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富网 > 话题广场 > 话题: 理财之股票 > 股民的痴狂生活:55万亏得精光 为炒股茶饭不思

股民的痴狂生活:55万亏得精光 为炒股茶饭不思

2015年07月16日 10:50 转载自:网易财经   阅读:1739
作者: 何芬   http://www.d1money.com/user/space?oid=27223

茶饭不思心力交瘁 三月没给孩子做一顿饭 平仓后准备借钱翻本 家人苦劝无效

数天之前,家住广州白云区的股民孙艺(化名)在万般无奈之下主动平仓了所有中国中车的股票,她50余万元的积蓄化为乌有。这位有着10年股龄的老股民,从2009年开始全职炒股。但每天都被股市的波动折磨得心力交瘁:“天天对着电脑看大盘,涨的时候很激动,跌的时候也很激动,休息日,我也一直在琢磨股票,因为看电脑,视力越来越差,中车跌的时候,我一口饭都吃不下去,每天只喝两杯咖啡,都瘦得不行了。”

即使如今一无所有,但孙艺也从没有打算就此收手,她又借来家人和朋友的钱,还要在股海中试图翻本,股票压上了她人生的全部赌注,“我不打算找工作,我不甘心。”

文/广州日报记者武威 实习生钟怡曼

不甘与恐惧,贪婪与绝望,亢奋与疲惫。炒股的时候,几乎所有人性的弱点,都在孙艺身上无限地放大:暴跌之初,不甘心、不割肉,坚决持有;暴跌之末,很绝望,很疲惫,割掉股票,发誓不再重来;但反弹一来,既亢奋又贪婪,追高买入。炒股十年,孙艺几乎精神崩溃。

巨额亏损:

55万亏得精光

广州日报:你是什么时候买入中车股票的?

孙艺:我是4月下旬的一天,中国北车第九个涨停的时候,我在开盘时把价格挂在涨停板上买入的,当时的股价是42元多,一共买了15万元,开盘的时候,中国北车是封涨停的,但一开盘,股价很快就滑落下来了。随后,我又买了中国南车,第一次是39.39元买进去的,我一共分了三次买入,这次,我把我所有的钱和融资的钱都砸进去了。因此北车就一直没有钱补仓,南北车合并中车之后,我原本以为它会涨起来的,但股价却一路下跌,让我几乎崩溃。

因为我的融资到了警戒线,券商要我赶紧加保证金,但我当时已经没有钱了,只好向朋友和家人借款,保证金是分两次交的,每次5万元,一共10万元。券商都已经劝我不要再去补仓了,非常危险。我也没敢买入,但中车的股价依然没有停止下跌的颓势,到最后,已经快接近强平线了,所以我主动把仓平了,因为我还要还借款,再跌,钱都要还不上了。

广州日报:当时为何选择融资,不知道有风险吗?

孙艺:这没什么奇怪的,因为我身边的朋友几乎都融资炒股了。当然,我没敢尝试场外配资,只是在券商那里融资,我的本金有55万元,输入到券商的库里面,就自动显示能够融资40万元,杠杆不算大,但因为融资,我每天都要给券商交100多块钱利息。

广州日报:为何选择买中车?

孙艺: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收集关于股票的新闻,国家的信息政策等我都会浏览,所以当时我非常看好这只股票,因为媒体把这只股票渲染得太厉害了,虽然它已经涨了好多倍,但当时还有很多股票涨幅比中车还要大很多。但我从来就没有这么失败过,两个多月来为了它我伤透了心,复牌之前,我已经亏了21万元,还要每天给利息,就是指望复牌能够翻本,能让我赚点。

因为在中车停牌的时候,东方财富网上有一篇很长的文章,说中车未来的估值至少应该涨到100元至150元,它把中车说得这么好,我作为一个小股民,当然相信这种网站上说的话,所以也受到了它很大的影响。但最后我亏得一无所有,我当时很想不通,因为觉得自己太失败了,从来没有这样失败过。

广州日报:中车当时的市盈率已经很高了,你当初买的时候,没有觉得它的估值偏高吗?

