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社会热点 > 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警告:这才是中国潜伏的最大危机!

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警告:这才是中国潜伏的最大危机!

2018年05月09日 06:34 转载自:榕逊说内幕   阅读:164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刚刚上任的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演讲摘录:

如今我们的GDP已经全球第二,

但是看技术革新和基础研究的创新能力,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排在20名开外。

我不知道在座的哪一位可以心安理得地面对这个数字。

我们有14亿人口,

我们号称重视教育、重视科技、重视人才。

我们的科技实力、创新能力、科技质量在世界上排在20名开外。

有的人或许会怀疑,

会说我们都上天揽月、下海捉鳖了,

怎么可能创新不够,

我们都高铁遍布祖国大地了,

怎么可能科技实力排在20名开外。

我想说的是,你看到的指标和现象,

这是经济实力决定的,

不是科技实力决定的。

我们占的是什么优势,

我们占的是经济体量的优势。

请大家别忘了1900年我们签订《辛丑条约》赔款九亿八千万白银的时候,

中国的GDP也是世界第一,

但大不代表强,

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沉重的现实。

我在海外的时候,

只要有人说我的祖国的坏话,

我会拼命去争论,

因为我觉得我很爱国。

四月份,

我在瑞典皇家科学院年会上领奖,

晚宴时,与一位瑞典的知名教授聊天,

谈到中国的科技发展,

他很不屑一顾,

我觉得很委屈、很愤懑,

但是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不管怎么说,我们国家登月已经实现了,你们在哪儿?

但他回敬了一句,让我说不出话。

他说:施教授,如果我们有你们中国的经济体量,我们能把五百个人送到月球上并安全回来。

我们对国家的科技实力和现状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中国的大学很有意思,

比如我曾经所在的清华大学,

学生从入学开始,

就要接受“就业引导教育”。

堂堂清华大学,

都要引导学生去就业,

都让学生脑子里时时刻刻有一根弦叫就业,

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研究型大学从来不以就业为导向,

从来不该在大学里谈就业。

就业只是一个出口,

大学办好了自然会就业,

怎么能以就业为目的来办大学。

就业是一个经济问题,

中国经济达到一定程度就会提供多少就业,

跟大学没有直接关系。

让学生进去后就想就业,

会造成什么结果?

就是大家拼命往挣钱多的领域去钻。

清华70%至80%的高考状元去哪儿了?

去了经济管理学院。

连我最好的学生,

我最想培养的学生都告诉我说,

老板我想去金融公司。

当这个国家所有的精英都想往金融上转的时候,

我认为这个国家出了大问题。

管理学在清华、在北大、在整个中国都很热,

这是违背教育规律的一件事情。

每个学校都用就业这个指标考核领导,

这对大学有严重干扰。

我们的大学现在基础研究能力太差,

转化不出来,不是缺乏转化,

是没有可以转化的东西。

你们认为我们的文化鼓励创新吗?

我觉得不鼓励,

我们的文化鼓励枪打出头鸟,

当有人在出头的时候,

我觉得很多人在看笑话。

当一个人想创新的时候,

同样有这个问题。

什么是创新,创新就是做少数,

就是有争议。

科学与民主是两个概念,

科学从来不看少数服从多数,

在科学上的创新是需要勇气的。

我们有1400万中小学教师,

我们虽然口口声声希望孩子培养创新、独立思考的思维,但我们的老师真的希望孩子们多提一些比较尖锐的问题吗?

这和我们的部分文化,

师道尊严又是矛盾的,

所以我们在创新的路上的确还背负了沉重的文化枷锁。

【施一公简介】

求学生涯

施一公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父亲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母亲毕业于北京矿业学院。施一公的名字带着深深的时代烙印:父母亲给他取名“一公”,希望他“一心为公”。1985年,施一公被保送到清华生物系,成为清华大学生物系复系后的首届本科生。清华园里的施一公学习成绩年年名列全年级第一。1989年,他又以第一名的成绩提前一年毕业。在出色完成生物系课程的同时,他还获得了数学系的学士学位。

施一公注重全面发展,在高中期间,他就练习长跑,练过的项目从800米到1500米,再到3000米。进入清华后,由于长跑队只招收专业运动员,施一公便转练竞走,从5000米到1万米。他还在校运动会上创下全校竞走项目的纪录。一直到1994年,在他大学毕业五年后,这个纪录才被打破。

故土情结

施一公的祖父是原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施平,云南大姚人。父亲出生于浙江杭州,但生长于江苏、上海等地,母亲来自江苏丹阳的吕城镇,高中毕业后考入北京矿业学院。父母大学毕业后选择到河南工作。两岁半就随父母下放到河南省中南部的驻马店市汝南县老君庙乡闫寨大队小郭庄。

赴美留学

1990年初,施一公赴美深造,在全美一流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攻读生物物理学及化学博士学位。

施一公初到美国时,最先发现的差距就是英语不行。他给自己规定每天背25个新单词。科研上,他勤思苦干,持之以恒。有一次,系主任兼实验室导师自认为发现了一个生物物理学中重大理论突破,激动地向学生们演示。施一公当场敏锐地指出导师在一个演算上的错误。从此,导师对他刮目相看。毕业时,导师公开宣布“施一公是我最出色的学生”。

