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行业动态 > 马云的理想国

马云的理想国

2018年06月29日 07:38 转载自: 秦朔朋友圈   阅读:151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1、我见过马云先生。托秦老师的福,我就坐在他对面,听他跟秦老师聊了一个小时。那是2015年10月31日,他获得复旦管理学奖励基金会的企业管理杰出贡献奖,前来领奖。我几乎记下了每一句他们的对话,对马云说的“履带战略”印象格外深刻。

“我们早些时候就认定一个理论,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能够3年到5年都保持优势的。所以我们形成梯队发展、有机作战,每一家公司,一个上,然后退下来,再另一个上,形成一个循环。这是我们七八年前定的战略——履带战略。阿里巴巴B2B需要修复,淘宝就当第一阵营,然后是天猫,然后接下来支付宝起来了,过两年再是云计算,再是菜鸟,一轮一轮的,因为每一个的优势只能保持3年,然后回来修复,再开始轮换。这个问题,别人不会去这么想的。我们是乱想的,才会想出这个。”

我后来一个人独坐两个小时,一动不动地打字,整理出了《独家重磅 | 马云:初创公司,活下来就是战略》的初步框架,交给秦老师作为素材。本来,这是私下聊的东西,阿里巴巴公关部也不太愿意发表,但我们还是发了出来,因为觉得这些思想对中国商道有公共意义。中国的互联网巨头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怎么经历的,未来如何变迁,时代会留下痕迹。

秦朔朋友圈去年曾发表文章研究过阿里的投资全貌。(点击参看:阿里加入共享单车战局,一起阅读让人惊叹的阿里资本投资地图 || 深度大稿)。从阿里的多年财报可以看出,阿里在零售物流、影视传媒、大健康、黑科技等领域投资了多家企业,相当部分的回报暂时并不明显,甚至不少项目陷入浮亏。很多人说,“阿里什么都买”,看不懂其投资决策,也不知道这些投资最终会拼成一个什么图案。我想马云不会去了解每个项目,但他心里肯定有一个比我们想的大得多的棋盘。

我想起两年多前,秦老师问他为什么收购优酷土豆,他说,“有了优酷,中国视频网站就有三家不同的风格,给大家多一个选择。我们阿里今天做任何事情,根本点就是用互联网思维推动社会进步。也许有的人干这个事情是为了更多的利益,我们希望是干好它,真正干好它。当然,有些东西我们确实帮不了它,但如果它既吻合我的战略,我又能帮它,何乐而不为?!”

回过头来再看看当时的这些话,我似乎懂了一点。也许,阿里公司内部有履带战略,他也想在阿里外部造出履带,从而形成真正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生态里不一定只有成功,更多的是被吞噬的失败,有食物链,有优胜劣汰,有生死考验。所谓自己构建全部生态的欲望,只是一种幻想。市场的高度竞争,养育了阿里这个庞然大物,现在庞然大物也需要更好的生态,参与更多的新一轮市场竞争,再从竞争中汲取继续成长蜕变的力量,其中必有巨大质疑,但也必有诸多创新。

理想主义者的目标并不意味着要追求十拿九稳的成功率,追求独乐乐、稳稳的幸福及满盘皆嬴。马云构造的履带的目的,是用互联网思维推动社会进步。我个人认为,这不是空话,大话,而是难能可贵的理想主义。因为,梦想多是为自己做点什么,而理想多是为别人做点什么。很多人说阿里是一个帝国,我觉得更像一个理想国,马云想用互联网的力量建设一个自循环、高效循环的新商业社会。与其说他是国王,不如说他是仆人。国王永远发号施令,而仆人最重要的是为每个人服务。

2、今年,我对于研究中国移动支付的发展格外有兴趣。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有了一种城市化的新光景,就是人们生活方式的趋同,造就了诸多二三线城市的新崛起。移动支付就是这个年代中国人生活方式中最典型的代表,大江南北、大街小巷都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中国人一分钟,移动支付3.79亿元。

在秦始皇之前,春秋时期的《礼记·中庸》第二十八章就写着:“今天下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对于广袤的腹地消费市场而言,互联网商业基础设施的意义也许跟高铁一样重大。

支付是发生在购买者和销售者之间的金融交换,是社会经济活动所引起的货币债权转移的过程。支付包括交易、清算和结算。笔者曾简单写过一篇《支付简史》,写道:支付发展简史,就是一场商业模式变迁的战争。围绕安全性、成本、边际性和网络规模效应,这是一场持续进化的硬仗。从美第奇家族的欧洲结算兑换网络的建立、库克发明旅游支票、弗兰克·麦克纳马拉创办了第一张塑料付款卡大来卡、美国银行发行VISA、国际贸易支付工具“PayPal”诞生,到后来的二维码支付(如支付宝、微信支付)、Square支付、NFC支付(如Apple pay)等等,支付创新之路步履不停。2018年则是海外支付市场争夺战的关键一年。

笔者之所以突然想写马云的理想,是因为看到两件事。第一件是我关心的支付领域——“6月25日,全球首个基于电子钱包的区块链跨境汇款服务在AlipayHK上线,香港汇到菲律宾仅3秒钟”。说实话,对于一个想要研究这方面的人来说,这个实践还是令人激动的。想到香港,就会想到菲佣,想到菲佣就会想到汇钱回去养家,多么直接的需求的实现,这不是“所疑即所解”吗?

