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美丽生活 > 至暗还是致善,选择由你

至暗还是致善,选择由你

2018年07月02日 06:33 转载自: 秦朔朋友圈   阅读:172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1、到国外出差和度假一段时间后,我们一家三口回到了上海。没有先回家,先去亲戚家吃了一大碗番茄鸡蛋面。起飞前约的。我的中国胃终于安妥了。

可心却无法安妥。昏昏沉沉还在倒时差,却被连串恶性事件惊到,心痛不已。

7年前,女儿被“世外”高中部录取,我们在桂林西街附近的小区租了房子。虽然她后来选择了普通高中,但对“世外”还是很有感情,也结识了一些小伙伴。我和妻子每天晚上出去散步,对那一带非常熟悉。想不到,因为一个至暗人格的出现,2018年6月28日,“世外”成为关于孩子的至痛记忆。

不到20个小时后,在广州,番禺大学城的地下车库,一个学院的院长、博士生导师,持刀将一对同事夫妇杀害。这一刻,大学的斯文荡然无存,只剩下野蛮。

世外小学的两个孩子遭逢噩运后,一位朋友微信我,不要评论了,否则会造成“次生灾害”。我同意,不就事论事了。不过原本就想写的这篇文章,正和人、人心、人与人的关系相关。

2、菲律宾马尼拉的室外温度有37到40度,即使坐在空调车里也心慌,因为堵车。机动车的速度有时还不如马车。

我到菲律宾是参加比亚迪公司的绿色交通落地活动,这些项目很多都落在巴丹省,所以我们有机会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著名的“巴丹血战”的所在地参观。那场发生在1941年底到1942年3月的战役,最终结果是7.8万名美国和菲律宾士兵向日本投降,但日本原计划45天解决战斗,结果拉锯了3个月,阻挠了日军的步伐,为同盟军赢得了时间。7.8万名战俘被强行押解到120公里外的战俘营,一路无水无食,还有被刺死枪杀的,有1.5万多人丧命,史称“巴丹死亡行军”。

巴丹战场的遗迹让人动容,不过脑子里印象最深的,是每到一处,欢迎我们的孩子们的热情和笑容。从马尼拉乘船到巴丹上岸,抵达签约地Las Casas酒店,以及晚宴时的歌唱,离开酒店前草地上的火龙舞表演,孩子们的专注、真诚、投入,久久难忘。她们合唱的天主教圣歌,更让人情不自禁生出肃穆。

那天前前后后接触的有好几十个孩子,每个孩子都那么质朴纯真。晚上唱诵的孩子看起来很小,后来一了解,原来都是高中生和大学生,只是因为个子矮,更觉得小。这份沉静和单纯,是孩子的天性,还是宗教潜移默化的沉淀?我不知道,但我最近因为文债累累而烦躁不已的心,却好像领到了一份安抚。“我要向高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你而来,满有丰盛的慈爱”,“你的爱总是不离不弃,怜悯如江河涌流,在我敌人面前摆设宴席,使我的福杯满溢”,就是这样的感觉。

3、我们在欧洲十几天,一家三口先后喉咙疼,咳嗽严重。我有几天几乎说不出话,接着是妻子,女儿。

从慕尼黑到华沙转机飞芝加哥,在华沙机场要停四五个小时。在休息室,妻子裹着所有厚衣服还是觉得冷,咳也不停。要登机了,我们到登机口,又晚点了几十分钟。妻子说要吃点药,争取到飞机上就睡。

我们已经离开了休息室,登机口这里没有水。我对女儿说:“你外语好,回休息室去沟通一下,倒一杯热水或者拿瓶水。”

隔了好几分钟,女儿回来了,手里拿了一大瓶水,是大瓶可乐那样的规格。“她们说按规定不能从里面往外边带东西,一点都不行。我说我妈病了,发热还一直咳嗽,能不能帮个忙。结果有个服务员说,按规定也不行,但她自己有一瓶水,原来是下班后喝的,就给了我。我说水太多了,她说多喝一点好。大家都在看着我,但水是她自己的,就没人说什么了。”

