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每日财经 > 学文学的哲学博士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学文学的哲学博士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2017年10月11日 06:24 转载自: 秦朔朋友圈   阅读:3399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在我们一贯的认知中,经济学家是不是至少应该读一个经济学的学位?2017年新晋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塞勒可能要颠覆我们这个惯性思维。

斯德哥尔摩时间9日11时45分(北京时间17时45分),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行为金融学奠基者、美国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教授理查德·塞勒,以表彰其对“行为经济学”的贡献。

在新闻发布会上,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表示,之所以将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塞勒,看重其将心理学和经济学结合的交叉学科研究。塞勒的学术背景是文学硕士、哲学博士,做的却是行为经济学、行为金融学与决策心理学的研究。

这是跨界吗?哦,不,这是交叉学科研究的魅力。

1、我研究了一下1969—2017年49届79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学术背景,发现这些经济学家的学术爱好,本科、硕士、博士学位非常有趣。

从专业背景来看,虽然总体上以经济学(42人)和数学(11人)为主,占到总人数的约70%,但总体来看,学科专业五花八门,比如有物理学、哲学、文学、语言学、政治学、法学、社会学、历史学、心理学、运筹学等,不一而足。

具体从近十年的经济学奖获得者学术背景来看,有一些获奖者的学科背景挺有意思。比如2016年得主罗伯特·希勒除了是一名经济学家,还是一名畅销书作家,他与另一位诺奖得主阿克洛夫合著的《动物精神:人类心理如何推动经济发展以及对全球资本主义的影响》在中国拥有广泛的影响。

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让·梯若尔一直读到数学博士后,才对经济学产生兴趣,转而投身经济学的怀抱。

2013年的获奖者尤金·法玛在大学的前两年学的是法语,他本来打算大学毕业后去做一个高中教师或者体育教练的,直到第三年才转学经济学,但他一直对体育保持着持续的热情。

2012年获奖者埃尔文·罗斯本科是哥伦比亚大学工程学,由于对运筹学感兴趣,本科毕业后来到斯坦福大学,拿到了运筹学的硕士和博士学位。运筹学是博弈论的最核心部分,罗思也因为在博弈论、市场设计和实验经济学领域做出的显著贡献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2011年获奖者托马斯·萨金特于1964年获伯克利加州大学文学学位,1968年获哈佛大学哲学博士学位。他的学科背景几乎和2017年获奖的塞勒一样,但他擅长于总体经济学、货币经济学、时间序列等领域。

2009年获奖者埃莉诺·奥斯特罗姆是美国著名政治学家、政治经济学家、行政学家和政策分析学家,美国公共选择学派的创始人之一,从这些头衔我们也能看出,她在政治学上似乎兴趣和花的精力更大,她的博士学位是加州大学洛杉机分校政治学博士。同年获奖的奥利弗·威廉姆森是“新制度经济学”的命名者,他是斯坦福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和卡内基大学的哲学博士。

2008年获奖的保罗·罗宾·克鲁格曼虽然拿的是麻省理工和耶鲁大学的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但大学时代的克鲁格曼似乎更偏好历史,经济学的专业课修的不多,倒是天天去上历史课。

需要补充的是,纵览79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拥有哲学博士(PhD)学位或哲学学科背景的就有超过11位,和数学等同。这是不是也颠覆了我们对哲学博士的认知呢?

2、跨学科或者交叉学科如果放在整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中研究,我们会有更多有意义的发现。数学和经济学的结合,出了很多计量经济学大师;经济学和运筹学的结合,造就了博弈论;政治学和经济学碰撞,让埃莉诺·奥斯特罗姆成为美国公共选择学派的创始人;心理学和经济学的结合,是理查德·塞勒行为经济学诞生的基础……

我们还可以举出很多这样的例子,这种例子在生物和化学领域中更是常见,比如2012年的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斯坦福大学教授Brian Kobilka的研究成果是G蛋白偶联受体,这是生命科学领域的重要成果,却被授予诺贝尔化学奖。北京大学理学部主任、生命科学学院讲席教授饶毅对此解释是,化学的核心部分是合成化学,基础方面是物理化学,根本是物理,最有趣的方面是生物。所以在过去十几年,三分之一的诺贝尔化学奖都是授予结构生物学科学家。

不同学科的交叉,就像化学物质一起发生反应一样,往往会有新的创造。交叉学科的核心是知识的融合,物理学家李淼认为,只有那些不断超越科学和人文的壁垒,融通这两种文化的人,才能站在价值链顶端。

这其实也涉及当今知识发展的两个方向。一方面,是启蒙运动后,知识大爆炸并且迅速分化,学术、思想、科学,甚至艺术和运动上的进展,统统体现为越来越细的分科,越来越难以产生如达尔文、赫胥黎、布封那样的横跨科学、艺术、哲学领域的博物学家,这导致的结果是,大家越来越只能在自己的细分领域精耕细作,学科的跨界、交叉、融合难度越来越大,甚至出现知识的“孤岛”。

但另一方面,技术的发展需要不断突破知识和认知的壁垒,比如生命科学的发展,需要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乃至神经学的共同推动;纯数学是一切科学的基础,几乎所有的物理、化学、生物学发展都依赖于数学的进步,今天我们所用的计算机科学,其底部根基同样是数学;经济学探究基于人类真正的偏好和选择的策略,所以社会学、心理学和政治学与经济学的交叉才会有博弈论、行为经济学等流派出现。

有“当代达尔文”之称的美国生物学家爱德华·威尔逊(Edward O. Wilson)在其《知识大融通:21世纪的科学与人文》书中写道:科学与人文,甚至艺术本就是同根生长,最终都将汇聚融合。这位被《自然》杂志称为“既是世界级的科学家,也是伟大的写作者”的生物学家也是伟大的学科交叉践行者,他创建的“社会生物学”这一全新学科,他“有关动物社会行为与复杂社会组成这两者的生物学基础的系统研究”引发全球学术界的震动。

对了,爱德华·威尔逊目前获得了包括美国的国家科学奖、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的克拉福德奖(Craford Prize)的全世界最高的环境生物学奖项——只差一个诺贝尔奖!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