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财富故事 > 比尔·格罗斯:从赌徒到三十年不败的交易天王

比尔·格罗斯:从赌徒到三十年不败的交易天王

2018年07月13日 06:41 转载自:格上财富   阅读:238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请用一句话形容你自己?"

他顿了一下,两双拇指互相摩擦,指尖有磨损痕迹,然后,缓缓从口中吐出这句话:"易受伤的(vulnerable)。"

不可置信的我们,反问了他两次:"vulnerable?"

"是的,易受伤且充满不安全感(vulnerable and insecure)。这是我用来描述自己的话。"

眼前这个瘦高、谦逊的人,在金融市场喊水会结冻。

他,是全球最大一档债券基金(Pimco总报酬基金)的操盘手。


他,掌管的资金达八千一百亿美元,是股神巴菲特的四倍。


他,更是唯一摘下三次晨星(全球基金评鉴龙头)最佳固定收益基金经理人的人,三十年绩效打败大盘。

易受伤的人?三十年不败的投资天王?

没错,是同一个人。

他,叫做格罗斯(William H. Gross),是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投资长,又被誉为债券天王(the Bond King)。

四十多年前,他,只是个带着两百美元盘缠,在拉斯维加斯赌桌上拼命的小赌徒。如今,他的身价近十三亿美元(约合新台币四百亿元),在美国加州的拉谷那海滩拥有两万平方的豪宅。

这,是一个小赌徒变成手握二十五兆资金天王的故事。他的一生,都在与情绪作战,因为他「认识自己」、「踢掉自大」,而能站在迎风的浪头上,持续三十年。

进出市场低调,动向受全球瞩目

一栋白色建筑物,它只有四层楼高,毫不起眼。然而,位于三楼的交易室,却被人们称做「海滩」(The Beach),与三千哩外的 「大街」(The Street,即华尔街)遥遥相望。

「海滩里正在做什么?」人们总爱猜测「海滩」的秘密,不亚于他们关心巴菲特的收购桉、联准会在秘密会议做的决议。海滩,正是Pimco(The Pacific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mpany,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的作战总部。「海滩」之地位,不只在于其操控的庞大资金,而是里头有一位市场先知──格罗斯,以精准的长期趋势预测见长。

最经典的事件莫过于2000年2月底。突然,华尔街一阵骚动,一连串债券买盘涌现,美林、高盛等投资银行的交易厅耳语着:「格罗斯进场了,『海滩』现身了!」如同野火燎原般,市场疯狂抢进债券,几小时后,债券价格扶摇直上。几天后,也就是三月份,美股触顶,从此未再回到高点,这就是大家所熟知的科技泡沫大崩盘。当然,股市崩盘,也揭开了债市多头的序幕。

债市与股市,就像翘翘板一样,当股市笼罩乌云时,债市便阳光普照,因此,即使格罗斯操作的是债市,他的一举一动,仍吸引全球目光。因为部位庞大、进出快速低调,他率领的部队也被形容为「安静的巨鲨」(Quiet Sharks)。

求学时为了一个赌注,六天跑两百公里,肾破裂还是照跑

走进Pimco交易室,我们被要求禁语,交易员们紧盯盘面,空气紧张而凝结。交易室左边,就是天王格罗斯的办公室,是个四坪不到的小房间。然而,回到最早的问题,这位容易受伤的先生,如何三十年不败?

线索要回到格罗斯办公桌后的肖像画之一,杰西·利弗莫尔(Jesse Livermore),他的投资偶像。利弗莫尔摩是史上最有名的投机客,从一个号子里的擦黑板小弟起家,到叱吒华尔街的金融大亨,一生八次大起大落,最后自杀。

三十年来,格罗斯的办公室里,始终挂着利弗莫尔的照片,以及他的名言:「投资人必须提防很多东西,尤其是自己。」(An investor has to guard against many things, but most of all against himself.)凡是人,都有情绪;格罗斯、利弗莫尔,因为易感,甚至比一般人更容易受影响。

因此,利弗莫尔倡导认识自己,格罗斯也以此惕厉自己,在生活、投资上发展出一套高度自律的系统,藉以打败情绪。

格罗斯出生于美国中部的小康家庭,虽然内向,被人称为独行侠,内心却无比好强。大学时代,在朋友的起哄下与人打赌,从旧金山跑到加州卡梅尔(Carmel)。为了赢得赌注,即使跑到最后五哩路时,他的一个肾脏已经破裂,他还是坚持继续跑,在六天内,跑完一百二十五哩(约两百公里),跑完后立刻被送进医院。