孙艺:我知道它是突飞猛进的,但牛市来了,所以我觉得它40多元的价格还是正常的,它应该是可以爬得更高的,因为很多股票都是从几元爬到几十元,何况它还是龙头股。

“炒股综合征”:

吓傻、崩溃、茶饭不思

广州日报:第二天复牌之后,中车的股价从涨停到跌停,如果是老手,应该赶紧止损,为何没有?

孙艺:第二天封涨停时,我只亏了一万多元,但想不到一开盘它会一泻千里,这样的跌幅把我吓傻了。我完全吃不了东西,十几天来,我几乎没吃过饭,每天都只喝两杯咖啡,然后昏昏沉沉地整天守在电脑旁边,就这样一直煎熬了十几天,股价一直在跌,我彻底崩溃,眼睛哭得看不清字,人瘦得像皮包骨头一样,我从出来工作的时候就整天对着电脑,到现在,视力已经变得很差。身体也变得很不好,股票涨的时候兴奋心跳加速,跌的时候心跳也加速,我整天都吃不下东西,疲惫不堪。

没有果断斩仓,我非常后悔,千万个后悔。当时我没有止损,主要是因为我不甘心,我拿了融资,融资已经亏了21万元,停牌的一个多月,我很痛苦,每天都要还融资的利息,而其他的股票都在疯涨,我却没有钱去买。

广州日报:你当时的情绪是怎样的?

孙艺:我赔得一无所有。我连续两天都没有吃饭。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想起这些年我在股市里投入的时间、精力和花费的金钱,真的觉得自己这些年的光阴都白费了。

我跟儿子说,“你将来千万不要像我一样,花费这么多的精力在股票里面,到头来,钱没有赚到,还落得伤心难过。”我家里的人也轮流过来劝我,我的心情才算平复了一些。

6月26日,大盘下跌了7.4%,几乎所有的股票都跌停了。我已经失魂落魄,我走到外面跟朋友打电话,说股票都跌停了,他让我吃点东西,我吃不进去,眼泪止不住地流。我就这样在午夜的街头流浪了一个晚上,直到星期六早上十点多钟,我才回到家里,冲完凉,也吃不下东西,就一直对着电脑。作为一个失败的股民,我已经分不清白天和黑夜了。


在星期一开市的时候,股票又跌停了,融资已经到了警戒线了,要跌到30%,我就要被强制停仓。券商那边让我赶紧交保证金,我就赶忙找朋友借了5万元放进去,前后一共投入65万元的本金。


每天亏损,还要还券商利息,后来为了避免朋友的本金受损,我不得不把股票全部割肉了,我变得一无所有了。


我身边的股民朋友都有融资的,他们都不去上班,在家专职炒股,我们坐在一起只会谈股市不会谈其他的,就像吸毒一样深陷其中,手上有钱,却不入市炒股,我就会觉得心里空空的,就会手痒,我把炒股作为我生活的全部,甚至因为股票而冷落了我自己的孩子。从4月20日买股票到现在,我都没有做过一顿好饭给他吃。现在想想,挺对不起孩子和家人的。希望以后能多一点时间陪他们。

炒股日夜

所有的新闻都要看

广州日报:你是从何时开始炒股的?

孙艺:我从2005年开始买基金。2008年的一轮熊市,本都亏了,我也不去看它了,2009年回本后我就把基金抛掉了,开始买股票,我觉得自己也是很厉害的,后来2010年熊市,不仅把赔的钱都补回来了,还赚了一点。随后我就开始追南北车的股票,从十二三元就开始买,我靠着南北车发家,最后也因为这只股票破产,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广州日报:经此挫折,有何心得?

孙艺:首先是新闻一定要关注,所有的新闻都要看。其次,盲目地炒是不行的,这所有历史K线图都要看,第三追高肯定会有风险,但如果不追高有的时候又会错过机会,所以你要观察。我已经没有股票了,但是我会帮我妹妹阿姨操盘。我已经没有资金了,十万元保证金还给人家了。

广州日报:你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为何想到离职?

