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社会热点 > 中美两大“例外国家”的巅峰之战

中美两大“例外国家”的巅峰之战

2018年05月04日 07:25 转载自: 格上财富   阅读:3503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对美国来说,多年来的逆差与资本扩张,直接养大了中国这个对手,资本优势没有太大意义了。到外国制造波动,只会让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更有吸引力。美国需要与中国进行基本面的较量,看看谁才是最终的“例外”。当美国失去例外的地位时,全球霸权也将随风而逝。

特朗普派出的美国代表在北京与中国谈判。中美两国是如何走到这个巅峰时刻的?

一.“清仓中国”背后的经济模型

有一段时间,美国对中国的定位是 “Stakeholder”。这个词是2005年9月21日,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在纽约美中关系委员会的演讲中提出的。在这篇名为《中国向何处去:从成员到责任》演讲中,佐利克最核心的话是:我们应该要求中国成为国际社会中的负责任的Stakeholder(We need to urge China to become a responsible stakeholder in the international system)。Stakeholder是一个金融词汇,意指股东、利益相关人。当时这个说法很新鲜,其实对中国的定位很明显。

佐利克与胡锦涛

美国的意思是说,中国是个大国,在积极努力地搞经济,实力也还过得去了。虽然和美国差得远,但是和几个小弟德国、法国能拼一下了,也能预期中国实力会继续进步。时任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在20国财长大会上说了,再花15年时间,2020年中国人均GDP要冲击3000美元,比2000年翻两番!这个速度太快了,到时经济总量会超过日本,再不能忽视了。

江湖上出现了上升势头明显的新势力,老大要研究一下。研究成果一,局势显然还在掌控中。就算中国运气不错,没有像章家敦预测的那样崩溃,反而实现了2020年牛皮,GDP总量也不过是美国的五分之一,老美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中国威胁论也有人写,军方圈钱找借口,夸大中国军事技术能力,总这么搞都看烦了。军事威胁还有点影,经济威胁完全没法写,总得有点常识吧,不能写科幻胡编。

中国人均GDP

研究成果二,这个美国不会明说。但是美国资本家心里清楚,尼玛机会来了!现在有人听说朝鲜要改革开放了,就惦记着去炒房,这才哪到哪。当时中国的市场机会,是真能让资本家口水流一地。一个国家,GDP要翻两番,那就是四倍,这机会是多大?特别是搞金融的,更能明白这里巨大的利益。对中国放话,说的就是“利益相关”。美国承认中国的利益,中国也要“懂规矩”,要“对国际社会负责任”,也就是说,要给美国送上天大的好处。

这个天大的好处很快就落到了实处。2005年6月,美国银行30亿美元战略入股建设银行,从中央汇金购入9.1%的股份。建行在香港上市后,美银又两次在2.42及2.80港元购入60亿和195.8亿股,总持股比例达到了惊人的19.14%。美银后来陆续卖掉了这些股份,回收了2060亿港币,狠赚了一笔。2009年金融危机后美银差点破产,这笔巨额收益作用极大。一个美国的银行,持有中国四大行之一约五分之一的股份。在现在看来这不可想象,然而10多年前这种事就发生了。Stakeholder,就是小股东,要负责任地让国际社会老大赚大钱。这一点,美国人并没有看错,也实现了目标。美银在建行其实是少赚了,如果不卖现在市值近4000亿港币。

对中国战略投资的美资还有好几家,也有欧洲的财团。2006年1月,高盛投资团(还包括安联与美国运通)在北京签约,37.8亿美元入股工商银行。2013年高盛彻底清仓工行,累计套现98.6亿美元,成本25.8亿美元,投资收益282%,分红未计。英国“四大行”之一的苏格兰皇家银行(RBS),属于在中国赚得不多的战略投资者。本来2015年12月,RBS领投了中国银行10%的股权,其中RBS占4.3%。但是金融危机爆发后RBS救命需求最迫切,等三年锁定期一过,2009年1月就扔光套现了184亿港币,只挣了不到40%。如果不卖,现在价值530亿港币。

