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美丽生活 > 邓聿文:早该全面放开二孩政策

邓聿文:早该全面放开二孩政策

2015年07月17日 17:18 转载自:财经网   阅读:2380
作者: 王红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0549

人口过多过少都不好,尤其对于一个大国而言,人口过多造成资源紧张,影响生活水平,过少则会导致其他一系列严峻后果。全球面对的不是对人口增长过快的恐惧,而是担心人口下降过多。一些原打算像中国一样实行计划生育的国家,纷纷取消对人口的干预,转而鼓励人们生育。

将生育权还给家庭和个人,是文明社会的共识和基本做法,但在中国,等这一天时间太长了,好在为时已不远,国家卫计委在世界人口日前夕首次正式表态称,"目前正在抓紧制定(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相关规定"。

以前,卫计委在涉及二孩政策方面的事情时总是守口如瓶,现在金口终开,虽然是一句原则性的表述,但无论对社会还是个人来说,都应该算是好消息,表明国家计生主管部门终于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开始正视人口快速下降的事实。

人口过多过少都不好,尤其对于一个大国而言,人口过多造成资源紧张,影响生活水平,过少则会导致其他一系列严峻后果。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全世界都在担心人口过剩,罗马俱乐部甚至发出了谁来养活人类的警告,很多国家都打算在人口方面实行政府干预和调节,可许多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在人口峰值过后,很快面临人口快速下降的问题,这一方面得益于科技的发展与进步,大大缓解了人口和资源的紧张关系;另一方面,也由于在现代化过程中,生育成本的提高减少了很多人的生育意愿。所以,全球面对的不是对人口增长过快的恐惧,而是担心人口下降过多。一些原打算像中国一样实行计划生育的国家,纷纷取消对人口的干预,转而鼓励人们生育。

在这个过程中,唯有中国一直坚持计划生育,并在相当一段时期里,为实现人口控制目标,采取了诸多极端的、非人性的野蛮手段,强迫人们计划生育,造成了大面积的人道灾难,这方面最严重的后果就是失独家庭,这种情况直到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才有改善,所谓改善也仅指的是计生手段不像过去那样粗暴和赤裸裸,不是一孩化政策本身,这方面并没有根本变化,只是进行了某些微调,直到十八届三中全会,在社会强大呼吁及压力,以及现行政策的负面效果越来越显著的情况下,事情才有了转机,计生主管部门迫不得已将一孩化政策调整为单独二孩,即父母一方为独生子女且生育了一个小孩的家庭,可以申请再生一个。

中国生育政策调整的迟缓除了一个时期人口总量过大导致不同学者在人口预判方面出现观点不同乃至南辕北辙外,最重要的原因还在计生主管部门自身,计生部门成了最大阻力。所以如此,无非一个"利"字。想想看,假如全面放开二孩,计生部门对谁罚款?全国各地每年罚的社会抚养费加起来达几百亿元,而这笔钱从来没有公布过,不好说落入了哪个人的钱包,但肯定不是用在人口优生方面。另外,没有了计划生育,计生部门的庞大公务员队伍及衍生群体,又将会被分流到哪些地方去?可想而见,在简政放权背景下,他们中的多数人都可能面临丢失公务员饭碗的危机。故千万别以为他们是在为中华民族的未来着想才严控人口,没有这么高尚的情操。

如上所述,中国人口政策是否维持现状,以及如果调整,是变得比现在更严厉还是更宽松,在人口和经济学界观点并不一致。有少数学者主张更严格的计生政策,认为中国人口降到六亿才合适;还有一些学者则主张用更稳妥的方式对待人口问题,认为当下"全面放开二孩"生育为时过早。但多数学者认可人口政策必须尽快调整,并主张越早全面放开越好。后一种观点目前在社会占据压倒性优势,不仅许多人口专家,就是政府官员,也开始赞成这一观点。

