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社会热点 > 新时代的深圳速度:从“中国特区”到“世界湾区”仅用38年

新时代的深圳速度:从“中国特区”到“世界湾区”仅用38年

2018年06月05日 06:32 转载自:秦朔朋友圈   阅读:178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奇迹般地聚起座座金山。”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但深圳好像就是一夜之间拔地而起的。从祖国的边陲小镇到比肩国际大都市香港,深圳仅仅用了38年。

建市之初,深圳的经济总量只有香港的千分之二,到了去年末,深圳的GDP总量是2.24万亿元人民币,基本持平于香港的2.3万亿元人民币。按照两地GDP的增速来看,2018年,深圳的GDP总量将毫无悬念地超过香港。

1、没有小平,就没有深圳

在时空的坐标系中,建于东晋咸和六年(公元331年)的宝安县,是深圳这座城市的历史原点。建制后的1600多年中,宝安县几经浮沉,却也平平淡淡,乏善可陈,直到文章开头提到的老人南巡之后,宝安县才迎来了新生命。

1977年11月第一次南巡广东,邓小平扔下了一句话,“这是我们的政策有问题”。

当时的宝安县有个罗芳村,河对岸的香港新界也有个罗芳村。不过,宝安县罗芳村的人均年收入是134元,而新界罗芳村的人均年收入是13000港元;宝安一个农民劳动的日收入为0.7-1.2元,而香港农民劳动一日收入为60-70港元,两者相差悬殊。值得一提的是,新界本没有什么罗芳村,从宝安县“逃港”过去的人多了,也就有了另一个罗芳村。

|邓小平在深圳国商大厦楼顶俯瞰建设中的深圳全貌

正是这次南巡,“省尾国角”的宝安县进入了邓小平的视野。

1978年12月13日,中央工作会议闭幕,邓小平发表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重要讲话,他在讲话时突然提出了一个理论:“让一部分城市先富起来”,并一口气罗列了十多个城市,第一个“城市”就是深圳。这是“深圳”第一次为外界所知,此前,如果说起广东毗邻香港的这个地方,都会称作“宝安”。

1979年1月,广东省委决定撤销宝安县,设立深圳市。

1980年8月26日,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了《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批准在深圳设置经济特区,这一天被称为“深圳生日”,深圳正式开始了崛起、赶超之路。

作为深圳的缔造者,小平同志一直牵挂着这座年轻的城市,这个对外开放的窗口,这块对内改革的试验田。

1984年1月24日,邓小平乘专列抵达深圳听取了时任深圳市委书记、市长梁湘同志关于特区建设和发展情况的汇报,听完汇报,邓小平亲笔题词,“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

1992年1月19日,邓小平再次故地重游。8年前的水田、鱼塘和低矮房舍,如今已是纵横交错的马路、高耸入云的楼宇。看到如此朝气蓬勃的现代化景象,小平兴致高涨,说没想到特区发展那么快。

吃水不忘挖井人,位于福田区深南大道北、荔枝公园东南口的巨型室外宣传画——邓小平画像和莲花山公园山顶广场的邓小平塑像早已经成为了深圳市的著名地标和旅游景点。

2、来了就是深圳人

“来了就是深圳人。”这句现在在深圳随处可见的口号,彰显了深圳开放包容的城市气质,但立市之初的深圳也走过弯路。

那时候的深圳还很落后,基础设施薄弱,治安情况令人堪忧,无论你是谁,进入深圳,首先要经过关口查验有效证件,内地人必须持有“边防通行证”,香港人必须持有“回乡证”。

每天上下班,必须携带“身份证、边防证、工作证”。如果你在大街上逗留或闲逛,可能会遭遇突击查证的警察,如果你没有携带证件,将被冠以“三无人员”的罪名,即刻押送到东莞樟木头,关进小黑屋“面壁思过”,直到有人过来保释你。

但伴随着改革开放步伐的加快,作为“世界工厂”迅速成长壮大的深圳亟需大量的外来人口,层出不穷的就业和创业机会也吸引着来自大江南北的劳动者。1989年的深圳大地上出现了一次特殊的移民潮,内地许多热血青年在改革大潮的裹挟下,不远千里来深圳求职,时称“百万劳工下深圳”。

|上世纪八十年代,深圳经济特区建设初期的景象

相比于其他城市,人口持续净流入,已经成为深圳近年来的一个显著特征。

根据深圳统计局的数据,深圳的常驻人口从1980年的33万猛增到2017年的1252.83万人。2017年深圳的常住人口增量达到62万,是近年来的最高值。

2016年8月,深圳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人口服务管理的若干意见》《户籍迁入若干规定》等文件,提出将纯学历型人才落户门槛放宽至大专及以上,对人才入户量不设指标数量上限。