这股强烈要赢的欲望,让他专注的做每一件事。好友、MSN Money财经作家提摩西(Timothy Middleton)形容,为格罗斯赢得桂冠的技术都有一个共同点:严格而专注的自我要求。大学毕业那年,一场车祸改变了格罗斯的命运。住院疗养时,他读到加州大学教授索普(Edward O. Thorp)所着《打败庄家》(Beat the Dealer)一书,教人用记牌方式在二十一点扑克牌游戏获胜。出院后,他带着两百美元到赌城试身手。

从赌桌悟出投资心法——短暂损失会因长期趋势有利而摊平

为了尽量保存赌本,他住进一天只要六美元的印地安饭店,每天走路到拉斯维加斯大道上的四后赌场(Four Queens),找免费食物吃。

一开始,格罗斯受不了周围环境的菸味和酒气,经常无法集中注意力;如果运气不好,几小时,甚至一、两天都没赢,他会沮丧的不敢回到赌桌上。有时,他经常这里玩几把,再换到另外一张桌子,或者到处观察,哪个发牌员比较会带来好运。

后来他发现,一直换赌桌,根本无法记住庄家已经出了哪些牌,也就无法预测牌盒里还有哪些牌。而且,暂停会打断赌博的节奏和专注。

因此,格罗斯决定长期抗战,每天在赌桌待上十六小时,连赌四个月。其间,就算他输了大注,也从不退场,继续留在牌局中,用两美元下注。就这样,当初的两百美元盘缠,竟然翻了五十倍,成为一万美元。

这个小赌徒,不只赢得大学学费,还奠定了终生受用的投资心法。

与一般赌徒不同,格罗斯并非愚蠢、毫无纪律、纯粹赌运气。他建立起一套评估未来事件的机率(也就是投资上的风险),将其分为两种:长期与短期。如果用二十一点比喻,留在牌盒里未发的牌,代表的就是长期机率;而庄家所发的下一张牌,则是短期机率。

当你记住庄家已经发出哪些牌,就掌握了长期机率,你可以算出,牌盒里是点数大的牌多,或点数小的牌多。因此,庄家接下来会发出什么牌?你猜中的机率因此提高,也可据此决定是否补牌。

「我从赌桌上了解,当你看到胜利机会倒向自己时,一定要持长期观点。因为短暂坏运所造成的损失,会因长期趋势有利于你而被摊平。」格罗斯悟到,即便出错,只要对的次数加起来多于平均,你就可以打败庄家。

格罗斯从牌桌上,发展出的「长期观点」,也是他后来投资策略的主轴:「用长期观点打败人性中的贪与怕」。

他说:「把注意力关心未来三到五年,等于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个暗号,告诉自己投资不是赌博,而是建立长期布局,这同时也帮助你降低在进行投资决定时,产生的贪跟怕。」而且,「当机率有利于你时,要下大注」。

格罗斯曾写道:有次我被一堆无解的难题缠住了,一个老朋友对我说:「记得两件事:一、别为小事抓狂;二、全都是小事。」这两句话已变成他一连串自我反思的源头。

凡常陷入琐碎小事泥淖中的人,不可避免总是当输家,但专注在长期趋势蓝图的投资人,可以改善投资机会的优势,甚至不输专家。早在他担任基金经理人之前,便习得此事。

交易债券第一人——将微利投资工具改造成高报酬商品

带着长期观点的思考架构,二十八岁那年,他找到第一份工作:太平洋保险公司的债券分析师。 「剪息票(clipping coupon),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我每天剪下债券的息票,贴在纸上,然后寄去对方公司,他们就会给我们利息。」

当时,债券投资被视为「孤儿寡母领取利息」的投资工具,平淡无奇。因为在那之前的一百多年,美国的通货膨胀率每年平均只有0.65%,债券价格从不波动。买下债券的投资人,只要定期把息票剪下来,寄回给发行债券的公司,收取利息,到期时领回本金即可。

但是,情况有了改变。一九六〇年代,通货膨胀出现,从1%逐渐往上升,直到一九七〇年的6%。物价上扬,债券的利息不再能支付孤儿寡妇的生活所需,债券不再保值,价格大幅下跌,甚至腰斩!