福建省统计局普查中心副主任姚美雄就是其中突出的一个。他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今年已进入人口政策调整的最后'窗口期',再不调整就来不及了"。据他分析,中国作为刚步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的发展中大国,合理的人口结构水平应该是0-14岁人口占总20%-23%的才正常,可以测算出需要新增6000万人以上少儿。为确保实现经济新常态,中国人口结构改善目标的底限是,0-14岁人口所占比重应该由现在的16.5%调到18.5%,这至少需要新增3300多万人少儿。由此来看,"单独二孩"方案无法解决严重少子化回升到正常水平的人口发展战略目标任务。单独二孩带来的增量人口上限仅为400万人,其提升0-14岁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不到0.3%。由此,立即全面放开二孩,已无需再试点,也没时间试点了。

从主管部门的角度看,第二种稳妥调整人口政策的观点无疑最适合其胃口,实际走的也是这条路子。这显示卫计委非常担忧全面放开二孩会导致生育反弹的风险,因此,在调整政策时显得过分谨慎,生怕越雷池一步。但这是不必要的,就如一些人口专家所言,即使全面放开二孩,也难挽人口下降颓势。发达国家就是最好的说明,卫计委自己的统计也说明了这点。

在人口统计上,卫计委和其他机构比如统计局就有很大差别。根据卫计委的统计,"十二五"以来,全国总人口继续增长,2014年末达到13.68亿人,受人口年龄结构以及生育政策调整的影响,初生人口从2010年1592万人增加到2014年的1687万人,保持增长态势。总和生育率为1.5%-1.65%,略有回升,一孩出生减少,二孩出生增加,2014年0-14岁低龄人口占比16.5%,低于世界平均26%的水平,与发达国家相当。2011年,15岁-59岁,劳动年龄人口达到峰值9.4亿后开始回落。2014年降至9.3亿,但劳动年龄人口总量仍然庞大,相当于欧洲劳动年龄人口的2倍,比发达国家劳动年龄人口之和还要多。另外,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不断上升,从2010年13.3%提高到2014年的15.5%,总量达到2.12亿人,老年人口中低龄老年人占比高,60-64岁,超过30%,高于发达国家26%的水平。初生人口性别比连续六年降低,2014年比2013年下降1.72%,降至115.88。

这个数据至少说明五个问题。一是放开单独二孩导致的生育反弹低于主管部门预估。此前,他们预计初生人口至少要增加百万以上,但上述统计表明增加人口在百万以下。二是人口总和生育率这一衡量人口合理与否的最主要指标首次在1.8%以下,尽管学者和其他机构作出的计算普遍认为在1.4%,但主管部门此前一直坚持在1.8%,并据此制定人口政策。三是少子化现象严重,落后世界平均水平10个点,它造成的后果用姚美雄的话说,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在人口少子化时能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发达国家出现少子化现象,普遍是在进入发达经济体后,由于社会保障水平提升和观念改变,导致生育意愿降低才产生的。而中国的发展水平离现代化目标距离还甚远,人口就已进入"少子化",并且有由严重少子化向超少子化演变趋势。四是劳动年龄人口虽然总量还很大,但开始滑落。五是老龄化已经追上发达国家,呈现出严重的未富先老。可见,即使用卫计委的材料,对中国人口未来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其实,中国人口的这种危险,不是一个未来图景,而是一种现实。根据媒体的报道,东三省的人口出现负增长。黑龙江、吉林、辽宁的生育率分别为1.03%、1.03%和1.0%,远低于全国水平的1.5%,仅比北京、上海等极少的城市略高,甚至比日本和韩国都要低。而按照国际标准,低于1.3%被称为"超超低出生率"。人口学家估计,东北此种状况10年后将在全国出现,如果不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话。

警钟早已敲响,就看决策者如何决策了。但其中蕴含的一个道理非常明了,即若个人和家庭的自主生育权得不到有效保障,国家以后将会面临非常大的人口风险,两者是有内在关联的。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