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每日财经 > "富养"的青岛,能否成为北方的脊梁?

"富养"的青岛,能否成为北方的脊梁?

2018年04月12日 10:30 转载自: 凤凰财经   阅读:2704
作者: 曹斌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661

天津经济“骨折”之后,经济大省山东、北方第三城青岛如何“代言”北方经济……

偌大个北方,有几个城市能与南方的头部城市肩并肩?

身处山东,此感更甚。山东这个GDP大省,比其他北方的资源大省,起码现在还是大腿和胳膊的关系,但前几日,我竟被人问起,有人说山东是小东北,你怎么看?

唉,何止山东,帝都之外,怕是整个北方都有东北之忧!

身为北方人,不怕北方一地弱,怕北方经济无脊梁——北方经济NO 2的直辖市天津,只是一个滨海新区,在“挤水分”之后,就将2016年GDP从万亿调整为6654亿,整整缩水33.5%。这个水分,现在看来是不得不挤,在挤水分的前提下,2017年,天津GDP增速全国倒数第1;这一挤不要紧,天津的gdp排名由2016年的紧跟北上广深,直接掉到第七名!再跌,全国GDP TOP 10的北方城市,将只剩帝都。

1、既在山东,既在青岛,还是谈青岛——巧了,在北方城市GDP排名中,青岛仅排在天津之后。头部城市代表着地区经济的高度,在天津GDP“骨折”之后,谈论北方经济的脊梁,青岛是绕不开的。

关于青岛的GDP,也有尴尬之事。去年,和一个在德国哥廷根大学留学的女生聊天,我提及“青岛经济北方第三”,此君竟一脸诧异。要知道,这个留学生人是山东人,读的是经济学,本科在青岛,但她显然不太相信这块“镶金边的抹布”,GDP能排到北方第三。

问题来了,是青岛太强,她的直觉低估了青岛,还是北方太弱,遂使青岛成为北方的脊梁?

作为北方第三城,青岛是和南京同年(2016年)跃入万亿GDP俱乐部的城市,和南京比,单看经济总量,起码不算很寒酸。不过,南京多年有“苏三”之称,2014年才超越无锡,江苏的头部城市苏州,2017年的GDP更是拉开南京5600亿。而青岛,却是山东的绝对头部,排在次位的烟台,2017年在全国城市GDP排名中仅排在第20位。看到头部城市的差别,也就不难理解,山东与江苏的差距,为何由2008年的50亿扩大到2017年的1.32万亿,至于山东与广东的差距,不提也罢。

“万亿俱乐部”,青岛不“孤单”

全国城市GDP最新排名

2013增速

2014增速

2015增速

2016增速

2017增速

南京(11)

11%

10.1%

9.3%

8%

8.1%

青岛(12)

10%

8%

8.1%

7.9%

7.5%

无锡(13)

9.3%

5.6%

7.1%

8.12%

7.4%

长沙(14)

12%

10.5%

9.9%

9.4%

9%

以上四个城市2017年的GDP,都在万亿之上,其中,2017年,南京GDP1.17万亿,青岛1.103万亿,参照历史增速,青岛和南京的差距将有扩大化的趋势;而经济总量紧追青岛的南方城市长沙和无锡,长沙经济增速迅猛,无锡则有复苏势头。

外部世界变了,山东年轻人的人心似乎没有大变。某文章说的很好,“山东像一个盒子,在封闭的空间里,盒子里的很多人都以为这个盒子金碧辉煌,一点也意识不到盒子之外的中国,已经翻天覆地了。”就我了解,山东相当一部分的年轻人,至今仍对“体制内”情有独钟——山东的公务员竞争大、不好考,很多山东的年轻人并不介意把目光投向南方的小城;我了解到某个有才华而不甘平庸的年轻人,则从县委考到了国家部委。

人心不变,经济如何变?

外部世界变了,青岛的步调,似乎总是比潮流慢半拍。“山东的路,广东的桥”,当年可是对山东的赞赏之词,而今呢,山东的高速公路里程从全国第一落至全国第八,才想起在交通上奋起直追——青岛显然是山东交通突进的排头兵,地铁在修,济青高铁、青连铁路在修、新的机场在修……在科教方面,各地大学城规划曾风靡一时,青岛没有真正的大学城,这两年则持续加码高校引进,甚至有“南深圳,北青岛”之说。

2、一个城市的新生,必生于忧患。而青岛是“富养”的,政策、自然资源优渥,国企居多,且背靠山东这个人口大省、GDP大省的广阔腹地。然而,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经济补课固然可嘉,但新经济才是当下的潮头、未来的盼头。在这方面,除了大手笔的规划,除了海尔、海信、青啤几家本土老牌企业的转型勉强撑着青岛的门面,青岛似乎并没有没有什么新闻——青岛热衷大手笔,而没有深入城市细部、产业细部的接纳互联网的氛围,这不应该,你可以没有名号叫得响的本土互联网企业,但作为制造业重镇,作为最有希望搏一把未来的北方经济头部城市,打破陈规的互联网思维,还是要有的吧?!

地域文化的力量是强大的。山东古分齐、鲁,古代齐国不论是在地域面积、还是在“国力”上,都是压倒鲁地的,但山东称“鲁”而不称“齐”。这也间接反映了一个事实,历史上浸染着海洋文化、重商主义的青岛(青岛即墨区有“千年商都”之称),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浸染着山东文化——稳重有余,中庸有余,从众有余,地方主义有余,人情观念有余,小富即安、稳字当先的农商意识有余……而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精神,却几乎没有生根的土壤。

青岛经济更有北方特色,不仅以国企为主,一些所谓的民企,也生存在国企的产业链、关系链上,资源、禀赋优渥,而体制的樊篱、高墙难破,除非倒逼之下,“富养”的青岛,似乎难出革故鼎新的勇夫?

最近十年里,青岛经济甩开了大连,而与之伴随的,是辽宁和整个东北经济的衰退;当前天津经济“挤水分”,更是北方经济脊梁的一次“骨折”性事件;2017年全国gdp前20的城市,北方仅占5座,在北方经济的沦落中,在山东gdp与江苏、广东的差距节节扩大中,清晰地映照着青岛经济的忧患。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