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美丽生活 > 王林大师是愚昧中国的魔幻蜘蛛

王林大师是愚昧中国的魔幻蜘蛛

2015年07月17日 10:40 转载自:凤凰网   阅读:1284
作者: 王红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9

“大师”的催生婆有三个:一是愚昧,缺失自由民主的人文精神。二是哄骗,上上下下热衷造庙造神。三是不安,灵魂难觅家园。

中国式“大师”总是难逃悲剧的宿命,从光环之巅坠落到唾沫之海,从神坛之上滑行到桎梏之地。这两年身处舆论浪尖的“王林大师”,以意料之外必然之中的结局,给闪亮亮的“大师”生涯划上了黑色句号。曾在名利场长袖善舞、成各路名流香饽饽的“王林大师”,此刻正吞咽着人生的臭饽饽。“大师”因谋划绑架、涉杀徒弟,成“大魔”了。这让那些星光闪耀的干女儿、干儿子、拜把兄弟们何颜以对,情何以堪。

常言道,盛世藏宝。如今盛世出“活宝”,一个接一个,活灵活现。李一成“仙”,成群结队的社会名流膜拜在他的道袍下。王林得“道”,成群结队的权贵大腕叩开了王府大门。而今,风云一代、名骚一时的两位“大师”,都锒铛入狱了。

中国式“大师”一生,可谓是四部古典名著谱写的传奇。开篇《西游记》,坎坎坷坷的早年经历,练就三招两式小魔术或者江湖把戏,摇身一变,立地成“佛”,脚踏莲花,口吐芳华,能说会道,深谙人性,摄人心魄,迷人心窍,受人膜拜;接着《红楼梦》,不管穿道袍扎葛巾,还是穿西装打领带,不管举什么旗号,打什么江湖名号,心在红楼,魂在生意。“大师”生意,就是他们自己编造的神话。然后《三国演义》,以玄虚理论和江湖把戏立足,装神弄鬼,呼风唤雨,异峰突起。虚虚实实,巧妙包装,宛如魔幻蜘蛛,广交权贵,取悦名流,猎取富豪。逐渐利令智昏,自我膨胀,自觉和不自觉卷入权力场或名利场的博弈厮杀;最终《水浒传》,浪花淘尽“大师”,以灰溜溜、血淋淋的背影谢幕。

李一的术士玩完时,有媒体评论指出,骗子生存之“道”不除,还会继续生出李二、李三。果不其然,“王林大师”横空出世,故事更传奇,更扑朔迷离,下场更震撼人心。事实上,在神州各地,尚未东窗事发的“大师”大有人在,依然穿着炫目马甲,指点迷津,大骗众生。

这是“偶像的黄昏”?不,“大师”其实是愚昧中国的魔幻蜘蛛,巧言令色,善于变脸,擅于伪装、织网、捕捉和猎食,在权力场和名利场左右逢源,游刃有余。“大师”层出不穷,折射当代中国文化的黄昏。“神仙”、“大师”的文化土壤很肥沃,过一个时间段就会茂盛一次。

“大师”的催生婆有三个。

一是愚昧,缺失自由民主的人文精神。

愚民文化是中国封建专制社会的最大遗毒。人民愈愚蠢,愈不会思考,统治者日子就愈好过。经过两千多年愚民教化,许多中国人已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丧失了独立的人格和尊严。不仅老百姓“愚”,“君”和“官”也愚。明明看到鹿,偏要你说马;明明听到人间凄苦声,偏要你歌功颂德。赤裸裸的自私和虚伪贪婪,是中国官僚文化的全部本质。没有真理,只有圣意,顺存逆亡。一个民族的堕落,从关闭大脑开始。黑屋子里的猪猡怎会聪明?

黎鸣先生认为,中国在先秦是非常了不起的。中国的老子、孔子、墨子,可与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媲美。可是到了秦汉之后,甚至直到今天,中国人的思想天空都是一片漆黑,没有再出现任何一个可以在全人类中有巨大影响的伟大思想家。从秦汉以后中国就是一个漫长的愚昧历史。只不过在公元15世纪之前跟西方比较,不是那么严重。但近300年,西方人变得越来越聪明,我们中国人依然那么愚昧。我们根本就不会自由思维,为什么不会?第一不允许思维,第二必须像某某一样思维,第三你不能质疑,你只能像蚂蚁一样活着。

一个国家最优秀的知识分子,为个人地位、利益而泯灭良知,颂圣成风,甘做猪脑袋。钱学森昧着良心鼓吹亩产万斤粮符合科学,田汉写《十三陵畅想曲》,郭沫若就更甭提了。

中国文化里最腐朽最堕落的,是奴才文化、太监文化、伪君子文化。当代中国人是否已经凤凰涅槃,告别腐朽,脱胎换骨,站起来做人了呢?

