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社会热点 > 探访美国产科,哪些经验可以帮我们终结“马茸茸事件”

探访美国产科,哪些经验可以帮我们终结“马茸茸事件”

2017年10月13日 06:35 转载自: 秦朔朋友圈   阅读:2983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10月11日是世界镇痛日。陕西榆林孕妇马茸茸因剧痛难忍、情绪失控、跳楼而死的8.31事件过去已经一段时间,榆林市第一医院的官网上有几条新闻,显示出从绥德院区到第一医院,举行了几次“强化医疗安全、改善医院环境、提升医疗服务”的专项行动再学习再动员再部署会。会议称,8.31事件暴露出护理工作中的许多缺陷和不足,教训非常深刻,为每一位护理工作者敲响了警钟,全体护理人员必须履职尽责,做到医疗质量与安全质量的同步提升,坚决不允许出现消极怠工,玩忽职守及其他影响医院工作的行为。

亡羊补牢是可取的,但笔者认为,更应把目光聚焦在如何从根本上避免悲剧的发生上。为此笔者走访了多家美国东部医院,一探美国的产科制度。

1、首先,马茸茸事件后的一个争论焦点在于,家属不能进入产房,谁也不知马茸茸在产房里经历了什么才做出如此极端的决定。美国新一代生殖医学中心(Generation next fertility)医学总监陆柔嘉(Dr.Janelle Luk)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的产科医院都会允许丈夫陪产,在精神上给与产妇一定慰籍,顺产时相伴在侧,以资鼓励,若一切顺利,丈夫还可以亲剪脐带。即便是剖腹产,丈夫也可以在产妇完成局部麻醉后,进入手术室,端坐床头,跟产妇交流,共同见证婴儿出生的时刻。生产后,丈夫作为陪护,还可在病房里加床,24小时守护,大多数医疗保险公司除了为产妇提供一日三餐,亦可为陪护提供一餐饭食,家人的陪伴,在最大程度上缓解了产妇的紧张情绪。

2、其次,事件的第二个争论焦点在于,在产妇意识尚清楚的情况下,家属的意愿能否代表产妇本人。陆柔嘉说,除非是病人签署了“医疗委托人代理”(health care proxy),通常情况下,病人在意识清楚时都可以自行做出判断,选择治疗方案。在新泽西圣巴拿马医疗中心(Saint Barnabas Medical Center)生产的Nancy告诉笔者,她自产检到正式生产,所有决定都由她本人拍板,由于她头胎剖腹,生二胎时产科医生让其自行选择剖腹产或顺产,她当时出于安全考虑选择了剖腹产,一切按照原定计划进行,从用药到生产方式每一项决定都由产妇本人签字,医生也充分尊重患者的意愿。

去年在康州斯坦福医院(Stamford Hospital)生产的Lily告诉记者,她当时怀的是双胞胎,加上早产,已属高危妊娠,即便如此,医院每一项治疗决定都由产妇本人签字。同时,产后婴儿是否需要接种各类疫苗,男婴是否要在出院前做包皮手术,皆由母亲签字。Lily半开玩笑地对记者说,美国是一个较为宽松的社会,未婚先孕,同性婚姻都屡见不鲜,医院在第一时间认定孩子的父亲费时费力,签错了对象更是麻烦,不如一切都跟着母亲走,简单易行,不会出错。

3、再次,马茸茸悲剧的直接导火索直指产前阵痛。国内许多产妇甚至为了避免遭受阵痛之苦,直接选择剖腹。陆柔嘉(Dr. Janelle Luk)对笔者说,一般的美国医生在产妇可以顺产的情况下,不会实施剖宫产,医生会根据具体情况,做出相关医学判断。但若产妇出现剖腹产的手术指征,如胎儿头围过大,胎位不正,多胎妊娠,或是经阴道分娩会危及孕妇或胎儿安全时,医生在获得病人本人同意并签署相关手术同意书后,才会“弃顺转剖”。且医院向产妇提供治疗后,其诊疗费会直接向保险公司索要,不参保的部分才由病人“买单”。保险公司在批复剖腹产费用时,需要医生陈述手术理由,“产妇怕疼”显然不能成为正当理由。因此在美国,纯粹怕疼而实施剖腹产的例子少之又少。

