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财富故事 > 金融世界,那些呼风唤雨的女人

金融世界,那些呼风唤雨的女人

2018年03月08日 06:31 转载自: 秦朔朋友圈   阅读:3423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金融界都是一个以男性群体为主的圈子,寥寥不多的几位女性只能红花衬绿叶,起到点缀的作用。但事实上,她们早就已经不再只是无足轻重的配角,越来越多的女性出现在金融行业食物链的最顶层,在全球财富与权力交错的世界里呼风唤雨。

今天是妇女节,我们就来聊聊金融行业里的几位雷厉风行、手起刀落的女boss。

1、史美伦:不论是“抓妖精”还是“打老虎”,我都擅长

最近彭博新闻社的一则消息让史美伦再次成为媒体的焦点。消息指出,现年68岁的史美伦有望成为香港交易所首任女性主席。香港目前是全球第四大股票市场,港交所主席的位置可谓是位高权重。不过让史美伦来担任主席,那绝对是实至名归。

如果要让中国的老股民评选一位最让他们“害怕”的女性,也应该非史美伦莫属。能在内地和香港两大资本市场呼风唤雨,史美伦凭什么这么牛?

史美伦1949年出生在上海,两岁时随家人移居香港,后赴美留学。上世纪80年代中期,她随家人返回香港,然后在1991年加入香港证监会,因为表现突出、一路提拔,1997年更是被时任香港特首董建华任命为证监会副主席,分管资本市场的监管,成为香港资本市场说一不二的“女皇”。当时香港资本市场问题很多、各种贪腐问题也很严重,史美伦作为资本市场的监管者,面对恶势力依然下重拳打击“黑庄”、肃清资本市场的歪风邪气。在这个过程中,甚至有黑社会一度扬言要她的身家性命,但是史美伦也丝毫没有退缩。

在香港市场赢得一片赞誉之后,史美伦收到了来自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邀请,希望她能够进入中国证监会,为中国内地资本市场的监管提供国际化的经验。虽然有总理的“尚方宝剑”,但是内地股票市场尚未成熟,资本江湖更加险恶、黑幕重重,摆在史美伦面前的难题一样也不少。

空降中国证监会之后,史美伦便发出江湖令,她要下狠手整治股票市场的歪风邪气。按照央视的说法,史美伦“掀起了中国的监管风暴”。在史美伦北京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幅她从香港带来的书法:安危不贰其志,险易不革其心。

史美伦一方面推动“中国特色资本市场”与国际接轨,相继推出独立董事制度、发审会制、保荐制等等;另一方面,她重拳出击,使中国资本市场的监管力度空前强大。正是在加强监管的声浪中,包括“银广夏”在内的一批势力庞大的违规上市公司黯然退场,数家裹藏资金黑洞多年的券商相继出局。中国国内八十多家上市公司和十多家中介机构受到公开谴责、行政处罚,甚至立案侦查。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买史美伦的帐。因为随着史美伦重拳监管,中国股市由高点跌落,上市公司对证监会加强监管颇有怨言,中小股民更是各种质疑。

在中国证监会“服役”三年半之后,随着任期结束,当时已过半百的史美伦选择了回到香港,在她看来,“任务已经完成,不会超期服役”。回到香港之后,她可以却没有过上财务自由的退休生活,还是依然很忙碌,身兼数职,其中一项便是担任香港廉政公署贪污问题咨询委员会主席,监管香港的反腐问题。近些年的媒体采访中,她也透露,非常关注内地的反腐“打虎”行动。

中国资本市场的监管和改革依然是问题众多,面对“妖精”、“害人精”横行的时候,你才能够真的感到史美伦当年重拳治理资本市场、严惩黑庄,需要多大的勇气和能力。

2、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干得漂亮,也要穿得漂亮

如果拉加德不是早年学习法律,然后从政,成为法国第一位女性财长、继而成为世界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第一任女总裁,她完全可以成为时尚圈的“女魔头”。1.8米的身高,前法国花样游泳队队员的身材,身着阿玛尼或香奈儿的套装,围着爱马仕的丝巾,加上一丝不苟的银发,衬托着拉加德优雅的法国气质,简直就是让人着迷。