在支付宝的区块链技术支持下,AlipayHK与Gcash牵手,并由渣打银行负责日终的资金清算以及外汇兑换。对香港AlipayHK用户而言,汇款去菲律宾也能像境内转账一样简单。实时到账,7×24小时不间断、省钱省事、安全透明。而且菲律宾的用户收到钱之后也不用跑网点,直接在手机上就搞定日常生活的缴费、充值、购物。

小贴士:AlipayHK是香港的电子钱包,2017年5月上线,由蚂蚁金服与长江和记实业合资成立,服务香港上百万用户。Gcash是菲律宾的电子钱包,属于菲律宾领先的数字金融公司Mynt旗下。2017年2月,蚂蚁金服和Mynt达成战略合作。

马云说,这是他过去半年最关心的项目。他甚至说这是他的理想和愿景。贴近每一个普通人的生活,解决他们的麻烦,这不是一个小目标。香港有20万菲律宾务工者,原来他们汇款是这样的——休息日排长队,汇款时间要等待10分钟甚至几天不等,中间还会出现退钱等状况。菲律宾有7000多个岛屿,还有很多岛屿上的人不能享受便捷的金融服务,菲律宾还有1200万人在全世界各地工作。

马云说,“从香港开始,我们将会把汇款的服务用区块链的技术来改善,让全世界各地小企业、每个家庭、每个人汇款,用最低的成本、最快的速度、最方便的方式方法,最最有效的方法,能够让每个人获得普惠的金融服务。

“传统金融在过去服务了20%的人,赚了80%的利润,而现代金融未来必须服务80%的客户,赚20%的利润。

“今天的区块链技术不应该变成概念、变成赚钱的概念,区块链技术对人类社会未来的影响之大超越大家的想象,我们必须专注区块链,希望我们的区块链为社会、为金融、为数据安全解决所有问题。”

笔者认为这是区块链热潮以来,对区块链三观最正的应用和解读。区块链不可能也不应该用来一夜暴富,充满喧嚣和骗局,区块链必须用来解决真正的社会问题和社会需求。此前,蚂蚁金服已经在公益捐款、食品溯源、租房管理上用了区块链技术。

蚂蚁金服是全球拥有区块链专利申请量最多的公司,并在不断探索区块链应用的新边界。2018年2月6日,知识产权产业媒体IPRdaily联合incoPat创新指数研究中心发布《2017全球区块链企业专利排行榜》。报告显示,中国在区块链专利的申请增速远超美国,领先全球。前100名中,中国入榜的企业占比49%,其次美国占比33%。阿里巴巴区以49件的总量排名第一,这些专利,绝大部分出自蚂蚁金服技术实验室。

技术应当被每个普通人看得见、摸得着、用得上,技术也可以让金融变得更普惠、透明、简单、安全、可信。蚂蚁金服自己称之为——“暖科技”。这么多年过去了,发现马云变得更清新了。21世纪的浙商,不同于原来的浙商,他们开始具有大国情怀和人类意义。马云现在发声在变少,除了中美贸易争端里发表的坚定立场之外,很少看到特别轰动的行为和言论,但每一次发声,还是能找到理想的足迹。

3、这个年代,即便是科技小白也会对区块链略知一二了。简单来讲,它就是个不可篡改、造假的多方监管的分布式账本。在区块链技术的帮助下,跨境汇款能更加快捷、安全、方便、低成本、透明。让每个用户都能使用区块链技术完成跨境汇款,这是一件没有先例的事,是一条之前没有人走过的路。马云和蚂蚁金服做了一次尝试。

其实,最早用区块链概念做跨境支付的是一家叫CIRCLE的美国电子钱包公司。在两三年前,它们以比特币为通道,搭建了一个跨境汇款的链路。但它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区块链跨境支付,因为没有用到区块链底层技术,只是借用了比特币作为其跨境支付的中间货币而已。这种模式会有三大缺点:第一,效率问题,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性能和容量无法满足大规模交易,其交易效率是7笔/秒,写一个区块的时间是10分钟,完成确认需要1小时。第二,汇率风险,1个小时内,比特币币值会波动;第三,安全风险。比特币交易是匿名且不可追溯的,这也导致比特币成为洗钱最理想的币种。因此这一模式创新是不被监管认可的。