据统计,2005年以后中国四大行IPO引入境外机构战略投资,这些投资者收益超过一千亿美元。外资机构看上去非常肥厚的收益,一度是中国舆论批评的重点,自己股民亏惨,外资轻松赚上千亿美元。而且看上去这些机构就是来操作了一下,都不用来中国开工厂卖货,就退出走人了,好象没什么贡献。

但是现在看来,事情有了变化。外资机构赚得真的多么?南非的Naspers公司,3400万美元投资腾讯,17年坚定看好一股没卖,赚了1600亿美元,是人类历史上收益最高的一笔投资。这么多美欧财团,搞不过南非一个公司。美欧财团运气也不太好,刚投没几年就来了金融危机,一些公司要扔中国股票套现救命。另外还有一个重大判断,2013-2014年起了一股“看空中国”的风潮。当时说中国货币扩张死撑经济,“明斯基时刻”随时到来,大批外资机构觉得中国金融风险太大,在收益不错的情况下,选择了清仓锁定收益,美银和高盛都是这时清仓的。

这个“清仓中国”的行动,绝不是随便说说。这几年李嘉诚在大陆与香港卖掉了很多资产,转投到欧洲,就是这种大势的体现。2015年人民币转为贬值,中国外汇储备下降了一万亿美元,也反映了这个大气候。那段时间,中国数次发生银行间利率飙升的“钱荒”,传出地方债公司债无力偿还要逾期的新闻。不时有经济学家出来一惊一乍,说是时候了,所有资产出海,快跑!例如一位知名投行经济学家2013年8月是这样分析的:

四大经济体中,最尴尬的是中国。别国去杠杆时,中国在增杠杆,养大了地方债务和影子银行两只妖魔。……中国靠出口、基建拉动的增长模式,已经差不多走到了尽头,而新的消费拉动的增长模式尚未成型。…..过去十年中国人民银行在扩张资产负债表、信用膨胀上所为远超过美联储、欧洲央行和日本银行,堪称QE王。……..基于上述判断,如果笔者在中国有一套以上的房子,笔者会出手套现。如果笔者是成功人士,笔者会选择资金出海,美股、美房,日本商业物业和几年后希腊的资产对笔者均有吸引力,不少全球性大公司的股票估值也合理。笔者宁愿被通胀抽水,也要多留现金,估计几年后可以在中国买到便宜得多的资产。

当时这类看法非常流行,中国经济看上去挺像信贷超常增长造成的泡沫经济,房价高涨,乱象很多。按明斯基时刻的理论,在借贷发展的第一阶段,投资者(在中国是指政府与企业)负债少,偿还本金与利息支出都没问题。在第二阶段,借贷规模扩到很大,投资者收入只能负担利息支出,本金还不上了。第三阶段就变庞氏骗局了,投资者要借新还旧,债务水平指数增长,迟早爆掉。

对美欧投资者来说,这个“经济模型”还是很中听的。本来说中国20年能翻2番,就算偏快的增长了,结果到2010就翻2番超过日本了,一定是用了邪法。后面中国信贷总额不断增长,企业负债压力越来越大,如果不借新还旧,应该是没法过了,符合第三阶段的现象解释。因此,“清仓中国”就是自然的判断。而且要等能套现时提前卖,等庞氏骗局爆了就没法跑了。中国很多人也相信了这个理论,把国内资产转移一些到境外,分散风险。换外汇的人很多,外储下降太快,政府不得不收紧了额度控制。

“清仓中国”的判断,虽然说对中国不太友好,其实是常见的财经逻辑。明斯基的理论并不是专针对中国的,轮上谁就是谁了,应验了多次。2014年中国购买力平价的GDP超过了美国,这是一个重大信号。在一些人看来,这绝不合理,是信贷庞氏骗局硬撑出来的,明斯基时刻随时爆发。

但是这两年,西方世界终于发现了真相,被震惊了。

二.“例外国家”逻辑下的美国与中国

在国际经济中,有一个“美国例外”现象,说的是美国地位特殊,不能套用一般国家的逻辑。例如美元是世界主要货币,就有一个“特里芬悖论”,说美国需要多年逆差,给世界经济提供流通货币,而其它国家持续逆差就很不好。美国有世界最强的高科技、军事、金融优势,经济理论上“美国例外”被世界承认,是客观存在的现象,也是正常的。美国招人恨主要是日常行事强凶霸道,不仅理论上要例外,连实际操作上也要例外,国内法要管到国外。