市场彻底改观,债券从「世界上最安全的投资」,被讥讽为「充公券」(certificates of confiscation)。

「时势」出现了,但还得要有「英雄」才能造时势。格罗斯回忆:「做了六个月,我觉得好无聊,我说不要再剪贴了,(我们)来交易吧。」

「我老板说好,非常支持我。但这是很大的风险,没人这样做过。我们的竞争者认为我们疯了。」当时,这种把债券当成股票,在市场上买卖的做法,被视为异端。

「因为我很年轻(笑),想事情不一样。老一辈的人,不愿意去看新主意。」当时,一流的高手拚命往股市挤,进债券市场的人,不是二军,就是「老一辈的人」。

低度竞争的市场,碰上年轻的冒险家,以及大环境的转变,于是,债券天王诞生了。

格罗斯,成为第一个把债券拿来交易的人,改写历史。

「他对投资界最大的贡献就是,看出债券可以拿来交易,并非只是持有。」经济学家、前联准会成员彼得·伯恩斯坦(Peter Bernstein)评论,「当时(一九七二年)关于新形态债券交易的学理不过才问世,但格罗斯却已开始积极的投资策略……,堪称积极型固定收益管理的前锋。」

接着,格罗斯像在赌场找机会一样,在全球市场找寻高报酬的债券投资机会,「找到机会就下大注」。他发现有一种交易极冷清的私募配售债券,不受主管机关监督,他利用市场交易量少、缺乏公开报价平台的环境,在买卖资讯不对称的状况下套利。

有一次,格罗斯左手拿起电话买进两百万美元公司债,每单位价格为七十九美元,右手马上电话报价卖出,但谈成的价格是八十九美元,几秒钟之内便赚进二十万美元的利润,而且风险极低。

这种新形态的债券套利模式,让格罗斯在代操业大出风头,每年平均报酬率均超过10%,甚至曾高达18%,打败股票大盘。 因为成绩亮丽,他拿下第一大电信公司: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的代操资格,让他成为市场当红炸子鸡。

十年征战市场,格罗斯在赌桌上得到的「长期观点」,越加成熟。他发现,「三至五年的长期观点,足以消除我每日情绪起伏,并专注于未来重要的总经趋势。」

靠作息自律控制情绪,要求员工即使交易成功也不能欢呼

为了远离情绪,格罗斯的投资偶像利弗莫尔,刻意让自己「孤独」,把在百老汇的办公室搬到第五大道,「我要远离华尔街的氛围,在一个听不到任何明牌的地方。」「股市是一个需要全神贯注的大挑战,绝不能懒散。」

格罗斯也如此。在生活作息上,他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打开桌上的彭博系统,检视前晚行情,翻翻报纸,吃完妻子为他准备的麦片粥和水果后,六点钟准时开车十分钟到公司。早上九点,是纽约的午餐时间,格罗斯便过马路到对街的万豪酒店,由私人教练指导他做瑜伽。

「每天我去做瑜伽,都可以自省,可以让我平静。当我回来的时候,就能使我想得更长。我相信你如果能够越平静,你就是越好的投资人。」

四点以后,东岸债市打烊,格罗斯到乡村俱乐部练一下球,然后回家,七点半就寝,睡觉前,他会先看一小时左右的书才睡觉。这样的作息,他维持至少二十年。

格罗斯不仅自我要求甚严,也要求旗下基金经理人跟他一样自律、长时间工作,并控制情绪,即使再大的交易成功,都不能欢呼。好友提摩斯形容:「他让办公室安静得像在办丧礼,因为他厌恶任何会分心的事,这有时会让同事抓狂。」「他直挺挺的坐着,像停在藤架上的螳螂,专注的看着电脑萤幕。」

曾在Pimco担任过工程师、现任中国皇后资本(香港)创办人粟耀莹便回忆,交易室早上四点半就有人在,到了五点半全员到齐,六点进来就算晚了。「这里有一个非常兢兢业业的投资文化,和军队差不多,重视纪律。」

格罗斯的纪律也显现在长期趋势的观察。他每天花上好几小时在办公室思考、不发一语。中午,他固定与全公司一百多位基金经理人讨论全球趋势,甚至高薪聘用十四个数学博士写数学程式,计算未来趋势的各种风险,然后再根据风险程度,分散投资到公债、公司债、到各种衍生性金融商品,降低风险。

一旦确认长期趋势,格罗斯等到机会就下大注。一九八一年九月,他就成功抓住后来二十年的债市多头,打了漂亮的一仗。

当时,石油危机后造成严重通膨,联准会连续升息超过15%,格罗斯判断:「未来三到五年」降息机率远高于升息,他开始逐步加码长天期债券,经过模型计算风险,确认降息机率最大时,布局完成。两个月后,联准会果真开始降息。接下来的一九九七年俄罗斯金融危机、2000年的美股科技泡沫等战役,都是如此。

提早布局,每次都让格罗斯大有斩获。他回忆每次大赚,都是因为遵守李佛摩所说:「大钱不是在买进或卖出时赚到的,真正的大钱总是在等待时赚来的。」(Big money was never made in the buying or the selling. The big money was always made in the waiting.)