1997年4月,施一公还未完成博士后研究课题,就被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聘为助理教授。此后,普林斯顿大学给他提供了面积达200平方米的实验室和近50万美元的启动基金。在当时,这样的待遇是很多人都无法企及的。良好的科研条件和机制为施一公提供了施展才华的空间。短短9年间,他就获得了普林斯顿大学最高级别的教授职位,并很快成为学校分子生物学系的领军人物。

施一公的妻子也是清华大学生物系的本科生、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博士,他们有一对龙凤胎儿女。

已是国际著名结构生物学家、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讲席教授的施一公,面对广阔的事业发展前景,面对优越的生活条件,他却作出了一个让许多人为之惊讶而敬佩的决定:放弃这一切,全职回国,回到母校清华。在他看来,“爱国是最朴素的感情,有谁不爱自己的母亲呢?”经历攀登的艰辛,山顶总会有无尽的风光。如果仅仅因为科研,施一公不会回来。他有更高的理想和追求。

2008年2月,40岁的国际著名结构生物学家、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讲席教授施一公,全职回到中国,受聘为清华大学终身教授、并出任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副院长。

施一公说:“中国的科技和教育体制、中国大学的科研和教学,都与美国一流大学有相当的差距,中国正在为此而努力。我会发自内心地为清华、为中国科技和教育体制的进一步发展付出更多。”

回国时,他给普林斯顿大学校长的信中写道:“我回到清华,对普林斯顿大学的贡献会比身在普林斯顿大得多。我希望将来能进行更多的学生交流活动,使普林斯顿、耶鲁、哈佛等这些名校的本科生有机会到清华来、到中国来,因为这三所大学的学生很多都是美国未来的领导者,我希望美国这些优秀的人才在年轻的时候能在中国待上一段时间,真正了解中国。”

落选争议

2011年12月,施一公与另外一位全职回国的教授落选中科院新科院士。有媒体报道称,施一公落选因“国籍”问题。对此,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执委会秘书长正式回应,施一公和饶毅国籍没有问题,其双双落选院士与“国籍”无关。关于国籍的问题,公安部给过中科院学部主席团一个函。有两句话,一是从某年某日起,两人具有中国国籍,二是相关手续还没有办完”,中科院学部主席团经过讨论后,认定他们拥有中国国籍,也将其列入了有效候选人中。

研究方向

主要从事细胞凋亡及膜蛋白两个领域的研究。在Smad对TGF-的调控机理、磷酸酶PP2A的结构生物学方面做出过有国际影响的工作。

主要运用结构生物学和生物化学的手段研究肿瘤发生和细胞凋亡的分子机制,集中于肿瘤抑制因子和细胞凋亡调节蛋白的结构和功能研究;

与重大疾病相关的膜蛋白结构与功能的研究;

细胞内生物大分子机器的结构与功能研究;

施一公选择癌症作为自己的主攻方向,研究的课题是:细胞凋亡和癌症发生的分子机理。致癌原因一直是全球科学家致力研究的目标之一。

主要成就编辑

在普林斯顿大学,他运用结构生物学、生物物理和生物化学手段,研究癌症发生和细胞凋亡的分子机制。迄今为止,他在国际权威学术杂志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其中作为通讯作者在《细胞》发表11篇、《自然》发表7篇、《科学》发表3篇,这些工作系统地揭示了哺乳动物、果蝇和线虫中细胞凋亡通路的分子机理,已有若干研究成果申请专利,用于治疗癌症的药物研发。

2003年,由于在细胞凋亡和TGF-信号传导等领域的杰出工作,破解了这一类生命科学之谜,当时年仅36岁的施一公获得全球生物蛋白研究学会颁发的“鄂文西格青年研究家奖”,成为这一奖项设立17年以来首位获奖的华裔学者。

2005年,当选华人生物学家协会会长。

2010年,施一公获赛克勒国际生物物理学奖。赛克勒国际生物物理学奖(THE RAYMOND & BEVERLY SACKLER INTERNATIONAL PRIZE IN BIOPHYSICS)是由赛克勒夫妇捐赠设立,自2006年以来,每年奖励两到三位在国际生物物理学领域做出卓越成就、年龄在45岁以下的杰出科学家。

2013年4月30日,清华大学施一公教授当选2013年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此前2013年4月25日,他还当选美国人文与科学学院外籍院士。耶鲁大学终身冠名教授邓兴旺和陈雪梅、杨薇等三名华裔美籍科学家,当选美国科学院新科院士。

2014年3月31日,施一公获瑞典皇家科学院爱明诺夫奖,奖励他过去15年运用X-射线晶体学在细胞凋亡研究领域做出的杰出贡献。施一公是首位获得该奖的中国科学家。

2014年4月3日在瑞典皇家科学院年会的颁奖典礼上,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施一公获得2014年爱明诺夫奖,并成为首位获得该奖的中国科学家。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为施一公颁奖,以奖励其在过去15年间运用X射线晶体学在细胞凋亡研究领域作出的杰出贡献。

据介绍,爱明诺夫奖由瑞典皇家科学院于1979年设立,用以奖励在晶体学领域作出重大贡献的科学家。该奖项每年颁给不超过3名科学家,施一公是2014年该奖项唯一获奖人。施一公是国际著名结构生物学家。自1998年以来,他领导的实验室主要结合X射线晶体结构生物学和生物化学手段,系统研究了细胞凋亡的发生和调控机制。他们的科研成果不仅清晰地揭示了细胞凋亡通路中的一系列分子过程,基于该研究的一项专利成果也已被转化为治疗癌症的新药进入二期临床试验。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