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社会热点 > 《共谋者》:雪崩的逻辑

《共谋者》:雪崩的逻辑

2018年07月27日 06:25 转载自: 秦朔朋友圈   阅读:156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实事求是地讲,电影《共谋者》(2012)在影评网站上的分数并不算高(豆瓣7.0分;猫眼7.1分),在韩国犯罪题材同类型影片的横向对比中也无法占据一个里程碑式的位置,剧情中也着实存在一些粗糙突兀的细节,可就是这么一部电影,假使“出厂设置”放到中国,其现实意义丝毫不逊色于口碑炸裂的《我不是药神》。

因为国内能捱到公映的现实题材的电影太少,所以舆论将《我不是药神》称为“良心之作”,韩国这样的“良心之作”太多,所以人家才方便在“良心之作”里对比艺术与技术上的完成度。中国电影和韩国电影之间相差的距离,可以归纳为“我们没得选”和“有就是进步”,至少在文艺工作的一隅,改变确实存在,这已是可喜之事。

《共谋者》与元斌主演的那部风靡万千少女的《大叔》(2010)的主题类似,都指向了人体器官移植的非法交易。此二者的不同之处在于,《大叔》乃是韩版的《这个杀手不太冷》,男主角始终代表着正面形象,而《共谋者》中任昌丁饰演的英奎则身处犯罪链条之中,并非典型意义上可由观众直接代入的角色。

英奎原本是一个非法人体器官移植团伙的蛇头,三年前一次作案失败,团伙成员勇哲为了掩护英奎坠海身亡,这件事令他产生愧疚感,决定金盆洗手。然而,现实生活的窘迫使得英奎的想法终究还是落了空。一方面,前合作方不断威逼利诱拉他上船,使其欠下巨债;另一方面,心上人宥利因父亲需要换肾也急需用钱。原本打算改邪归正的英奎只得寻来几位昔日搭档重操旧业,计划在一条开往中国的邮轮上获取此番用于交易的器官。

对英奎们来说,那些被摘取器官而无法活命的对象早已丧失了人的属性,不过是些可供其牟利的器物。直到英奎用摄像机录制器官来源的视频时,才意外发现案板上残疾的彩熙竟是三年前身亡的勇哲的妹妹。面对死于非命的共谋者的至亲,英奎还是心软了,他决定放彩熙一条生路。

电影这处细节交代的一种偶然性——英奎从善的初衷在于彩熙是他的“熟人”,并且这个熟人是他内心有所亏欠的,如果彩熙是一个陌生人,这单生意他大概率会照做。联想起长生生物员工举报疫苗那件事,同样属于偶然事件。举报者亦非从心底认识到疫苗的危害性,而是因内部分配时私利受损,气不过而举报的。这样的偶然概率,某种程度上比犯罪行为本身还可怕。

在《共谋者》中,英奎算不上纯粹意义上的坏人,他铤而走险的原因并不能完全归结为贪欲和邪念。倒是崔丹尼尔饰演的历经反转的彩熙丈夫尚浩,才是剧情中“人性恶”最深沉的代表。

身为保险公司高层的尚浩是犯罪团伙的幕后boss,他为了延长那些需要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富有患者的生命而获取巨额金钱,不惜组织团队设下圈套在邮轮上挖取无辜者的器官。结合电影的剧情分析,尚浩策划的犯罪活动大致分为以下四个流程:

第一步,尚浩借由职业便利,轻易获取了那些拥有稀少血型和特殊体质的客户的信息;

第二步,尚浩利用信息优势接近猎物,取得猎物信任,逐步将猎物骗进去中国的邮轮;

第三步,尚浩配合团伙内具体实施器官摘取的人员在船上完成“手术”,并在此过程中全程演戏,消除自己的嫌疑;

第四步,尚浩同目标医院的不法医师勾结,在跨国医院完成非法器官的移植。

在尚浩的“一盘大棋”中,医疗信息与保险信息的泄露已是必要环节,跨国线上的“拦路神”也必须打点周到,除此之外,他们几乎可以为所欲为。至于具体执行的蛇头英奎,不过是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一旦后者生出二心,有出卖整条产业链的风险,等待他的就是被灭口的下场。

季羡林先生曾经提到过一个叫做“坏人基因”的概念,意思是说:真正的坏人从不觉得自己所犯的事是坏事,也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是坏人。令人绝望的是,他们不存在任何改好的可能性。《共谋者》里的尚浩便是这样的坏人,只要有作恶的机会,这种人就会持续作恶,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道德、制度以及法律在这种人眼里是形同虚设的,他们只会琢磨如何逃避责罚、如何钻营、如何留退路,他们周而复始、孜孜不倦,来不及反省或祷告。

电影的尾声以悲剧收场,彩熙以及宥利的父亲均被坏人挖取器官后惨死,良心发现的英奎本意是要救人,却奈何被伪善整场的尚浩利用,最终陷入一场徒劳。当英奎将尚浩逼到墙角后,后者求饶时的那番陈述堪称全片的精华段落:

“不管是有钱还是有势,只有拥有得多的人才能活。与之相反,没有那些的人,就得把肝啊脾脏啊都挖出来卖。人就是只会为自己的生路着想,没人管这种事的,就算消失了一两个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知道的…只要死了一个人,就可以救活一群人,身体不好的因为能活下来所以开心,不是还有托这些人的福能过日子的人吗?只要卑劣一小下,这世界就会比较好过一点,一起来过好日子吧!”

从尚浩的话中,观者不难发现,此人不但无悔过之心,而且已经为自己罄竹难书的罪孽找到了逃脱道德审判的借口。这副嘴脸正似疫苗事件的几个始作俑者,他们清楚制度和系统的漏洞,然后疯狂地在其间攫取利益,从始至终缺乏社会责任感,只是将其当作冷漠的生意。即便是东窗事发后,他们也不会觉得一切有什么问题,至多是感叹自己时运不济、没能捞得更多。

《共谋者》里的尚浩罪不容诛,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混账逻辑在现实中仍旧大有市场。尚浩的逻辑说白了就是——有钱就是真理,就能买命,就可以为所欲为;没钱就是活该,就得卖命,就只能活活等死。如果你遭遇了不公的命运,归根结底是你不够有钱,想要活得更好,你必须拼命挣钱。只要钱够多,奶粉可以找国外代购,入学可以去贵族学校,镀金可以选择海外深造,国内呆不下去甚至可以一走了之。

上述逻辑乍听起来没问题,实际上全无道理。那种“为谋求公平待遇而选择努力奋斗”的概念,在今日的客观现实面前越来越显得不那么“政治正确”。很多遭遇不公的人,在生活中并没有不努力,有些人甚至非常努力,但是他们还是遭遇了自以为挣钱就可以避开的悲剧。

在我看来,把“挣钱”和“公平”这些概念连动成因果关系的提法,从一开始就回避了问题的核心,这种回避问题的路径,归根结底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谬论。试问:普通人非要爬到很高的位置、赚尽可能多的钱才能获得安全感、避免厄运临近,这样的现实是否合理?在所有人都拼命挣钱而不得不你追我赶的过程中,又会滋生出多少原本不必要的悲剧,诸如此类的后果,当初提出路径的人是否考虑到了?

现实世界中具备“坏人基因”的终究是少数,大多数则是被裹挟同时也裹挟别人的“无辜”雪花。所有人都害怕雪崩,所有人却又全然忽视由其添砖加瓦的雪球正越滚越大,置“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的规训于犄角旮旯,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深刻的悲哀与不幸。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