来结构性的伤害。

4、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酷暑难熬。经济社会意义上的这个夏天,按起葫芦浮起瓢,尤其难耐。改革开放40年再出发,也许上天是用这种方式提醒我们,“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思所以危则安,思所以乱则治,思所以亡则存。

面对疫苗案这样的问题,我和大家一样愤怒和沮丧,但我仍要说,中国并非没有让人放心的企业品格。凡是在充分竞争的环境和消费者知情权、选择权能得到保证的那些市场上,中国的供给是可靠的,市场力量促使产品竞争的总趋势是优胜劣汰,加上监管者严格执法,这样的“市场化+法治化”道路就是坦坦荡荡的光明正道。凡是出现比较大问题、且屡教不改的产品领域,往往是既不市场化(比如指定、定点等干预很多)又不法治化(比如出了问题可以“搞定”)的地方。

想到一个例子。2005年12月,一位美国女记者根据亲身经历在《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发表了《离开“中国制造”的一年》。她在2004年圣诞节发现,39件圣诞礼物中“中国制造”的有25件,家里的鞋子、袜子、玩具、台灯也来自中国,于是她从2005年1月1日起开始尝试一年不买中国产品的日子。这段真实历程的终点,是一年后和中国制造重修旧好。中国制造能走遍世界,大量世界知名品牌委托中国企业代工,说明中国人是能够生产出合格产品,质量是靠得住的。问题常常出在给本国消费者提供的“指定性”产品上。我们应当深刻反思,但大可不必丧失自信。事实上,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的声明也赞扬了中国国家药监局采取迅速而透明的行动,声明说,“本次事件无疑令人遗憾,但此次事件由飞行检查发现,也说明了监管机构的体系监管和现场检查能有效保护人民健康”。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对自己没有一点信心的话,不会有谁对我们有信心。当然,自信不是说就行的,要靠扎扎实实去做。

回到去杠杆过程中的诸多爆雷事件,在不久前写的《1998、2008、2018,我们到了最需要理性、自立和反思的时候》一文中,我提出,我们的政府、金融机构、企业、投资者、居民,每花一笔钱、投一笔钱、贷一笔钱的时候,是遵循严格的投资回报测算、现金流预算、绩效测算,有把握才做,还是头脑发热、怀着侥幸心理击鼓传花,甚至是“改正自己的错误太难,所以去犯更大的错误”?!今天的果是昨天的因,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当我想到俄罗斯连绵不断的各种危机,我会说,我们不要这么慌。世界500强中的跨国公司几乎没有不在中国投资的,中国是很多跨国公司的单一最大市场和最大利润产生地,如果中国不稳定、无秩序、没前景,它们会来这里白白做贡献吗?

当我在硅谷学习一周,体会到美国知识创新和社会创新的来源,我会说,不要慌,因为慌没有用。别人不是为了服从什么去研发,而是为了真正的探索去研发,专注创新多少年,全世界多少优秀人才汇聚在那里做了多少年,才有今天。我们起步晚,大量人才还去搞金融等短平快的东西了,我们对科学知识和科学精神的重视也还很不够,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登顶呢?

思其始而围其终,犯其至难而图其至远。只有真正形成支持创新的文化和机制,只有建设强健理性的社会,只有从政府到社会各方都踏踏实实下足功夫,而且始终按照客观规律办事,我们才能真的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信心和定力。今天说“不要慌”是一种期待,倍加努力之后,我们才会真的不慌。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