至今我也不清楚休息室里的确切过程,只知道那个胖胖的服务员把自己的水给了一个陌生人。

4、女儿大学毕业典礼,学校附近酒店爆满,远的酒店又不方便,就定了离芝加哥埃文斯顿市几英里的Toucy大街的一处Airbnb。这是一栋三层小楼,一楼实际是半地下室,做Airbnb,主人住二楼,是一对犹太人夫妇,还有孩子。

我发现地下室的洗衣房兼储物间有4个冰箱,好几个架子上堆满了杂货,卧室的壁橱也有很多杂货。就问女主人,你的生意是卖杂货吗?原来不是。她说她只买东西,但不卖东西。她有一份类似码农的职业,但要养4个孩子,很吃力。她们这栋房子是几年前买的,50万美元,很贵,每月还房贷也要不少钱。所以她经常留心各种grocery(杂货店)优惠活动的coupon(打折券),她打开手机,给我看了一个从上到下有很多blog(博客)的页面,每个blog都是一个优惠活动介绍。这天高露洁牙膏有个活动,原来每支1.75美元,现在买两支3美元,如果点击coupon幸运的话,还有额外奖励,每支抵扣掉0.5美元。最后,如果你能把自己的有关信息上传到某个指定地址,每支还可以再返1美元。也就是说,你不花一分钱得到两支高露洁牙膏。她就用类似这样的方法囤积了几架子的货。

我说,这么多东西不过期吗?她说还好,4个孩子就有很大消耗,还有亲戚也给一些。

女儿学数字化传播,我让她跟女主人仔细聊聊,学学她的coupon生意经。星期六,我们上楼说明来意,她说今天不能工作,不能用手机,不能cook(做饭),因为要去礼拜。所以,只能以后发链接给你。

如果不住Airbnb,我不会知道一个美国家庭这样的生活方式。我挺佩服的。他们像勤劳的蚂蚁,无休无止地寻找机会,而且安之若素,平平淡淡。这就是生活。

我们叫Uber去机场,司机是个印度人,从纽约到芝加哥才三个月。他的本职工作是在一个公司做电脑维护,空的时候开Uber,我问他每周工作多久,他说6天,每天9小时。

5、从菲律宾的巴丹,到欧洲的华沙,到美国的芝加哥,这几个小小的故事串在一起,向我展示的是“基层人民群众的生活”。有的像《无问西东》里的那个镜头,“孩子们,唱起来吧”,“奇异恩典,如此甘甜”;有的做着微薄的工作,却把自己需要的东西送给更需要的人;有的天天努力寻找缝隙里的机会。没有抱怨,没有不满,随遇而安,都在做着什么,创造着什么。

回国前我就定下了这篇文章的主题。不是大视野,只是小镜头。朋友们也许觉得司空见惯,但对我却有很重要的启示。

第一,生活就是踏踏实实地做事。少一些无谓的抱怨。再多压力,你都可以像搬运工一样,一块块去搬,搬的越多心里越轻松。任务就在那里,不移,它是不会动的。积的多了,心会扭曲。

第二,是谨守通过平等交换去创造价值的原则。我们身边的确可以看到很多“剥夺”、“欺凌”、“盗窃”、“套利”,用冠冕堂皇的权力,借先发的优势与地位,甚至用瞒骗和暴力。这些手段可以带来财富、高人一等的优越性、凌驾于别人之上的便利性和对别人的强制性,以至于不少人觉得这就是成功。但在我看来,这是不平等的交易,而不是平等的交换。只不过它已经变成了无形的秩序与集体的无意识。很多人谴责贪官污吏欲壑难填,滥用公权力,而他们自己有一点点操作可能的时候,也会选择机会主义。就像一个教师,猥亵他的学生;一个办事员,习惯性地刁难顾客;一个执法者,利用信息不对称去寻租,或者明明可以作为就是不作为;一个富豪,把巧立名目、内外勾结、有借无还,做成了商业模式;一个省,有接近上万人在亲属去世后仍在领养老金,因为只要养老金个人账户不注销、领取资格认证能蒙混过关,就可以继续冒领,他们从不觉得这等于在一个大池子里谋了别人的财。

所有这些,深层的本质是一样的,都是一方相对于另一方的不平等。一方满意,而另一方是“不得不”,或者意识不到,或者忍成习惯。这些场景都见不得光,都是暗角,让人心越来越暗而不是越来越亮,越来越冷而不是越来越暖,越来越畸形而不是越来越和畅。最后暗对暗,害对害,骗对骗,在更弱的人那里连环打劫。什么时候,我们的社会能真正产生一种内在的对于不公平、不平等、不合理的校正机制?什么时候,我们能够不把自己的满足建立在对他人或明或暗的剥夺里?真的不是光靠政府就搞得定的事!

