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财富故事 > 38岁靠3万块创业,30年干到700亿市值,填补中国3大空白

38岁靠3万块创业,30年干到700亿市值,填补中国3大空白

2017年09月15日 07:08 转载自:正和岛   阅读:2457
作者: 陈苏洁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6

8月8日,《福布斯》发布了一份榜单,“年度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榜。其中这家全球唯一入选的材料企业,让创哥目瞪口呆,尤其这还是一家中国企业!

两个月前李克强总理访问德国,11位万亿级市值的中国企业家陪同,这位市值尚不足千亿的民营企业家成了例外。

他就是康得集团董事长,钟玉。

这家公司经历的磨难太多了:技术被国际封锁,资金方拒绝供资,要放弃他们。但就在业内全部等着看笑话的时候,它却凭借一己之力大杀四方,从行业老大手里抢生意,还夺下全球霸主的地位。

6年利润增长40倍,让美国苹果公司惊叹,逆风让他飞得更高,也更起劲。

1、同事家人以为他是傻子 放着厂长不做净身出户

钟玉是老三届,任志强还是他35中小一届的学弟。由于父辈是38年老八路,从小就在他耳边念叨,你们这一代是承上启下的一代。

属虎的他在工厂当过工人,上过高原,干过特种兵,一个铁血男儿该经历的事儿,他年轻时一件也没落下。从北航毕业后,他进入曙光电机厂工作。

1978年,厂里承接了歼七Ⅲ、歼八Ⅱ型战斗机的主发电机研究工作。彼时,我国战斗机的发电机使用寿命只有150小时,上头的要求只有一个数据:500小时。

任务重时间紧,几百人的研究所,没人敢拍胸脯担下这个责任。倒是28岁的钟玉眼里冒了绿光:“我可就盼着弄点有难度的事儿呢,这没挑战性的日子真没劲。”

当场,有的人愣住了,有的人直接笑了出来,谁会相信一个刚毕业的小子能干成这件事。

但结果是:钟玉干成了。

四年时间,几万次配方、几千次试验,颠覆性技术的浪潮在他心中激起千层浪,将裹挟着他一生向前冲。此次立了二等功,他被格提拔为研究所所长。

到38岁那年,念完研究生的钟玉即将接任局级厂长,上头给配三室一厅的大房子、崭新的皇冠轿车,这待遇就是现在的常春藤学生都不一定能享受到,前途可谓无量。可他倒好,直接交了一份辞职书。

领导气的见都不想见他,家里的亲戚更是没法理解,以为他是被谁下了降头。

2、员工以为他是疯子 他却说到做到让手下忠心不二

1988年钟玉凑了3万元,拉了4个人创业。这也是中关村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第一批企业,当年的500家如今是幸存了十几家,康得便是其中之一。

团队苦觅商机,发现当时中国的老弱病残急需一种安全的代步工具。他们选择做电动车。一年后,康德电动车面市,头一个月销量就高达200辆。这对于5人的团队来说可以说是日进斗金了。

然而1989年,中国经济遭遇寒流,实力弱小的民营经济首当其冲,康得的电动车火了又灭了,迅猛扩张至30多人公司几近倒闭。

就在军心涣散之时,钟玉在会上再一次眼冒绿光:“康得绝不会倒闭,还会盖起自己的大厦。”底下员工却满脸的不相信。

在钟玉的带领下,他们将电动车加装清洁设备,变成电动清洁车。产品随后走进了亚运会场馆、首都机场以及300多家电厂。订单像雪片一样飞来。

1998年康得大厦落成,康德神话初显。

同年,一直与康德合作办公产品的GBC公司,向钟玉托出了他们的核心业务——预涂膜。在当时,中国还在包装盒上广泛使用即涂膜,不仅落后还有毒。钟玉深信,预涂膜一进中国必有市场。

可就在康得为此投入了1500万元,甚至连生产线选址都已经确定之后,出事儿了。

没有任何歉意,也没有任何赔偿,GBC直接通知生产线不在中国建了。钟玉愤怒、懊悔、自尊心受挫,但却没有别的办法。

在从谈判的长城饭店走出来后,钟玉发誓要建立中国自己的第一条预涂膜生产线。但一家民企,怎么能填补国家产业空白呢?