2017年7月,《深圳市积分入户办法(试行)》正式启动申请,全年的积分入户计划指标共10000名。该项政策是深圳首个单纯的积分入户政策,根据《深圳市户籍迁入若干规定》第十一条依法制定,其目的是在纯粹的学历、技能等考量标准之外,为长期在深稳定就业和居住的非户籍人口开辟一条新的入户渠道,试行期为三年。

由此,作为一线城市的深圳,落户条件之宽松程度堪比二三线城市。

2017年11月1日是首个深圳人才日,让人震惊的是,在寸土寸金,被BAT三大巨头包围的南山区后海金融商务总部的地段,深圳建了一座77万平方米的公园,这个公园被命名为深圳人才公园。这个全国首个人才公园作为深圳惜才、爱才、敬才的地标和全新符号,“抢人”之心昭然若揭。

深圳人才公园的人才元素景点告诉我们,从改革开放以来的“工程兵”“外来妹”“IT工程师”等新名词开始,深圳就是一座人才成就的城市,在这个常住人口平均年龄只有33.6岁的年轻城市中,专业技术人才和技能人才平均年龄不到30岁,经认定的高层次人才平均年龄只有41岁。青年人是深圳的活力所在,也是深圳创新发展的主力军。

3、从“深圳速度”到“蛇口基因”

1982年,一趟南下深圳的列车,运载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基建工程兵。从此,“拓荒牛”式的精神扎根这座城市,深圳国贸大厦等众多地标性建筑拔地而起,“三天一层楼”的“深圳速度”名扬海外,这在当时的中国绝无仅有。

1984年,比“深圳速度”更快的是“蛇口速度”,他们的口号是“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深圳蛇口文化艺术中心广场上,矗立着一座3米高的铜像,基座的石碑上刻着他的生平事迹:

缔造了中国经济特区雏形,是招商局蛇口工业区的灵魂人物,是招商银行、平安保险、中集集团等著名企业的创始人,是百年招商局二次辉煌的主要缔造者,是中国改革开放具有标志性的先行者和探索者之一。

铜像所塑,是“蛇口之父”袁庚。2016年1月31日,袁庚逝世,享年99岁。铜像基座的评价,绝不是死后的溢美之词,而是真切的盖棺之论。

邓小平启动改革开放,袁庚是当之无愧的“急先锋”。1978年10月,时任招商局董事长的袁庚,向中央提交了《关于充分利用香港招商局问题的请示》,提出“适应国际市场的特点,走出门去搞调查,做买卖”,建议在蛇口公社建立工业区。1979年1月,袁庚飞到北京,李先念给了他一个半岛——就是后来著名的蛇口工业区,2.14平方公里。

正是在袁庚的领导之下,招商银行、平安保险、中集集团脱颖而出,成为经济改革的先行者。秦朔先生曾写道:“位居财富50强的12家中国企业,从创立到今天,企业创始人仍在掌舵的,是中国平安的马明哲和鸿海的郭台铭。1988年,马明哲作为最早的倡议者和主要创办人,在蛇口催生了平安。同年,郭台铭在深圳成立富士康精密组件厂、生产电脑周边接插件,任正非在蛇口创立了华为,2017年位居财富500强第83位。如果说1984年是中国现代公司的元年,那么,1988年可以说是中国世界级企业的元年。”

“蛇口基因”就是打破旧框框,就是创新意识和开拓精神。而能够破旧立新的前提是:坚持解放思想、坚持改革开放。如果没有解放思想,就不会有深圳特区,不会有蛇口工业区,不会有平安银行,不会有华为,当然也不会有马化腾的创业机会。

1998年11月11日,27岁的马化腾和同学张志东在深圳正式注册成立“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19年后的2017年8月7日,腾讯总市值30375亿港元,超越阿里巴巴的3878.27亿美元(约30325.7亿港元),成为中国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在全球市值排名中位列第8位。