第三,是致善而绝不扬恶。致善一点都不难,因为善因就在人心,己所欲施于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就是善,己所不欲就是恶。善因发乎于外,就是善果,就如同巴丹女孩的微笑与歌声,如同华沙服务员的举手之援。我的一位企业家朋友最近在推广一件“幸福文化产品”,超级简单,就是五句话,“我错了/我也错了/我帮你/谢谢你/我爱你”。当幸福文化产品越多,我们身边那些垃圾的、伤人的、恶语的、欺诈的东西才会越少。

6、一个健康的社会,善的交换,一定要千百倍地多于恶的交互。

对恶行恶果,必须依法严惩,否则,“君子愈让,小人愈妄”。我完全反对“报复社会”一类的说法,伤害无辜,天理不容,和社会没有什么关系。但我赞成,对各种恶的横行要深入剖析,应该用大数据的方法对全国各地的类似案件进行挖掘。一个流动的社会,没有孤岛,没有绝对安全的避风港!

我们经常听到交易成本的说法,这是一个经济学概念。在社会交往和社会互动中,也有一个交易机制的问题。好的交易机制是人与人交善,坏的交易机制是人与人交恶,传递负面信息和情绪。就像甘肃庆阳那个可怜的女生,如果当时周围都是爱的声音,信赖的声音,一致的声音,她未必会丧失生的兴趣。

这篇文章原来的题目是,“如果生命是一场幻影,那么真实是什么?”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功名利禄以及地位其实都是幻影,真实的是一天一天的生活,是一天一天你通过平等交换为外界做了什么,释放了什么,刻下了什么,让外界感到了什么。我越来越能体会到爱因斯坦说过的,“我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只作一个短暂的逗留;目的何在,却无从知道,尽管有时自以为对此若有所感。但是,不必深思,只要从日常生活就可以明白:人是为别人而生存的——首先是为那样一些人,我们的幸福全部依赖于他们的喜悦和健康;其次是为许多我们所不认识的人,他们的命运通过同情的纽带同我们密切结合在一起。我每天上百次提醒自己:我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都是以别人(包括生者和死者)的劳动为基础的,我必须尽力以同样的分量来报偿我所领受了的和至今还在领受着的东西。”我深深地感恩,今天的一切文明便利,其实都是无数代的祖先和今时今日的他人,发明创造、日积月累、专业分工的结果。在我们这代人身上能领受,已是很大的福祉,怎么可能还要通过各种各样的伤害、欺瞒去剥夺别人呢?

感谢上帝,我没有成为滥权的轮子,傲慢的轮子,欺凌的轮子,去碾压和奴役。多年前看到香港一位企业家的心路历程,有一句话深深触动了我,“如果我觉得自己高高在上,那我就是垃圾”。很庆幸,面对无数难题,总觉得自己无能为力,总想人生再来一次。能谦卑平衡已属不错,岂敢有丝毫的狂与妄?!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说,“如果我们在人生中的体验的每一次转变都让我们在生活中走得更远,那么,我们就真正体验到生活想让我们体验的东西”。如果改两个地方,就是我这篇文章的主旨了——如果我们在人生中的体验的每一次转变都让我们在生活中变得更善,那么,我们就真正体验到大自然想让我们体验的东西。

一个传递善意的、更在乎给别人带来了什么而不是为自己得到了什么的“致善社会”,才是我们共同的幸运。更多人从自己身边做起,致力于善,社会才有希望驱逐至暗,止于至善。此刻,我想对每一位读者朋友说——

至暗还是存真,至暗还是致善,至暗还是挚爱,选择由你,让我们只问自己。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