长期打败大盘的绩效,让欧洲最大保险集团德国安联集团(Allianz Group),决定在二〇〇〇年买下Pimco,并以五年、两亿美元的天价「金手铐」,留住格罗斯,他因此成为当时薪水最高的债券基金经理人。

尽管格罗斯极度自律,三十年几乎没看错方向,但他坦承,一九八七年,道琼指数崩盘,一天跌掉20%时,他被股市重挫震惊,忘记逢低买进公司债,错失投资机会;同样的事件,在九一一事件时重演。

「那天我一大早五点半,飞车冲到公司,脑中唯一想到的事情就是『卖』,快点把手上全部债券卖掉,甚至想我们当初干嘛买这麽多。但我却忘记惨跌的是股市,而非债市。」「此时人们想要安全的东西,对债市根本是利多。」

格罗斯说:「我错在太过沉浸在那天的突发事件」,「那证明了我也是人类,人类行为是不完美的,如果我能那麽完美,我的资产应该会有现在的两倍。」他笑着对我们说:「最好的教训是,不要有太情绪化的反应,应该要更冷静、头脑更中立些,虽然那很困难。」

率先看出次贷风暴,九个月同业讪笑、媒体奚落

格罗斯用长期的观点、规律的生活,让自己三十年来,不被市场巨浪吞噬。尽管如此,看得远,也让他付出先知的寂寞代价。

二〇〇六年最是经典。那时,格罗斯观察到房价涨到太高,甚至派出几十个员工,到全国各地假装成要买房子的人,查看当时房屋市场的状况,之后他决定,砍掉、也不再买进次贷商品。

然而,他当时的看法引来市场嘲笑:「我们还在赚高配息,Pimco却在赚低配息,买国库券(编按:国库券是国家发行的票券,利率低、但风险也很低)。Pimco过时啦、Pimco错啦。」

人们说他太悲观,他的绩效也掉到同类基金排名的后四分之一。从第一名掉到后段班,格罗斯心情不由得落到了谷底,不但上班时改走楼梯,不搭电梯,以避开人群;绩效最差的那段时间,他乾脆休长假转换心情。

「那九个月、真的、非常、悲惨。」格罗斯加重语气,苦笑着:「每次回到家,我就跟太太讲,也许我太老,被潮流淘汰了,也许我已经丧失了手感(手抓抓桌缘)。」他当时的心境「就像洋基队没打进世界大赛一样失落。」

每一天,媒体、对手的讪笑,如芒刺在背,如何度过?

「我只有『继续』(加重语气)不断的检视自己三到五年内的看法;『继续』研究;『继续』派人到全美国各地去假装买房子的人;『继续』去确认自己原来的观点是否很愚蠢,儘管我们对自己的看法和想法有信心。」

格罗斯说了四次「继续」。这就是天王三十年不败的关键:持续以长期观点,维持纪律。

去年下半年,次贷风暴爆发,美股大跌,市场才证明格罗斯是对的。也因此,他的桂冠再添一顶,二〇〇七年第三度赢得晨星基金固定收益最佳经理人奖,这也是史上唯一有此殊荣的人。

他描述后来居上的心情:「就像老虎.伍兹前十五洞一直落后,最后打了Birdy一样开心。」

今年四月十三日,是格罗斯的六十四岁生日,他用披头四经典名曲「当我六十四岁时」(When I'm Sixty-four),传达心情。他说,自己也很嚮往莳花养鸟的閒情,妻子也希望他退休,「但只要想到现在全球经济如此震荡,我就觉得兴奋不已。」

战胜市场起伏的基因,就在他的血液里。「求胜的欲望一直在那。我就是对于成功有无法满足的欲望,需要维持在不败。因为每天都是一盘新局。」他笑说。

投资市场,就像全世界最大的金矿,这个金矿天天开门,每个人都可以进场一窥究竟。然而,当某天结束的铃声响起,总是有人从乞丐变成王子,或从王子变乞丐。关键只在于:谁能战胜自己。

格罗斯,就是那个打败自己,从小赌徒变成投资天王的人。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