正如《福布斯》杂志所说的那样,她在以男性为主导的金融市场里,在黑白灰西装统领的范围之内,用自己张扬的风格来彰显自己的主导地位,对外表达着自信和权威。如果没有足够的自信,哪位世界级领导人会选择在自己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佩戴一条抢眼的粉色围巾呢?这还不算什么,相比起希拉里这样的女性领导人喜欢穿非常传统的套装,拉加德简直就是把T台搬到了国际金融的顶层世界,她平常会穿时髦修身的西装,而在会见印度财长的时候,她竟然穿了一套很酷的西装,而西装背心里没有穿衬衣,这样的“杀伤力”简直太大了。

如果你以为拉加德只是一个肤浅的爱美人士,那就大错特错了。跟穿的漂亮相比,拉加德的人生履历更加漂亮,她在职业生涯的每个阶段,都交出了让人艳羡的答卷。学生时代就是学霸,工作之后也是坐着火箭往上蹿,先后创造过很多个“第一”:全球知名贝克·麦坚时国际律师事务所第一位女性主席,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一任女性及任期最长财长,也是八国集团史上第一位掌管经济事务的女部长,如今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首位女掌门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与世界银行同时成立、并列为世界两大金融机构之一,其职责是监察货币汇率和各国贸易情况,提供技术和资金协助,确保全球金融制度运作正常。所以,用位高权重来形容IMF总裁的工作毫不夸张。而拉加德此前却从未在任何金融机构担任过最高岗位,她本人也是法律专业毕业,面对金融大佬们的质疑,拉加德毫不客气地回应:领导力比昂贵的商学院文凭更重要。

拉加德也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能力。2007年上任伊始,便遭遇美国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面对全球动荡的金融形势,拉加德积极带领IMF解决了希腊债务危机问题,以及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还不断推进IMF份额和治理改革,尤其是让中国等新兴经济体拥有了更大话语权。相比较医学专业出身的金墉领导的世界银行引发的各种争议和质疑,拉加德带领下的IMF则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活力。

2016年7月,拉加德顺利连任,开始了她在IMF的第二个五年任期。面对愈加复杂的国际形势,拉加德将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不过,我们也有更多的机会,在更多场合领略拉加德的法兰西式的优雅与魅力。

3、耶伦:央行行长,就要敢于怒怼总统

刚刚卸任美国央行行长(美联储主席)一职的耶伦,绝对算是金融世界里的又一位非常有个性的女强人。特朗普当选这一年多来,耶伦始终在和特朗普“唱反调”,并一再强调美联储的独立性,暗示其政策方向不会受到特朗普的影响。这让有仇必报的特朗普“痛下杀心”,坚决要拿下耶伦。

尽管耶伦离开了她工作了几十年的美联储,但这并不影响她这些年所取得的成绩。作为个性鲜明的领导者,耶伦在全球最有权势的机构,也留下了极其鲜明的影响。耶伦是一位非常典型的技术性官僚,工作注重专业技术性,在联储内部,她以办事效率高、沟通直率、对经济数据敏感和预测而见长。此外,耶伦还以作风强硬著称,她在还是美联储普通员工的时候,就敢因为不同见解,而与当时位高权重的“美联储沙皇”格林斯潘争辩,也是非常耿直。

经济和金融已经融入到耶伦的生活中。和她吃饭的客人必须准备好与她谈论的经济学话题,甚至连她的爱情都是在美联储发生的。关于美联储的八卦故事很多,耶伦的爱情故事绝对是其中最甜蜜、最浪漫的一个。路透社有一篇关于耶伦爱情生活的报道,简直就是现代爱情小说的蓝本。

耶伦和阿克洛夫两人相识于1977年美联储的一次午餐会,两个以理性见长的经济学家一见到彼此,就发生了电光火石的心电感应。一见钟情之后,两人在一年之内就“闪婚”了。接下来,两人就开启了长达几十年、延绵至今的漫长的撒狗粮模式。

有了志同道合的伙伴,阿克洛夫在学术上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他获得了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当然,随着耶伦在仕途上发展得越来越好,为了支持耶伦的工作,阿克洛夫承担起了照顾家庭和培养孩子的责任。