美国的301条款就是国内法管到国外

美国2008年搞出金融危机后,其它发达国家受损更严重,美国明显恢复得更好。这也是“美国例外”起了作用。一是美国以IT为龙头的高科技有真实的发展,创新不断,市场份额大大扩张,带动美股创了新高。二是美国海量增发基础货币进行了多轮“量化宽松”,如上图,基础货币短短数年翻了四倍。一般国家做了不好的事,美国做起来却好象没什么坏处,遭到重创的金融公司救活了,GDP恢复增长,美元指数还上涨了,美国相对其它发达国家的优势拉大了。

其实美国人素质参差不齐,问题人口众多,吸毒与枪击暴力犯罪泛滥,随便拉出个美国人大概率有毛病。美国3.2亿人,是发达国家中人口最多的,人均素质落后于日本和欧洲多国。但是美国人均GDP高达59500美元,仅落后于卢森堡、瑞士、挪威等小国,大幅领先德国(44200美元)、法国(39600美元)、英国(38800美元)、日本(38500美元)等经济大国。这其实不正常,必须用“美国例外”来解释。不是说美国“精英人口”把“问题人口”给平均上来了,而是美国利用综合优势,获取了其它发达国家没有的巨大利益。美国能搞一些超级操作,别的发达国家学不了。同样都是量化宽松,美债由于流动性的优势,表现就比欧债、日债要好得多。中国增持欧债、日债,现在回头看吃了一些亏,减值算是小事,要套现不如美债方便。

总的来说,美国经济体系毛病很多,连美国人自己都有不少“醒世恒言”,说美债要完,养老金入不敷出迟早要完。但是唱衰美国要小心,因为“美国例外”。可以看衰欧洲、日本,对美国要多看看它强大的地方。

这两年国际上猛然醒悟,除了“美国例外”,还有一个“中国例外”现象。例如前些年炒得火热的金砖五国,中国声势其实不算太强。前期印度更被追捧,2014年前巴西也火过一阵,一些排名超过中国。但是2014年国际原材料价格崩盘后,才发现真相是“一金四砖”,中国的经济数据远超过其它四国总和。

该预测来自高盛

在2006年我就发现了这个现象,将中美两国单独分出来各占一层(另三层是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失败国家,参见《中国的官办经济》中的“五个世界”一节)。在发达国家中,美国是例外的;在发展中国家中,中国是例外的。现在这个划分成了常识,时不时有外国人要求把中国当发达国家。其实把中国当发达国家也不合适,中国和美国一样,有“例外国家”的独特地位,虽然人均GDP与发达国家还有些差距。“例外国家”是比发达国家还要强大的存在。经过约10年的发展,中国不仅证明了自己是“例外国家”,而且正在做一些别的国家做不来的大事,将“例外”落到实处。

在2013年观察中国,明斯基时刻理论看上去挺象回事的。这个理论考察的是现金流,看金融主体的收入、借贷、利息支出,如果进入第三阶段旁式骗局就不可避免会崩溃。正如中国多家倒掉的P2P非法集资平台,从发展之初就注定了崩溃的结局。但是这个模型用到整个中国却不成立。

明斯基时刻为什么会爆发,崩溃时会如何?最明显的现象是市场信心瞬间崩溃,大家都跑去P2P公司提钱,都卖股卖房逃命,就爆掉了。所以,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市场信心,而这是很复杂的。并不是你说一个系统是“三期庞氏骗局”,市场就会跟。能顺利取出钱的时候,就连P2P的一堆人都非常有信心,新的集资计划也能兜售成功,好象一切都对。

对中国来说,货币体系确实在大幅扩张,一些企业与地方政府负债压力大,怎么描述都行。但是,政府有太多办法来维持市场信心了。你想从银行取钱,没有问题,不会恐慌。企业债或者地方债欠钱还不上?借新债换掉旧债,利息支出都能减少了。外汇储备足够多,境外生意没有问题。境内通胀抢购?产能过剩,你随便买。会抢出问题的,要资格,限购限贷。中国已经多次有呼声说,对于出事的地方债企业债不要包底,让市场处理,但是都由系统接过来了,这么多年居然都没出事。