无痛分娩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产妇的痛苦,在美国医院也已相当普及。一名麻醉师Tammy告诉笔者,在美国,已有超过50%的产妇选择“无痛分娩”,即Epidural。据一份美国CDC的研究数据表明,是否采用无痛分娩,不同年龄,学历及种族的女性都持有不同态度。

20岁以下的产妇选择无痛分娩率为64%,35-39岁的产妇则降至59%,超过40岁的产妇选择生产麻醉率为55.3%。而白人妇女最怕痛,无痛分娩率为68.6%,非洲裔其次,为62.1%,亚裔最低,为61.8%。更有趣的是,学历越高,对无痛分娩的接受程度也越高。拥有硕士或博士学历的产妇的无痛分娩率为70.1%,相较于只有初中学历产妇33.8%的无痛分娩率,整整高出了两倍。初产妇的无痛分娩率达68.1%,经产妇则低至57.3%。

诚然,无论是无痛分娩还是半麻剖腹产,麻醉师都必须随时监测产妇情况,责任重大,这也就是为什么麻醉医生被列为美国最高收入的职业之一,据Salary.com网站数据,截至2016年2月22日,美国麻醉医生的中位年收入为352518美元,整体行业收入在305400到399629美元之间。经验丰富者,更高达45万美元。

两年前在康州格林威治医院(Greenwich Hospital)诞下麟儿的薛小姐告诉记者,她34周破水后被送到医院,由于早产,医生要求她卧床保胎,三天后开始催产,随后宫缩开始,腹痛难忍,立刻要求打Epidural,麻醉起效后,立刻不疼了,期间丈夫一直在产房陪着,甚至还抓着她的腿,跟她一起用力,为她打气加油。整个产程由于上了无痛,比较顺利,丈夫见证了整个产程,甚至还看到了产后缝合的过程。薛小姐表示,在美国生孩子隐私性比较好,产房都是单间,允许丈夫陪产,陪护的制度也颇为人性化,无痛分娩也在最大程度上降低了她对生产的恐惧。

而大多数保险都会涵盖无痛分娩项目及新生儿监护,病人无需自掏腰包。薛小姐说,她前后在医院住了五天,孩子由于早产在医院的温箱里待了两周,医疗费用账单为11万美金,她付了750美金,剩余的保险公司都包了。Lily则对记者说,她也是34周早产,双胞胎在医院的新生儿监护病房分别待了7天和10天,她剖腹产住院5天,总账单11万美金左右,她本人付了1500美金,其它由保险公司跟医院独立结算。

当然,保险公司也不会真的全额付款,医院的账单看似“吓人”,保险公司实际支付的金额远低于账单上的数目,这也就是大多数医院更愿意接受现金支付的病人。一些在美国生产的国际病人,若愿意现金支付,甚至可以拿到医疗账单上的对折价格。

薛小姐说,她周围的朋友大多数都有保险,若无稳定工作,或无保险需要产子,都可申请州立的政府保险以覆盖生产时产生的巨额费用。而四年前在西弗吉尼亚生孩子的张小姐,当时在读博士,又是留学生身份,怀孕时,之前在学校购买的保险已经失效,无奈之下大腹便便的她匆忙申请了州政府的保险,由于没有收入,该保险很快便获批,得以顺利生产。

因此,有医疗保险的保驾护航,在美国也很少有病人会因为经济原因而弃剖转顺。加上医院在向保险公司“讨债”时,也须详述剖腹产理由,也绝无可能利欲熏心,想多赚钱而提高剖腹产率。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国医生告诉笔者,她在美国医院已工作多年,目前中国三甲医院的医疗水平跟美国已无显著差异,由于中国人口多,一些产科医生甚至拥有更丰富的临床经验,但在医疗制度、病人隐私保护、以及麻醉师配备程度上还远不及美国。

据悉,中国麻醉医师数量严重缺乏,仅有8.5万人,而在欧美国家麻醉师配备的比例一般是每万人2.4个左右。麻醉师的缺乏,加上无痛分娩并未纳入中国的医保,让无数女性仍然谈“顺产”变色。这位医生呼吁,为了避免类似马茸茸悲剧的再次发生,应尽快将无痛分娩纳入医保范围,让更多中国女性更有尊严地成为母亲,同时完善医疗制度,在保护病人隐私的同时,实现更人性化的医疗管理。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