女老板的背后,也需要一位默默付出的“贤内助”。各位男士,如果发现你的另一半在某些领域具有过人的能力,不妨给她更多的支持和鼓励,让她能够没有后顾之忧地发挥自己的才能,你今天对她的“投资”绝对会带来明天的高回报。

4、吴晓灵:中国金融界的女豪杰

如果想要在中国金融圈里找到一位专业水平极高、又仗义执言的监管机构负责人,那么就非吴晓灵莫属了。看看她这些年的精彩观点就知道了。

对于股票发行注册制授权决定期限再延长两年一事,吴晓灵表示,“注册制根本不需要再延长两年,对此非常遗憾,我当时也在人大常委会上发言表示根本不需要。”

对于中国货币超发、信贷泛滥的问题,吴晓灵表示:“我们从1949年至2008年全国信贷30万亿,大家知道2009年至2015年涨了多少,63万亿。也就是说我们用了七年的时间放了30年的两倍多的贷款。”

当记者问到楼市泡沫,吴晓灵反问记者:“你买得起房吗?你觉得房价不高吗?”

关于农村金融的问题,吴晓灵在博鳌论坛上就直接表示:“农信社走合作金融的道路,经过三十年的时间,结论是梦碎。”

面对今天金融市场监管问题丛生,吴晓灵表示:“把三会合在一起照样不解决问题。”

这只是吴晓灵这么多年仗义执言的极小部分。当然,作为资深的金融监管专业人士,吴晓灵可不是没有根据地随意点评,她的发言背后都有着长期的思考和对行业市场的观察。

吴晓灵是中国最早一批接受金融高等教育的前辈。她1984年毕业于中国金融行业的黄埔军校——央行研究生院,此后一直在金融监管部门任职。在1997年的金融危机中,作为外汇局史上第一位女局长,吴晓灵和众多政府官员一起,在金融危机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在1998年的外汇大检查中,外汇局采取了及时和恰当的措施,使一场可能爆发的金融危机得到了及时的化解和制止。2001年4月她出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先后分管过货币政策、金融市场、条法、金融稳定、会计财务等各部门的工作。

2007年她卸任央行副行长之后,进入全国人大,担任财经委副主任。在外人看来,去了人大就相当于“退居二线”,但是吴晓灵却依然站在推动改革的最前线。比如,她就力主对人大的预算制度进行改革。

在吴晓灵看来,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不是一句空话,必须要有实际行动,而对财政预算的审核就是很好的控制手段。在美国,公共财政的预算编制非常的细致,细节到甚至每一笔款项都有具体对应的公共事项,这样在很大程度上杜绝了腐败。而中国的财政预算,实在是太粗糙了。“我们给交通部批一个公路预算计划,只到‘款’的话,2010年是2800亿,一审出去以后,2800亿指标的分配权就给到了交通部。再往下就是部门的裁量权,这样一种安排会滋生很多‘跑部钱进’的腐败。”吴晓灵在公开场合痛心地表示。

也就是说,这么大一笔钱,交给交通部来分配,其实是完全不受约束和控制,交通部把钱划拨给谁,人大是没有办法监督的。如果我们的财政预算能够更细致一些,交通部需要递交更加详细的财政使用方案,人大立法机关就有更多监督的权力,能够杜绝浪费、能够对部委有更好的监管。这样我们的立法机关,才不是“没有牙齿的老虎”。

当然,除了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不断地鼓与呼之外,吴晓灵对新事物依然保持着非常高的热情。有一年博鳌论坛,我在互联网金融的分论坛,就看到了坐在观众席的吴晓灵。现场很多发言嘉宾都是她的晚辈,大家跟她打招呼,也想请她到台上来说几句,不过被她婉拒:“互联网是一个非常好的技术,会对金融行业产生巨大的影响,我就是来学习的。”

最后再讲一个小花絮:几年前,担任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的吴晓灵邀请拉加德给清华的师生做一次演讲。现场两位银发飘逸、优雅睿智的女性同台进行了一场精彩的对话,真是非常享受的精神大餐。

笔者脑洞大开地想想,这几位能够在金融市场上呼风唤雨的女boss,再加上政坛上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英国首相梅姨,还有几位不同国家的女国防部长,如果有机会让她们关起门来谈论的话,是不是足够影响世界局势的发展呢?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