人们也同意,如果中国的系统想要压下局部金融乱象,是有能力的。甚至有些P2P骗局的受害者,也跑来包围政府,希望由强大的系统兜底。系统对于空手玩钱的庞氏骗局当然不会兜底的,全都爆掉了。但是对于有战略价值的主体,会出手死保。这其实屡见不鲜,甚至成为杀手锏。象铁路公路等基建项目,以及一些长期研发项目,国家疯狂投资,根本不考虑短期现金流,要钱靠系统挣,强大的系统横扫一切。

有的人会争辩说,这是局部风险转嫁成了全局风险,局部不爆,到时就整体爆个大的。原理上这是对的,很多国家确实发生了全局风险,经济整体崩溃了,货币大幅贬值。这就要说到,为什么中国是“例外”了。

从实物生产角度来看,世界上有两个国家,一个中国,一个外国。不夸张地说,中国的生产能力是能和整个外国抗衡的,碾压任何单一国家。从国际贸易上看,中国的地位比美国还特殊。美国的高科技其实用户不多,穷国根本玩不转。就说卡中国脖子的芯片,出口到穷国也没人会用,得有技术人员搞生产设计。

中国一头连着发达国家与地区的高科技部件,以及世界各国的原材料,另一头连着全世界的应用市场,中间需要的环节自己能补的全给补了。中国并不仅仅是世界工厂,或者贬义的世界组装车间,而是经过多年的努力,已经把大部分环节给补掉了,包括很多过去的“高科技”。

许多发展中国家也有中国这样的组装车间,有些就是从中国搬过去的,甚至是中国主动安排的。但是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弱点是,不会进行自主的“补中间环节”,产业链无法扩增。如果能做到政治稳定,接受外界帮助把基建搞好,能进行组装加工都算是不错了。

在中国的生产体系眼中,一般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并没有区别。中国对这些发达国家的高科技需求已经大幅降低,没有多少依赖也就构不成威胁,或者威胁很容易用市场进行反制。那么这些国家对中国的主要作用,也就是原材料进口来源和出口市场,甚至未必有发展中国家市场潜力大,因为人口不多,也在衰落之中。2017年中国对东盟出口2791亿美元,已经接近了对欧盟出口,日后超过也不奇怪。

中国速度

中国主打的一带一路沿线全是发展中国家,以后肯定会是对外贸易的主体。东边止于日本韩国,西边到欧盟,囊括了亚欧大陆所有发展中国家。中国的生产体系已经有能力主导亚欧大陆的发展,在非洲中国的影响也可以说是最强的,这对全球贸易体系是一种震憾冲击。如果主导了亚非欧大陆的贸易,全球经济的中心就肯定是中国。而这种前景不是空想,正在一步步实现。

因此,“中国例外”并不是多难理解的事。就连美国也不可能主导亚非欧大陆的贸易,更不要说一般发达国家。中国并不是以发达国家为目标追赶,根本不用算差距有多少。中国是直接设计了一个全球贸易体系,以后辐射全球的经济模式会是前所未有的。

三.不再稀缺的资本

对于中国,应该去观察,为何中国的体系能够支撑这么大的事业。如果去找明斯基时刻,那就是没有看到宏观图景,只看到一些局部乱象。如果看到了宏大的图景,就会发现,中国的体系要平息一些局部乱象毫无问题,而且琢磨的根本不是明斯基图景中的信贷扩张,而是更为根本的全球经济体系问题。

对中国来说,信贷扩张只是一个基础能力,也是一个不错的例子,说明中国体系的特异。发展中国家的信贷扩张是一望可知的作死行为,会以大幅通胀、汇率大贬而结束。因为本国没有对应的生产能力,信贷扩张并不增加生产力,而本币没有信誉,扩张出的货币换不到更多外汇,甚至会引发外逃,也无法引进外部生产力。而中国的信贷扩张,却可以自主地建立起产能和实物资产,同时由于出口优势有巨大贸易顺差,本币也不贬值。富人与中产通过组织生产,或者炒卖资产搭顺风车,在迅速扩张的货币体系中很容易就赚到了大钱。这样,中国人就迅速实现了财富增值,跑到国外也显得非常富有了。这就是这10年,大量中国人在全球财富排名急升的原因。