随着2017年腾讯首次上榜“世界500强企业”,深圳土生土长的世界500强企业已有6家,分别是平安集团、华为、正威国际、招商银行、万科和腾讯。此外,深圳还拥有境内外上市公司达346家,以及众多估值超过10亿美元但并未上市的“独角兽”企业。据美国CB风险投资公司的统计,截至去年底全球共有222家独角兽企业,其中有59家位于深圳。

这其中最著名的当属80后青年汪滔在2006年读研时创办的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在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中,大疆的产品占据了7成,令“中国制造”在高科技领域崭露头角,一改过去“跟跑、追赶”的山寨形象。

2016年,深圳市国内专利申请量突破14万件,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80.09件,连续12年全国领先,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0倍。全社会研发投入占GDP的比重从2012年的3.81%升至2016年的4.1%,研发投入强度在全球仅次于以色列。过去“三天一层楼”的深圳速度正在逐步演变成“平均一天48件发明专利”的新深圳速度。

全球著名的创新城市里,美国有硅谷,以色列有海法,中国有深圳。

4、从“中国特区”到“世界湾区”

今年1月6日,国务院批复同意撤销深圳经济特区管理线,这条被称为“二线”的管理线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深圳经济特区成立的时候,为了便于管理,政府在特区和非特区之间用铁丝网修筑了一道管理线,沿线路面用花岗岩石板铺成,路北侧用高达3米的铁丝网隔离。这道线将深圳分为特区内与特区外,俗称“关内”和“关外”。非深圳户籍人员需办理“边防证”,接受广东边防官兵检查后方可通过。

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特区管理线发挥了积极作用。当时特区对外实行的一系列税收减免政策,为外商提供良好的投资环境,从而保证了改革开放政策在特区内的顺利实施。

但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由“二线”产生的“关内”“关外”之分,却形成了深圳“一市两法”的两重世界:特区内是高楼林立的现代城市,特区外则是非城非村的大工地。

2010年,国务院批复深圳经济特区扩大到深圳全市,特区面积也由罗湖、福田、南山和盐田四区共300多平方公里,扩大到包括宝安、龙岗等在内的近2000平方公里,深圳正式进入“大特区”时代,原特区关内关外发展差距开始不断缩小。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从“一隅”到“一市”再到“一区”,永不停歇的深圳正在不断升级自己的区域发展战略,辐射带动更大区域的经济社会发展。

2017年3月6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广东团全体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发改委主任何宁卡发言时系统论述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粤港澳大湾区是指由广州、佛山、肇庆、深圳、东莞、惠州、珠海、中山、江门9市和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形成的“九市二区”城市群,是继美国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和日本东京湾区之后的世界第四大湾区。

2018年4月9日,广东省省长马兴瑞在博鳌论坛表示,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很快就会出台,完全有条件有信心把它打造成世界级的湾区。

目前,粤港澳大湾区经济总量已突破10万亿元人民币,接近纽约湾区,远超旧金山湾区,进出口贸易额是东京湾区的3倍以上,区域港口集装箱吞吐量是世界三大湾区总和的约4.5倍,经济增速分别是纽约湾区的2.26倍,东京湾区的2.19倍,旧金山湾区的2.93倍。不得不感慨,一个占全国土地面积不足1%,人口数量不足全国总人口的5%的地方,却创造了全国国内生产总值约13%的奇迹,并且仍在不断飞速发展之中,这可真是中国经济发展史上的一大奇观。

达则兼济天下,引领粤港澳大湾区继续跨越式发展的重任当之无愧地落在了深圳身上,粤港澳大湾区16家世界500强企业中,深圳自己就培育了6家;3万多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中,深圳自己就拥有1万家;2017年深圳GDP总量已经超过广州,今年将毫无悬念地超越香港,正式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引擎城市。

深圳市政府门前有一座标志性雕塑,一头粗犷雄伟、坚韧不拔的拓荒牛,38年前,深圳的创业者们就像这头拓荒牛一样,任劳任怨,踏实肯干,把一个贫穷的边陲小镇,开垦成了一个国际化大都市,“拓荒牛”代表的,正是一代代深圳人事不避难、开拓进取的精神。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引领特区发展到带动湾区经济,年轻的深圳再次被寄予厚望、委以重任。乘风破浪潮头立,扬帆起航正当时。祝福深圳,祝福中国。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