那天开始,员工看着自家董事长不吃不喝不睡,从设备选型采购,到研制配方、锻炼工艺技术,凡事亲力亲为。大家都说,董事长的疯劲又出来了。

钟玉再一次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2002年,北京昌平,预涂膜生产线建成。(编者按:此时,钟玉成立了康得新集团。除个别处,本文作者统称为康得。)不得不说,即便是放到现在,2年走完全部流程几乎也是不可能的事。

2004年,康得参加“印刷界的奥林匹克”的德鲁巴印刷展会。一位英国的企业家将预涂膜生产商的标签撕去,混在一起,让客户评判。结果大家竟不谋而合地选了康得!

功夫不负有心人,钟玉对全体员工说:“有一天,我会带领你们去深交所敲钟。”这一次,大家都深信不疑,他也没有食言。2010年成功上市。

3、专家觉得他膨胀吹牛 如今叫你高攀不起

上市之后,钟玉深知预涂膜领域已经非常细分,如果要打造百年企业,必须拓展其他业务,很快他将战火烧到了光学膜。

光学膜是液晶显示屏的关键零组件之一,而核心技术多年来一直被日、韩企业垄断,为了高额利润,他们还坚决不到中国大陆设厂。

外部环境恶劣差也就算了,得知消息康得要干光学膜,咱们自己人也几乎没人相信。一次会议上,有人直接毫不给情面的diss他:“钟总,一个光学膜专家说,康得有可能生产出低端的扩散膜,但不可能生产出高端的增亮膜,你怎么看?”

钟玉笑着说:“你认为中国有光学膜产业吗?”提问者说:“没有。”钟玉接着说:“如果中国都没有光学膜产业,谁敢自称光学膜专家?”

就在这场著名的回怼后,2011年康得的光学膜示范基地正式投产。

然而进军光学膜产业,需要大量的资金。康得通过股市进行股票增发,目标是募集20亿资金,结果只募集到了一半。

▲张家港光学膜产业集群一角

但钟玉,你越说他不行,他才越有疯劲儿。两年后,康得在张家港一举建成全球规模最大、集中度最高、产业链最完整的“两亿平米光学膜产业集群”,所有的猜疑和冷漠围观全部烟消云散。

三星、LG、TCL、创维等企业的订单纷至沓来,几乎全球重要的显示屏生产商,都成了康得新的稳定客户。

想要与狼共舞,首先要把自己变成狼。当初拒绝康得的企业,现在纷纷主动把所有的技术和产品向它开放。要知道,康得和苹果公司已有10年的合作历史。

4、银行怕他赔钱差点放弃 他再次狼性发作突破国际封锁

一个国家的工业想要发生革命性突破,搞定碳纤维就可以了。

碳纤维重量是钢的1/5,强度却是钢的5倍,各国的火箭、导弹、卫星,都急需这项材料。正因如此,美、日不光是不在中国开厂,中国一位企业家因在美国购买了一公斤T800碳纤维,被判入狱7年。

我国早在60年代就开始了碳纤维的研究,直到进入21世纪,国内也仅有两三家企业能生产低级别的T300。

这时,钟玉内心的猛虎依旧眼冒绿光,康得要造碳纤维。可是举国之力都没解决的产业,你凭什么解决?这次就连他自己心里也怕。

钟玉去拜会国内某大型银行的领导,对方却说:“已经赔了几百亿,我们内部决定不再支持碳纤维。”然而钟玉做事的风格一向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必须成。

中国的技术不过关,就去国际找;美日封锁,就去欧洲找。钟玉先后在全球8个国家布局9个研发中心,随后又东拼西凑50亿在廊坊投资建厂。

2016年7月,康得打造出的单体产能中国第一、世界第五的碳纤维生产线投产,良品率达到80%以上。

作为一家以美国3M公司为标杆的中国企业,康得新近年来以先进高分子材料研发生产为核心,逐步探索出了材料应用总体解决方案提供商的商务模式。

在此次“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排行榜上,康得是全榜单唯一一家新材料企业入选,而牛逼哄哄的3M没有入选,这让钟玉很自豪。

很多企业,都在攻占一个技术和市场高地后,在舒适区慢慢被拖死。反观康得,从1988年创业至今,总是一座高峰接一座高峰征服。

从2010年康得新上市之初的市值不到20亿,仅仅7年这个数字翻了30多倍超过700亿,成为A股市场中少有的超级白马股。

当年的小老虎如今已经67岁了。创业29年,他已经延迟退休了十几年,现在还要为民族工业再干二十年。

别人有的我不做,要做就让别人追不上。这么简单,又这么难。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