2009年,中国为了应对全球危机,进行了超常规的货币增发,M2增幅高达27.68%。这并非是规划好的行为,接下来数年M2的高速增长也并非顺境所为,更象是一年年“最困难”的苦吟中逼出来的,谁都知道这么增发货币不是办法,2018一季度M2 增速已降至8.2%。但是真做了以后,就发现产生了意外的效果,确认了中国是例外国家。至少社会资本是膨胀了,国内外财大气粗的气势和过去完全两样。

这10年,美国也做了类似的事,货币体系以前所未有的规模扩张。其实美国人的资产也迅速增加,以股市为主。由于美国是例外国家,美元地位并没有受到冲击,由于流动性的原因,甚至显得更为强势。人民币和美元,是过去10年中最强势的两种货币。

中国与美国这两个例外国家货币体系的巨幅扩张,影响非常巨大。实际上,中美两国内部,以及国际上,已经不再是资本稀缺了。有钱的富人、公司,有钱的政府,到处都是。资本稀缺是过去全球经济的常规玩法,因为一般国家无力创造资本,而发达国家也有意控制,提升资本的威力。日本曾经一度进行了资本溢出的操作,但无法和中美这10年的操作规模相比。中美两国的操作说明,资本并不天然稀缺,只要掌握世界经济命脉的国家进行货币扩张,而世界对这种操作无力制约。

当中国的外汇储备积累到4万亿美元的时候,其实已经宣告,国际资本稀缺时代彻底结束。中国在外国疯狂收购,巨额外汇却根本花不完,稀缺的是有价值的资产,而不是资本。2005年到2013年,美国资本以Stakeholder名义对中国金融公司的战略投资和套现,是资本稀缺时代的逻辑。中国不应出让巨大的份额让美资入股,美资也不应该套现。外资获得的千亿美元“巨利”,在中美的巨额新增货币面前,显得价值并不大。

在资本稀缺时代,其实美国一直在利用“例外国家”的地位,以及创造资本的能力,收割各国的资产,直到碰上中国这个对手。美国的贸易逆差,让中国积累起巨额外汇储备,中国又建立起了独步全球的生产体系。当中国也成为“例外国家”的时候,资本就不再稀缺了。10年里,中美两国货币体系大幅扩张,利用资本与技术在全球攻城略地,占领市场与网络空间,将其它国家越拉越远。

2013年,对中国发出“明斯基时刻”预警的美国人,进行了“清仓中国”的短期操作。但是美国人迅速意识到了真相,震惊地发现中国也成了“例外国家”,进行了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等体系化的操作,对美国提出了严肃的挑战。因此,美国发动了贸易战、技术战争对中国进行反制。两个“例外国家”的斗争,是过去任何分析框架都装不下的。

中国制造2025

当然,货币体系大幅扩张的副作用不会没有。对中国来说,因为贸易顺差人民币有升值动力,外汇储备三万多亿美元从贸易需要角度看明显过多。但是从货币体系中赚到了巨大财富的本国富人,却积累起来了远超外储的巨额人民币资产,如果放开换汇,可以把外储清空几遍。因此,反腐败、限制外逃都是必须的。对于有价值的资产限购也是必须的,不仅一线,二线城市房产都要限购了,不然富人的投资冲动会造成房价巨大的扭曲。对于全国二手房实质性的限卖,如海南等多地不许交易,也将部分资本锁死。通过这类“货币共产主义”的操作,保证资本是为国家利益服务的。本国富人资本既无法外逃,又买不到稀缺资产,奢侈消费也花不了多少钱。出路是到科技领域进行投资,既然资本不再稀缺,炫富也就失去了哲学意义,对技术的追求会成为潮流。

对美国来说,多年来的逆差与资本扩张,直接养大了中国这个对手,资本优势没有太大意义了。到外国制造波动,只会让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更有吸引力。美国需要与中国进行基本面的较量,看看谁才是最终的“例外”。当美国失去例外的地位时,全球霸权也就随风而逝了。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