另一种跨境支付的瑞波币RIPPLE,其产品主要有两类,一类不碰币,服务B端支付的,这类产品的底层使用了智能合约,它将两个银行的账本协同起来,共同完成跨境支付,相当于一个私有链。面向普通用户的2C跨境汇款,RIPPLE迄今为止还没有落地应用的产品。另一类碰币的跨境支付产品,原理和CIRCLE类似,但是跑在“跨国高速公路”上的不是比特币,而是瑞波币。

蚂蚁区块链跨境支付跟以上两种模式相比具有以下特点:第一,不碰币,没有效率、汇率和安全的风险;第二,跨境支付到账时间为3-6秒,没有汇率风险;第三,蚂蚁区块链跨境支付受监管认可,没有合规风险;第四,蚂蚁区块链跨境支付没有个人隐私泄露风险,因为和用户个人相关的敏感信息不上链,非敏感信息上链前会进行哈希处理,确保即便链上信息泄露,也不能据此反推出有意义、有效的信息。

笔者注意到了一些技术上的细节:首先,区块链上不保存个人信息,仅保存可以验证交易的信息。另外部分敏感信息在区块链上并非保存信息原文而是保存了信息的哈希值(Hash)。Hash是一种算法函数,它能将任意长度的字符映射为固定长度的Hash值。Hash值在应用中又被称为指纹(fingerprint)或摘要(digest),既可以确保信息内容完整、无篡改,又能在数学上确保信息不会泄露。

区块链跨境汇款是通过联盟链的形式进行的,具体在这一业务场景中,联盟链如何设计,各参与方如何相互配合、权责是怎样确定,需要不断的摸索。这条路依然很长。

希望这样严肃端庄的区块链应用多多出现,给如今群魔乱舞区块链世界注入更多正气。理想的互联网发展之路,应该是推动社会进步之路。核心技术始终应该是最受重视的,也最应该服务社会发展,这是最硬的实力。

4、仅隔了一天,在香港参加完产品发布会的马云回到杭州,出席一个叫“罗汉堂”的仪式。6月26日,由阿里巴巴倡议,全球社会学、经济学、心理学等多领域的顶尖学者们共同发起的研究机构罗汉堂正式成立。

罗汉堂的成员是全球学者,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会为相关研究提供支持,涉及各个层面的问题,例如如何适应科技变革,如何治理环境等,但研究成果不属于任何一家公司,是为全社会服务。这和半年前的达摩院形成了某种呼应。后者是关乎科研的,去年10月成立,并宣布3年投入1000亿元探索前沿科技。

从科研到人文,也可以理解为外部的履带战略的体现,用包括6位诺贝尔经济学家在内顶级学者联署的《罗汉堂使命宣言》的话说,“当下,是把学术思想与实践洞见结合起来的时候了。”

在如火如荼的数字技术革命中,中国正在加速追赶全球先进水平,数字经济不仅有对经济和社会的改良,一定还会孕育出全新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这是世界各国同时面对的机会和挑战。

技术是工具,什么样的人使用就有什么样的风格和意义。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无论是古典互联网人还是新互联网人,都应该有点理想主义。

在蚂蚁金服内部传记《拾念(2004-2014)》中写到,2004年8月,马云在广州二沙岛一个洗脚屋问陆兆禧知不知道Paypal,陆说不知道,马云就说要做一个“支付宝”,通过担保交易功能来解决淘宝买家和卖家之间的信任问题,让陆当CEO筹建这个公司。于是一群人摸爬滚打,从人肉对账发展起,后因一句“你敢付,我敢赔”(全额赔付)壮士般的责任感,逐渐做成了交易量全球第一。当他们借鉴不了外面的技术之后,倒逼自己进行核心技术积淀,这中间集结着一群理想主义的工作狂。支付宝天生就有了这样简单、高效、让人信任的基因。

挑战应战多了,并且都扛过来了,就有底气也有信心了,但最重要的是保持一颗敬畏心,正如这两天阿里云故障,官方的回复是“敬畏每一行代码,敬畏每一份托付”。

在这个年代,大公司的挑战更大,原来的商业神话和奇迹正在祛魅甚至被打碎,每个人的命运也会发生巨大转折和变迁,在这个不确定的年代,如何生存?

马云最大的贡献,不是说了一句“人还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而是带领了一批人,不再仅仅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努力工作,而是渐渐扛起了公共性的难题去自愿攻克。这个年代如何更好生存?多点理想主义,商业文明和正气。理想主义是活的东西,能让商业生态生生不息的东西。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简介:行业的最新资讯,以及行业金字塔顶尖人物每日为各位推送最新行业动态,互联网金融不是互联网和金融业的简单结合,而是在实现安全、移动等网络技术水平上,被用户熟悉接受后(尤其是对电子商务的接受),自然而然为适应新的需求而产生的新模式及新业...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