孙艺:我原本在一家会计公司工作。2009年,老板要把公司搬到北京去,我不想离开广州,就专职炒股。高峰时,我赚了二三十万元。

家人规劝

赚三十万时家人劝我收手

广州日报:你的家人对你炒股是怎样的态度?

孙艺:我爸爸说过,赚了30万元就收手吧,不要再炒了。我说等我再赚一点,换个大房子,我就把赚的钱全拿出来,谁知道把本金都亏掉了。他们看到我越来越憔悴,都让我收手。

对于我来说,炒股就像毒瘾一样,明知很累,但我一天不炒股就觉得内心空空的,就像吸毒的人不去吸毒,戒不了了。

我儿子说,他以后不炒股,他不想像我这样,整天坐在电脑旁边,眼睛都不眨一下,最后弄得精神都崩溃了。

未来打算

不找工作只想翻本

广州日报:你现在靠什么生活?

孙艺:我不怎么出门,花不了多少钱,就负担一个月90元的上网费。虽然我个人没有钱了,但我还在帮朋友炒股,赚了钱他们也会分给我一点。当然,我妹妹不会看着我饿死,也经常过来看我。

当我和网友告别时,很多网友让我把支付宝账号发过去,他们想帮一下我,但我拒绝了。我一直都是一个傲气的人,不想接受别人的怜悯,我怕人家看不起我,虽然我现在穷得一无所有,但我不想求别人。

广州日报:以后怎么打算?

孙艺:我不打算找工作。我不甘心,我要想办法去借钱翻本,我帮别人炒股,我可以拿他们的本金去融资,然后用融资的钱去炒。

记者手记

问题股民

亟待制度规避

在采访完之后,记者又接到了孙艺打来的电话,她是来哭诉的。7月13日,早盘高开,大盘气势如虹,一心想翻本的孙艺觉得机会来了,拿着“股东”的钱,她在20.31元的价格再次买入中车,但至7月15日收盘时,股价已经回落到了17.11元,孙艺再次套牢。

电话中,孙艺不断地问记者该怎么办,不断诉说着她的失望,还坚定地表示,这次解套后,再也不买中车这只股票了。

炒股,几乎把孙艺所有人性的弱点都暴露了出来:对金钱的贪婪,对贬值的恐惧,以及那十分遥远甚至不切实际的翻本梦想。炒股不仅让她身心憔悴,也让她的社交圈不断变窄。交谈中,孙艺语速急促,或亢奋、或低落,显得歇斯底里。

像孙艺这样的股民不在少数。在经历了6月15日至7月8日的大幅度调整后,一部分股民情绪低落,茶饭不思,甚至动了轻生之念,给其家庭乃至社会都造成了一定的伤害。正如彩票业出现“问题彩民”一样,问题股民亟待引起关注。

目前当每一个股民开户时,他们都会接受心理问卷调查,以显示他属于激进型还是保守型的股民;比如问新开户股民“一个月操盘15次,是否过于频繁”;“会将积蓄的多少钱放入股市”等等,但填完这份问卷,几乎所有人都获得了开户的资格,几乎谁也无法阻止一些“问题股民”的赌博性操盘。

股市此番大幅震荡,已有一部分股民深陷入“股市综合征”中,“临床表现”有:不喜欢周末和假期, 做梦看到的都是k线图。 睡再晚每天9点前准时醒,赚钱舍不得花等等。

解决目前问题股民的困境,实际已迫在眉睫。一方面,这些股民的家庭成员应该关心他们的心理健康,及时开导,让其规避赌博式投资心态;另一方面,相关部门应该探索一系列的新模式,减少这些股民的投机操盘,比如,对心理问卷上显示有问题的股民,应该进行一些交易量和交易次数的限制,并及时通知其家人。

中国的A股市场走向成熟,除了管理层、上市公司的精益求精,更需要的是一些不盲目跟风,有独立价值判断的稳健投资者。


回复

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

他们还喜欢
简介:新手入门,从开户到操作,一应俱全
关于第一财富网 线下活动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2014d1money.com,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51163号-2