中国人和西方人对待知识的最大区别是:中国人用迷信对待科学,西方人用科学对待迷信。西方文化是理性至上,具有人文精神;中国文化是权力至上,三俗喷涌泛滥。主流社会价值观,依然停留在落后的农耕文明。以权力代替知识,以圣意代替真理,屁股取代脑袋,职位高于学位,领导说的就是绝对真理。国家最高学府校庆,不是大师云集,而是大官云集。艺术价值不如名人效应,名人卖的是脸不是画。名人效应不如贪官洗钱,一旦贪官利用了愚昧,等于腐败拿到通行证,天下无阻。中国文化艺术常常是扭曲的,扭曲为一种社会人际关系,演变成腐败产业链。一些人评价艺术水准就是看他和多少官僚名人合过影。不少大师是巴上大官而成为大师,并不代表大师就有学术建树。当代文化艺术界建造了许多迷信和谎言的泡沫,如同皇帝新衣,一捅就破。

庙堂之上的红顶大师们都如此德性,何况江湖各路野鸡大师乎?

二是哄骗,上上下下热衷造庙造神。

诚实是西方文化的核心伦理,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教条。但不幸的是,中国几千年历史,几乎就是一部哄骗史。中国人的说谎是一门科学,更是一门艺术。

皇帝出生各种祥瑞,像魔术师一样,给披上一层迷信外衣,显得神秘异常。历代文人是封建帝王思想不遗余力的哄传者。封建文人最高理想是做“帝王师”,大力鼓吹尊君、迷信极权。朝代更替,总是“先造谣再造庙”,“造了庙再造谣”。无中生有、捕风捉影的“哄传”文化,至今依然生机勃勃。

把哄骗科学和艺术达到顶峰的,当属历代封建皇帝和官僚集团,文人帮腔帮闲。统治阶级高明之处在于,巧用各种手段愚民。政治主张多是笼络人心的手段,而不是政治归宿。当一个统治王朝气数已尽,新生力量取而代之,善良而愚昧的百姓总是选择相信这个新政权,心甘情愿再为奴。

三十六计之类传统文化和各种灌输教育,让人从小就有深刻的敌我意识、防范意识,培养了信口雌黄的说谎技能。人与人之间缺乏基本诚信与信任,社交场合总是一层又一层地戴着面具,时时刻刻防范上当受骗。骗子到处都是,渗透了各个行业,甚至很多有权有势有头脸的人,脱去正人君子的伪衣,也不外是个骗子、盗匪。在中国,各种骗术纷呈欲乱人眼。彩票、股市,以一夜巨富的美梦奇迹,哄骗彩民枕着黄粱,解囊争购。各路掮客,以手眼通天、特权替身的神出鬼没,哄骗一个个趋炎附势者上钩。各类传销,以点石成金、化稻草买金条的神话,哄骗财迷倾其所有。各色屑小,以旁门左道、防不胜防的雕虫小技,让贪图小利者鬼迷心窍。各种数据,以闭门造车出门不合辙的艺高胆大,一级一级往上哄骗。

美国兰德公司说的非常尖刻:政治斗争让中国一代一代人失去人性。中国人所说的政治,除了哄骗和背叛,没有其它东西。

“大师”不就是这个谎言大熔炉的产品吗?

三是不安,灵魂难觅家园。

当代中国人既没有物质生活安全感,也没有精神生活安全感。如同一个个被掏空精神灵魂,只剩整天忙碌在名利场的躯壳。当官的,官场险恶,宦海沉浮,人心叵测,命运叵测,今天说提拔,明天可能去秦城。官员抑郁症及各种精神疾病屡见不鲜,跳楼自杀屡见报端。经商的,生意难做,今天盆满钵满,声色犬马,明天可能债主堵门,四处躲藏。精英移民成为风潮,将财富转向国外的人越来越多。至于普通百姓,生活亚历山大,生老病死都忐忑。

我们国家经历得太多,各种东西都打碎过了。多少年来,忽左忽右,忽上忽下,不知所从。如果说,信仰挂靠经济发展,市场总不稳定,利益总是难满足;信仰挂靠行政权力,权力却不很权威;信仰挂靠文化传统,文化却在产业之中被消费;信仰挂靠民族主义,却成一把双刃剑;信仰挂靠宗教,宗教却又不主流;信仰挂靠普世价值,那是“寻衅滋事”。

当代中国官方意识形态是无神论,把众神推下去,把自己扶上来。文革十年砸烂了传统,改革开放放纵了物欲。在权力自信主义和市场纵欲主义双重侵袭中,当代中国人精神日渐萎靡。中国人面对各种不如意,各种困境、绝境,总希冀高人指点迷津,喜欢求神问卜。“大师”的市场诞生了。不要以为那些肥头大耳的高官、星光熠熠的名流有多睿智,表面亮堂不代表心灵亮堂。“大师”腾云驾雾一忽悠,就统统带到沟里了。

我们中国人的悲哀根源,就是不开天窗的愚昧。中国文化需要理性,需要呼吸自由空气,需要沐浴人文精神的阳光,需要多元化的政治环境,需要在解构中重建。这是最大的善政。否则,我们还要落后愚昧下去,永远没有天才,没有对世界巨大的思想贡献,只有“大师”跳梁和愚民跪地。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